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赵辰是这样说,但李靖想到齐州如今的情况不明,他难免就会担心。

    “赵辰,齐州如今什么情况,我们一点也不清楚。”

    “你说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们该怎么办?”李靖与赵辰说道。

    这是赵辰第一次听到李靖这般的口气。

    他也明白李靖的担忧。

    “赵小子,卫公说的不错,齐州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估计齐州的官员上下都有问题。”

    “若是你们去了,难保他们不会对你们动手。”

    “齐州距离长安又如此遥远,他们若是动手,我们连援救都没办法。”牛进达也是开口。

    他们就是担心齐州的那些犯了事的官员,会对赵辰动手。

    赵辰若是没有查出来什么也就算了。

    若是真的查出来些东西,危及到齐州官员的身家性命,他们必定会铤而走险,对赵辰动手。

    到那时……

    “岳父大人、牛叔,方才已经说了,我们几人轻装简行,不会暴露身份。”

    “齐州距离长安遥远,齐州的人,也不认识我们。”

    “况且皇帝已经出发去了齐州,有他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定然不会有人注意到我们的。”

    “所以啊,你们就放心吧。”赵辰与两人解释道。

    李靖与牛进达对视一眼。

    虽然赵辰解释的好,但其中的担心,仍然让他们无法彻底放松下来。

    二人也是明白,赵辰已经做好了决定。

    没有人可以改变。

    心里暗自叹了口气,便见李靖无奈的点了点头,道:“赵辰,你们去归去,但安全始终要放在第一位。”

    “齐州的真相能不能大白不重要,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

    “卫公说的,都要放在心里,另外,鲁地孔家也是齐州范围,孔颖达的事情虽然过去了,但孔家,你还是要小心一些。”

    “说句难听的话,齐州的事情,我也怀疑有孔家的人参与。”

    “还是那句话,不管有没有,你们都要注意自己的安全。”牛进达接过话茬,与赵辰交待着。

    赵辰只是连连点头。

    二人关心自己,赵辰心里自然是清楚。

    又交待了两句,李靖便与牛进达双双离去。

    房间里只剩下赵辰三人。

    望着怀中的平安,以及坐在眼前的李若霜,赵辰笑着说道:“明日,我们出去游山玩水去。”

    ……

    翌日清晨,长安城门刚刚开启。

    长安军事学院的学生们便在长安百姓的目光下,背着行囊出了长安城。

    长安军事学院学生们的模样,并未让百姓们感到奇怪。

    自从长安军事学院成立之后,经常可以看到这些学生们出城训练。

    今日虽然有些不同,那也只是赵辰亲自带队督促罢了。

    很多人都看到赵辰坐在马车里,随着队伍一同出了长安城。

    “长安军事学院里的这些学生,看起来跟我们这些普通人当真是完全不一样的。”

    “那可不嘛,一个个的,精神的很,要是我家的小子能进到长安军事学院,我做梦都要笑醒了。”

    “听说昨日有消息传出来,这批学生准备去到各地一线部队去,长安军事学院第二届的招生工作马上就要开始了。”

    “真的假的,我怎么没听到这么个消息。”

    “当然是真的,听说是赵院长,汉王亲口说的。”

    长安街上,百姓看着迈着整齐步伐出城的长安军事学院的学生,小声的说着自己听来的消息。

    人群中,有人看到马车里赵辰的踪迹,飞快的离开。

    ……

    “你当真看到赵辰出现在长安军事学院的队伍里?”长安城的一处民居中,瘦削男子隐藏在黑暗之中。

    “是的大人,小的亲眼所见。”

    “那赵辰就在马车里,今日是长安军事学院学生出城训练的日子,赵辰跟着一起去,也是正常的。”来人与瘦削男子点头。

    瘦削男子皱着眉头。

    皇帝去了齐州,赵辰留在长安,这有些不太符合皇帝以往的风格。

    他们担心其实是皇帝在明,赵辰在暗,一同调查齐州的事情。

    所以他们一直派人盯着赵辰的动静。

    只是长安军事学院他们进不去,只能让人在外面盯着。

    现在传来消息,说赵辰跟着长安军事学院的学生一同出城训练,这让瘦削男子一时有些摸不准。

    他不太敢断定,赵辰到底是个什么想法。

    不过,至少在此刻,赵辰还是在长安城的。

    “有没有其他什么发现?”瘦削男子与面前之人问道。

    来人沉默片刻,又是摇摇头。

    他能看到赵辰的踪迹已经很是难得,其他的发现,哪里有那么的简单?

    “知道了,你先退下吧。”瘦削男子与来人挥手道。

    来人看了眼一旁放在桌子上的一个小钱袋子,眼里露出希冀的目光。

    瘦削男子看了眼面前之人,打开钱袋子,摸出两片金叶子,说道:“好好办事,本大人不会亏待你的。”

    “是是是,多谢大人,小人现在就去盯着那赵辰。”来人谄媚的连连点头。

    ……

    出了长安城,未到长安军事学院学生们训练之所在,赵辰与李若霜母女便是在一处山林边缘下了马车。

    程处默早就在此等候多时。

    三匹战马拴在山林边缘,见到赵辰过来,立刻迎了上来。

    “赵大,嫂子。”程处默与二人喊道。

    又看了眼平安,小家伙方才在马车上已经睡着。

    现在趴在赵辰怀里睡的正香。

    “安排好了我们就出发。”赵辰点头,与程处默说道。

    程处默没有动作,看着赵辰,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怎么了?”赵辰疑惑的与程处默问道。

    “赵大,俺能不能也带个人一起去?”程处默低着头,神情有些扭捏。

    赵辰倒是没见过程处默如此姿态。

    心里有些疑惑,看向李若霜,却是听到李若霜笑问道:“程二你该不会是想带着那个姑娘一起去吧?”

    赵辰听到李若霜这样说,目光看向程处默。

    “是,是清河公主李敬……”程处默面色通红的憋出一个名字。

    说完又小心翼翼的看了眼赵辰。

    清河公主是皇帝的第十一个女儿,虽然不是长孙皇后所生,但算起来也是赵辰的妹妹。

    程处默想着自己带着赵辰的妹妹出去,若是赵辰不同意,自己该怎么办?

章节目录

大唐之神级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美丽东方小说网--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只为原作者推塔天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推塔天王并收藏大唐之神级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