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得了高市长的承诺, 余思雅回去就开始做详细的计划书。

    其实做这个特别简单,因为前面已经有了省城铁路局和宜市铁路局的成功案例在前, 清河鸭这边每个月的出货数据她也有, 要讲述这个合作的可行性和所带来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都是轻而易举的事,因为这有明晃晃的成功案例摆在面前。

    做好后,余思雅又反复修改了几遍, 确认没有问题后将计划书收了起来。琢磨了许久, 她觉得光把希望寄托在高市长那边也不大妥,高市长跟省铁路局可是两个不同的系统, 还是应该找个同系统的人使使劲儿更保险。

    余思雅第一个就想到了唐局长。

    省城铁路局是c省11个铁路局中规模最大的, 也是全省最重要的交通枢纽和对外窗口, 其在c省铁路局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更巧的是, 唐局长正好是她的老熟人。她当初提议唐局长在火车上设售货员这一岗位, 可是帮助省城铁路局解决了职工子弟的就业问题, 唐局长正好欠她个人情,这时候不用,什么时候用?

    余思雅当即换了身衣服, 直接去省城铁路局找唐局长。

    唐局长见到她挺意外的:“今天刮了什么风, 把余总你这个大忙人给刮来了, 快请坐, 我这里只有乌龙茶, 可以吗?”

    自从大半年前谈合作的时候两人接触比较多,到谈妥后, 两人就几乎没什么往来了, 事情都交给了下面的人去办。

    余思雅坐下笑着说:“唐局长太客气了, 喝什么都行。这不很久没看到你了吗?正好放寒假了,过来找你串串门。”

    唐局长放下杯子, 将信将疑地看着她:“你这个大忙人哪有空找我闲聊,说吧,什么事?”

    最近清河鸭可是风头大盛,还搞了什么羽绒服,他媳妇儿就去买了一件回来,穿着说比棉袄还暖和,准备过年再买一件。这个时候,余思雅哪有空找他闲聊啊,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哎呀,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唐局长你这双眼睛。是这样的,我昨天查账,发现你们铁路局这大半年以来进货数量稳步增长,这两个月又创了新高,恭喜唐局长。”余思雅含笑说道。

    唐局长乐呵呵地说:“咱们卖得多,你们厂子不也赚得多吗?同喜同喜。”

    上个月清河鸭又火了一把,都登上了人民日报,他们的售货员直接将报纸放在推车上,在火车上大肆宣传这个事,自然引得更多的旅客愿意为清河鸭掏腰包,最近的销量又上涨了一波。这小小的一个清河鸭食品倒是为他们铁路局创造了不少效益,这是唐局长始料未及的。

    余思雅含笑道:“同喜,唐局长,实不相瞒,我今天来是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

    唐局长有些诧异,挑了挑眉:“哦,什么事,你说。”

    余思雅放下了杯子:“唐局长,咱们跟你们铁路局和宜市铁路局合作已经初步出了一些成效,证明咱们这条路行得通。所以我有个想法,能不能将咱们跟你们两个铁路局的经验推广到全省其他铁路局,这样也能帮助其他兄弟单位解决职工子女就业问题。唐局长,你说是不是?”

    唐局长有点意外,犹豫了一些,滑不溜秋地说:“余总这想法挺好的,不过我们跟其他铁路局是兄弟单位,我也做不了他们的主啊。”

    余思雅点头:“我知道,唐局长放心,我让你帮的忙对你们铁路局来说不难。到年底了,你们总要把这一年的成绩向上面汇报吧,唐局长,我有个请求,能不能将在火车上兜售我们清河鸭产品这个事单独例出来,我想这也是省城铁路局今年取得的显著成就,不但创造了几百个岗位,帮助职工解决了就业问题,还吸纳了一部分社会闲散人员,帮政府减轻了负担,同时创造了一定的经济效益。如此亮眼的成绩单独汇报也不为过吧!”

    唐局长听到这里明白了,余思雅这次不准备走基层路线,而是打算从上层打通这个关节。这无疑是个省时省力的决定,要挨个说服其他10个铁路局就得一个一个地去拜访,每个地方铁路局的行事风格都不同,但要是打通了c省铁路局,那这个事就简单了,只要上面一纸文书下来,下面的铁路局都会照着办。

    不过省级单位的大门可不像他们这种地方部门那么好进。唐局长低咳了一声,问道:“余总还有其他安排吗?”

    余思雅笑着说:“唐局长,实不相瞒,前两天我找了高市长,拜托他替我引荐一下吴书记,他说安排好了通知我。为了确保这个事情的万无一失,所以我想请唐局长帮我这个忙,这件事对省城铁路局也没有坏处,只有好处。如果我后面说服了吴书记,省城铁路局肯定会做为标杆,示范单位,让其他铁路局来学习。我知道,唐局长不是在乎名利的人,但大家都是铁路人,都不容易,其他铁路局也面临着职工子弟就业困难的问题,唐局长你人这么好,肯定也想拉兄弟单位一把的。”

    这高帽子戴得唐局长都不好意思拒绝了。不过打动他的还是高市长已经答应出面牵线这个事。

    铁路局这个事办成了,对高市长没什么好处,因为创造的就业岗位和经济效益都分散到其他县市了,对省城的经济也就业没有任何的帮助。但高市长仍然愿意牵这个线,足以说明他对余思雅的重视。

    余思雅才21岁就走到了这一步,几乎快跟他们这些大单位的老干部平起平坐了,假以时日,取得更大的成就应该是板上钉钉子的事。唐局长有心跟她交好,加上这件事对他们铁路局确实有益无害,所以综合权衡后,唐局长很痛快地答应了。

    “余总,咱们老朋友了,你难得找我帮个忙,我当然得帮,只是让我提交一份年终总结上去就行了吗?”唐局长一副好商量的样子。

    余思雅赶紧说道:“够了,唐局长这就已经帮了我大忙了。不过我也不知道高市长那边什么时候安排好,你们这里的成绩早点递交上去,回头我找吴书记,也更有说服力,所以能不能麻烦唐局长你们这边稍微快一点?”

    这个并不难,因为没多久就要过年了,每个单位都要做年终总结,没成绩的努力将账目做得相对好看一点点,免得太丢人挨批评,有成绩的还不得使劲儿让自己露头,争取赢得上面的表扬和支持。

    省城铁路局的年终总结也已经做好了,不过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稍微调整一下,重点突出今年新增的岗位和经济效益。

    虽然不难,但唐局长还是做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我催一催,让他们尽快将报告递交上去。”

    余思雅连忙感激地说:“那可真是太谢谢唐局长了,以后有用得着我余思雅的地方,唐局长尽管说。”

    唐局长摆手:“余总太客气了,咱们老朋友,说这些。我一会儿就安排秘书去催一催,你放心,一定会赶在吴书记见你之前将事情安排好。”

    余思雅又表达了一番感谢才起身告辞。

    三天后,高市长那边终于传了信过来,让余思雅第二天去市政府,吴书记在那边开个会,会后会去高市长的办公室坐一会儿,可以挤出半小时给她。

    总算等来了好消息,余思雅赶紧收拾起来,先将计划书再看了一遍,简单地修改了一下,然后将明天要穿的衣服也找出来,务必要给吴书记留个好印象。

    次日上午九点,余思雅就到了市政府等着。

    这个会说是开到十点,但不知道为什么,一直等到了十点一刻,高市长才带着吴书记回办公室。

    吴书记的年纪比高市长还大一些,头发白了一大半,脸上的褶子很多,眼睛下方还有很多老年斑,但一双眼睛矍铄有神。

    看到他们进来,余思雅赶紧站了起来,主动打招呼:“高市长,这位就是吴书记吧,两位领导好,打扰了,我是清河鸭集团的余思雅。”

    吴书记的目光在余思雅身上停留了几秒,笑道:“小高啊,这就是你要给我介绍的小同志?挺年轻的嘛,果然是英雄出少年!”

    高市长笑了:“吴叔,坐下说吧。你可别看小余同志年轻,这可是个有想法有理想又有行动力的下一代接班人!”

    听到两人的称呼,余思雅有些讶异,难怪高市长能一口答应帮她引荐呢,原来两人私交很不错。那有高市长在一旁说项,这件事成功的几率更大了。

    高市长带着吴书记坐下,然后招呼余思雅:“小余同志坐下说话,站着干什么,你的提议我已经跟吴书记提过了,计划书呢,带来了吗?”

    “带来了。”余思雅连忙从包里拿出计划书,双手递了过去。

    高市长接过计划书,递给了吴书记:“吴叔,你看看。”

    吴书记接过计划书,翻开阅读起来,他的速度非常慢,十分钟才翻了一页,余思雅非常庆幸自己做计划书喜欢直奔主题,省了许多不必要的官话套话,只做了三页。不然要是弄个洋洋洒洒一二十页出来,吴书记还不得看到下午啊。

    吴书记专心看计划书,余思雅跟高市长就没事干了。

    高市长随意地问道:“小余同志,你们厂子今年的效益统计出来了吗?”

    余思雅摇头:“最近这两个月单子比较多,会计还在统计中,不过应该快了。”

    高市长点头:“那你得回辰山县一趟了?”

    余思雅笑着说:“是啊,年前肯定得回去一趟。”

    如果不是为了等高市长的消息,她早回去了。目前城里的门市部和厂子运转都很顺利,也不需要她太操心了。倒是乡下养殖场和饲料厂那边,她都一两个月没回去了,也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高市长记起上次去走访的事:“你们厂子那个猪饲料弄得怎么样了?按照当时那个喂法,猪应该要出栏了吧?”

    “差不多吧,我过两天回去应该就有结果了,回头我把试验数据整理一份,让高市长你过目。”余思雅赶紧趁机说道。饲料要向外推广,少不了需要政府帮忙,因为目前养猪主要还是各大国营养猪场,当然社员也有养猪的,但他们可舍不得花钱买饲料,都是老菜叶子汤汤水水红薯猪草喂猪。所以还是只有养猪场才是他们饲料厂的大客户。

    高市长很高兴:“好,我等你们的试验数据,要真成功了,能缩短生猪一半的养殖时间,那咱们家家户户吃上肉也不是梦了。”

    “什么肉?清河鸭还养猪吗?”吴书记看完了计划书,放下后问道。

    高市长解释:“没有,是他们建了个饲料厂,在研发猪饲料,这种饲料能促进生猪生长,缩短养殖时间。”

    吴书记点头:“这样啊,那倒是个好事。小余同志,你这份报告我看完了,听说你们78年3月份就跟省城铁路局方面有了这方面的合作?”

    余思雅落落大方地表示:“对,吴书记你消息还真是灵通,我们两个单位有合作,还有隔壁省的宜市铁路局也跟咱们省达成了合作意向。这是两个铁路局的订货清单和初步的毛利估算,可能不大准确,但两个铁路局多养三四百号人肯定没问题,还有盈余。”

    余思雅将销售数据和自己计算的毛利一并递给了吴书记。

    吴书记接过看了看,然后从包里拿出了另外一份资料,余思雅眼尖,发现是省城铁路局的年终报告,她赶紧收回目光,装作没看见。

    吴书记拿出省城铁路局的报告,将两个数据做了对比,然后笑道:“小余同志数学一定很好,你估算的毛利跟省城铁路局年终报告里的数据相差不远。省城铁路局的成绩,咱们c省铁路局也有目共睹,高市长也跟我说了,你这提议的初衷。年轻人自己闯出一片天地,还不忘扶助弱小,带动其他单位发展,值得咱们很多老同志学习啊。你的这份计划书我拿走了,回头铁路局开过会后再给你答复。”

    余思雅没想到她先前准备好的说辞都没了用武之地。幸亏她提前找了唐局长,让他帮忙吹了风。不过就目前来看,吴书记对这个计划应该是不反对的,那他们还是有机会。

    她连忙表态:“吴书记过奖了,都是领导们支持。希望吴书记能认真考虑我们清河鸭的提议,这肯定是一件对各铁路局,对我们清河鸭都没坏处的事。”

    吴书记笑着站了起来,和气地说:“小同志别紧张,你们厂子的事迹我都清楚,你要对你们单位有信心嘛。”

    话说到这份上,余思雅也不好再多说了,免得太急切,适得其反。

    她跟高市长一起将吴书记送了出去。

    等吴书记坐上车子走后,余思雅收起忐忑不安的心,感激地说:“高市长,这件事劳烦你费心了。”

    高市长摆手:“都是为人民服务。你也不用担心,吴书记这个人特别实诚,他要是不考虑这个事就会当面拒绝你,他说考虑就是认真考虑。他也是很看好你这个计划,不然今天不会特意抽空过来跟你见面。他一会儿还有个会,所以没法跟你长谈。”

    听高市长这么说,余思雅心安了不少:“谢谢高市长,今天真是太麻烦你了。听说你下午还有会,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等我从乡下回来,再去给高市长你拜年!”

    高市长含笑点头:“成,有了好消息我让许秘书通知你。”

    辞别了高市长,余思雅回了家,深深吸了一口气,将这件事暂时放下了。该做的她都已经做了,成不成也不是她所能决定的,如果不成,她再抽空挨个拜访其他铁路局呗,也就是麻烦点,慢一点,但总能打开局面。

    省城这边的工作已经安排好了,她准备次日就回乡下一趟,走之前,得先将家里的三个孩子安排好。沈红英和余香香还有半年高考,两人最近沉浸在学习中,哪怕是寒假也没放松,整天都是看书做题讨论,不用她操心,余思雅主要操心的还是沈建东。

    差不多半个月没怎么管他了,也不知道他的生意怎么样了。余思雅去了租的房子那里,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机器嗡嗡嗡地转动声,她推开门进去,看到沈建东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衣,在机器前忙活。

    “怎么就你一个人,熊子呢?”余思雅环顾了一周,没找到人,有点奇怪。

    沈建东朝侧面的房间努了努嘴:“里面呢!”

    余思雅走过去,看到隔壁房间里坐了一群半大的小孩,熟练地在装瓜子,熊子在一边清点数目。

    余思雅退了出去,问沈建东:“找了小孩帮忙装瓜子?”

    沈建东嘿嘿笑着说:“这不是忙不过来吗?反正小孩子们放寒假了也没事干,就让他们过来帮忙,装一天瓜子,我给他们一块钱,还送一包瓜子给他们吃。我小时候要有这工作啊,绝对天天去。”

    余思雅想了一下,虽然对他用童工的行为不赞同,但此一时彼一时,就如沈建东所说,他小时候要能有这样的活干,放假期间挣点零花钱,他也乐意。想必对这些物质匮乏的孩子来说,这也是个极好的活了,她要真强制干涉沈建东,搞不好还适得其反。

    “那你也别用年龄太小的孩子,他们要是干不了就别勉强,把钱结算给他们,让他们回家。”余思雅叮嘱道。

    沈建东点头:“嫂子,你放心吧,我们用的都是12岁以上的孩子,自愿原则,干一天结一天的钱,不想干了,明天不来就是,我也不勉强。他们都怕我不要他们,这巷子里有好些婶子婆婆听说了这个工钱,都想来干咱们这活呢!”

    好吧,想起那天知青招工的情景,余思雅便明白沈建东这个活为什么能这么抢手了。她没再说这个:“你这生意还顺利吧?”

    提起生意,沈建东眉飞色舞的:“嫂子,咱们的瓜子最畅销了,这要过年了,好多人买瓜子。听说了咱们瓜子的名号,不止老陈、卷毛,还有其他小贩也过来我这里批瓜子呢!”

    “那挺好,不过你少招点人,工人数量给我控制在个位数以内,做买卖低调点,赚钱了也别声张,知道吗?”余思雅不放心地叮嘱道。

    虽然现在改革开放的东风已经吹了起来,但下面的政策没开放那么快,要把步子卖得太大了,招来人的嫉妒,搞不好也会出一些问题。在这个敏感的时候,低调闷声发大财才是王道。

    经过上一回的经验教训,沈建东这次已经成熟了许多,老老实实地点头,还瞧了瞧周围,见没人,偷偷从口袋里摸出不离身的存折,塞到了余思雅手里:“嫂子,这是我这段时间挣的钱,交给你保管。”

    余思雅低头看了眼数字,吓了一跳,整整两万块,这才半个月啊。不过这个数字只是销售额,不是纯利润,因为瓜子的钱以前已经付了,但这个销售额也不小了。

    她将存折收了起来:“你怎么把这东西带身上,我给你放家里,要用你跟我说。”

    沈建东点头:“嫂子你就放心吧,我有数的,不会再犯以前的错误了,你放心地回乡下吧。”

    他确实比以前稳重了许多,再说余思雅也只回去几天,没什么不放心的,便叮咛道:“好,如果家里有什么急事找我,你去门市部打电话回养殖场。”

    交代好了三个孩子看好家,翌日,余思雅就坐上了养殖场送货的汽车返回养殖场。

    回去的第一件事余思雅就是问财务:“楚玉涛和杨会计将今年的收支数据统计出来了吗?”

    小李赶紧将她带去办公室:“快了,他们都忙活了一个星期了。”

    余思雅走进去,发现两人的办公桌上都摆满了小山一样的账本,旁边还摆着算盘,在不停地算账记录数据。

    哎,还是太忙了,连计算器都没有,靠打算盘算账,光说这速度怎么快得起来。而且人员也不够,一千多人的厂子,七八位数的收支,好几个厂子的账目,让他们两个人来算,还是慢了一些。

    余思雅对小李说:“李厂长,乡下和城里各自再招一个会计,乡下这边你来安排,城里我让林红旗去招聘。”

    小李忙点头:“好的,我明白了。余总,你要看看近期养殖场和加工厂的工作情况吗?”

    余思雅点头:“给我送到办公室来吧。”

    她回到办公室看了半天的资料,看得晕头转向,不过也对养殖场和加工厂的情况有了大致的了解。这段时间出货量太大,加工厂那边的库存已经接近告罄了,明年将生产提上来,还是最重要的事情!不然生产跟不上,一切扩张都是空谈。

    看完了数据,余思雅揉了揉眉心,拿起电话给冯主席打了过去:“冯主席,是我,余思雅,对,我回红云公社了,有个情况想向你了解一下,咱们县,除了清河鸭养殖场,其余20个养殖场的规模目前达到了多少?”

    冯主席也知道最近清河鸭食品的出货量很大,优点供不应求的趋势,忙说:“你等一下,我找资料。”

    过了两分钟,他给余思雅打了过去:“经过十月的动员,目前各养殖场的鸭子养殖数量总计约有11万只左右。咱们县如今是名副其实的养鸭大县了,听说梅书记去市里汇报工作,这个事还惊动了市里。”

    余思雅不关心后者,她只操心另外一件事:“冯主席,能不能动员各养殖场进一步扩大规模?”

    冯主席吃了一惊:“余总,咱们县一年的养鸭数量已经达到了五六十万只,甚至更多,你确定还要扩大规模?”

    说实话,这规模扩大得他心惊胆战的。辰山县养殖基地成立还不到一年,目前养鸭的规模就已经达到了这个惊人的数字,再扩,那明年铁定奔百万去了。

    冯主席也是集团的干部,余思雅跟他透了个底:“我找了省铁路局,希望将咱们的食品推广到全省其他10个铁路局,这个事情一旦成了,清河鸭食品每个月的出货量很可能要翻倍,咱们必须得提前做好准备。”

    冯主席倒吸了一口凉气。铁路局的威力有多大,他很清楚,光是省城铁路局和宜市铁路局,每个月就要给他们贡献一两百万的销售额。要再来十个铁路局,哪怕不如这两个铁路局的规模大,但架不住量大啊,算下来肯定要超过这两个铁路局的需求量。

    “我明白了,正好他们这些养殖场也尝到了甜头,咱们清河鸭集团设立一个鼓励奖吧,将这些养殖场的负责人召集起来开会,给前三名发个奖状,公开表扬一下,然后趁机公布前三名养殖场的销售额,刺激刺激其他的养殖场。余总,你看这主意怎么样?”

    果然,冯主席就是适合搞这个。余思雅简直对他这个主意佩服得五体投地:“冯主席,你这主意好,这样吧,正好咱们集团也要开总结大会。你将他们请过来,就说咱们准备开个表彰大会,并请大家一起聚聚餐,联络感情。”

    要搞就搞大一点,顺便把清河鸭集团的业绩也亮出来刺激刺激他们,就不信他们看到清河鸭赚了这么多钱,还能无动于衷。

    “好,那我去安排了,时间定在什么时候?”冯主席高兴地问道。

    余思雅盘算了一下说:“就定大后天吧,职工大会也是那一天。”

    约定好了时间,次日余思雅便去饲料厂考察情况。

    饲料厂比上次回来的时候又热闹了许多,厂子里新添了十几台机器,产量达到了一天十几吨的成绩,饲料的出厂量也在稳步增长中,目前已趋近于收支平衡。只要明年各大养殖场进一步扩大规模,对饲料的需求提上去,饲料厂第一季度应该就能实现盈利。

    不过最让余思雅欣喜的还是猪饲料的进展。经过试验,养殖场喂养饲料的四头肥猪已经长到了两百来斤一头,完全可以杀了,另外四头喂养鸭饲料的也有一百六七十斤,一样可以宰了。

    这说明猪饲料的配方是切实可行的。

    看完了生猪,余思雅直接去找贺中华教授,结果实验里却没有人。

    余思雅有些疑惑,问其他工作人员:“贺教授呢?”

    “贺教授这几天请假,回去休息了。”施立平轻声说道。

    余思雅优点疑惑:“他身体不舒服吗?看医生没有?”现在贺教授可是他们饲料厂的镇厂之宝,容不得有闪失。

    施立平咳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低声说:“那个……贺教授的爱人怀孕了?”

    余思雅吃了一惊:“多久了?”

    “刚查出来没多久。”施立平跟余思雅讨论这个还是有点不自在。

    那就棘手了,也不知道他们两口子准不准备要这个孩子。犹豫了一下,余思雅说:“一会儿我跟你去探望探望贺教授夫妻。”

    她让林红旗回去准备了一些营养品,然后跟施立平一块儿去了饲料厂后面的小院。

    冬天到了,小院里的花花草草枯萎了,但清理得很干净整洁,小院的一角还弄了个竹编的鸡笼,养了两只鸡,屋檐下多了一些本地的竹编木制家具,房梁上还挂着一排金黄的玉米棒子,看起来多了些生活气息。

    几个月不见,贺教授夫妻俩的精神状态都好了不少,他妻林淑子甚至还冲余思雅笑了笑,不像以前那么怕见生人了。

    贺教授轻轻拍了拍妻子的手:“你回屋歇着吧,别累着了。”

    林淑腼腆地笑了笑,像个不谙世事的少女,轻轻进了屋。

    余思雅将手里的礼品送了过去:“贺教授,我带了两袋麦乳精回来,给阿姨补补身体。”

    这句一出,贺教授就明白她应该是知道了,素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闪过一抹不自在:“你……你都听说了啊?”

    余思雅点头,开门见山:“对,贺教授你有什么打算?乡下的医疗条件并不好。”

    而且林淑四十来岁了,算是高龄产妇,不管要不要这个孩子,都应该从长计议,早做打算。虽然从余思雅的内心来说,她肯定不希望放贺教授这个人才走,但如果贺教授为了妻儿要走,她也不打算拦着。

    贺教授犹豫了许久说:“我们打算将孩子生下来。我跟阿淑在国内都没什么亲人了,我又比她大了十来岁,如果我先走了,没个孩子,她一个人怎么办?不管男孩女孩,有个孩子也有个念想,也有人照顾她。”

    余思雅猜到了,他们有过孩子又失去了,承受了丧子之痛,如今又有孩子来了,条件比以前好多了,多半是舍不得打掉孩子的。

    “那贺教授你们打算回城吗?”余思雅直白地问道。城里的医疗条件更好,红云公社就一个卫生院,里面的医生都找不出一个科班出生,念过大学的,很多都是赤脚医生,而且没什么药。平时也就能治个感冒头痛的小病,其他病只能去县里。乡下人得了病,很多都是熬过去的,实在忍不了了就去卫生院开点止痛的药,很多得了比较严重的病的人只能等死,至于生孩子,基本上都是在家里生的,只有难产才会送去县里,这就是乡下医疗的现状。

    贺教授脸上浮现出为难和愧疚的表情:“阿淑很喜欢这里,这里平静安宁,在这里半年,她的状况好多了。只是我担心她的身体,余总,对不起,来了没多久就要走,如果你愿意,等阿淑生了孩子,我们再回来。”

    余思雅想了一下说:“贺教授,你最担心的是医疗问题对吧?不着急,等过完年后再说,如果你要走,我也不拦着你。对了,后天上午九点,在养殖场那边开职工大会,贺教授你也来一趟,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相信我,来了你不会后悔的。”

    贺教授犹豫了一下,点头:“好。”

    余思雅又问:“贺教授,猪饲料的配方成熟了吗?明年能不能投入市场?”

    提起工作,贺教授撇去杂念,认真地说:“这个配方可以投入市场,不过还有改进的空间。”

    “那好,过完年,咱们饲料厂开始生产猪饲料,改进配方的事情要麻烦你们了。”余思雅站了起来,“今天就不打扰贺教授和林阿姨了,我先回去了。”

    贺教授搓了搓手,不知道该说什么,沉默着将余思雅和施立平送出了小院。

    出去后,余思雅笑着说:“贺教授的脾气好像好多了,平和了许多。”

    施立平也有这种感觉:“可能是要做父亲的缘故吧。”

    那这倒不失为一桩好事。

    余思雅含笑点头:“施厂长,不用送我了,后天的会,你通知大家。”

    回到了养殖场,余思雅琢磨了一下,拿起电话打给了梅书记,猪饲料也是个新鲜玩意儿,他们没有养猪场,没法先做出示范效应,那得找县里的养猪场,这个事通过梅书记来办最好不过。

    梅书记接起了电话很意外:“小余同志,你回来了,我还说让小胡给你打电话,让你过两天回来参加全县的工作总结大会呢!”

    “过两天?是大后天吗?”余思雅先问清楚。

    梅书记笑着说:“对,大后天。”

    “那正好,梅书记,后天我们集团要开总结大会和表彰大会。我想请梅书记来给咱们的同志颁奖,鼓励鼓励大家。”余思雅脑子一动,笑着说道。

    各养殖场的负责人基本上都是公社书记,梅书记的夸奖对他们来说跟打鸡血没差了。有了梅书记出面,不用她跟冯主席喊破天,这些人为了在县里冒头也会拼命养鸭子,她也不愁下一年的产能了。

    清河鸭是今年全县风头最盛的企业,也是今年县里面的纳税大户,还算是梅书记的嫡系,余思雅这个要求不过分,梅书记自然要支持。

    “好的,我让小胡安排一下时间。”

    听到这个肯定的答复,余思雅高兴极了:“谢谢梅书记对咱们工作的大力支持,你放心,咱们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梅书记没把这话太放在心上:“你们厂子发展得这么好,我相信你们。”

    余思雅笑了笑没多说,梅书记来就知道惊喜有多大了。

章节目录

七零年代女厂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美丽东方小说网--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只为原作者红叶似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叶似火并收藏七零年代女厂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