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约所言极具跳跃性。

    张继先听闻,着实一头雾水,夜星沉却是了如明镜般,并不否认道:“是的,我怕。”

    沉约凝声道,“但你深知,哪怕空间倒灌毁去宋时空间,灭掉都子俊那批人,可你所守的空间,终究还是要趋近覆灭。你一定要做个选择了。”

    夜星沉反问道:“你究竟还知道什么?”

    沉约摇头道,“我已有一个答桉的轮廓,但还需要你补充些真相帮助我。其实这同时……”他没说下去。

    夜星沉喃喃道,“同时也在帮助我自己?”

    助人就是助己从未有眼下这般清晰的时候!

    夜星沉深明此理,终于道,“在冥数的日子,我对三香有了一些了解,那时候,我还是不明白徐福因何长生的道理,可论治病救人一事,我若说第二,恐怕没有人敢说第一。”

    沉约心道那是自然。

    如今的医学让人头大的问题就是利用一堆工具检测人体,只能得到一些符合平均值的人体指标,然后医生靠这些诊断的数据,治疗方法就是试图将病人的生理指标恢复到平均值。

    你血压高了,我就给你降压,你血脂高了,我就给你降脂。

    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我把你的各种生态指标搞到正常值,那这人就是正常的。

    可事实真是如此?

    电脑的cpu被高度占用时,像是异常情况,可那是电脑在解决问题时产生的正常反应,电脑工程师多是等待cpu自动处理完毕,而不是人工介入。

    人工介入电脑运算,会产生几种后果——线程无法得到正确处理,线程异常中断产生了垃圾和错误,垃圾和错误堆积可能引发线程bug,周而复始会有恶性循环,最终让系统蓝屏当机。

    经常不正当的关机,渐渐引发系统频繁的崩溃,就是这个道理。

    电脑如此,人体难道不是这样?

    医学不去考虑人体为何会产生高压、高脂的原因,不想这是人体自我恢复的一个进程,只是强行介入压制,人体自然也会产生如电脑线程被中断的一样问题!

    都说人体比世上最高明的电脑还要精密,可世人对人体的处理,看起来如同处理低劣电脑般。

    这本来就是个荒谬的举动。

    夜星沉却不同,他有秦皇镜,他就能看到人体各种问题的源头。夜星沉非但不笨,还是极为聪明的人,他只要用心,成为如扁鹊之流的神医,也是极有可能。

    “但我却救不了婉儿。”夜星沉握紧了拳头。

    沉约极为讶异,“为什么?”

    夜星沉摇头道,“我不知道。婉儿被卜邑刺中心脏的时候,我终于赶到,虽然不及时,可凭借异形香的自动修补功能,终究维系婉儿五脏的正常运行,然后我将她带回冥数,利用秦皇镜找到脏腑衰竭原因,慢慢修补了婉儿的疾病。”

    沉约注意到夜星沉用的不是治病,而是修补两字,暗自感慨原来有了秦皇镜,人体真的可和机器人一样被修补?

    他那时候的医学不就有这种苗头?

    对某些细胞进行修补,进而延长世人的生命,正是他那个时代的一个发展方向。

    “然后……我和婉儿,度过了人生中最快乐的三年时光。”夜星沉低语道。

    张继先突然有个困惑。

    因为他穿越过时空,对夜星沉的时空说不算陌生,听夜星沉叙说,他不由想到一个问题——刘启明确说婉儿死了,夜星沉却坚持说救活了婉儿。

    这种矛盾如何解释?

    婉儿总不能是死了、又活着。

    一念及此,张继先虽不知道薛定谔的猫,可感觉一颗心被无数猫挠着般、极为混乱。

    夜星沉继续道,“那时候,我们有了浮生。”

    沉约静默倾听,闻言道,“浮生眼下如何了?”他看出夜星沉对婉儿的爱,就相信夜星沉对夜浮生一定是深爱的。

    有些父亲,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但不意味着没有爱。

    夜星沉默然片刻,“明日正在整理浮生。”

    沉约诧异道,“整理?”

    他感觉夜星沉更像个科学家,因为他的用语更近科学家的角度。

    夜星沉半晌才道,“是的,我们按照浮生的心愿,对他进行整理。”说到这里,他微吸一口气。

    沉约看出了夜星沉的紧张之意,喃喃道:“看起来很危险?”

    浮生为什么要整理自己?

    夜星沉低语道,“浮生到了今日的地步,本来也是因为……要救他娘。”

    知道沉约不解,夜星沉继续道,“我以为幸福的时光是永恒的。”

    沉约暗想欲界哪有永恒之事?释迦明言,欲界始终处于“成住坏空”的循环罢了。

    可他又知道,世人痴迷,明知不可能,偏偏想方设法的想要将周边的一切延续到永久,那时候的夜星沉虽是高明,看起来也不例外。

    “但在三年后……”

    夜星沉嘴角抽搐,“婉儿的身体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崩溃。哪怕我用秦皇镜,都是找不到原因。”

    沉约想问句为什么,随即忍住,他看出夜星沉始终在找为什么。

    “那时候的我极为悲痛,眼睁睁的看着婉儿过世,却是无能为力。”

    夜星沉喃喃道,“而那时候刘启正到了生命尽头,我将他救了回来,逼问他对婉儿都做了什么。”

    沉约暗想那时的刘武一腔怨毒,对刘启绝不会客气的。

    “刘启坚持说婉儿自尽身亡,坚持说婉儿为了活命,主动找到他刘启,将刘武骗入陵墓中换取生存的机会,又坚持说婉儿受不了良心谴责,这才自尽。”夜星沉冷然道,“刘启一直不知道,我救活过婉儿。”

    张继先叹息道,“这世上如何会有这种丧心病狂之人?”

    沉约目光微闪,“但这正说明,婉儿的异常,和刘启没什么关系。”

    “不错。”

    夜星沉点头道,“刘启若是另有诡计,反倒应该说出的。坚持让刘武相信一切是由于婉儿的背叛,已是刘启最后的底牌。”

    轻叹一口气,夜星沉缓缓道,“那时候我找到了毁灭世界的方法,可却关闭了它。但在婉儿死后,我又想重新开启那个灭世工具。”

    沉约提醒道,“但你如何会不考虑你儿子?”

    夜星沉喃喃道,“就是因为浮生,我才考虑良久,可那时候的我再度陷入痴迷,最终还是决定灭世。”

    沉约看着夜星沉清冽的双目,缓声道,“单鹏在那时出现,告诉你只要等待明镜花开,就有再度救回婉儿的希望?”

章节目录

极限警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美丽东方小说网--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只为原作者墨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武并收藏极限警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