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州城里多了一座秩序楼后,百姓们其实并不知道江湖发生了什么变化,因为风浪不及他们。

    可是从有秩序楼的那天开始,江湖就真的变了。

    秩序楼对外宣布,云州城各大帮派宗门,皆可加入秩序盟,共同制定规则,共同守护秩序。

    凡成为秩序盟成员者,不管帮派规模大小,人员多少,只要被秩序盟接纳,便可得秩序盟庇护。

    秩序盟的成员,无论哪一方受到威胁,其他成员,皆要全力以赴。

    第一个站出来表示欢迎的就是望乡台,愿意与秩序楼共同维护云州江湖秩序。

    众所周知,望乡台被袭击,是江秋色和骆神赋等人击杀了那些悍匪,帮望乡台抢回被劫走的财物。

    所以望乡台第一个站出来,并没有出人预料。

    出人预料的是青鸟楼。

    秩序楼在成立的那天就给庄君稽送了请柬,但庄君稽并没有赴会,也没有派人道贺。

    秩序楼在发出江湖邀请之后,江秋色亲自去码头求见庄君稽,商讨结盟之事,又被庄君稽回绝。

    所以许多人都说,这青鸟楼,大概就会成为秩序楼立威的第一个目标。

    可是等了这几个月的时间,青鸟楼依然故我,秩序楼也没找麻烦。

    想看戏的人便觉得有些无趣,有些人甚至都按捺不住的想去提醒一下秩序楼,是不是忘了庄君稽不给面子的事。

    然而就在这时候,谁也没有想到,让秩序楼的秩序出了些问题的不是江湖客,而是契兵营。

    就在秩序盟的规模达到一定地步之后,这云州城的江湖也达到了一定地步的平静。

    所有做江湖客生意的人,每个月按时缴纳盟费,就能得秩序盟的照顾。

    凡是缴纳盟费的商户,店铺,门口都会插上秩序盟的飞鹰旗。

    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接管云州城治安的契兵营开始在大街上张贴告示。

    凡是逼迫或是诱惑商户,收取保护费的江湖势力,一概被认定为邪教。

    也不知道为什么,契兵营和秩序盟,突然就成了这个局面。

    北野王府那边一言不发,对这种事,北野王还看不上眼,但归根结底,契兵营代表的也是朝廷。

    天水崖那边也是一言不发,因为神宫历来高高在上,可人们忍不住推测,神宫似乎也开始觉得秩序盟不顺眼起来。

    不然的话,契兵营为什么突然就开始张贴这样的告示?

    契兵营将军元轻则召集各分营的将军和都尉议事,下了一条极严苛的军令。

    契兵营守护云州,有保卫百姓不受欺辱的职责,所以对于最近还敢放肆的江湖势力,务必严肃惩处。

    各分营,每天轮流派兵上街巡视,一旦发现有人对商户收取保护费,当场拿下,立刻严办。

    这才风光起来的秩序楼,好像一下子就又被打入谷底。

    码头。

    林叶看到庄君稽又在钓鱼,忍不住摇了摇头。

    “你似乎是在看不起我,若有话说便直说,少拿那种眼神看我。”

    庄君稽瞥了他一眼。

    林叶:“你钓你的慈悲鱼,管我做什么。”

    慈悲鱼,顾名思义。

    几个月了,庄君稽一条鱼都没有钓上来过,每天拿个鱼篓带着鱼竿到河边,来时是空的,回去也必然是空的。

    林叶把东西递给庄君稽:“这个月的药酒,按时按量喝。”

    庄君稽:“这药酒,着实是快要喝吐了,问你这药酒作用,你又不肯说。”

    林叶:“不是不肯说,是怕你不理解,我还要解释,太麻烦。”

    庄君稽:“你说话是按字收钱的么?解释又有多麻烦。”

    林叶挨着庄君稽坐下来,思考了片刻后,打算用最通俗易懂的方式来掩饰一下。

    他抬起手,左手使劲握拳,然后右手的食指往左拳的缝隙里边捅。

    他说:“看到了吗?太僵硬,进不去,非要进去,必被撕裂。”

    然后他把左手拳头松开,也是握拳的姿势,但是不发力,只是保持个拳形。

    他再用右手食指放拳头缝隙里捅:“看到了吗?软下来,孔放大,是不是一下就通过了。”

    庄君稽睁着一双病态的大眼睛看着他,仿佛在看着一个病态的流氓。

    也不是仿佛,他觉得林叶就是在耍流氓。

    林叶其实没懂庄君稽为什么觉得他在耍流氓,因为林叶根本就没有经历过庄君稽以为的那种事。

    庄君稽:“你动作做的很好,但请你不要再做了,还是用说的吧。”

    林叶叹了口气。

    他怕麻烦就在于此,他不愿意说很多话。

    沉默片刻,林叶道:“继续喝就是了。”

    庄君稽也叹了口气:“你学了许多东西,唯独漏了学说话?”

    林叶起身:“告辞。”

    庄君稽问:“最近你们契兵营,是不是在针对秩序楼?”

    林叶回头:“不是。”

    庄君稽:“你应该知道,如果一个人要撒谎的话,都会话多起来,用更多的话来证明谎言是真的。”

    林叶:“我不用。”

    庄君稽点了点头:“那就是在针对秩序楼了。”

    林叶:“你从一开始就明白这些,所以才不理会秩序楼的邀请,老狐狸。”

    庄君稽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就在这时候,跳蚤出现在不远处,一直看着林叶这边。

    庄君稽摆了摆手:“快去吧都尉大人,你现在是真的忙。”

    林叶转身走了,跳蚤连忙迎上来,压低声音说道:“唐总捕让我给小爷送个消息。”

    林叶:“说吧。”

    跳蚤道:“今天一早,秩序盟的人去所有商铺挨家挨户的通知,从今天开始,秩序楼不再收任何商户的盟费,并且,从明天开始,如数退还以前所交的盟费。”

    林叶道:“知道了,你做事小心些,最近大概不会太平。”

    跳蚤笑了笑:“多谢小爷,那我先回去了。”

    秩序楼如此办事,大概是懂了,他们为什么能存在。

    林叶很清楚,秩序楼和北野王一定有关系,不管是直接还是间接,都不可能没有牵连。

    最近秩序楼有点飘,发展秩序盟这种事,触及到了北野王的底线。

    当年朝心宗不就是这么办的吗,逐渐发展成了拥有上百万信徒的邪教。

    秩序楼如今又来这一套,北野王若是不敲打敲打,他们大概会越来越飘,越来越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回到契兵营没多久,林叶就见将军姜生尚一脸笑意的回来。

    “有好事?”

    林叶问他。

    姜生尚道:“刚才元将军下令,契兵营从今天开始不再调派那么多兵力巡逻,每天只保证两次巡街即可,而且巡街的兵力从一校降为百人队。”

    林叶:“这也值得你高兴。”

    姜生尚道:“这就意味着,我们不会跟谁谁谁起什么冲突,不起冲突就不会有伤亡,当然值得高兴。”

    林叶轻声说道:“暂时的。”

    姜生尚问:“为什么?”

    林叶:“瞎猜。”

    说完抱了抱拳就走了,姜生尚抬手挠了挠脑门,心说这个家伙又在胡思乱想什么。

    林叶说这是暂时的,是因为他已经了解北野王的性格。

    北野王不想做什么是不想,一旦动了念头,就不可能这样随随便便又把念头撤回去。

    敲打?

    那不是北野王的性格。

    林叶只是暂时没有搞清楚,江秋色他们,到底和北野王之间是靠什么联系起来的。

    与此同时,秩序楼。

    江秋色站在五楼的露台上,扶着栏杆,俯瞰大街上的人来人往。

    在他手边不远处,就是秩序楼的标志,一只振翅的飞鹰。

    “东家那边怎么说?”

    他问。

    却没有回头。

    坐在屋子里正在泡茶的骆神赋笑了笑道:“东家说,这不过是北野王的小手段罢了,不用在意。”

    江秋色又问:“东家到底是想做什么?”

    骆神赋道:“你最近的话好像特别多。”

    江秋色:“你最近的话好像特别少。”

    他回头看向骆神赋:“我知道你们一直都在一块,所以有什么事都不愿和我说,但你该明白,我可以直接去问东家,如果我直接去了,以后也就都轮不到你再去见他。”

    骆神赋眼睛眯起来。

    这个江秋色是最晚入伙,可他是东家派人直接领过来的人,而且东家交代的格外明白,江秋色是他的信任的人。

    江秋色道:“我给足你面子,所以才不会过问你去见东家的事,可面子这种东西我能给,也能撕下来。”

    骆神赋沉默片刻,笑了笑:“你说的没错,最近我心情不大好,所以确实话少了些。”

    他起身,走到江秋色身边说道:“东家的意思是,北野王怕的是秩序楼成为下一个朝心宗,所以才会让契兵营打压。”

    “但你也知道,东家让咱们做事,不是怕拓跋烈,也不是帮拓跋烈,而是为了最终除掉拓跋烈。”

    骆神赋道:“你知道东家的实力,他能隐藏我们的身份,让拓跋烈用我们,这正是东家要走的第一步。”

    “第二步,既然拓跋烈用了我们,那就别想再甩开我们,他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

    江秋色:“为什么?”

    骆神赋道:“知道我为什么今日非要让你来五楼这里看外边吗?”

    江秋色看向他。

    骆神赋伸手指了指城门方向:“等着就是了。”

    他们没等多久。

    大街上忽然变得安静下来,是因为百姓们都被铜锣声驱散,不许有人在街上,也不许有人沿街观望。

    铜锣声过去之后,一队一队的骑士进城,后边跟着长长的车队。

    有一辆马车上插着两面棋子,一面金黄色,一面杏黄色。

    世人皆知,金黄色是皇族的颜色,杏黄色是上阳宫的颜色。

    一辆马车上有这样两面旗子,就说明马车里的人,罕见的具备两种令人望而生畏的身份。

    “咱们云州的新城主。”

    骆神赋笑着说道:“业郡王府的世子殿下,还是上阳宫的司座神官。”

    他拍了拍江秋色的肩膀。

    “你是东家的人,但东家有没有告诉过你,他到底有多大的本领?”

    江秋色眼睛也眯了起来,因为他觉得,那两面旗子可真刺眼。

    骆神赋道:“拓跋烈是北野王,可在皇族世子眼中,他这种王一文不值。”

    他嘴角上扬:“世子来踩北野王,狗咬狗的大戏,好好看着就是了。”

    ......

    ......

    上架第一天后就没有存稿了,这几天身体又略有不适,我写几章发几章,但每天最低两更。

章节目录

全军列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美丽东方小说网--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全军列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