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叶去契兵营,自然是不能带着周天神术和上阳台书,辛先生的话林叶不能不听。

    所以他也猜到了,这近一个月来,陪伴子奈最多的,大概便是这两本书册。

    缺月在天,星辰璀璨,林叶站在院子里思考了好一会儿,最终决定要给子奈再找些什么。

    女孩子家家,总不能扛着一把陌刀练,虽然说以子奈现在的力气,陌刀可能都显得轻了些。

    若是寻常的刀剑,在子奈手中大概如鸿毛一样,毫无价值可言。

    他回头看了看屋子里,子奈已经睡熟,小寒趴在她床边也打了个哈欠。

    得给她找个好东西,得足够好才行。

    林叶每个月只有三日休假,所以这三天要利用的格外好才行。

    他想着这些的时候,就见老陈从他屋里出来,手里拿着一个水壶。

    林叶笑了笑,把水壶接过来:“你知道我要出去?”

    老陈道:“大概能想到,你每次站在院子里发呆一会儿之后,便要出门。”

    林叶道:“这习惯不大好,以后我改改。”

    他把水壶挂好,借着星光月光,见那水壶上还勾画出几朵小花。

    老陈有些自豪的说道:“给子奈做的,她觉得喜欢,让我做两个,给你一个。”

    老陈还说:“你是要做大事的人,可做大事也不能不顾身子,水壶带好,多喝水。”

    林叶点头:“记住了。”

    他没有拉开院门,那门一开就有吱呀吱呀的声音,小子奈似乎对这声音格外敏感。

    林叶脚下稍稍发力,人已经掠到了院墙之外,走出去大概半里远,就看到早就等在这的高恭。

    “小爷,东西都给你准备好了。”

    高恭将一个袋子递给林叶:“按照小爷吩咐,大福狗除去正常所需之外的盈利,换成银票都在这,还有小爷让我准备好的衣服面具,也在这。”

    林叶道:“辛苦你了。”

    高恭连连摇头:“小爷可别这么说,我可不辛苦,日子比当初过的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哪有什么辛苦。”

    林叶笑了笑,问:“地方在哪儿?”

    高恭回答道:“城中灌云寺后边,据说进胡同后有人会拦着,那里白天没人,夜里一直有人在。”

    他指了指袋子里:“宋福喜找人打听了许久,知道要想进那鬼市需熟人带才行,可咱们确实找不到什么熟人,知道那地方的人,都说那地方邪门的很......”

    林叶道:“无妨,我只是去看看,能进去最好,不能进去便回来。”

    他拍了拍高恭肩膀:“回去睡觉,躲着些巡城的州兵。”

    高恭应了一声,有些不放心:“小爷你可千万小心些,那地方真不是正常人去的地方。”

    林叶示意他先走,然后在暗影处换了衣服。

    一身黑色长衫,再加上一件黑色连帽披风,把面具往脸上一戴之后,林叶觉得这感觉竟是很不错。

    在这之前,林叶和钱爷闲聊的时候就听说过,云州城里有鬼市。

    钱爷给无数江湖客诊治过,所以江湖上的事,钱爷知道的不少。

    钱爷听说,鬼市里什么都有卖的,什么都有人买,那是一个钱是唯一秩序,商品应有尽有的地方。

    钱爷还说,如果你想买什么,但鬼市当时没有,你只要交得出定金,便一定有人接生意帮你把东西找来。

    林叶对这地方感兴趣,不仅仅是要为子奈去寻些像样的东西。

    除了这个原因之外,他还想着,那个崔景临消失月余都没有消息,或许就和这神秘的鬼市有关。

    若崔景临进鬼市,花银子寻求庇护,必然有人能把他藏起来。

    钱爷还说过,江湖中人把鬼市形容为另一个云州城,一个在光明中一个在黑暗内,像是完全相对的两个世界。

    如果鬼市中真的什么都能买到,林叶想买一样在光明的云州城不好买到的东西。

    这东西就是,消息。

    灌云寺在云州城的名气很大,寻常百姓也都说这里灵验。

    可每年三月初的头香价值上万两银子,到底灵验不灵验,寻常百姓也无法亲自验证。

    鬼市就在灌云寺后边大概不到一里远的地方,表面上看,那是一条死胡同。

    林叶进入契兵营之后,就有机会接触到他以前根本不可能接触到的东西。

    比如,云州城的地图。

    百姓们当然也可以靠一双脚去量出云州城到底有多大,可以靠一双眼睛去看一看云州城到底有什么。

    可脚有不能及之处,眼有不能视之地。

    云州城地图上,这鬼市的位置上也看不出什么,但巧就巧在,林叶喜欢对照。

    成为校尉之后,林叶还能接触到百姓们本该可以看到却一直都看不到的东西。

    比如州志。

    根据州志上记载,云州城在百年之前曾遭受天灾,一场地震之后,城内屋毁人亡无数。

    百姓们当然也知道这事,可是地震后来的事,百姓们知道实情的不多。

    地震发生之后,城中幸存百姓都被迁移到了城外,大玉边军在城中数月之久。

    清理残骸,运送尸体。

    在这州志中有一件事,一笔带过,林叶却觉得必有隐情。

    地陷之后,云州城内有一巨坑,深不可测,似可通幽冥,将军下令运土封之。

    对照鬼市传说,林叶猜着,这所谓的地下云州城,应该就是那时候塌陷下去的巨坑。

    百年前的大玉才立国不久,镇守北疆的大将军,也是大玉的开国功臣之一,被封为徐国公的陆暗。

    陆暗一生,大大小小上百战从无败绩,能有大玉王朝这天下他功不可没。

    可他结局却极悲惨,因为被玉天子猜忌,他最终服毒身亡。

    陆暗死后,玉天子追封其为郡王,可只过了一年,便传出陆暗后人谋反之事,被玉天子下令诛灭九族。

    事情过了百年,百姓们已经不知其详,州志上记载也只一笔而已。

    可越是这样的事,越该值得注意。

    子时之后,林叶到了这灌云寺后,那是一片看起来很正常的民居。

    白天来看,这里更加正常,住在此地的百姓来去自由,无人干涉。

    那条死胡同,正对着胡同口的那户无人居住,街坊们都知道,原来住在这的人家出了大官,所以举家搬往歌陵。

    这宅子是大官的祖宅,也自然没有人敢来侵占,所以就一直空着。

    林叶到这巷子口往里边看了看,黑的有些不寻常,月色似乎都故意避开了此地。

    他走进巷子,没人阻拦,没人理会,也不见什么鬼魅之物。

    他走到那空置旧宅的门口,依然没有人现身出来,林叶伸手要去推门,就在耳边出现了声音。

    “擅入者死。”

    明明不见人也不见鬼,林叶也确定自己四周至少一丈之内都没有人,可这声音确实就在耳边,近在咫尺。

    所以林叶猜测,说话的人最起码是拔萃境的高手。

    唯有过了拔萃境桎梏的人,才能将内劲运用到身体之外。

    说话的声音,也是被内劲送出来的,犹如一道直线,只传到林叶耳边。

    能做到这般地步,也绝非是寻常拔萃境的武者,或许已接近武岳地步。

    武岳境,人与神的分割。

    按照江湖上的说法,修行到武岳境的人,便是人中之巅,再跨一步入赋神,便是真的神。

    凝声如线,这般手段,林叶也还是第一次遇到,这说话之人,便也可能是林叶未曾遇到过的高手。

    林叶后撤两步,抱拳:“请前辈放行。”

    那声音又出现在林叶耳边:“幽冥鬼府不见生人,走吧。”

    林叶:“晚辈......”

    他才说了这两个字,那声音这次是在耳边炸开的。

    “不走则死!”

    这一声,就算是几步之外的人也听不到分毫,可对于林叶来说便是惊雷入脑。

    换做是显距境的武者,也会被这一声震的口鼻流血,实力再弱些的人,可能会被直接震的昏死过去。

    林叶身子微微摇晃了一下,深吸一口气后,这晕眩感随即消失。

    但凡内劲,未到可摧枯拉朽一般破他开数百穴-肉身的地步,便是这开穴可纳之物。

    见林叶竟然硬撑下来,那暗中的人似乎也吃了一惊。

    “奇怪了。”

    声音再次于林叶耳边响起。

    “小子,你是从哪里来的?”

    林叶刚要回答,就听到身后脚步声,他回头看,一个魁梧无比的身影出现在巷子口。

    也正因为那人太过高大,所以身边清瘦之人,就显得那么不起眼。

    然而这清瘦之人,在这云州城内,才是真的有万钧之力。

    “我的人。”

    庄君稽一边走一边说话,还是披着厚厚的大氅,还是一边走路一边咳嗽。

    片刻之后,那院门悄无声息的开了,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发出。

    林叶站在那有些发呆。

    庄君稽走到林叶身边问:“在想些什么?”

    林叶回答:“我家门总是吱呀吱呀响,我想问问他,他家门轴是在哪里买的。”

    庄君稽沉默。

    林叶虽然穿着黑衣,披着黑袍,还戴了面具,可庄君稽既然来了,林叶就明白,这黑衣黑披风以及黑面具,确实藏不住什么。

    “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来,可你不该来。”

    庄君稽轻声说了一句。

    林叶问:“进去会死?”

    庄君稽:“进去不会,出来会。”

    无人敢在鬼市杀人,鬼市只做生意,谁在鬼市坏规矩,谁才会死的惨不忍睹。

    庄君稽迈步:“先进吧,我知道你来了,她自然也知道你来了。”

    他说的她,是一尾飞鱼,很厉害很霸道的飞鱼。

章节目录

全军列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美丽东方小说网--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全军列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