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晚,长安城内的群芳园。

    一处略显偏僻的小院子,院子门口有两名不见面容的男子小心翼翼的盯着周围。

    一瘦削男人从外面走过,与门口其中一名男子比出一个手势。

    而后其中一名男子往后退了一步,让出一人可通行的位置。

    瘦削男人进到院子,而后便是朝着前面烛火摇曳的房间走去。

    “当——当当——”一长两短的敲门声响起。

    片刻之后,房间里的烛火熄灭,而后便是沉重的脚步声传来。

    “咿呀——”房门被打开,一个头戴衣袍的男子出现在门口。

    瘦削男人抬头看去,只看的到两只目光犀利的眼睛。

    除此之外,衣袍男子的一切,都隐藏在黑色的衣袍之下。

    “哪里来的?”衣袍男子开口,声音很是沙哑。

    听起来似乎是被人捏住了喉咙一般。

    “国子监。”瘦削男子吐出一个地方,又伸手与面前衣袍男子比出一个手势。

    “进来吧。”衣袍男子见状,退入门内。

    二人进到房间,房间里一片漆黑,只能依稀看到一张床铺放在房间一角。

    “有什么消息?”衣袍男子与面前瘦削男子问道。

    “今日皇帝在太极殿说,他要亲自去往齐州调查此事。”瘦削男子说道。

    “亲自去?”

    “那个赵辰呢?”衣袍男子声音变得奇怪,瘦削男子明显感受到衣袍男子的不同。

    “皇帝让赵辰留在长安,与房玄龄、魏征等人一起,负责朝堂的事务。”瘦削男子开口说道。

    “赵辰留在长安?”

    “这可不像是皇帝的风格,他不是应该让赵辰跟着自己一起去的吗?”衣袍男子开口说道。

    瘦削男人没有说话。

    他只是过来传消息的,至于消息的收取人做出什么判断,可不归他管。

    “消息已经带到,我先走了。”瘦削男子与面前的衣袍男子说道。

    而后也不等衣袍男子说话,转身便是离开。

    衣袍男子站在原地,隐藏在衣袍之下的面上不见任何神色。

    “皇帝亲自去往齐州。”

    “赵辰不去?”衣袍男子沙哑的声音缓缓响起。

    而后,房间的烛火再次摇曳起来。

    ……

    皇帝的速度很快。

    第二天中午,便是已经收拾好,领着一队人马,在李恪的护送下,往齐州方向去了。

    声势浩大,可不似往常那般低调。

    一路那是浩浩荡荡的往长安城外出发,好似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这个皇帝出了长安城一般。

    皇帝刚出长安,便有一快骑往齐州方向绝尘而去。

    长安军事学院,赵辰看着眼前的一众学生们。

    经过数个月的训练,他们的精神头可是比往日强的太多。

    今日是赵辰最后一次检阅他们。

    待赵辰回到长安军事学院之前,他们就会被派往各地的一线部队。

    很多人,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

    “赵大,要说些什么吗?”程处默看着赵辰站在前面,只是望着眼前的一众学生,也不说话。

    不免的询问一句。

    “经过数月的训练,你们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看到你们如今的精神头,我这个院长也感到无比的开心。”

    “但长安军事学院,终究不是你们一直待下去的地方。”

    “下个月,你们所有人,都会被分配到各地的一线部队。”

    “到了那里,你们将会有更大的舞台,我也希望你们会有更大的成就。”

    “长安军事学院的日子虽然短暂,但我希望你们时刻记住,这里,是你们所有人最开始的地方。”

    “将来,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我都希望你们可以团结在一起。”

    “记住,你们是长安军事学院的一员。”赵辰的声音响荡在校场。

    不少学生都是沉默的低下头。

    他们从起初的不愿意,到如今的舍不得。

    数月的时间虽然短暂,却是他们人生新的.asxs.。

    “院长,我们以后还会再见吗?”有学生突然对赵辰喊道。

    赵辰看过去,面上露出笑容,道:“我会一直在学院等你们。”

    “一众先生也是。”

    “你们若是想家了,尽管回来看看。”

    校场安静下来。

    众人皆是望着赵辰,谁都没有再说话。

    虽然赵辰没有说什么再也不见的话,但谁都能从中听出来,淡淡的离愁别绪。

    “收拾一下,明日我们也该出发了。”赵辰回头与程处默说道。

    程处默点头,随后便看着赵辰离开校场。

    李若霜已经收拾好了东西来到长安军事学院。

    明日长安军事学院的学生会有一场拉练,他们届时会一起离开长安。

    见赵辰回来,平安便是跑了上去,一把抱住赵辰的大腿。

    “是不是有些舍不得?”李若霜与赵辰送来一杯茶。

    说没有舍不得那是不可能的。

    虽然不是时时刻刻的呆在一起,但也是经常能见到的熟悉面孔。

    此次一别,说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再见。

    甚至可能是说,有些人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见面。

    舍不得,那是寻常的。

    “难免有些。”赵辰笑着,一只胳膊抱着平安,一只手接过茶水。

    “过一阵子就好了,这是给小武的回信,你看看怎么样?”

    “有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李若霜安慰道,又把自己给武珝的回信递给赵辰看。

    赵辰放下杯子,接过书信看起来。

    没有什么不妥,都是说着最近长安的情况,以及告诉武珝在高昌好好照顾自己的话。

    “之前的信里,武珝说要一些帮助,你让江南钱庄的黄辉去给她办。”赵辰将信递还给李若霜,又与她交代一句。

    李若霜点头。

    武珝在信里只说要一些帮助,却也没说什么。

    不过赵辰让江南钱庄的黄辉帮忙,那肯定是没什么问题的。

    不多久,李靖与牛进达便是来到赵辰这里。

    他们已经听赵辰说,要去齐州的事情。

    说不担心那肯定是假的。

    特别是赵辰此次还要带着李若霜与平安一起去,这更是让人感到担忧。

    齐州的情况不明,若是出了什么事,可就什么都完了。

    李靖还想劝一劝赵辰,让他不要带着李若霜母女一起去往齐州。

    李若霜见自己的父亲来了此处,已然明白李靖的想法。

    正要开口,便听赵辰说道:“岳父大人不必担心,此去齐州,我们轻装简行,没有人会认出来的。”

章节目录

大唐之神级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美丽东方小说网--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只为原作者推塔天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推塔天王并收藏大唐之神级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