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

    没有人动, 几百人的空地死一般的静寂。

    这个结果一点都不意外。

    不见棺材不落泪,余思雅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 直接拿起本子, 翻开名单,挨个念名字:“吴茂兴,沈春林、林鹏、周家兴……念到名字的同志都站出来!”

    生产车间虽然人数最多, 但以女工居多, 男工多是从事砍宰、搬运和操作机器这样的力气活。余思雅这一喊,直接将生产车间的男工叫出来一半。

    看着这些人, 余思雅说:“生产车间吸过滤嘴香烟的就你们这十几个人, 是你们自己站出来承认, 还是我挨个的查?”

    十几个人都垂下了头, 还是没人说话。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 抬头不见低头见, 不少还沾亲带故,要是指认了人,害得别人丢了工作, 那可是结了大仇。谁也不愿意当这个恶人!

    余思雅气笑了, 合上本子, 丢给小李, 走到他们面前:“怎么, 觉得不站出来,没人说话, 我就拿你们没办法是吧?”

    绕了一圈, 余思雅重新走回台上:“杨会计, 把这些人九月、十月的工资都给结了,让他们收拾东西走人, 门卫那边登记一下,以后不许放这些人进来!”

    粗暴、直接,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别说工人们,就连王书记都傻眼了,抬头怔怔地看着余思雅,像是第一次认识她一样。

    短暂的惊愕过后,十几个男人回过神来,慌了。

    “余厂长,这不关我的事啊,我没抽烟!”

    “对啊,烟头不是我丢的,跟我没关系,余厂长,你不能这么做!”

    ……

    余思雅举起手,制止了这些人七嘴八舌地议论,强势地看着他们:“我能!既然查不出来,我也没那么多功夫去查,不如将隐患全部扼杀!现在查不出某个人,你们所有的人都有嫌疑,为了食品卫生安全,宁可错杀也不可放过!”

    现在厂子里没监控,只能找人证,可她已经将人名都点了出来,却还是没人自己站出来承认错误,也没人指控抽烟者。

    为什么会这样,还不是抱着侥幸和法不责众的侥幸心理想混过去。余思雅就是要打破他们的这种心理,同时杀鸡儆猴,给所有人上一堂课,让他们意识到遵守工厂纪律规定的重要性,免得以后再出现类似的情况!所以今天这个事,一定得严肃处理。

    十几人被她一个人的气势所压,无奈,大家看向王书记、小李。

    可王书记和小李纹丝不动地站在余思雅背后,脸色平静,没有丝毫插手的意思。

    眼看自己的切身利益要受损,一个年轻人耷拉着脑袋,吞吞吐吐的:“我……我说,我看到过周家兴和林鹏在车间里抽烟,沈春林也看到了!”

    被点名的沈春林虽然有些懊恼,但也知道,这会儿只有找出罪魁祸首才能保住工作,赶紧站出来表态:“没错,我也看到了,他们俩躲在车间抽烟,还边抽边骂娘!”

    有了他们俩开头,逐渐的有更多的人出来指证周家兴和林鹏。

    周家兴见大势已去,抬起喷火的眸子愤怒地说:“厂子里拖欠工资不发,说好的事又反悔,我心里烦闷,发两句牢骚,抽支烟怎么啦?就许你们不发工资,不允许咱们烦躁了抽支烟解愁啊!”

    林鹏的态度比他要好一点,沮丧地说:“余厂长,我们以前一直挺守规矩的,就是最近太烦了,不发工资还加班,家里又等着用钱。那天我跟周家兴实在是太难受了,才躲在车间里抽了一支烟,余厂长,你就原谅我们这一回吧!”

    余思雅不为所动:“工厂没有按时发工资,也没取得你们的谅解,这是厂子里的失职,是领导们的错误。但这并不是你们违反工厂规定的理由,如果今天你们能因为不满工厂就不遵守纪律,在生产车间抽烟,那明天别的人也能因为种种理由违反工厂规定,工厂还怎么运转?你们也看到了,就因为你们一个小小的失误,给厂子里带来了多大的损失。无规矩不成方圆,我们工厂一直实行,有功就要奖,有错就要罚,任何人都不能例外。”

    “我在这里正式宣布,周家兴和林鹏因为不遵守养殖场的规章制度,给厂子里造成了巨大的损失,现予以开除。杨会计,开完会你把他们这两个月的工资结给他们,养殖场不会欠工人一分钱。”

    杨会计赶紧应声:“是,余厂长。”

    这还不够,余思雅又点名:“吴文星,沈新国,你们身为他们俩的组长,监督不力,没管理好手下的人,对这件事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扣除半个月的年终奖金。李主任,你身为生产主任,主管生产的一应事情,管理不善,造成了严重的生产事故,同样扣半个月的年终奖!”

    小李乖乖认罚,一句都没吭。

    见主任都被罚款,下面的职工紧张起来,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余思雅满意地看着这一幕,继续说道:“念在初次,从轻处罚,再有下次,我们将报到公安,由公安来处理。希望所有人都引以为戒,自觉遵守厂规制度,同时我们还将建立新的举报奖励制度,但凡举报他人不遵守厂规制度的,经查证,证据确凿,将予以举报者一定的奖励。具体的措施,过几天出来,散会!”

    听到最后两个字,大家如蒙大赦,赶紧轻手轻脚地各回各位。

    等人都走光了以后,小李愧疚地说:“对不起,余厂长,是我工作没做到位。”

    余思雅点头:“没错,所以罚你半个月奖金,再有下次,就不光是罚奖金这么简单的事了。行了,你下去重新安排一下,将厂子里清洗一遍,弄干净点,抓紧生产,厂子里的事就交给你了。马冬云,把钱书记他们带到会议室,我一会儿就到。”

    钱书记他们已经来了好一会儿,站在后面看了不少热闹。

    小李和马冬云赶紧去办事,只剩下王书记窘迫地站在那里。刚才员工的控诉,仿佛一记耳光扇在他的脸上,今天之所以出这种事,跟他轻忽员工脱不了关系。

    余思雅似是没看到他的不自在,问道:“王书记是去办公室里坐一会儿,还是跟我一块儿去见钱书记他们?”

    王书记本能地不想去面对这几个咄咄逼人的书记,要不是他们屡次逼迫,他也许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但经过这么多事,他已经深刻地意识到了自己基层工作经验的不足,同时他也非常想知道余思雅是怎么去应付这些老狐狸的,遂深呼吸了一口气说:“我跟你一块儿去。”

    “那走吧。”余思雅没有多说,率先往会议室走去。

    马冬云正在给书记们倒茶,看到余思雅跟王书记过来,赶紧在上首也倒了两杯茶。

    余思雅径自走向主位坐下,王书记紧随其后,坐到了她旁边。

    下面几个书记看到这一幕,眼神都有点微妙,余思雅突然回来,还如此强势,势头比之老冯在时都还要猛,看来红云公社以后无人能挡其势了,哪怕是书记对上她也得让三分!

    余思雅似乎没察觉到书记们异样的眼神,笑盈盈地环顾一周,目光带着歉意:“几位书记,抱歉,最近清河鸭养殖场出了点问题,资金周转不畅,给大家带来了许多麻烦,我在这里对大家深表歉意!”

    早就拿了款子一身轻的钱书记赶紧摆手:“哎呀,余厂长你太客气了,咱们都能理解,能理解,是吧!”

    除了三公养殖场的两个书记,没人搭理他。他们倒是拿了钱,当然说起来轻松了。

    钱书记也不恼,呵呵地笑着,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余思雅冲他笑了笑:“非常感谢钱书记的理解。今天找大家过来开会是还有一件事要跟大家讲,最近我们清河鸭的产品出了点问题,在省第二百货公司……”

    余思雅没有家丑不可外扬的想法,她将清河鸭在省城遇挫,遭到客商退货的事全说了。引得几位书记心里惊疑不定,摸不清楚她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将事情的经过结果讲完后,余思雅终于道明了目的:“各位书记,想必你们现在都清楚了,我们清河鸭遇到了前所有未的困难。在这里,我恳请诸位书记搭把手,跟我们清河鸭同舟共济,度过这个难关!”

    啥意思?钱书记摸了摸鼻子不吭声,反正他钱已经拿到了,现在这些事跟他们没多大关系。

    阳明公社的书记开了口,语气有点阴阳怪气:“余厂长直说吧,是不准备付我们的尾款了吗?”

    余思雅一点都不受他态度的影响,语气平和地纠正道:“是推迟一段时间付款,如今厂子里的情况大家也清楚,暂时实在是拿不出这笔钱。如果诸位书记一定要钱,那我只能卖了机器、设备、厂房还他们的款子了,我想大家也不愿意做这种杀鸡取卵的事。”

    明明一个威胁的字眼都没有,但几位书记硬是从中听出了威胁的味道。要是他们不同意,清河鸭真的倒闭卖机器、车子、厂房付了他们的款,那以后呢?他们这么多鸭子卖给谁?现在已经把摊子给铺出来了,说关闭就关闭吗?工人们能答应?县里面怎么交代?

    至于取代清河鸭,几位书记心里也不是没这种念头,但看看王书记,才干了一个月,本来挺意气风发的小伙子,现在成啥样了,两只大大的黑眼圈,头发也没空打理乱糟糟的,衣领都皱了也不管,而且还甘愿坐到了余思雅旁边当陪衬。

    惨,真是太惨了!几个书记打了个寒颤。好好的养鸭子,年底分个几千块不香吗?为什么要去瞎折腾呢!没那金刚钻就别揽这瓷器活,给自己找麻烦。王书记就是典型的前车之鉴。

    永胜公社的书记瞅了瞅稳坐钓鱼台的钱书记一眼,有点不甘心地说:“余厂长,三公养殖场可是拿到了所有的款子。”凭什么他们却只拿了一部分的钱,而且还上门好几回了。

    余思雅听出来了,这是不患寡而患不均,这也是她今天一并将钱书记他叫来的目的。

    余思雅微笑着说:“我有个方案跟大家商量一下,欠你们两个养殖场的款项,年底再给,你们通融一段时间,当然这也不是白让你们等,这笔款就当是我们清河鸭养殖场借你们的,按照银行的存款利息算,还的时候也把利息给加上,你们看怎么样?”

    几个书记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操作,都有点拿不定主意,小声商量。

    余思雅又对钱书记三人说:“钱书记,曲书记,黄书记,你们的款子拿回去也只能躺在你们养殖场的账目上,到了年底才能分,这么短的时间,存到银行也没什么利息,还要跑来跑去的麻烦,自己保管吧,又怕出事丢了钱,提心吊胆的,不如也一并借给我们呗,利息我照样按照银行存款利息给你们算,到了年底你们还能多拿几十上百块,就当我余思雅欠你们一个人情了。你们看怎么样?”

    “这……”钱书记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着。

    余思雅又晓之以理:“三位书记,咱们清河鸭养殖场跟你们三公养殖场是兄弟单位,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你们就帮个忙呗,咱们红云公社的社员都会感谢你们的。”

    他们才不要感谢呢,他们是不想得罪余思雅。如果清河鸭养殖场倒闭了,他们鸭子的销路就成了问题,要是清河鸭挺过这一关,现在不帮忙就等于得罪清河鸭,似乎也挺不划算的。

    钱书记端起茶杯咳了一声说:“余厂长,咱们是老朋友了,我也很想帮你,可是万一过年你们还不上钱怎么办?这可不是咱们的私人财产,咱们可还是要向公社里交代的,要是年底没钱,咱们没法交代啊。”

    “是啊,余厂长,不是咱们不愿意帮忙,咱们也有咱们的难处。”几个书记找到了借口,纷纷附和。

    余思雅点头:“大家说得没错,我也理解你们的难处。这样吧,咱们立个字据,要是到大年三十还还不上你们的钱,清河鸭养殖场的东西随便你们搬。我们有一万多只鸭子,还有这么多机器,厂房,汽车,总抵得上欠你们的钱吧?你们不用担心咱们还不上。”

    好像也是,就那汽车就得一两万块钱。清河鸭养殖场的固定资产可不少。

    几位书记得了准确的答复,又想到余思雅处理职工雷厉风行的作风,有意卖她一个好,总算同意了。而且三公养殖场还答应拿出一万块借给清河鸭养殖场。

    王书记看到在他面前犟得不得了,嚷嚷着要去县里找梅书记的几人这会儿不但不追债了,竟然还主动掏钱出来,心情之复杂,难以言表。

    送走了几位书记,余思雅不但一分钱没花,还反倒给厂子里拿回来了一笔流动资金,缓解了厂子里资金短缺的燃眉之急。

    余思雅看出了王书记的诧异,有心想解释,但转念一想,说多了,这位心气高着的王书记指不定还觉得她是在教他做人呢,她干嘛给自己找麻烦。

    其实这些事解决起来也简单,找到大家共同的利益诉求,软硬兼施,再把他们拉到一条船上就是。这些书记虽然急着要钱,但他们更不想清河鸭养殖场倒闭,她只要让他们认清这点再给他们一个保底方案,让他们觉得不会吃亏就行了。

    这两件事一忙就是一上午,简单地在食堂吃了个午饭之后,余思雅叫上了王书记:“我们一起去县里一趟,搭厂里的顺风车,然后去省城,可能要呆几天,王书记去收拾一下行李,待会儿公社见吧。”

    王书记……

    他要出差,他怎么不知道?

    不过从昨天到现在,看余思雅有条不紊地收拾烂摊子,他心里也是服气的,这会儿更想看看余思雅进了省城怎么做,便答应了。

    下午,余思雅、王书记加两个司机潘永康和吴强,一起去了县城。

    进城后,余思雅让他们把她和王书记放在银行,两人去供销社拉没卖完的货,再回来接他们。

    看到银行,王书记有点懵:“余厂长,咱们来这里干什么?”

    余思雅从包里拿出准备好的材料:“贷款!”

    “不是,咱们养殖场不是欠了银行的钱还没还吗?这还能贷吗?”王书记诧异地问道。

    余思雅淡然地说:“没问题的。”

    现在银行监管本来就不严,贷款并不难,因为敢于贷款的人真的很少很少。而且他们厂子里有固定资产,银行没道理不贷给他们。

    到了柜台前,余思雅道明了来意,然后将资料一份一份地拿出来,车子的证明,买机器的收据,建厂房的花销和付款凭证等等,当然最后还有一份清河鸭养殖场固定资产表,例得非常清楚,一目了然。

    别说王书记意外了,就是银行工作人员也是第一次看到材料准备得这么充分的贷款人。

    等银行工作人员去办手续的时候,王书记低声问道:“你什么时候准备的?”

    余思雅小声说:“今天早上。”

    他怎么没发现,这人动作真是太快了。

    因为余思雅的资料准备齐全,养殖场的固定资产不少,估值超过十万,银行很痛快地答应了贷五万块给余思雅。

    拿到钱,余思雅塞进了包里,淡定地走出了银行。搞得王书记紧张地跟在她后面,深怕钱丢了。他自诩见过不少世面,但这一天惊心动魄的经历着实刷新了他以往的认知。

    两个人在路边等了一会儿,潘永康他们开着车子过来了。

    两个司机坐前面,余思雅跟王书记只能坐车斗,跟回收回来的货物坐在一块儿。

    上了车,没了别的人,王书记总算没那么紧张了,也有功夫惦记着其他的事:“余厂长,你贷这么多款干什么?咱们,咱们要是还不上怎么办?”

    余思雅笑看着他:“还不上也是我这个厂长的责任,王书记要实在担心,可以提前申请调走。再说了,现在没周转资金,厂子要发展很难,一个不好就可能破产,反正都可能破产,还不如赌一把,王书记,你说是不是?”

    王书记擦了擦额头的汗,他第一回看到一个人把破产这么轻松地挂在嘴上。

    “对不起,余同志,都是我的责任。”

    余思雅不管王书记是真心还是说说而已,淡淡地笑着说:“谈不上,王书记不必紧张,问题总能解决的。”似乎一切到她这里都不是事。

    王书记感觉有些别扭,他怎么觉得自打昨天把余思雅找回来以后,自己似乎就低了她一头似的,可他还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摇了摇头,想把这种诡异的感觉甩掉,王书记岔开了话题:“余厂长,这些回收回来的货怎么处理?”

    “销毁了。”余思雅轻描淡写地说。

    “什么?”王书记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就只有周家兴和林鹏在加工厂里抽过烟,也不是每袋食品都沾上了烟头,很多都是干净的,都销毁了多可惜啊,这可都是肉。”

    这时候多少人还吃不上肉啊,想想王书记就心疼。

    余思雅也心疼,好好的肉就这么丢了,确实浪费,尤其是这个是物质并不丰裕的年代,不少人连饭都吃不饱。

    余思雅也想过将这些东西发给需要的人,废物利用,总比丢了强。可她又担心,这样做了以后会有人为了拿到免费的清河鸭,故意出来栽赃诬陷他们。

    按了按额头,余思雅说:“我再想想,总之这批货不能再带回去了。”

    闻言,王书记心里很不是滋味,一两万的货,就这么毁了,他心疼极了。但见余思雅闭上了眼睛,靠在车斗上养起了神,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他只得闭上了嘴。

    到了省城,已经是傍晚了,找了招待所安顿下来,天全黑了,大家住了一晚上。

    次日清晨,余思雅就带着人去了第二百货公司,将货款退给了百货公司。在大家清理货物,搬运上车的时候,余思雅去了楼上找孟兰。

    孟兰看到余思雅依言前来退了货款,恶劣的心情好了许多,扬起笑容招呼余思雅:“坐,好好的,你怎么又跑回来收拾这个烂摊子了?”

    虽然余思雅只打了个电话,一语带过说她离职了,没详细说具体的原因,但在宦海沉浮十几载的孟兰也能大致猜到缘由。

    余思雅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不是不希望养殖场倒闭吗?还有两百多个职工指着养殖场吃饭呢!”

    孟兰摇头:“你这姑娘啊,就是太心软了。现在弄成这样,你怎么收拾?短期内,你们的货怕是在省城打不开销路了。”

    余思雅明白,孟兰这么说,是提醒她别指望清河鸭再摆在第二百货的货架上。她也不会开这个口为难别人,坏了彼此的交情。

    “我明白的,谢谢孟经理提醒。今天上来,除了向你表达歉意,我还有个事想请孟经理帮忙,这附近街道上有店面出租出售吗?”时间紧迫,余思雅直接切入正题,也省得孟兰胡思乱想。

    见余思雅没提清河鸭重新上货架的事,孟兰舒了一口气,心情舒畅了许多,认真思考她这个问题:“有的,第二百货斜对面的那间铺子原是玻璃厂的仓库,后来玻璃厂搬迁,就空了下来。你要是有意向,我可以帮你牵线。”

    余思雅连忙感激地说:“那可真是太谢谢孟经理了,不然我贸然找上门,人家肯定不搭理我。”

    孟经理提醒她:“你真的要租,余厂长,你可想好了,你们养殖场现在资金不是很宽裕吧。”

    “我想好了,钱的事孟经理不必担心,我们都准备好了,谈妥了当场付款。”余思雅爽快地说。

    既然她心里有数,孟经理也不再劝:“那走吧,正好今天上午我有空,带你去玻璃厂。”

    这个铺子位置不是特别好,面积又比较大,空闲了许多,一直放在那里,玻璃厂都快忘记这个事了,见孟兰找上门才想起这茬。

    因为孟兰百货公司销售经理的职务,玻璃厂的人有心跟她交好,很爽快地就同意了,最后商量是租还是卖。

    因为这会儿都是计划经济,统销统购,私营经济被压制,导致街道上的店面卖不起价,一百多平米的铺子,租金一个月只要三十块,售价只要一万三,也就比住宅贵那么一点点。

    听到这个价格,余思雅简直有种贷款买下一条街的冲动。省城百货公司对面的铺子,这以后肯定是省城的商业中心,黄金地段,铺子竟然这么廉价,不买不是人。

    她当即拍板,不租了,直接购买。

    玻璃厂那边也很痛快,余思雅给了钱,他们当天就派人跟余思雅一块儿去办好了手续。

    王书记三人在招待所等到中午总算看到余思雅回来了。

    “我们下午做什么,直接回去吗?”王书记问道。当家才知盐米贵,自打养殖场欠了一堆债,王书记就变抠门了,想着在招待所住一点,吃饭住宿都得花钱,他就想早点回去了,以节省点开销。

    余思雅摇头:“不回,走吧,将车子开回第二百货公司对面。”

    王书记狐疑:“开去那边干什么?”

    余思雅说:“我在那边买了个铺子,咱们过去收拾一下,将车上的货卸下来,放在里面,省得晚上还要留人看车子了。”

    车子里都是吃的,也没封闭的停车场,停在路边,会招来小偷小摸的,昨晚两个司机都睡在车里,轮流值班,就是为了看这批货。

    “铺子,你买铺子了,多少钱?”王书记感觉跟着余思雅脑子简直不够用。

    余思雅说:“一万三,挺大的,咱们不是要开门市部吗?这地方正合适,收拾收拾,回头找人简单装修一下,前面摆货柜,后面隔间仓库出来,再收拾一间小屋,供销售员暂住,现在没什么钱,先这么搞,其他的以后再说。”

    好吧,她都盘算好了,他还能说什么?

    王书记见识了余思雅的雷厉风行和大手大脚,有心想劝,可如今钱已经贷了,也花了,没有回头路可走了,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四人赶到铺子,打开门,里面全是灰尘,墙角还有很多蛛网,应该是荒废了好些年头。余思雅招呼他们:“你们三个人去找周围的人借水桶扫帚,借不到就去对面的百货公司买,好好把店铺收拾干净,晾一下吹吹风透透气。我还有事,先去忙了,晚点再回来找你们。”

    说完就风风火火地走了,留下三个男人面面相觑。

    王书记到底是公社一把手,潘永康和吴强不好意思指使他干活,便说:“王书记,你去车上坐会儿吧,我们来搞卫生。”

    “不用,大家一起,潘永康你去百货公司买扫帚水桶,以后也要用的。”王书记说着,挽起了衣服袖子,弯腰收拾地上乱糟糟的东西。

    余思雅不是找借口或者偷懒不搞卫生,她是真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离开铺子后,她坐车直接去了报社找路明惠。

    过了几分钟,路明惠下楼见她,两人在报社门口的香樟树下说话。

    最近关于清河鸭吃出烟头这事在省城闹得沸沸扬扬,路明惠这个新闻人没道理不知道。她前一年才报道了清河鸭是如何带动一方百姓致富的,结果这刚过去一年,清河鸭就爆出这么大个丑闻,简直是打她的脸。

    社里跟她不对付的记者没少拿这话挤兑她,这两天,路明惠的心情也很不好,看到余思雅也没好脸色:“余厂长找我有什么事吗?”

    她的不爽明明白白地写在了脸上,余思雅更加庆幸自己走了这一趟,不然以后这条关系肯定就要疏远了,好好一条人脉就这么断了,未免太可惜了。

    她赶紧歉疚地说:“对不起,闹出这种事,给路同志添麻烦了。”

    路明惠也是个精明的人物,她不信余思雅专门跑过来就是为了说一句对不起。她没什么耐心地说:“说完了吗?没事就走吧,以后不要来找我了。”

    “等一下,路同志,我找你是想跟你说一件事。”余思雅叫住了路明惠,“我们养殖场准备明天在第二百货公司对面销毁这批问题产品,以表明咱们清河鸭养殖场整改的决心。”

    闻言,路明惠扭头,将信将疑地看着她:“这批货得有个好几千块吧?你们真舍得毁了?”

    余思雅摇头:“不止,一共差不多一万六的货,除了第二百货公司这边,还有供销社和另外两个厂子都进了货。我们已经将有问题的产品都回收了,这是回收签的单子。”

    余思雅把四张单子递了过去。

    路明惠接过单子一看,果然,上面数量、金额、日期相关单位都写得明明白白,做不了假。

    想不到一个乡下的厂子还有这种魄力,路明惠作为新闻人的敏感性冒了出来,她清晰地认识到,这绝对是开创先河的大新闻,也是清河鸭洗白的绝佳好办法。

    路明惠脸色稍霁,不等她开口,余思雅又说:“路同志,我准备去买到有烟头的鸭脖子的顾客家道歉并赔偿,你跟我一块儿去看看吧。”

    路明惠……

    这姑娘真是把她的心思抓得牢牢的,先前抛了那么大颗诱饵,现在又甩出这个新闻,只要她想报道,就得跟着去,因为专门上门赔礼道歉并赔偿也是该新闻重要的一环。

    明知对方的目的,路明惠还是心动了。

    但她不甘心让余思雅这么轻易的如愿,气哼哼地说:“你怎么有顾客地址的?你们清河鸭打算怎么赔偿?再赔两袋鸭子吗?你们敢赔,人家可不敢吃。”

    真够尖酸刻薄的,余思雅也不恼,她不怕路明惠说话难听,就怕路明惠不搭理她。

    “路同志说笑了,当然是赔钱,我们准备赔十倍的价钱。他们花钱买到了有问题的商品,我们十倍赔偿,而且,我们还要将这个制度都实行下去,以后就贴在我们的门店。”余思雅说着拿出自己昨晚熬夜拟的单子出来。

    路明惠接过一看,第一条就是保证食品安全卫生,以后但凡吃到有问题的清河鸭,请第一时间报公安,经查证后,清河鸭登门道歉,并予以十倍赔偿,以后再购买清河鸭的产品,都给打九折。

    这一套又一套的,话都给她说完了,别人还说什么?

    看到这里,路明惠已经明白,清河鸭的洗白是水到渠成的事。清河鸭能翻身,她也可以反击回去,这个新闻自然不能不要。

    “行吧,我就跟你走这一趟。”

    路明惠松了口,余思雅却没动:“那个,路同志,你认识省广播电台的同志吗?有没有熟人,咱们也请他们去做个见证嘛!”

    路明惠……

    这买一送二的算盘可打得真响!

章节目录

七零年代女厂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美丽东方小说网--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只为原作者红叶似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叶似火并收藏七零年代女厂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