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没睡,林叶还在天彻底亮起来之前赶回契兵营,虽说他现在已是主将,可毕竟还有个时刻都盯着他的封秀。

    一开始,林叶本以为封秀这样的人,该是谢夜阑手中很重要的一颗棋子。

    后来林叶醒悟,连契兵营对于谢夜阑来说都不重要,那区区一个封秀,谢夜阑又怎么会在意?

    甚至,林叶觉得谢夜阑巴不得封秀死掉。

    因为林叶现在已经有点相信了,封秀他们那些人,真的是兵部挑选出来的。

    林叶从院墙外边掠进来,契兵营巡逻的时间他自然清楚,这里此时不会有人注意,他也清楚。

    装作清早巡视营地的样子,林叶一边走一边看。

    才走了没多久,就看到封秀居然在前边。

    那个家伙住着拐杖,似乎是专门在这里等着他。

    上次封秀被打的很惨,但是偷袭封秀的人还比较有底线,没有奔着把人往死里打。

    看起来凄惨无比,其实也没有内伤。

    封秀的模样此时依然还能看出狼狈,身上绷带的数量比他衣服都要多的多。

    “林将军。”

    封秀叫住林叶:“在干嘛呢?”

    林叶:“巡视一下。”

    封秀:“别装了,我昨夜就到过你的营帐找你,你不在,我一夜没回去。”

    林叶打量着这个浑身是伤又要强的男人,忍不住多了几分敬佩之心。

    封秀道:“你昨夜里就偷偷离开了军营,刚刚你跳墙进来的时候我也看到了。”

    林叶:“我跳墙出去的时候你见了吗?”

    封秀:“那倒没有。”

    林叶:“嗯,那就好。”

    说完就继续往前走,封秀拄着拐杖横跨一步,拦住林叶:“就这么走了?”

    林叶一挑眉:“嗯?”

    封秀因为林叶这嗯了一声,下意识想往后闪,他说:“还想动手打我?”

    林叶:“何来一个还字?”

    封秀:“你真以为我猜不到,偷袭我的就是你?整个契兵营里,除了你能打我,谁还能?!”

    林叶:“不要讹人。”

    封秀:“你不用紧张,我只想和你谈谈。”

    林叶想着,我此时难道表现的紧张了?

    再看看封秀,拄着拐杖的手握得紧紧的,大概时刻准备着一拐棍把林叶干翻。

    林叶:“谈吧。”

    封秀往四周看了看,这里是辎重营,四周都是草料和物资,确实是个比较隐秘的地方。

    “我想请问林将军一件事。”

    “问。”

    “林将军有没有觉得,你我之间,本不该有这样的矛盾?如果不是出现什么意外的话,林将军也应该能接受做契兵营的副将,对吧?”

    林叶:“现在不接受了。”

    封秀道:“是,你已是主将了。”

    林叶道:“我不大会聊天,如果你想好了确定要和我聊聊的话,我倒是愿意。”

    远处,晨练之后的陈微微正在散步,路过这里,远远的看到了林叶和封秀面对面站着。

    陈微微看到这一幕,眼神微微有了些变化。

    他有些好奇,如此对立的两个人,能聊些什么。

    可就在这时候,大营门口忽然来了一支队伍,看起来是城主府的人。

    不多时,主将大帐。

    林叶一进门就看到城主府的一位武官站在那,看品级,应该是正四品,比林叶要高。

    这种级别的将军,若是放在边军中,已可独领一军。

    可在城主府里,也只能是带着一些护卫,听从城主调遣。  “林将军。”

    那四品武将笑了笑道:“我是城主大人府里的武官,我叫修万仞。”

    林叶行军礼后说道:“以前没有见过将军。”

    修万仞道:“我这不也是第一次见到你么。”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林叶:“林将军去换一套衣服吧,你我要去北野王府。”

    林叶:“此时去?”

    修万仞:“此时去。”

    城主府的人突然要去北野王府,而且还要带上他,林叶觉得这其中大概没什么好事。

    换好了契兵营将军的衣服,林叶随修万仞出大营,一路上,修万仞和林叶找话题闲聊了几句,此人的态度,倒是很温善。

    到了北野王府门外,林叶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在田里蹲着收拾菜地的老农。

    想起来在武馆里那位不羁的大将军,林叶不得不对这样的人心生戒备。

    这云州城里的大人物,似乎都深不可测。

    别说北野王拓跋烈,便是那位金胜往金大人,似乎都藏着天大的秘密。

    修万仞和林叶同时下马,走到近前行军礼。

    “来了啊。”

    拓跋烈甩了甩手上的泥土,略显愧疚的说道:“没想到世子这么快就派人来,倒是失礼了。”

    他指了指王府那边:“边走边说吧。”

    这一路走一路聊,林叶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大玉北疆的邻国叫做冬泊,东北疆外的邻国叫做孤竹。

    冬泊与孤竹,这十余年来与大玉交好,得大玉不少好处,已成大玉北方屏障。

    大玉每年都会调拨大量的物资送往这两个小国,其中当然也包括不少精良的甲械装备。

    还会选派不少能才到这两国,帮忙训练军队,提升战力。

    尤其是冬泊国,夹在大玉和娄樊两个大国之间,必须得做个选择。

    以前冬泊是娄樊属国,所以每次娄樊大军南下,都可直达大玉边疆。

    后来,因为娄樊对冬泊的欺压实在过于严苛,为了保证冬泊不会倾向大玉,更是毒杀了已经有些动摇的冬泊老皇帝。

    本以为做的天衣无缝,结果意外露出马脚,这种大仇,冬泊自然不能再忍下去。

    新皇登基之后,便派遣使臣到大玉觐见玉天子,愿意向大玉称臣。

    也因为这件事,激怒了娄樊,娄樊调遣大军南下,要先灭冬泊,再攻大玉。

    冬泊国新皇随即向玉天子求救,玉天子一声令下,调两支极为善战的边军北上。

    一为大将军拓跋烈所率领的北野军,还有一支便是大将军刘疾弓所率领的怯莽军。

    那一战之后,冬泊虽元气大伤,可在大玉的支持下,击退了娄樊大军。

    自此之后,冬泊与大玉的关系,更为坚固。

    这次,是冬泊皇帝明伦得一至宝,所以选派人手,往大玉这边过来,要敬献给玉天子。

    得消息后,世子谢夜阑随即与北野王商议,派人往北疆外迎接。

    世子的意思是,明面上,由北野军选派一支队伍过去,但为了安全起见,由城主府再选派一批人在暗中保护。

    以往冬泊的使团来可没有这么大的阵仗,所以由此可以断定,那件至宝,真的格外重要。

    拓跋烈答应了谢夜阑的提议,他选派一位将军,带五百名悍卒迎接,并沿途护送。

    城主府选派出来的人,在暗中作为支援。

    正说着,林叶看到从城主府里出来个熟悉的身影。

    那一身淡黄色长裙,又如何能是别人。

    离着还有十几丈远,拓跋云溪朝着林叶招了招手,林叶看向拓跋烈,拓跋烈笑道:“去吧。”

    林叶跑到拓跋云溪面前问:“怎么了小姨?”

    拓跋云溪道:“若谢夜阑让你去北疆外迎接冬泊使团,你不能去。”

    林叶:“违令,要砍头。”

    拓跋云溪:“我照着你,便不会有事。”

    林叶问:“很危险?”

    拓跋云溪摆了摆手,她身后的随从立刻就退到了远处。

    拓跋云溪道:“从前年开始,玉天子便时常觉得身体不适,据说每隔一段时间,便有心口痛的病发作。”

    “遍寻名医,得出一个方子,唯用冬泊那边独有的雪龙心为药引,熬制丹药,才能根治。”

    林叶道:“冬泊使团送来的,便是这雪龙心?”

    拓跋云溪道:“是。”

    林叶:“雪龙是什么?”

    拓跋云溪没有想到此时这个傻小子在意的,居然不是这其中藏着多大的祸心和危险,竟是问那雪龙是什么。

    可她还是耐心的解释道:“冬泊有一座雪山,名为天宫山,山中有一种独特的野兽,据说其中大者,体长数丈,凶猛无比,龙头,蜥身,巨尾,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是为雪龙。”

    林叶想了想,大概就是鳄鱼那个样子,只不过是生活在雪山上的鳄鱼。

    拓跋云溪道:“谢夜阑让你去,必没有安什么好心。”

    林叶:“可若我不去,他也不会有什么好心。”

    拓跋云溪:“我来想办法。”

    林叶点头:“听小姨的。”

    拓跋云溪让他回去,不管拓跋烈说什么,他先答应下来,她来想办法阻止。

    拓跋烈见林叶回来,笑了笑道:“我已经答应了世子的提议,你回去准备一下,过两日便要出行。”

    林叶道:“遵命。”

    拓跋烈看向修万仞:“修将军先回去和世子复命吧,我和林将军再聊几句私事。”

    修万仞俯身行礼,看了林叶一眼后告辞。

    拓跋烈一边走一边说道:“我那妹子,不让你去?”

    林叶道:“是。”

    拓跋烈道:“你觉得应该去,还是不该去?”

    林叶:“大将军军令如山。”

    “哈哈哈哈哈。”

    拓跋烈笑道:“怪不得她总说你懂事,这么会说话,难得。”

    林叶心说大将军你看错了。

    拓跋烈道:“她也一定告诉了你,那至宝是什么。”

    林叶点头:“是。”

    拓跋烈道:“此行必有危险,她不想让你去也是情有可原,娄樊在冬泊国内必然有大量密谍,他们会穷尽心思的把东西抢走,其实又何止是冬泊,北疆之内,亦有大量娄樊的密谍在。”

    他看向林叶:“所以此行的凶险,你该能想象的出来。”

    不等林叶说话,他继续说道:“可是男子汉大丈夫,若事事都退缩,怎么可能有大成就?”

    他抬起手在林叶肩膀上拍了拍:“我妹子觉得你定能出人头地,可我不希望,你只是靠她出人头地。”

    林叶道:“大将军话说的远了,我去北疆之外,是遵大将军军令。”

    拓跋烈哈哈大笑。

    “她说过想让你去尚武院,你说资格不够就不去。”

    拓跋烈:“这一趟回来,事情做的好了,天子都知你名字,谁还敢说你不够资格?”

    说完后转身走了。

    林叶站在那看着这位大将军的背影,觉得大将军的话里,句句在提小姨,可句句说的都不是小姨。

    尤其是那句,天子都知道你名字......

    天子知道他的名字,那天子当然也知道他是刘疾弓遗孀的养子。

    林叶深吸一口气。

章节目录

全军列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美丽东方小说网--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全军列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