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梓城。

    这个深夜注定了不会如过去的那么多个夜晚一样安静祥和,当兵甲从大街上走过,那铿锵之声传来,下一息跟着的必将是血流成河鬼哭狼嚎。

    有了刘家的事在前,得了消息的各大家族全都慌了。

    尤其是之前在孤竹朝中为官的那些人,不少人连夜出逃。

    他们之中更是有人,甚至不惜乔装打扮,抛家弃子,趁着深夜找地方躲藏。

    被吓破胆子的人,今夜别指望能睡得着了。

    城中一处普通民居的屋顶上,几个黑衣人爬伏在屋脊处看着,远处武凌卫的兵甲一队一队的经过。

    一个黑衣人从屋顶上滑下来,落地后看向站在院子正中那个黑袍人。

    “大人,咱们最好想办法出城。”

    黑袍人沉默良久,摇头道:“不能出。”

    他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看着云层被风吹着,时不时把月亮遮住。

    “是我失算了。”

    黑袍人自言自语的说道:“杀那些人,本意是想让天子,让林叶,把兵力用于搜查我们,我杀那个叫萨郎的人,故意用的放血之法,暗中看着他在自己身上留字说大将军在这......”

    他的视线有些迷离,因为有一大片云,遮住月亮好久了。

    “林叶,没有按照我预计的方向做事,他竟然选择向孤竹各大家族下手,是我没有料到。”

    从语气就能听的出来,他现在已经在后悔,但并没有什么绝望。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林叶的疯狂报复,是满城搜捕他们才对。

    如此一来,天子才到阳梓,便闹得人心惶惶。

    他们便会趁乱制造事端,说林叶的武凌卫胡乱杀人,最终必将促使百姓们闹事。

    只要百姓们敢走上街头,到时候,黑袍人便会下令他潜藏起来的手下,在城中各处作乱。

    他们制定的计划,甚至包括趁乱烧毁阳梓城的粮仓。

    最终,如果武凌卫镇压阳梓城百姓的话,那么他们还会策动孤竹军队叛乱。

    如今这阳梓城里,有至少十几万孤竹军队,城外还有近十万孤竹驻军,其中不少领兵之人都是早在数年前,就已经被拓跋烈收买的。

    拓跋烈那样的人,当然不会随随便便的让他自己背负什么弑君谋逆的骂名。

    他的计划,本就是利用孤竹人来造成乱局,也利用孤竹人去下手。

    天子到阳梓之后,在各种事端都爆发起来的局势下,拓跋烈收买的孤竹人,将会带着孤竹军队冲击天子行宫。

    二十万孤竹军队,足以对不满五万的禁军造成压力。

    拓跋烈当然也没指望孤竹人能够击败大玉的军队,能够杀了天子。

    可只要孤竹这边大乱,他就能理所当然的率军进入孤竹,最起码在前期不会背负叛国的罪名。

    进入孤竹之后,封锁消息,全力歼灭禁军,杀天子,然后回归大玉。

    全盘计划,可谓精密。

    然而在这计划的一开始,就出现了变故......那个林叶,不按理出牌。

    天晓得他为什么不满城搜捕刺客,天晓得他为什么要针对孤竹的各大家族。

    计划才迈开第一步,第二步就被林叶给打乱了。

    林叶现在大开杀戒,但这样的大开杀戒,对于百姓们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害。

    百姓们会被吓一跳,也会人心惶惶,但百姓们在看到林叶只是针对各大家族之后,他们会觉得那些人死得冤枉吗?

    不,黑袍人太了解那些穷苦百姓们的想法了,他们只会觉得解恨,甚至还会拍着手叫好,跟着起哄。

    觉得林叶干的好,最好再多杀一些才更好。

    而且林叶的动作实在太快了,现在再想办法煽动百姓闹事,根本来不及。

    等到天亮之后,林叶已经抓了多少人,杀了多少人,只有林叶自己能知道。

    黑袍人深吸一口气,他依然抬着头,可那片他厌恶的云,还是没有过去,漂亮的月亮还是被遮挡的严严实实。

    “不能再等了。”

    黑袍人转身看向院子里的另外一侧,那里站着七个身穿黑衣的人。

    这七个人,就是拓跋烈手下夜鹰营中,实力最为强悍的青龙七宿。

    朱雀七宿已经全都被杀,这其实并没有让黑袍人觉得可惜。

    正因为如此,那个钱老头在阳梓城里布置的人才会暴露出来一部分,青龙七宿也趁势而出,连杀数人。

    可现在,已经不是小打小闹。

    黑袍人看向青龙七宿说道:“你们现在就分散出去,尽量多的告知孤竹军中被我们收买的人,让他们连夜起兵。”

    “此时他们也该等不及了,再不动手,林叶就把他们家里人都杀的干干净净。”

    “林叶这样做确实让我有些头疼,但也确实给了我们机会,原本那些孤竹领兵的将军们,还会犹豫不决,我对他们是否全都有胆子率军攻玉还没十分把握.......”

    “现在林叶正在抄家灭族,他们比我要心急,巴不得现在就赶紧让林叶死。”

    黑袍人看向青楼七宿:“早已布置好你们各自去寻谁,切记不要有疏漏。”

    青楼七宿整齐俯身:“是!”

    黑袍人道:“大将军的计划需要提前,如果再不动手的话,那个林叶还能做出什么出人预料的事,谁也不知道。”

    他一摆手:“去吧。”

    青龙七宿同时转身,只一个恍惚,七个人就消失在夜幕之中。

    黑袍人吐出一口气。

    那片让他厌恶的云,总算快过去了,月亮已经露出来一角。

    “林叶,我出招,你接招,且反制一招,以你年纪能做到这般地步着实了不起,可你的招,真的能跟上我?”

    黑袍人自言自语一声,转身走向正屋那边。

    他才进门,才刚刚露出来的月亮,又被更大的一片乌云遮住了。

    深夜。

    孤竹虎贲营大营。

    虎贲营指挥使柬欲让在大帐里急促的来回踱步,脸色看起来格外的阴沉,也格外的焦虑。

    就在这时候,一名亲兵从外边大步跑进来,满头大汗。

    亲兵气喘吁吁的说道:“大将军,属下回来了。”

    柬欲让大步过去,抓着那亲兵的肩膀问:“怎么样?”

    亲兵回答道:“大将军带着武凌卫的人,从指挥使大人的家门口过去了,没有进门,只留了一队人马在指挥使家外守着,也没有派人惊扰了指挥使家人。”

    听到这句话,柬欲让的脸色总算是好看了些。

    他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不面子,此时长长的松了口气。

    林叶连夜在城中杀人,一家一家的杀,城中不知道多少人都已经被吓的肝胆欲裂。

    他就是其中之一。

    他手下亲信副将高明静凑过来说道:“将军,事情到了这一步,不能报以侥幸。”

    柬欲让看向他:“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高明静往四周看了看,柬欲让道:“你只管说,这帐中的每一个人都是我的同袍兄弟,没什么可隐瞒的。”

    高明静随即大声说道:“林叶此时不动将军家人,我认为,只是缓兵之计。”

    他看向柬欲让的眼睛说道:“将军,林叶本就生性凶残,又狡猾奸诈,他带着武凌卫过将军的家门而不入,是故意做个样子给将军你看的。”

    “他先不动手里有兵权的人,把其他各家一家一家的屠了,然后再转过头来收拾剩下的,到时候他已经把兵力布置好,将军再想做什么,便来不及。”

    听到高明静的话,柬欲让的眼神明显飘忽起来。

    高明静看出他的心思,立刻上前,凑的更近了些。

    “将军,此时反击,正是绝佳时机。”

    他正义凛然的说道:“玉人本就看不起咱们,天子到了阳梓城,也早晚都会把咱们这些人都换掉。”

    “退一万步说,纵然今夜林叶真的不会动将军家人,以后将军也是凶多吉少。”

    “此时我们举兵起事,趁着武凌卫的兵马都分散出去,我们进攻皇城。”

    这话一出口,大帐里的人全都给吓了一跳。

    “你住口!”

    柬欲让立刻制止了他:“你这是想害死我们所有人吗!”

    高明静辩驳道:“此时不动,大家早晚都会死,而且是满门被杀,现在我们先发制人,死的就是他们。”

    他抱拳单膝跪倒:“将军,我们都追随你多年,如此乱世,将军就没有想过化家为国?”

    柬欲让的眼睛,骤然睁大。

    高明静道:“将军带着我们,杀玉天子,灭武凌卫,孤竹便是将军的孤竹,将军便是我等的主上!”

    柬欲让的脸色,时而发白,时而有些发红。

    此时此刻,帐中众人,谁都看得出来,柬欲让内心之中已经出现了摇摆。

    就在这时候,亲兵跑进来说道:“指挥使,副指挥秦崖求见。”

    柬欲让一惊。

    刚才还澎湃的心情,因为秦崖到了而变得冷静下来。

    秦崖是林叶的人,此时突然来求见,怕是带着什么目的来的。

    高明静道:“将军,这是天助将军,杀秦崖,举兵攻皇城!”

    柬欲让一摆手:“秦将军也是我们虎贲营的人。”

    高明静道:“他早已不是了,秦崖早已死心塌地的投靠林叶,他巴不得将军你死呢,只要将军死了,他就能名正言顺的掌控虎贲营。”

    高明静一把握住腰刀:“将军若不下不去手,交给我来,等秦崖一进门,我便一刀剁了他。”

    柬欲让沉思片刻后说道:“请秦副指挥使进来,你们且看他要说些什么,若他......若他有什么不妥当之处,再动手不迟。”

    高明静知道柬欲让已经被他说动,做好了打算,只要秦崖一进来便一刀杀了再说。

    今夜虎贲营若能围攻皇城,就算杀不了那玉天子,孤竹的局面也会大乱。

    那林叶,就算向柬欲让示好又能如何?

    涉及到了生死存亡,再加上那诱人的皇位......

章节目录

全军列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美丽东方小说网--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全军列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