第一二四章安排总有差错

    小苦瞅着族长道:“首山有五色铜,轩辕却去了涂山,中间还要路过轩辕一族的故地轩辕丘。蚩尤从大河下游一路向下,也会路过轩辕丘。

    所以,我就请骑鹰人骑着巨鹰去了那边,不过,没有看到轩辕部的人,也没有看到蚩尤部的人,所以,轩辕消失了,蚩尤也消失了。在这两个人消失之后,我又派人去看了嫘,也看了蚩尤部的大巫们,他们都在呢。

    然后,我就派人查点了一下轩辕部跟蚩尤部的人口,结果发现,两部族的武士各自少了三千。

    又让人清点了一下轩辕,蚩尤两部族的库藏,然后发现,粮食没有少多少,符合三千人食用六十天,就是两部族中的铜全部不见了,所以说,轩辕准备在涂山炼铜一事是真的,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一定要选在涂山。

    在得不到准确答案的时候,我又派人联系了跟随轩辕,蚩尤南下的武士,结果,武士们说,轩辕丘被狐族占领,轩辕大怒,就领兵征伐轩辕丘狐族。

    在得知轩辕要与轩辕丘狐族作战,我就派出了使者骑鹰去了轩辕丘狐族,狐族族长说——没有这回事,轩辕丘乃是轩辕部舍弃之地,图腾都被拔走了,就不算是轩辕一族的地方了。

    我就让使者告诉轩辕丘狐族,命他们离开轩辕丘两年,不要与轩辕形成争斗之事,狐族族长答应了,去了青丘之地躲避,我也就免掉了狐族两年的进贡事宜。

    同时,派人告诉了轩辕——涂山无铜,取之无益!希望他能按照族长希望的那样,径直去首山采铜在荆山铸鼎,鼎成,再崩于荆山之阳。如果手头的铜不够,我们也好送去一些。”

    云川点点头道:“这样的安排就很好了,不过,轩辕怎么崩呢?当时应该有黄龙出现才好。”

    小苦低下头不敢看云川锐利的目光,想了一下道:“如果真的有黄龙,当然就不用我们多事,如果没有黄龙,那就制造一个黄龙出来,只是这样做了之后,轩辕的随从就必须死,毕竟,只有我们的人看到黄龙,轩辕的人没有看到黄龙,这不好解释。”

    “这是你的事情,我不管,另外,嫘的儿子可以继任族长吗?他其余的兄弟会不会有意见?”

    小苦摇摇头道:“不会有意见,嫘会把事情处理好的,这些年我们与嫘的合作一直很好。

    不过,族长真的要让嫘的儿子继任轩辕族长的位置吗?要不要换一换,比如换成嫫母的儿子?”

    云川再次摇摇头道:“不用了,答应人家的事情就要做到,就要言而有信。”

    小苦沉吟片刻道:“嫘的儿子胸有大志。”

    云川笑道:“强者为王这不是一个很符合逻辑的事情吗?我不是已经告诉了你,做人一定要厚道。”

    小苦点点头道:“明白了,要顾全嫘的脸面。”

    云川叹息一声道:“我一直都很尊敬嫘。”

    小苦随着云川的话说道:“嫘确实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

    “有办法让蚩尤成为轩辕御龙归天的目击者吗?”

    “不能,蚩尤不肯帮我们说假话,除非真的出现黄龙,族长,刑天死掉的时候出现了水龙,轩辕死的时候真的会出现黄龙吗?”

    云川呆滞了一会,淡淡的道:“天知道!”

    小苦大笑道:“那就是说一定会出现黄龙!”

    云川没有理会小苦,背着手离开了那座黑黝黝的山洞,小苦这人从来就不怎么喜欢光明,相比光明,他更加喜欢黑暗,尤其是在黑暗中放一盏小小的油灯,会让身处黑暗中的小苦头脑更加的清明,心思更加的锐利。

    云川离开了,大殿中就显得更加的黑暗,一豆灯火只能照亮小苦那张看起来有些清秀的脸,而这张脸此时的变化很多,内容非常的丰富。

    离开黑暗的山洞,云川站在光明处看着脚下热闹的常羊山城,忍不住叹息一声,眼前的一切看起来真的像是一场梦,所有虚幻的,梦幻的东西在这一刻与这个世界相重叠,变得光怪陆离。

    轩辕铸鼎荆山,鼎成,崩于荆山之阳——这是一年前,云川对阿布,夸父,小苦,小鹰这些人说过的话。

    说这句话的前题是这些人都不认为轩辕,蚩尤还有活着的必要,这么多年的操作下来,不论是轩辕部,还是蚩尤部,基本上都已经变成了云川部。

    在事实上,云川部,已经开始将轩辕部族人,蚩尤部族人等同族人视之,而这两部族人也不觉得云川部,与轩辕部,蚩尤部有什么大的差别。

    这些年,轩辕沉迷于双修之道,希望能够长生不老,白日飞升,蚩尤整日带着八十一个兄弟笑傲于林莽荒原之中,以狩猎为乐,曾经有整整两年在外狩猎不愿意回部族的记录。

    所以,大河上游三部族的三位首领,真正在干活,在守卫大河上游地区,驱逐野兽,开拓荒野,限制外来的白脸野人,整饬食人者,教导人们农耕,冶铁,捕鱼,生活的人,只有云川一个人罢了,轩辕与蚩尤在他们的本部族人的心目中,已经没有那么强大,更没有了那么强大的凝聚力。

    云川十余年来持之以恒的对这两个部族的人好,在熬死了最愚昧,最顽固的一群野人族人之后,在新族人诞生的时代里终于开出了云川想要的花朵。

    阿布不止一次的进言,希望云川王可以成为唯一的王,被拒绝。

    夸父不止一次的在给云川烹茶的时候,希望云川王可以成为大河上游部族唯一的王,被拒绝。

    小苦不止一次的准备好了刺杀轩辕,蚩尤的计划,结果这些计划毫无意外的被云川给否定了。

    小鹰不止一次的提出他麾下的骑兵,步卒可以在一瞬间覆灭轩辕,蚩尤两部的计划,也被云川给拒绝了。

    轩辕铸鼎荆山,鼎成,崩于荆山之阳,这句话是云川对轩辕命运的总结,从那之后,他们四人就再也没有催促云川对这两个人下手,而是跟云川一起静静等待那一刻的到来。

    轩辕偷偷摸摸的去了涂山,而且带走了部族里所有的铜,云川知道,这是轩辕准备铸鼎的开始。

    云川很希望轩辕去涂山真的是为了解决狐族占领他老家的事宜,可惜,阿布,夸父,小苦,小鹰,狱滑等等人,都希望轩辕去首山采铜,在荆山炼铜,铸鼎,而后,白日飞升。

    现在,既然轩辕的行为稍稍有一点差错,这些人不会给轩辕后悔的机会,一定会促成这一场铸鼎盛事……就连嫘也希望轩辕能够在首山采铜,在荆山铸鼎,而后,死于荆山之阳。

    有这样希望的人很多……

    蚩尤目前面对的状况与轩辕别无二致,就连那些对他一向忠心耿耿的大巫,也开始更多的考虑族人的利益,而不是蚩尤王的利益。

    常年带着八十一个兄弟在外狩猎,还能有八十一个兄弟,如果让这八十一个兄弟继续留在部族中,他就没有兄弟了。

    轩辕,蚩尤都是人杰,他们不畏惧任何敌人,哪怕是可以发出雷霆的云川,但是,这一次,他们的敌人是自己的族人,一群希望过上更好生活的族人。

    当他们两个人的努力跟不上族人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的渴望的时候,他们被抛弃也是理所当然的一件事。

    最好的城池在云川部,最好的食物在云川部,最华美的衣衫在云川部,最好的生活在云川部,最好的武器,工具也在云川部。

    很多野人在荒原上跋涉半年或者更多时光,就只为看一眼云川部的常羊山城。很多人仅仅为了品尝一下常羊山城的美食,就不惜豁出命与野兽搏斗获得一个进入常羊山城的机会。

    常羊山城——已经成了欲望的与梦想的化身。

    野人的欲望一旦觉醒,就像燎原的烈火一样一发不可收拾,他们还没有学会如何控制自己的欲望,当一个文明人,因此,为了心中的欲望,他们宁愿背叛任何人,牺牲任何人,放弃任何人。

    而云川,永远都能让这些人的欲望得到满足,常羊山城里什么都有,那里有吃不完的美食,穿不完的华丽衣衫,住不完的亭台楼阁,看不完的歌舞……

    轩辕,蚩尤就是败在这些欲望之下的人,面对这股如同暴雨般的欲望侵袭,云川自己也暗自心惊。

    既然已经放这头猛虎出来了,他只能尝试着驯化,尝试着引导,如果这个工作做不好,他自己一定是被焚烧的最彻底的一个人。

    对于这一点元绪看的最清楚,他认为这些人还不到可以享受目前繁华的地步,当这些人被眼前的繁华迷失了本性,却又没有创造这种繁华生活的本事,结局一定不会美好的。

    可惜,云川不听他的,即便是他跟肥乌鸦一样整天在云川耳边絮絮叨叨,依旧不能让云川改变目前的做法。

    “云川,你应该先让他们学会干活,而不是先让他们学会享受!”

    元绪再一次蹲在窗台上跟两只仅存的肥乌鸦一起朝云川呐喊。

    “你上一次还说人的快乐应该是简单的,而不是复杂的,怎么又说不要享受的话呢?”

    元绪伸长脖子吼叫道:“我说的简单的享受指的是可以与他们的能力相匹配的享受,不是超越他们能力之外的享受,你这样做会毁掉他们的。”

    “没关系,能驾驭欲望的人会活下来,驾驭不了欲望的人会死,优胜劣汰之下,我会留下有用的人。”

    云川说着话就关上了窗户,将多嘴的元绪跟肥乌鸦们一起关在窗外,包括他们的喋喋不休的叫声。

    “嫘有两个儿子,一个叫少昊,一个叫昌意,他们都不肯听从母亲的安排成为轩辕族的主人。”精卫见云川回来了,就第一时间把自己收到的消息告知了他。

    听到精卫的话,云川仰头无声的笑了一下,他发现自己的安排好像并不是时时刻刻都准确无误的。

    “嫘怎么说?”

    “嫘希望昌意可以继承轩辕部,她愿意把少昊放逐去东方。”

    云川愣了一下,瞅着精卫道:“为什么会把能力更强的儿子放逐去东方?

    哦!该死的隶首在东方已经给少昊安排好了吗?”

    精卫低着头,露出长长的雪白的脖颈低声道:“轩辕如果死了,嫘不愿意独活。”

章节目录

我不是野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美丽东方小说网--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只为原作者孑与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孑与2并收藏我不是野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