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园,茅屋。

    玉天子看了一眼跪在面前的拓跋烈,眼神里闪过一抹很复杂的意味。

    片刻后,他就迈步过去,伸手把拓跋烈扶了起来。

    “朕说过,有外人的时候,朕是君你是臣,没有外人的时候,你与朕是兄弟。”

    拓跋烈连忙道:“臣不敢。”

    玉天子道:“别那么惶恐不安,坐下说话吧,或许是我们两个已太久没有见面,连你都和朕生疏了。”

    他拉了拓跋烈的手坐下来,指了指桌子上的点心:“朕记得,你之前最爱吃的是这双黄酥,所以朕这次北上特意带了会做这点心的厨子。”

    拓跋烈刚要叩拜,玉天子瞪了他一眼:“行了行了,朕知道你惶恐,但你这惶恐有一多半是装的,朕也知道。”

    拓跋烈像是略显尴尬的笑了笑。

    玉天子道:“朕这十几年来都在演戏,你是怕朕演着演着,就把戏演成了真的。”

    拓跋烈道:“臣确实怕。”

    玉天子:“怕就对了,你不怕,这戏就演的不像。”

    拓跋烈陪着笑了笑。

    玉天子道:“十几年了,朕在你离京北上的时候说过,你委屈些,可你是朕兄弟,朕也只能是让你委屈些。”

    拓跋烈道:“臣怕是怕,但臣不担忧,臣相信陛下一定能扫清内忧外患,救大玉于水火。”

    “屁。”

    玉天子又瞪了他一眼。

    “朕救的不是大玉,大玉好着呢,朕救的是皇族。”

    他随手捏了一块点心吃,吃了一口就放下:“这东西滋味如此难吃,也就你觉得是天下美味。”

    拓跋烈拿起来一块就塞进嘴里:“臣当初第一次吃的时候,着实是饿坏了。”

    那时候,玉天子才继位不久,朝权不在他手中,满朝文武看着权臣脸色,他只是一个傀儡。

    当时,朝中一位忠诚的老臣,暗中向他举荐了几个人,其中之一就是拓跋烈。

    玉天子派人去见拓跋烈,让他找借口离开大营,秘密到歌陵来。

    那天,从宫里到外边去倾倒垃圾等物的内侍,出去了六个人,还藏着一套太监的衣服。

    拓跋烈在约定好的地方等着,换上了太监衣服,有一个小太监留在原地没回去,拓跋烈跟着进了皇宫。

    那时候,他已经在约定的地方等了两夜一天,没敢离开位置,又渴又饿。

    见到玉天子的时候,玉天子也不敢让人送吃的,一个细小的破绽,就可能让计划败露。

    这双黄酥,是他最不爱吃的东西,所以一盒点心,只剩下了这个。

    可是对于饿了两夜一天的拓跋烈来说,这几块双黄酥,就像是救命一样的东西。

    两个人回想起过往,都难免有些唏嘘。

    玉天子道:“朕记得,朝心宗叛乱被剿灭之后,朕派人给你送了一封密信。”

    拓跋烈回答道:“臣也记得,信虽然早已烧毁,可信里的每一个字,臣都不敢忘了。”

    玉天子道:“朕也没忘......朕在信里对你说,再给朕十年时间,朕就能把想办的事都办完。”

    他回头看向拓跋烈:“这些年来,朕要办的事,每一件都有你的功劳。”

    拓跋烈俯身:“都是臣应该做的,臣只是怕辜负了陛下的信任。”

    别人不知道,那是因为这些事过于机密。

    满朝文武都知道陛下怀疑拓跋烈有反心,所以这些年来,谁主动在暗中试图勾结拓跋烈,那自然是也有反心。

    这些人,全都被拓跋烈记下来,暗中告知玉天子。

    因为天子太狠厉,把权臣一个一个的打掉,毁了多少个大家族的庞大利益,又让多少人觉得岌岌可危自身难保。

    他们当然不服气,明面上不敢,暗地里必定会谋划些什么。

    唯有让这样的玉天子死了,换上来另一个可以重新做傀儡的玉天子,他们才踏实。

    他们怕这样的玉天子,怕到了骨子里。

    可依着玉天子的性格,他在势弱的时候都没有放弃,在他大权在握之后,他又怎么可能不斩草除根?

    有一个算一个,当初那些摆布他父亲的人,他都不会放过。

    他最开始的胡乱封侯封王,看起来荒唐糊涂,令人耻笑,觉得他是个混账皇帝。

    可他就是用这样的办法,让那些对手放松警惕,进而一个一个的被他击败。

    如今,天下已无权臣。

    最后一步要走的是什么棋,到谢夜阑来云州之前,拓跋烈都看不清楚。

    直到谢夜阑来了,拓跋烈才明白,天下再无权臣之后,天子心中便只剩下了最后一个隐患。

    玉天子看向拓跋烈,笑了笑说道:“到今年,朕答应你的十年到期,朕要做的事,也还剩下最后一件。”

    拓跋烈俯身:“臣,恭贺陛下。”

    玉天子:“闭嘴,这不是什么值得恭贺的事。”

    拓跋烈连忙闭嘴。

    玉天子道:“朕召你来,是想问问你,十年之期已到,朕说过,到时候你想要什么只管和朕说,朕有的,都给你。”

    拓跋烈俯身道:“臣什么都不想要,朕只愿大玉千秋万世,只愿陛下万寿无疆。”

    玉天子:“大玉可以千秋万世,朕怎么万寿无疆?朕又不是龟。”

    他走到拓跋烈身边站住,看着外边说道:“朕知道,这十几年来,朕亏欠你太多,朝臣们,乃至于天下百姓,都知道朕怀疑你。”

    “所以,朕能给你的,便是如过往一样的信任,他们不都说,你在北疆招兵买马试图谋反吗?”

    玉天子笑了笑:“那朕就给你招兵买马的特权,朕许你继续留在云州,朕还许你,把北野军规模扩大一倍,看他们还怎么说!”

    拓跋烈扑通一声跪下来:“臣,叩谢陛下天恩。”

    玉天子:“起来吧你,跪来跪去,看的朕心烦。”

    拓跋烈笑着起身,看起来,脸色都比之前明媚了不少。

    玉天子道:“你先到里屋去坐会儿,朕召了冬泊使团的人来,处置了之后,朕和你一起吃午饭。”

    拓跋烈俯身道:“臣遵旨。”

    不多时,冬泊使团的人就被引领到了丰园,当他们得知玉天子就在骏邺城的时候,一个个的全都胆战心惊。

    玉天子,带给他们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玉羽成匆为首的使团官员,一进门就跪下来,行九叩大礼。

    玉天子看了一眼玉羽成匆,笑了笑道:“朕听闻你身子不好,现在看起来,也没有那么不好。”

    玉羽成匆连忙道:“外臣,多谢圣皇关心,外臣身子确实,确实还好。”

    玉天子问:“雪龙心带来了吗?”

    玉羽成匆连忙应了一声,他告罪之后起身,把腰带解了下来。

    他将腰带双手呈递上去:“我皇兄担心雪龙心被贼人抢走,所以令冬泊太医院的人,将雪龙心炼化,碾磨成粉,藏在这条腰带之中。”

    总管太监古秀今上前,接过来那条腰带,又转身双手捧着递给玉天子。

    可玉天子没接。

    玉天子道:“扔了吧。”

    古秀今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把那条腰带丢进了旁边放垃圾的竹筐里。

    玉天子指了指桌子上一个木盒:“打开,给他看看。”古秀今上前,将盒子打开,取出来一个如拳头大小的东西。

    在看到这东西后,玉羽成匆的脸色明显变了。

    玉天子道:“你那皇兄对朕倒是真的忠诚,为了把雪龙心献给朕,能用他亲弟弟做诱饵。”

    此时此刻,玉羽成匆若还反应不过来,那就是真的愚蠢了。

    玉天子道:“朕很感动,你们兄弟两个对朕的忠心,朕会一直记着,可朕要的雪龙心,不是你皇兄派人献上来的,也不是你藏在那腰带中的,而是......”

    他看向跪在那脸色发白的泰亭厌,指了指这位在冬泊权势滔天的右相大人。

    “他,才是雪龙心,才是朕要的雪龙心。”

    此时此刻,站在里屋,听着这些话的拓跋烈,后背上都一阵阵发寒。

    其实,陛下很久以前就没有弱点了。

    没有弱点,就会让有些人觉得没机会,所以陛下就制造出来一个弱点,让他们去抓。

    这是唯一的弱点啊,他们当然不会放手。

    那就是,陛下得了病,需要雪龙心。

    陛下从两年前起,时时觉得心口疼,慢慢的有消息传出来,陛下的病,可能治不好了。

    若陛下的病治不好了,最受宠的万贵妃,当然是最不甘心的。

    她要想维持住在后宫的地位,做不到皇后,那就做个有实权的太后。

    很合理。

    所以谢夜阑上当了。

    他们都以为,所有的计划都是周密的,而且天衣无缝。

    可他们的计划之所以周密且天衣无缝,是因为那本就是玉天子帮他们计划好的。

    此时此刻的拓跋烈,除了觉得那些人可怜之外,还能有什么想法。

    可怜的谢夜阑,现在还觉得因为雪龙心,大计可成。

    可他又如何明白,他在等的,何尝不是玉天子在等的,只是,他们等的雪龙心不一样。

    外边,忽然传来一声怒斥,把拓跋烈也吓了一跳。

    玉天子看向泰亭厌:“你这样一个人,也敢勾结大玉的叛臣,想要谋害朕?!”

    这话,对于泰亭厌来说,犹如一道炸雷,直接在他脑壳里炸开了。

    泰亭厌瘫软在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里屋的拓跋烈,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玉天子和他说,今年是十年之期,该办的事也该都办完了。

    玉天子还说......

    “当年,朕的亲弟弟,受人蛊惑,坑害刘疾弓,坑害了怯莽军,朕那时候没有办他,是因为那时候朕还有许多顾虑,可是这个案子,朕一定要办。”

    他说:“过去十几年了,朕若是旧事重提,又已无罪证,会有许多人不服气,那朕就不用刘疾弓的案子办他。”

    他还说:“朕还是要谢谢朕那好侄儿,没有他,枉死的冤魂都不得昭雪。”

    回想着陛下的这些话,拓跋烈心里还是震撼难平。

    不用当年的旧案办,用谋逆的新案办,然后再从查谋逆的案子中,揪出来当初业郡王勾结权臣坑害怯莽军的事。

    这案子一定下来,朝廷里又会死一大批人。

    而且,死的让人不敢有争议。

    不能用旧案,就用新案倒逼旧案,陛下的棋盘里,这一次后,大概就再也没有对手的棋子了。

    不.......是陛下他,连对手都没了。

    。。。。。。

    。。。。。。

    请大家关注微信公众号:作者知白,今天会更新公众号,留言前十的人,会获得一份周边礼品。

    书评区盖楼活动,也在今天举行,规则在帖子中。

章节目录

全军列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美丽东方小说网--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全军列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