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

    过完正月初二, 养殖场就开了工,开始紧罗密布的搞生产。因为年前产品已经卖光了, 门市部就等着他们送货去开门, 他们得赶在初十开门前将第一批货送过去。

    当天,潘永康和吴强连续跑了好几趟,去其他三个公社拉鸭子, 还得去粮站拉粮食, 忙得不可开交。两人轮流开车,一整天车子就没停过, 但货还是没拉完, 明天还得继续。

    小李等最后一批粮食入了仓库, 对余思雅说:“过两天, 潘永康他们还得给全县二十几个养殖场送鸭子, 光他们一辆车子, 忙不过来啊。”

    余思雅也清楚这一点,随着养殖场规模的不断扩大,用车子的地方越来越多, 去省城送货, 到县里拉粮食, 给各养殖场送小鸭子, 收大鸭子, 哪里都得用车子。要是这辆宝贝疙瘩坏了,事情就都得往后面推, 特别耽误事。

    可一辆车又不是几千万把块钱的事, 新车得好几万, 旧车可遇而不可求。

    余思雅叹了口气:“再等等吧,回头我想想办法, 看能不能再弄一辆车子。”

    账目上虽然是还有十几万,可要留两万的流动资金,剩下的钱得去省城火车站旁边买地皮,建新的门市部。

    等过两三个月,生产上来,今年的货会比去年多好几倍,光靠现在那一个门市部根本销售不过来,所以建新门市部是势在必行的事,也是目前最要紧的事情之一。建了门市部,回笼资金的速度就快了。

    小李也知道这点,没再多说,只是提起了其他工作上的安排:“余厂长,西边那块地,你准备单独建出来是给闫教授他们用的吗?”

    一开工,余思雅就已经找了人丈量土地,准备建新房子。

    余思雅点头:“没错,给闫教授他们建实验室,旁边是宿舍,弄成套间,带独立卫生间的那种,回头我会让人画好设计图,让马冬云监工,尽早把房子建好。”

    闫教授已经回省大准备辞职的事了,并在征得余思雅的同意后,开始联系他的那几个学生。

    “这,会不会修得太好了点?你,你都没住上这么好的房子。”小李有些为难地说道。

    余思雅侧头瞥了他一眼:“你有意见?”

    小李连忙否认:“没有,我相信你做事肯定有目的,而且都是为了厂子好。”

    余思雅没接他这话,只是说:“你知道闫教授在省大的待遇吗?分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每个月工资一百四十块,还有周末和寒暑假。你说咱们给他开的一百块工资,一个带卫生间的一室一厅,这待遇高吗?”

    小李汗颜,赶紧摇头:“不高,不高,是我想岔了。”

    余思雅知道,小李并不是那种计较的人,只怕是谁在他耳朵边说了些什么。

    她冷笑道:“要不是闫教授这人还有抱负,一腔热血,人家凭什么到咱们这偏僻的小山村?他不配住单间?那谁配?你告诉我?”

    小李无话可说,唯有苦笑,一个劲儿的认错:“是我想错了,你别生气。”

    要她说,小李就是脾气太好,耳根子太软了。做秘书做下属当然好,可他以后要管这么大的厂子,还被人三言两语影响就不好了。

    余思雅有心给他上一课,话自然也说得重了许多:“这是我的决定,谁有意见让他来找我。对工厂的贡献,不是以时间长短来论的,而是看能为工厂带来多少效益,带来的效益越好,就理应得到优待。闫教授他们不配住单独的房子?那谁配?他们吗?谁要能为厂子创造更多的价值,我也给他们盖新房子!”

    小李赶紧说:“余厂长,你别生气,我就说说,都是我的错。”

    余思雅瞥了他一眼:“李主任,等我去省城之后,厂子就交给你了。你是领导,得拿出领导的气魄。我不是让你搞特殊化,我的意思是你不能被下面的人左右了。如果他们比你还能干,比你还有远见,那为什么不是他们来管理厂子,当这个主任?作为领导,咱们得清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凡是对厂子有益的,咱们就要不遗余力地搞,只有这样,咱们才能走得更远。”

    一味的追求公平本身就不公平。一个人能干两个人活的,跟其他人拿一样的工资,一个能给厂子里带来上万效益的,跟流水线上的工人一个工资,这对前者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不公平?打消了这些人的积极性,久而久之,谁还愿意卖力,大家都得过且过算了。

    小李想起他们这一路走来,听到了多少反对的声音,苦笑了一下:“余厂长,我明白了,是我自己没摆正好自己的角色,我以后会注意的。”

    余思雅点头:“我走后,闫教授他们就交给你了。人家抛弃城里便捷的工作,更高的工资,来咱们厂里搞建设,可不能寒了别人的心。回头,你将闫教授在省大的待遇公布,并通知下去,谁再在背后说三道四,一律扣年终奖,屡教不改者,开除工厂!”

    小李吓了一跳,可能是有余思雅先前的铺垫,他这次没敢反对,赶紧说:“好,你放心,有我看着,绝对不会让闫教授他们受委屈的。对了,最近有好几个知青找我打听,他们可能是听说了咱们要在城里开第二家门市部的事情,余厂长,这事你怎么看?”

    她就说小李是老好人吧,看看,谁不找,都找他,还不是大家觉得他好说话。

    人的性格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小李虽然好说话,但也比较有原则,管生产这一年多来,除了上次的烟头事件,也没出过什么大乱子,余思雅便没有多说。

    她想了想道:“没错,等门市部建好后,是要招一批售货员。因为火车站的规模更大一些,所以我们初步准备招六个售货员。一会儿,你贴个告示在门口,公布这事,咱们全公社,所有的社员和知青都可以参加选拔,这次招售货员有两个要求,一服从指挥,对顾客要有礼貌和耐心,第二也是最关键的一点,能帮助门市部发展得更好。有意向者,让他们写封信来阐述自己的优势 ,回头把信给我,我来挑。”

    小李面色古怪,吞吞吐吐地说:“余厂长,你这第二条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余思雅大大方方地看着他:“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我要的就是关系户,在省城有关系,或者在铁路上有关系的都行,怎么,很意外?投胎是门技术活,人家幸运,咱们也不能否认这一点,况且人家找人帮忙也是要费人情的。你心里不必有负担,售货员目前也不需要有多少技术含量,只要能算账就行了,用谁不是用,咱们为什么不能用对咱们厂子最有用的那个人呢?毕竟只有厂子发展好了,大家才能过得更好。”

    小李正直惯了,还是有点想不通,但又不得不承认余思雅说得有道理。用谁不是用,当然得用对厂子最有用,能给厂子带来最大利益的那个人!

    余厂长的想法没错,是他还没从固有的思维中转变过来,从一个上位者的角度来看问题。比较于他的理想化,余厂长这个做法才是对厂子最负责任的做法。

    小李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目光闪亮地盯着余思雅,含笑道:“好,我一会儿就把告示贴出去。”

    果然,这纸告示贴出去后,顿时在厂子里引起了轩然大波,不少胆子大的还跑到小李办公室,问这个具体要求是什么?

    这次小李学精了,一律指着告示的方向说:“按上面的要求写就行了,最后由余厂长择优录取,没有硬性规定。”

    从他嘴巴里掏不出任何有用的东西,大家只能胡乱猜测,绞尽脑汁想自己的优点。

    也有个别聪明的,联想到上次招的四个售货员都是省城人,心思也跟着活络起来,约莫猜出了些什么。

    这些人里,当属知青最积极。因为高考结束了,绝大部分的知青都落了榜,失去了回城的机会,而现在养殖场的招工就成了大家最大的希望,谁不想离开这里,回城呢?

    相较于知青,社员们的反应就要平淡许多。虽然售货员很吸引人,但要背井离乡,成了家的肯定不愿意离开妻儿老小,所以诱惑没那么大。当然更重要的是,养殖场又宣布要招人了,而且这次要招整整两百名职工,相较于千军万马挤独木桥的售货员,工厂的招工几率显然更大。

    这是一次性招工最多的,消息一放出,全公社都震惊了。不少社员奔走相告,报名填表,准备应聘的事,就连个别知道售货员无望的知青也加入到了应聘中。

    红云公社是沉浸在一片喜气洋洋中了,但附近几个公社的干部就没那么痛快了。

    同样开养殖场,人家红云公社每年都招工,而且规模一次比一次大,可他们呢?一样建了养殖场,每次招工却只有几个人,而且都被关系户占了。

    不对比就算了,这一对比,心里能平衡吗?

    不少社员找到公社干部,打出大家都一个县的,都是一家,要求也能够参与到红云公社的招工中。

    干部们被磨得没辙,也可能是眼红红云公社又多了这么多工人,最后还真找上门来了。

    初六那天,余思雅刚走进养殖场,马冬云就过来,给她使了一记眼色:“钱书记他们来了。”

    “这么早?”余思雅挑眉,然后笑着说,“上茶了吗?在会议室吗?我去看看。”

    她进了会议室,发现好家伙,不光是钱书记来了,还有黄书记、曲书记等六个公社的书记,一算,全跟他们红云公社接壤。

    “什么风把钱书记你们给吹来了?”余思雅笑着问道。

    钱书记隔空指着余思雅:“余厂长,你不厚道啊,咱们都是兄弟公社,你们公社又招工,却不通知咱们一声。”

    “就是,你们公社哪有那么多的人啊。余厂长,咱们公社可有不少高中生,我给你推荐几个?”黄书记更是厚脸皮,一上来就直接要名额。

    余思雅明白他们的目的了,扯着嘴角笑了一下:“黄书记,你这话说得,咱们公社老老少少加起来上万人,怎么就没人了?招工这事啊,我连王书记都忘了通知,实在不好意思。”

    她就只差说,她连王书记都不必报备了,有必要向你们几位交代吗?

    钱书记听出了余思雅的强势,觉得有点意外,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以前在他们这些书记面前,她说话可是很客气的,哪怕不退让,话也说得很好听,今天这样直接,还是头一回,咋回事?

    其他几个书记也跟余思雅打过好几次交道了,有点不适应,气氛沉闷了下来,没人说话。

    过了两分钟,还是钱书记厚着脸皮打破了沉默:“余厂长,咱们也不是外人了。你看,你们公社年年有大动作,我们这挨着你们的几个公社日子不好过,社员怨言很大。咱们都老朋友了,你得帮帮我们,这样吧,意思意思,分几个招工名额给咱们呗。”

    “几个?是总共给几个,还是一个公社几个?”余思雅笑眯眯地问道。

    钱书记看着她的笑脸,跟另外几个公社书记交换了个眼色,试探地开了口:“那一个公社几个?”

    余思雅笑盈盈地望着他:“钱书记,你们六个公社,一家几个,就好几十个名额,回头其他公社听到了风声,能同意吗?一家要几个,我这两百个招工名额都不够分的。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钱书记连忙摆手:“不会的,他们离得远,这事你不说,我们也不说,等工人招好了,他们听到了也都定下来了,也没办法了。”

    这招好,他们是舒坦了,可他们清河鸭养殖场呢?这个口子一旦开了,其他公社能干?那以后每次招工,都有人来找她,她要不同意,时间长了,恐怕能给闹到县里面。

    她是多想不开,才会答应这种对自己半点好处都没有的事。

    余思雅讥诮地勾起唇说:“钱书记这法子好。可是,对我们红云公社有什么好处呢?”

    这一下子就问住了几个书记。

    见钱书记还想说什么,余思雅举起手,制止了他:“钱书记,你们听我说。我们红云公社这么多人,目前厂子才两百多人,再招两百人,也只有四百多人,远远还没饱和。我们不能自己公社的人才都没招完就去招其他公社的人,不然回头社员们肯定要闹。我想你们也清楚这一点,别的我没法答应,但我可以给你们保证,等清河鸭养殖场的规模进一步扩大,当红云公社的人力不够时,我可以优先考虑你们这些跟咱们相邻的公社。”

    等红云公社招不到工人,那得等什么时候去了?几个书记都不满意这个结果。

    钱书记不死心地问:“余厂长,就不能通融通融,好歹给咱们几个名额,让咱们回去好交差嘛。”

    余思雅好笑:“一个公社一两个名额,你们准备给谁?回头要是因为这一个名额搞得你们不太平,那反倒成了我的不是。钱书记,我还是别祸害你们了。”

    钱书记还没说话呢,就被她给堵了回去,最后什么好处都没捞着,气冲冲地走了。

    等他们走后,小李进来,低声对余思雅说:“余厂长,你这下可把他们得罪惨了,实在不行分几个名额给他们也行。”

    “得罪就得罪。”余思雅不以为意。是周家兴那种愣头青,她还要掂量掂量,至于几位公社书记吗?管不了她,大家利益还牵扯在一块儿,他们能把她怎么样?这些人瞻前顾后,最多给她暗地里使点绊子,可她现在羽翼已丰,还怕他们不成?如今全县建了二十几个养殖场,以后是他们求着她早点去收购他们的鸭子,不是她求他们了。

    “小李,你知道他们公社的人为什么那么不满吗?因为他们养殖场里的职工都是关系户,再给他们名额,也肯定是先紧着关系户。我虽然不排斥关系户,但也不是随便什么关系户都要的,得能给厂子里做贡献的关系户我才收,其他混日子的想都别想。你记住了,没我开口子,不许招非红云公社的人。”

    她可不想请几个祖宗来,坏了厂子里的规矩。

    小李赶紧点头,又说:“办公室里有你的电话,路主编打过来的。”

    好些天没路明惠的消息了,余思雅只能从前几天的省报得知,这个年,他们也跟着几支调查小组到处下乡,连大年三十初一都在他乡度过的。

    说起来也很讽刺,目前查出来的受害者,基本上都是乡下的知青和应届生,说白了,全是无权无势,信息滞后,即便怀疑自己的成绩有问题,也没法追究,只能听天由命的普通老百姓。

    这些作恶者绝大部分也不是多么大的干部,都是普通基层干部,不少就是公社的。就这样的小干部却能只手遮天,在越是偏僻落后的地方,这种现象越明显。

    相反,在大城市,这种被顶替的案例却要少得多,不得不说是一种极大的讽刺。

    余思雅回到办公室,电话已经挂断了,她重新给路明惠拨了过去。

    接电话的正是路明惠,她长长地吐了口气:“真是累死我了,这十来天,我每天几乎只睡四五个小时。”

    余思雅笑着说:“辛苦了,现在都结束了吧?”

    路明惠叹了口气:“差不多吧,总共查出了26起案子,省里要求严肃查处,目前相关涉案人员都已经交给了当地的公安局关押,等待进一步的处理。整整26起啊,这可是牵涉到26个人的前程,26个家庭的命运,他们怎么敢!”

    可不是,这还只是本省,其他的省市就没这样的事情发生吗?暴露出来的还只是冰山一角而已。余思雅记得后来有一则新闻报道,说某省两年查出两百多名冒名顶替上大学获得学历者。而这两百多人只是02到09年这七年内获得学历的。要是清查恢复高考以来四十年的顶替者,这个数字恐怕会远超大家的想象。

    “现在已经报道出来了,以后这样的事情应该会越来越少。”余思雅安慰路明惠。他们已经尽力了,其他的就不是他们所能控制的了,人这辈子嘛,但求问心无愧。

    路明惠很快从低沉的情绪中走出来,笑了一下:“是啊,至少还了这26个人公道。这个事现在闹得很大,全国应该都知道了,各地学子的呼声很高,都要求公布录取名单。”

    余思雅是意外又不意外,虽然信息闭塞,但现在正值过年,走亲访友的不少,还有知青回乡探亲的,将消息带回家乡也不足为奇。

    这个事,无论放在哪里,放在哪个年代,都会引起轰动效应。

    她感兴趣的是:“那其他省市有什么反应?”

    路明惠说道:“很多省市在开会讨论,具体是个什么结果不知道,但肯定要整顿吧,不管怎么说,能够发出声音,引起上面的重视总归是一件好事。你跟清河鸭是出名了,估计你来省城后,上面的人会见你。”

    余思雅心里咯噔了一下,路明惠是特意打电话来告诉她这个事的吧。不过她只做了自己该做的,见也无妨。

    “好,我明白了,谢谢路主编提醒。”

    路明惠摆手:“说什么谢谢啊,你来省城到咱们报社来一趟,记得最好找个车子来。你的信都装好几个袋子了。”

    余思雅被她逗笑了:“有这么夸张吗?”

    路明惠哼道:“等你来见了就知道有没有这么夸张了,这些考生可热情了。对了,总编说准备给你做个个人专访,等你来省城,咱们抽个时间聊聊吧。”

    对这个时代的个人专访,余思雅记忆最深的就是“铁人王进喜”这样的报道,她吓了一跳:“我……我这行吗?”

    这么大的荣誉加身。

    路明惠笑着反问:“余厂长,你不是挺有信心的吗?怎么,这次没自信了?你数数,能找出几个像你这把年纪,这么能干,上了这么多次咱们省报,电视台,电台,折腾出这么多事的?你不上,谁上?”

    余思雅只是当时惊讶,被路明惠这么一说,冷静了下来:“好啊,等我去省城就去看你。”

    这可是莫大的荣誉,有了这些荣誉,以后她找市里、省里办点事,跑那些部门也方便。

    对她的个人发展,对清河鸭的发展,都有利无害,她欣然同意,而且有空就琢磨路明惠可能问什么,她该怎么回答,才能对她,对厂子最好?这可是难得的一次上报纸的机会,她得善加利用,发挥出最大的价值。

    自己即将上报纸这事,余思雅谁都没说。

    安排好厂子里的事,见厂子运行上了正轨后,余思雅就带着沈建东,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去省城。

    当天,她跟沈建东、沈红英还有余香香,四个人一起出发的。先将两个女孩子送去了中学,给她们交了学费,留下了饭票和钱,然后余思雅又叮嘱她们:“回头等我们租好了房子,会写信告诉你们,月底放假的时候,你们提前几天写封信回来说好时间,让建东去接你们。香香,你要是想去省城玩玩,就跟红英一起过来。”

    沈红英连忙点头,她还没去过省城,听说省城特别大,路也很宽,要是没人接,她肯定找不到路。

    旁边的余香香踌躇地看了余思雅一眼,又低下了头,犹豫了几秒,小声说:“姐,你过年没回去,爸气得摔了碗,特别生气,还不许妈和我来找你。”

    不找她更轻松,余思雅不在意这个,而是问余香香:“你没事吧?”

    余香香连忙摇头。

    但想也想得到,余大庆肯定会迁怒在小女儿身上。

    她摸了一下余香香的头:“你要是不想回去,以后就来省城,有事给我写信,也可以找李主任将信转交给我。以后养殖场的车子隔几天就会去省城一趟,你可以搭这个顺风车来省城找我。”

    “嗯。”余香香乖巧地点了点头。

    余思雅退后两步,笑着说:“进去吧,你要是没来,我就让红英将生活费和饭票给你带到学校。”

    两个小姑娘依依不舍地进了学校。

    沈建东抬头看了一眼天,问道:“嫂子,咱们现在还能赶上去省城的车子吗?”

    “不着急。”余思雅笑着说,“你陪我去公安局一趟,见见你哥的战友。”

    她先买了两包烟,然后再拎着东西去公安局找罗援朝。

    罗援朝见到余思雅很意外:“弟妹,你怎么来了?遇到什么事了吗?”

    “没有。”余思雅赶紧否认,指着旁边比她都高的少年说,“这是沈跃的弟弟,沈建东。我要去省城上大学了,留他一个人在老家也不放心,就带他一起去省城,临走时来跟你道个别。”

    没想到她是来说这个的,罗援朝挠了挠小平头,点头:“这样啊,弟妹安排得挺好的。落脚的地方找好了吗?没找好,你联系这个人,赵东进,我跟沈跃的好友,到时候可以先让建东住他们家。”

    “我听沈跃说过这个战友,有空再去拜访他。至于建东,我准备在省大附近租个房子,因为我们厂子要建新的门市部,我恐怕得经常在外面跑,要是晚了就回租的地方。”余思雅接过他递来的地址,并不打算轻易去找赵东进。

    罗援朝见余思雅有其他安排,想着人家在省城认识的人多了去,也就没再多提:“这样也挺好。”

    “嗯,对了,过年沈跃寄了南边的一点特产回来,我想你转业好几年,应该挺怀念那边的特产,就给你留了一份。”余思雅把准备的礼物拿了出来。

    罗援朝本来想拒绝的,可听说是南方的特产,又不好拒绝,只能收下:“谢谢弟妹。”

    “罗队长客气了,最近麻烦你和兄弟们了,这两包烟你帮我散给兄弟们。”余思雅将提前买的两包烟递给了他。其实是让罗援朝拿去做人情。

    罗援朝坚决不肯要:“这怎么行?弟妹,你拿回去,我帮你这点小忙,你还送我烟,回头我怎么见沈跃。”

    余思雅也不要:“罗队长,我不抽烟,建东这么小,也不抽烟,你给我,我也没用啊,买都买了,你拿着,我还有事要托付你帮忙呢。”

    话说到这份上,罗援朝只得收了烟:“弟妹太客气了,以后不必这样,我跟沈跃是好兄弟,他不在,你们的事就是我的事,需要帮忙的,你尽管开口。”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是这样的,我跟沈跃的妹妹都在县里念高一,我们这一去省城,家里就没大人了,我跟她们说了要是遇到困难,让她们来找你,麻烦你帮我照看一二,要是有什么事,给我打个电话。”余思雅留的是孟兰的电话,因为门市部还没装电话。

    罗援朝收下,一口答应了:“弟妹,你放心,我会帮你们照看好两个小妹子的。”

    “成,那就麻烦你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就先走了。”事情办完了,余思雅也没多呆,提出了告辞。

    两人当天下午拖着行李,马不停蹄地赶到了省城。

    幸好,他们带的东西不算很多,只有些要送人的东西和两身换洗的衣服,其他的收拾好,放在了养殖场,等潘永康他们进城的时候再用车子顺便送过来,这样省了不少麻烦。

    当天,两人住进了招待所。

    次日,余思雅先带沈建东去新华书店买了一份省城的地图,然后给了他十块钱:“你自己转悠转悠吧,晚上记得回招待所,不要随便相信陌生人,要是遇到困难,就直接去派出所。”

    沈建东捏着地图和钱笑嘻嘻地说:“嫂子,你就放心吧,我这么大的人了,还能丢了不成。”

    “出门在外,人生地不熟的,小心点总没错。”余思雅嗔了他一眼,“我走了。”

    她先去了第二百货找孟兰,将给田家带的特产送了过来,然后跟孟兰讲了一下,她留了他们的电话,要是有人找,麻烦她转达一下。

    孟兰一口答应了,又问:“今天不去家里坐坐?老太太最近看报纸,听广播,可气愤了。知道是你先捅出来的,嘴里天天都念叨你,还有晨晨,现在说你是他最敬佩的人什么的。”

    余思雅好笑:“过几天带着我弟弟去拜访老太太,今天我还得去见路主编谈点事情,然后去省大租房子,等先安顿下来。”

    孟兰打趣:“你这是拖家带口上大学啊,人家带儿子女儿,你带弟弟。”

    “那不一样,他们是要照顾孩子,我们家弟弟懂事,是他照顾我。回头让你们尝尝我们弟弟的手艺,很不错的。”余思雅一点都不吝于夸奖沈建东。他要做生意,少不得要人脉,孟兰一家就不错。

    孟兰一副感兴趣的样子:“好啊,回头一定要尝尝。”

    “就这么先说定了,我去找路主编了。”余思雅起身道别。

    接着又在中午之前赶去了报社。

    路明惠真是一点都没夸张,满满三袋子信,全是考生们寄来的,指明余思雅收,报社的那部分已经另外收起来了。

    “你就一个人来啊,怎么弄得回去?”路明惠好笑地问道。

    余思雅也有点愁,这些考生太热情了,这么多信,她怎么处理?丢了吧,是人家的一份心意,收着吧,占地方。至于一封一封地回,那更是不用想,她手写断了,也回复不过来。这可真是甜蜜的负担。

    “一会儿再说吧,咱们先说说专访的事,你看今天行吗?”余思雅笑问道。

    路明惠当然答应:“行,怎么不行。不过照片在哪里拍呢?咱们得拍一张具有代表意义的照片才行。”

    余思雅琢磨了一下,问道:“去年我们销毁有问题的清河鸭时,你不是给我拍了几张照片吗?从中选一张吧。”

    路明惠看了她一眼:“你确定?”

    余思雅点头:“确定,我的身份就是清河鸭的厂长嘛。”她当然得趁着上报纸的机会,再让清河鸭亮亮相,加深印象。后世的很多具有魔性的广告,那不就是天天播,不停洗脑,反复加强记忆,让人不自觉地记住这个产品吗?最典型的就是脑白金。

    “好吧。”路明惠掏出了采访本,开始一个一个地问余思雅问题。

    其实她们俩非常熟,很多问题不问,路明惠都知道结果了,但总得走个流程,听听当事人怎么说嘛。

    聊到最后,路明惠问:“余厂长,你在21岁这年已经取的如此多的成绩,做出了不凡的举动,影响了千千万万人的命运。对此,你有什么想说的?”

    余思雅腼腆地笑了笑:“我将继续在平凡的岗位上争取做出不平凡的业绩,第一要做的就是带领咱们养殖场四百多个工人过上更美好的生活。建设新厂房,争取买到货车,将我们厂子生产的产品送到全国,给大家带来幸福。”

    路明惠无语地看着她:“你就想说这个?你不说点高大上的吗?”

    谁上报纸,不说点大又全的,或者表现自己奉献精神,高尚品德的话,就她是个例外,竟然三句话不离厂子。

    余思雅却催促她:“就这么写,尤其是我最后一句话,你可千万不要漏了,一定要记上哦。要是回头有人打电话或者写信到你们报社,说能提供货车的信息,你一定记下来告诉我。咱们厂子是真的缺货车,又买不起新的。”

    路明惠这才明白她的目的,很是无语:“亏你想得出来!”

章节目录

七零年代女厂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美丽东方小说网--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只为原作者红叶似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叶似火并收藏七零年代女厂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