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

    唐局长虽然没表现得像丁舜那样失态, 但他明显也惊了一下,手抚上杯子, 在边缘蹭了蹭, 过了几秒才平复下心情,用一种难以言述的眼神看着余思雅:“余厂长觉得这合适吗?”

    他们火车上确实也在兜售东西和食物,还有一节车厢是餐厅, 供火车上的旅客吃饭, 也确实跟一些企业有合作。但他们合作的厂子都是大厂,从来没选过一个几百人的小厂子。不是他看不起清河鸭, 实在是这个厂子跟他们以往合作的单位差太远了。

    余思雅知道没这么容易, 毕竟是铁老大, 这会儿运输的主力, 要是她一提, 对方就答应, 那才奇怪了。

    “唐局长,你觉得哪里不合适?”余思雅谦虚认真地看着他。

    唐局长有点说不上来。

    见他的表情,余思雅就知道他其实心里也没具体的反对点, 只是心里预先就认定了清河鸭不合适。

    所以余思雅不给他拒绝的机会, 拿起丁舜做的数据表, 翻开, 指着数字说:“唐局长, 销售数据在这儿,实事证明, 旅客非常喜欢我们清河鸭的产品。咱们就按照批发价的毛利率算, 后期丁舜一天卖一千小袋, 就是五百块,毛利率就有整整一百块了。他这还是只卖了准不到十个小时, 而且只在几节车厢卖,都没将所有车厢逛完。说明咱们的旅客是有这个需求的。而且我们清河鸭包装简单,携带方便,尤其是这要到夏天了,你们列车上还要用冰块棉被来保存食物,多麻烦,有咱们清河鸭做补充,能省你们不少事。”

    这会儿列车上还没有空调,到了夏天特别闷热。而且速度很慢,尤其是跨省长途,那坐个几天火车都是正常的。如此长时间,餐厅的食物怎么保存就成了问题,这会儿只能用老办法,冰块和棉被捂住保持低温以避免食物变质。

    虽然余思雅说得挺有道理的,可唐局长似乎还是不大感兴趣,敷衍道:“余厂长,你说的有一定的道理,回头我跟局里的同志讨论讨论再给你答复。”

    余思雅又不是那种刚出社会好忽悠的小青年。这话一听就是敷衍,唐局长从头到尾就看不上这门小买卖,所以根本没把她这话听进去。

    这个时代虽然大家都喊着为人民服务的口号,可口号当不了饭吃,喊了二十几年大家也喊疲了。希望员工能够自觉加班加点,以单位为家,讲什么奉献精神是行不通的,这种鸡血只能打一时,不可能打一世。想让人努力工作,那得让人看到希望,升职加薪,名利财富总要得一样吧?付出了能得到相应的回报,这才调动大家的积极性。

    现在唐局长之所以对这个提议不热络,没认真放在心上,就是因为这个事办成了除了给他和下面的人多添一点工作外,没什么好处。至于旅客的需求和实惠,完全不在铁路局的考虑范围内。

    搞不好工作多了,下面的员工还会有怨言,唐局长又何必折腾呢。至于新增加的那点盈利,铁路局是国营单位,要上缴的,如果运营资金不够上面也会拨款,所以这个钱也没太大的诱惑力。

    要想说动唐局长,得从其他方面下手,让他看到实实在在的好处。可行贿这种违法的事余思雅是不会做的,那就只剩另外一条路了,好名声。

    余思雅没走,接着说道:“好的,谢谢唐局长愿意给我们一个机会。我昨天算了一下,咱们省城每天来往列车多达几十趟。按照一个列车配备两个售货员算,这就能新增差不多一百来个岗位,如果一辆列车上配置四个售货员,那就能增加差不多两百个岗位,等以后铁路扩线了,铁路售货员的数量会更多。这些售货员也不用铁路局另外拨款,就卖清河鸭的利润就能养活他们,还有盈余。如果办成了这个事,那唐局长可是咱们省城铁路局职工们的大恩人。”

    唐局长又不傻,一听就明白了,余思雅这是不肯死心,还企图说服他呢。刚开始他挺不耐的,本想找借口把余思雅赶出去,但等余思雅说到新增就业岗位时他沉默了。

    这年月,谁就没孩子下乡呢?眼前这丁舜不就是吗?他家里四个孩子,大的两个早早参加了工作。轮到两个小的,还在念中学就得下乡,家里大人托关系,找人,想尽了办法也只弄到了一个岗位,家里还是得有一个孩子下乡。

    这样的事情不胜枚举,也不是个例。后来但凡局里面多出一个岗位,大家都会抢破头,就是希望借着岗位把自家的孩子弄回来。

    唐局长他自己也有孩子,亲戚朋友在铁路局上班的也不少,他们也有孩子在乡下。这些在乡下的孩子无时不刻不牵动着父母的心。

    可以说,余思雅这个饵放得刚刚好,戳中了唐局长的痛点。他舍不得放过这个机会,而且办公室里还有其他人,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要是拒绝了,回头这个事传出去,那些孩子还在乡下的老员工还不得恨死他啊。

    当了半辈子的老局长,谁愿意背个恶名?等走的时候,大家都还说他一点都不为职工考虑。

    唐局长这回的语气郑重了许多:“余厂长,你容我好好想想。”

    余思雅含笑点头:“我相信唐局长。对了,唐局长不用担心供货问题,我已经在高市长面前承诺过了,咱们清河鸭下半年就将在省城建厂,以后铁路局可以直接去咱们在城郊的工厂拉货就是,非常方便的,你完全可以放心。”

    谁问你这个?唐局长瞥了余思雅一眼,这姑娘老练啊,刚开始一步一步地放饵吸引他上钩,还拿出数据论证她方法的可行性,眼看他态度软化了又搬出高市长,给他吃颗定心丸,间接表明,他们清河鸭可不是什么没来历的小厂子,那是得了市长认同的。

    “那高市长挺支持你们工作的。不过你们养殖场不是在辰山县吗?按照行政规划,不归省城管吧?”唐局长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面对他的质疑,余思雅一点都不怵,微笑着是:“是啊,咱们辰山县行政规划属于丰宁市管辖。不过咱们这不是在省城开了门市部吗?省城的市场更大,省城火车站四通八达,能通往全国各大主要的城市,对咱们清河鸭的发展更有利。所以我们清河鸭以后的工作重心会转移到省城,高市长听了非常高兴,前阵子还特意上让省城粮食局特批了五百吨粮食给咱们养殖场,几十辆卡车才运走。”

    唐局长严重怀疑,这是余思雅在往自己脸上贴金。但特批五百吨粮食给清河鸭养殖场这种事应该也做不了假,因为这么大的事,随便找个在粮站工作的同志问问就知道了,余思雅没必要撒这种轻易就能拆穿的谎言!

    莫非高市长真的很看好清河鸭养殖场?不然他一个大市长,干嘛管这种事。

    如果真是这样,那跟清河鸭合作的事得仔细仔细斟酌了。

    唐局长态度对比刚见面的不冷不热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余厂长真是英雄出少年,还得了高市长的赏识,高市长都这么相信你们清河鸭,我们铁路局自然也相信。余厂长,回头我就开会,跟局里面的领导们讨论一下,尽快给你答复。”

    狡猾的唐局长还是没给个准话。

    余思雅该说的都说了,凡事过犹不及,把唐局长逼得太急,容易引起他的反感,反而不妙。

    余思雅识趣地站了起来:“谢谢唐局长对我们工作的支持,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

    “好,宋秘书,你帮我送送余厂长他们。”唐局长客套的说。

    余思雅连忙摆手:“不用了,不用了,你们还有工作要忙,有秦列车长带路,你不劳烦宋秘书了。”

    唐局长这才没客气:“好,我一会儿还有个会,就不留余厂长了。”

    客套完,送走余思雅后,唐局长马上对秘书说:“小宋,给粮食局那边打个电话问问,前阵子高市长是不是给清河鸭养殖场特批了五百吨粮食?”

    过了一会儿,宋秘书打完电话,回来说道:“唐局长,我刚才打听过,是有这个事。据粮食局那边的同志说,清河鸭养殖场是拿了高市长批的条子去提的粮食,都是粗粮和一些油料、麦麸、米糠等等。然后我找市政府那边熟悉的朋友打听了一下,据说是刚才那位余厂长去找的高市长,双方具体谈了什么,没打听出来,因为好像余厂长是去高市长家里拜访的。”

    唐局长拧眉嘀咕:“都上高市长家里去了……”

    那这关系不简单啊,看来余思雅还真没夸大其词,高市长是真的很看好清河鸭。高市长都投了赞成票,加上这个合作对他们铁路局没坏处,还能解决一部分职工子女就业的问题,唐局长找不出拒绝的理由。

    沉吟片刻,他吩咐宋秘书:“小宋,你把余厂长今天说的这件事整理一下,过几天咱们局里开个会,讨论一下。”

    宋秘书明白了,唐局长这是赞成了,立即点头:“好的。”

    这边,秦朝华和丁舜云里雾里地跟着余思雅出了铁路局,才回过神来,秦朝华问余思雅:“高市长真的这么看好你们清河鸭?”

    他以为这就是一家没什么背景的乡下小破厂而已。

    余思雅笑着说:“这个丁舜应该听说过,咱们县建了二十多家养殖场,缺粮,我就找高市长,高市长人好,帮咱们解决了这个燃眉之急。”

    秦朝华不语,人好就给你几百吨粮食?别逗了,这世上可怜的人多了,怎么不见给其他人粮食?也不知道这姑娘怎么说服高市长的。

    哎,同样是年轻人,自己家的怎么跟别人家的差距就这么大呢。

    余思雅不管他们心里是什么想法,笑着说:“今天谢谢秦列车长了,我还有点事,先走了,丁舜你今天可以不用去上班,放你半天假。”

    丁舜连忙摇头:“这怎么行,余厂长,我前面已经放了两天假了,我一会儿就去上班。”

    余思雅由他去,没多说,挥了挥手上了公交车。

    等她走后,秦朝华拉着外甥激动地说:“小舜,你刚才听到了你们余厂长说的话。要是唐局长答应了,咱们铁路局一下子能多出上百个岗位,你不是喜欢在火车上卖清河鸭吗?咱回去跟你爸妈商量商量,早点找管人事的齐主任,让他给你留个名额,这个事你可是功不可没。”

    丁舜听得很无语:“舅舅,你们不是反对我在火车上卖清河鸭,说太辛苦了吗?”

    秦朝华瞪了他一眼:“那能一样吗?养殖场派你去火车上兜售东西,那是散兵游勇,没啥保障的辛苦活,但铁路局的正式工那就不一样了。而且以后咱们还能想办法给你调个好点的岗位,就不用去火车上卖货了。”

    丁舜不乐意,本想反对,可又想这个事现在还没谱呢,万一他说坚决不去,他舅舅就不管了怎么办?便说:“舅舅,唐局长都还没点头呢,现在说这些太早了,万一没成呢?”

    秦朝华狠狠按了一下他的脑袋:“怎么不成?肯定能成,你姐还在做临时工,你表弟还在乡下受苦,这事不成也得成。”

    丁舜一听就明白了,嘿嘿地凑过去:“舅舅,你要干什么?我帮你。”

    “去上班吧,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管。”秦朝华推开他的脑袋走了。

    丁舜撇撇嘴,不用说他也知道,这些人啊,对能让子女回城特别执着,现在得了这么个机会怎么会放过。

    果不其然,到了晚上,丁舜回家的时候,家属院里,大伙吃过饭就凑在外面讨论,瞧见丁舜,有大妈连忙把他拉过去:“小舜啊,听说你们单位要在火车上设岗位,是不是有这回事啊?那你可别忘了咱们家小东,你们可是一块儿长大的。”

    “就是,小舜,大家还是邻居呢,你娟子姐也别忘了啊,你看她下乡都七八年了,快熬成老姑娘了。你得帮帮她啊!”

    “小舜,你还没对象吧,喜欢什么样的,大妈帮你说个俊的。”

    ……

    丁舜头一次面对大妈们的热情,头皮发麻:“三婶,李大妈……你们听谁乱说呢?是我们厂长找了唐局长谈了在火车上售卖咱们清河鸭的事。铁路上的事,咱们一个养殖场,怎么会去设什么售货员。”

    “啊?这样啊,那到底还有没有岗位啊?”三婶追着问,这可是关系着她家东子能不能回来。

    丁舜叹气:“这要看局里怎么安排了,大家等消息吧,我相信局里会为大家着想的。”

    说完他就一溜烟地跑回了家。

    秦宜华看到小儿子回来,连忙说:“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还没吃饭吧?我给你端出来。”

    丁舜跑去厨房洗手:“妈,外面怎么传是咱们养殖场要设什么售货员,这不是瞎胡说吗?”

    秦宜华瞥了他一眼:“你舅舅要不这么说,岂不是太明显了,唐局长肯定知道是咱们把这事传出来的。”

    丁舜撇嘴,说得这样唐局长就猜不到是他们似的,当时就几个人在场,能把这话传回家属院的只有他们舅甥。

    算了,反正他也管不了,随便他们传吧。

    唐局长晚上回到家,就碰上了亲戚找上门,都是问火车上增加售货员这个岗位的事。唐局长虽然内心已经认可了,但被人找上门拉关系,心里多少不爽,等送走了亲戚后,他冷哼:“这个余思雅,年纪不小,心眼倒是不少。”

    他媳妇瞥了他一眼:“老唐,你固执什么?多点岗位不好吗?看看每年下乡,谁家不乌云密布,要是一下子得了这么多岗位,咱们铁路局的职工子弟都能有工作,顺利回城,这不是好事吗?回头大家都感谢你,提起你老唐,谁不一顿夸?”

    唐局长无奈地看着她:“你究竟向着谁啊?”

    他媳妇把碗放下:“谁有理我向着谁。”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这么大的事总要开开会吧,我已经让小宋组织一下,回头局里面就开会,把章程定下来。”

    唐局长媳妇儿这才喜笑颜开:“那得快点,回头我给珍珍写封信过去,她都下乡四年多了,一个女孩子在乡下,我姐姐一直放心不下她。”

    这样的对话还在铁路局家属院里许多家庭中提起。

    关于这些余思雅不得而知。周六还有课,她是请假出来的,办完了事就回去继续上课。

    第二天,因为是周末,余思雅便到了火车站的门市部。

    丁舜看到她立即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她:“余厂长,昨天我下班回去,铁路局家属院好多在提这个事呢,肯定能成。”

    余思雅蹙眉:“你舅舅说出去的?”

    丁舜嘿嘿直乐:“对啊,我表妹还在乡下,舅舅想把她弄回来。怎么,有问题吗?”

    “小心把唐局长惹恼了,这个事黄了。”余思雅担忧地说。唐局长可不是电影院一个主任这样的干部,级别不一样,性情也不一样,岂是撒泼耍赖就能行的。

    丁舜愣了一下:“可已经传出去了,怎么办?”

    事已至此,余思雅笑道:“已经这样了,还能怎么办?看后续吧。”

    她只跟唐局长有一面之缘,也不是很了解这个人,谁知道他会怎么想?

    丁舜有点苦恼:“对不起,余厂长,是我们没考虑周全。”

    余思雅摇头:“没事,这点小事情应该不会影响唐局长的决断,不过他以后对我可能有点想法。”

    估计唐局长还会觉得是她煽动的。

    不过只要不影响合作就行,唐局长对她是什么印象余思雅并不太在意。真把她想得心机深沉也未必不是好事,因为年龄和性别的原因,这些老干部对她总不是那么信任。

    丁舜见她挺淡定的,心稍安,问道:“那,余厂长,你觉得我们还该做点什么?”

    余思雅摆手:“你们怎么做是你们铁路局职工的事,不要问我,我得去忙了,等楚会计过来,让他到我办公室。”

    “哦,好。”丁舜赶紧点头。

    余思雅去了办公室,拿出号码本,开始打电话。

    最近这段时间事情一桩接一桩,导致买车的事一直没定下来,最近有空,余思雅就想将这件事办了。

    她挨个给名单上的厂子打电话,询问车子的状况和价格。

    可惜结果不是很如意,连续打了三个电话,对方厂子的车子都是用过好些年的,其中有个想出车子的厂子还是石子厂的。他们的车子长期拉石子,都用了七八年了,磨损可想而知,还要价两万块,简直是把她当冤大头。

    可见,并不是每个打电话来的人都抱着善意,有些甚至是想来捡便宜,坑她的。

    余思雅在电话里没翻脸,客客气气地说要考虑一下,挂断电话后就将这家厂子从备选名单中划掉。

    连续打了四个电话,结果都不大令她满意,这些车子要么是开了很多年,要么是价格太贵。

    等楚玉涛来的时候,余思雅都还没选到一辆相对还可以的车子。

    “余厂长,你还有事要忙吗?那我晚点过来。”楚玉涛见她还在打电话,便说道。

    余思雅将电话放了回去:“不用,就打电话问问有没有合适的车子,这个事不急,你进来吧,账本带来了吗?”

    “带来了。”楚玉涛将两本账本放到办公桌上,简单地说了一下情况,“二门市部虽然是上个月才开业的,但上个月的业绩已经超过了一门市部。”

    两个门市部都是买的,属于厂子里的固定资产,没有租金,开业后就只剩人力成本。余思雅将他们的工资提到了三十块一个月,年底的奖金另算,所以两个门市部目前看起来,大致的成本就差六十块,可销售额却差了五位数。

    余思雅接过账本翻开,边看边说:“很正常,火车站这边人流量更大,消费能力更强。”

    她看了一下账本上的数字,扣除掉人工成本和原材料成本,四月两个店铺有七万多的盈余,算是纯利润。这个数字对他们只有几百人的小厂子来说不错了。

    “很好,上个月的盈余,留五万块,其他的打到厂子的账户上,用作厂子里的流动资金。”余思雅很快就将钱安排好。

    楚玉涛点头,问余思雅:“我听杨会计说,你这边上次也从厂子里拿了五万块,咱们厂子是要有什么新计划吗?余厂长,我没质疑你的意思,就是想有什么是我能做的,如果不方便,就当我没问。”

    楚玉涛不是多话的人,主要是他现在在省城,消息也不大容易传回公社。余思雅便没瞒他:“没什么不方便说的,我答应了高市长,要在省城建分厂,这笔钱是建分厂的启动资金。”

    她放谁鸽子也不能放高市长鸽子啊。

    “啊?”楚玉涛吓了一跳,“这……咱们厂子,这是要搬到省城吗?这,这太突然了!”

    余思雅淡淡地说:“这个事梅书记也知道,领导们都没意见。”所以你们也别废话了。

    好吧,楚玉涛没话说了:“那就好,我只是太吃惊了。地址选好了吗?”

    余思雅摇头:“还没有,过几天我去找高市长要地。”

    楚玉涛看着她淡定的表情,有些无语,她可真敢说,当然,更敢干。

    “要我陪你去吗?”

    余思雅想了一下答应了:“也好,咱们乡下建厂房,二门市部建房子,你都参与了,大致知道各种材料的价格和人工费。回头你跟小元同志打听一下,咱们要是建一个一万平方米的厂房大概需要多少材料,你做个预算出来,回头见了高市长,有数据好说话。”

    “好的,正好今天星期天有时间,我下午就去找小元同志。”楚玉涛也是个行动派,他平时要上课,很多工作也只能抽周末的时间处理。

    余思雅点点头,将账本还给了他,捞起电话继续打。

    又打了八个电话,将前阵子凡是有意向出售车子给他们的单位都打了个遍,余思雅初步挑选出两家。

    但这两家单位都不在省城,而是省城下面的县市,去一趟至少要花两天时间,她实在是没空。

    犹豫了一下,余思雅决定去找伍常安同志。

    余思雅运气比较好,到了省运输公司,伍常安正好没出去,呆在运输队捣鼓他的车子。

    “余厂长,你怎么来了?”他从车子下面爬了出来,拍了拍手,发现手上都是机油,根本拍不干净,顿时有点不好意思,“外面太阳晒,你去里面坐一会儿,等我洗个手?”

    余思雅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的车子还没弄完,便说:“不用了,你一会儿还要修车吧,咱们就在树荫下说会话就行了。“

    伍常安跟她是老熟人了,知道这个余厂长是干实事的,不讲派头,从善如流地说:“成,去那边的香樟树下吧。余厂长今天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余思雅跟了过去,笑道:“还真有个事要麻烦你。伍同志,我记得你们公司要经常跑四新那条线路吧,你要是最近去那边,能不能顺路去帮我看看四新县农机厂的一辆货车。他们有意要出售,我没亲眼看过,不知道是什么状况。”

    那条线路伍常安他们经常跑,他很爽快地就同意了:“成,回头我让跟队里换换班,下周去一趟,回头给你消息。”

    “那就麻烦伍同志了。”余思雅高兴地说。

    搞定了一个单位,还有一个,余思雅打电话让潘永康去看看。同时也跟小李打了电话,让他再在厂子里招两个小伙子送去县里培训考驾照。

    安排好了这些事,星期天又过去了,余思雅继续白天忙学业,晚上忙工作的事。

    相比余思雅的惬意,唐局长这边的日子就有点不好过了。

    七大姑八大姨,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朋友三天两头上门问他什么时候能安排工作,他媳妇儿也经常催他。他一直等余思雅再次找上门,结果一个星期过去了,连余思雅的人影子都没见着。

    真是奇了怪了,她都安排丁家那小子去火车上卖了一个月的东西,不是应该很着急吗?怎么丢下一个粗略的计划,然后就不见人了,小年轻真是太不负责任了。

    唐局长不肯承认,自己是因为家属院这些三姑六婆逼得太紧,心里不痛快,想杀杀余思雅的锐气,让她也跟着提心吊胆。

    等了又等,这清河鸭养殖场的人还是没来。

    唐局长脑壳痛,不得不委婉地提示秘书:“小周,有清河鸭的电话吧?问问他们余厂长在忙什么?”

    小周……

    人家厂长还是个学生,当然在念书了。不过这话不能说,闻弦音而知雅意,作为一名称职的秘书,周秘书立即表态:“我这就联系余厂长。”

    回头他就找到了秦朝华:“秦列车长,清河鸭想跟咱们铁路局合作,这方案怎么一直没出来?是改变主意了吗?”

    秦朝华哪懂这里面的弯弯道道啊,大大咧咧地说:“我回头帮你问问。”

    周秘书只好说:“你快点,局里面已经开过会了,要是清河鸭迟迟不把方案交过来,这个事搞不好就黄了。”

    秦朝华有了危机感,我一会儿就让我们家小舜去找余厂长。

    于是等余思雅下课就在楼下看到了丁舜。

    “你怎么来了?门市部有事吗?”余思雅走过去问道。

    丁舜连忙摇头:“不是,余厂长,咱们跟火车站合作的方案呢?铁路局开会同意跟咱们合作了,你得把方案交过去啊。”

    还方案呢!这个事用得着什么方案?直接拟定一份采购合同不就完事了,毕竟铁路局怎么招工,怎么分配那些名额,跟养殖场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余思雅问他:“谁让你来找我?”

    丁舜虽然聪明,但经历毕竟少,不懂官场中的弯弯道道,直说道:“是我舅舅,周秘书找他,催他交方案呢。”

    余思雅懂了:“你回去让你舅舅问问周秘书明天方便吗?我明天上午九点去拜访唐局长,将这个事定下来。”

    “好。”丁舜一口答应了。

    第二天,余思雅熟门熟路地来到了铁路局,等到九点多周秘书才过来。

    “余厂长,不好意思,刚才唐局长有个会,让你久等了。”

    余思雅站起来笑道:“没事,我也没闲着。”

    她举起手里的课本。

    周秘书看到大学教材,摸了摸鼻子,讪讪地说:“余厂长真会利用时间,跟我来。”

    余思雅进了办公室,掏出昨晚临时做的方案,笑道:“唐局长,我又来打扰你了。这是我花了整整一个星期,改了四五遍才做出来的方案,你看看行不行?”

    唐局长翻开,看了起来,整整三页纸,都是在讲将“清河鸭”加到销售名单中的意义和作用,跟第一次见面讲的大同小异。到最后一页,是一张合同,双方拟定以清河鸭对外的批发价采购清河鸭食品,清河鸭尽量保证省城铁路局的订单。

    “余厂长,你这上面价格,数量都没写啊!”唐局长扬起合同,不大高兴地说。

    余思雅笑道:“唐局长,我们清河鸭目前的出厂批发价都是统一的,我也按照省第二百货的价格出货给你们。所有商品批发价都是零售价的八折,至于数量,如果唐局长想定下来,我也是没意见的。”

    要是火车站这边能提前将数量说死,他们养殖场还好办一些。但谁知道在列车上的销量会是多少?丁舜这样的个例并不能代表所有人。估计要个几个月,才能大致弄清楚每个月销量区间。

    唐局长也清楚这点,他放下合同,没接先前这话:“那咱们就达成个初步的协议?可万一清河鸭卖不好怎么办?知青们回来了,总不能回头又说没岗位,将他们赶回去吧。”

    这也是唐局长顾虑的主要原因。省城火车站始发的列车都配上两三名售货员,那可是涉及几十上百人的工作,如果东西没法卖出去,到时候这个烂摊子还是得他收拾。请神容易送神难,怎么安置这些知青又成了问题。

    余思雅含笑道:“唐局长的顾虑有道理,这样吧,可以先在两辆列车上试点,第一次的时候可以从我们门市部调两名同志去协助售货员销售。先试一个月,看看效果怎么样,再决定要不要推广,唐局长,你看怎么样?”

    唐局长想想也有道理:“余厂长,是不是没什么能难倒你的?你总是能想到办法?”

    余思雅含笑说:“那倒没有,是唐局长信任我。信任是咱们合作的基石嘛,我们的目标都是一样,我希望能将我们养殖场扩大,创造更多的岗位,让大家都过上好日子。唐局长也一样,希望能职工谋福利,咱们之所以考虑这么多,不都是为了让咱们的单位更好吗?”

    唐局长本来对余思雅心里有点小疙瘩,听她这么豁达的语气,顿时笑了:“小同志很有理想嘛,成,就按你说的办。先弄两条线路试点。”

    余思雅知道,唐局长处在这个位置上,办很多事还没她自在,受到的掣肘更多。又给他出了一个主意:“唐局长,既然是试点,最后要不要额外增加售货员还不好说。这试点的时候咱们就先不招了吧,从内部选四名年轻的同志去卖货,如果成功了再推广出去,按照我们先前的计划行事,你看怎样?”

    唐局长一下子明白了她的意思:“余厂长,你这办法好,小周记下来,就这么办。”

    这样也不用头痛让哪四个知青回来了。

章节目录

七零年代女厂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美丽东方小说网--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只为原作者红叶似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叶似火并收藏七零年代女厂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