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1979年1月24日, 距离除夕还有三天,清河鸭养殖场锣鼓喧天, 空旷的厂房外搭建了一个十来平米的高台, 下方整齐地摆放着条凳,最前面一排是木椅子。

    高台背后贴着一排红色的毛笔大字,上面写着“清河鸭集团年终总结表彰大会”几个字。

    小李和马冬云一起安排工人们将会场布置好:“速度快一点, 一会儿领导们就要来了。”

    最先来的是各开了养殖场的书记, 余思雅和冯主席、王书记亲自在外面迎接他们。

    “,曲书记, 钱书记……里面请, 先坐一会儿喝个茶, 九点咱们的会就正式开始了。”

    王书记主动将这些人往里面请。

    但钱书记几个滑头不肯走, 杵在门口问余思雅:“余总, 梅书记什么时候来啊?”

    余思雅笑着说:“怎么, 钱书记要跟我一块儿在门口迎接梅书记吗?那就辛苦钱书记了!”

    钱书记知道梅书记不待见他,才不去讨这个嫌呢,连忙摆手:“我就问问, 这哪能在门口妨碍你们的工作呢, 走了走了, 王书记跟咱们说说你们红云公社……”

    见状, 冯主席不由摇头:“这老钱, 都快要退休的人了,心眼子还这么多。”

    余思雅笑了笑没说话, 钱书记在她面前已经掀不起风浪了, 她也懒得理会他。

    两人继续接待客人。

    除了各公社的书记, 饲料厂的职工也全过来了,小李和马冬云按照事先安排好的区域, 将这些人领过去,安置好。

    八点三刻,距大会召开的时间很近了,梅书记的小汽车总算出现在了视野中,余思雅和冯主席连忙迎了上去。

    等车停稳,冯主席上前拉开了后座的门,热情地说:“梅书记,感谢你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指导咱们清河鸭的工作。”

    梅书记瞥了他一眼:“冯主席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清河鸭给我们县长脸,我这个书记该来的。我没迟到吧?”

    余思雅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说:“还有十分钟大会才正式开始呢,梅书记来早了。梅书记、胡秘书这边请!”

    余思雅带着两位贵客进去,冯主席继续留在门口迎接还未到的客人。

    到了会场,余思雅将梅书记和胡秘书安置好,又寒暄了两句,见时间差不多了,才笑道:“梅书记,你坐一会儿,大会马上开始,我先去准备准备。”

    梅书记点头:“你去忙吧,有小王在,我正好了解了解你们红云公社这一年的成绩。”

    余思雅给王书记递了个眼色,让他好好招待梅书记,便去准备开会的事宜了。

    差一分钟到九点,余思雅拿着喇叭和稿子走上了主席台,微笑着说:“谢谢大家特意抽出时间来参加我们清河鸭的年终总结表彰大会,在这里我向大家表示诚挚的感谢!”

    说完,她鞠了个九十度的躬。

    然后站直身,看了一眼稿子,笑道:“今天天气比较冷,我也就长话短说,直接切入正题了。咱们今天的活动主要分为两块,一块是年终总结,总结过去一年的收获,另一块是表彰各位在过去一年中所做出的贡献!”

    刻意停顿了几秒,余思雅清了清嗓子:“咱们先说第一块,年终总结。过去的一年对我们清河鸭集团来说是丰收的一年,咱们集团实现了跨越式发展,业务得到了大大的拓展,先后开了饲料厂、羽绒服厂以及两个门市部,员工也由去年的四百多人发展到如今的一千三百人!销售额,今年首度突破一千万元大关,达到了惊人的一千四百六十二万元,缴税七十二万元,净利润达八十七万元!成为名副其实的年销售额达千万的大厂!”

    听到这一连串的数字,下放立即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其实净利润本来不止这个数,只是连开两家工厂,又开门市部,不断扩员,买车购机器,花了不少钱,消耗了不少利润。

    等掌声停止后,余思雅看着群情激昂的职工和又羡又妒的各位公社书记,微笑着说:“集团的发展离不开每一位清河人的努力,希望我们在新的一年里继续努力,再创辉煌!”

    下方再次响起热烈的掌声,余思雅举手示意他们停下来,扫了一眼稿子,含笑道:“接下来是对过去一年对厂子的发展做出过杰出贡献的同志给予奖励!我来宣布名单,第一位,贺中华教授,他经过不懈努力,研发出了清河鸭鸭饲料和猪饲料的配方,经过试验证明,该配方切实可行,能促进鸭子和生猪的生长,为饲料厂的发展做出了杰出贡献,按照集团规定,奖励两千元!”

    这个奖励一公布,底下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往年也不是没有过相关的创新奖励,但几百块就顶天了。两千元,这是什么概念?普通工人三四年的工资,在场的公社书记们一年都没这么高的工资。

    就连贺中华教授也惊呆了,颤抖着手,不可置信地看着余思雅。

    几十个公社书记心里更是酸得没法言语了,奖励就两千块,这清河鸭也未免太大方了吧?他们纷纷看向梅书记,想瞧瞧梅书记是什么想法?

    梅书记面带微笑地看着主席台,似乎没有什么意见,大家只能悻悻然地收回了目光。

    余思雅好似没看到下面各种震惊的眼神和小声的议论,继续道:“贺中华教授旗下的团队成员依据不同的贡献,给予相应的奖励,喻正陶同志六百元,宁正华同志八百元……”

    团队里的知识分子几乎人人有奖,虽然比不了贺中华教授的高额奖励,但也能抵得很多普通工人一两年的工资了。

    余思雅还没停,念完这串名字后,接着道:“以上是贺中华教授团队人员的奖励,接下来是闫教授所率领团队的奖励。闫教授所率领的团队在过去一年研发出了对人体无害的保鲜剂和干燥剂,为食品加工厂的发展做出了不可忽视的贡献,按照规定,奖励闫教授两千元,其团队成员,根据各……”

    又是一连串的奖励,听得下面的职工激动不已,公社书记心里更是那个羡慕。这清河鸭太有钱,出手也太大方了,大把大把的钱往外撒。

    念完了两个团队的奖励名单,余思雅放下稿子,看着下方神情各异的人群说道:“大家是不是对这个奖励有意见?”

    下方没人吭声,有一部分轻轻摇头。

    余思雅含笑道:“如果没有贺中华教授的配方,饲料厂没法开,更别提招工了盈利。如果没有闫教授团队的贡献,我们清河鸭食品的保质期不会延长,只能短期保存和运输!他们的贡献价值绝不止这区区几千块,这就是知识的力量,科技的力量!我们清河鸭重视人才,优待人才,凡是能为集团做出贡献的职工,都会得到应有的奖励!如果你们也想获得不菲的奖励,就向他们学习,努力钻研,提高自己的技术水平!”

    闫教授和贺教授及其团队里的人听到这番话,眼眶忍不住红了。让他们激动的不是这两千块的奖励,而是余思雅表现出来的对文化对科技的尊重和重视。

    过去十年,他们这些知识分子被批为臭老九、,一生所学不但没用武之地,反而因此被鄙视被,但今天,他们在清河鸭被正名了。有人公开站出来为他们这些知识分子正名,认可他们的贡献和价值!

    这份尊重,对他们而言,比巨额的奖励更让他们激动!

    闫教授侧头看着老友,轻声道:“怎么样?来红云公社,不后悔吧!”

    贺中华教授用力地点头,镜框后面的眼睛里升起了水雾:“不后悔!”

    台上余思雅还在继续:“除了两位教授所带领的团队,我们清河鸭内部职工们的创新精神也非常值得嘉奖。在这里我要重点表扬以下同志,他们分别是沈安华、刘红艳……沈安华同志通过不断的学习钻研,改进了火腿肠生产机器,让单位小时内的生产效率提高了15%,极大地提高了生产效率,按照集团相关规定,奖励一千元!刘红艳同志在……”

    余思雅又陆续表扬奖励了十几名同志,有男有女,都是在工作中积极创新,做出了卓越贡献的职工。

    听到这一连串的奖励,各公社书记由最初的震惊,到最后几乎麻木了。

    钱书记忍不住酸溜溜地说:“这得奖励出去两万块了吧?”

    他旁边的曲书记点头艳羡地说:“可不是,这清河鸭也太有钱,太大方了,人家奖励员工都比咱们养殖场一年的利润都高。”

    “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有钱就乱花!”钱书记撇嘴,似是不赞同余思雅这样大手大脚的行为。

    附近几个书记听到这话跟着点头:“可不是,刚做出点成绩就这么大方,乱花钱,哎,还是太年轻了,不知道节省。”

    但更让他们震惊的还在后面。

    公布完了创新奖励名单,余思雅拿着喇叭,笑眯眯地说:“咱们集团的发展离不开每个职工的努力。今年集团效益良好,因此所有职工在原有的年终奖基础上,再多发一个月工资作为奖励,基层管理人员发两个月工资做奖励,各厂长、总监及其以上高层管理干部,每个人额外再发四个月的工资做奖励!希望大家继续努力,来年再创佳绩,集团不会亏待每一个勤奋肯干的员工!”

    听到最后这个消息,现场七八百名职工齐齐欢呼起来。

    如果说前面的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头等大奖,那后面这个则是人人有份的“再来一瓶”。虽然几百上千元的奖励更诱人,但大部分普通人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拿不了那样的大奖,但能多拿一个月的工资也非常值得高兴了。这些钱拿回去,今年全家都可以过个丰盛的年!

    掌声不绝于耳,足以表达职工们对这一决定的支持。

    先前还在讨论余思雅太浪费,太大手笔的书记们全变了脸,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两万块算什么?比起后面的大手笔,简直是小儿科,清河鸭的福利一向很好,每年本来就要发两个月的年终奖,今年再多一个月,管理层的更多,一千三百多名职工,这加起来得发个七八万吧!

    短短十来分钟的时间,小十万就被余思雅这么发出去了!这未免也太阔绰,太不把钱当钱了吧!

    他们有心想说点什么,可后面都是喜悦的职工,前面梅书记也没表态,只能暂时先憋着。

    宣布完了集团的各项奖励。余思雅拿起喇叭说道:“下面,咱们还评选了辰山县养殖场的养殖之星大奖,这个奖项是根据各养殖场过去一年养鸭数量来评选的。下面有请梅书记为优秀的养殖场颁奖!”

    梅书记站了起来,微笑着上去,接过余思雅手里的喇叭,不急不缓地说:“同志们大家好!我今天非常荣幸参加了咱们辰山县土生土长,本土成长起来的千人大厂清河鸭的表彰大会。在这里,我们亲眼见证了清河鸭过去一年的辉煌成绩,我期待清河鸭在未来一年里再创辉煌!清河鸭集团的发展也带动了我县养殖业的发展,过去一年,我们清河鸭的养殖规模翻了近十倍,产值也突破了七位数,希望诸位同志再接再厉,在新的一年里,继续努力,向清河鸭集团看齐,将咱们辰山县的养殖业发展成为一个远近闻名的产业!”

    底下等着被表扬的书记心里五味杂陈,这梅书记究竟是上去表扬清河鸭的还是给他们颁奖的啊?句句不离清河鸭。

    “下面,由我来向大家宣布此次获得辰山县养殖之星光荣称号的三个养殖场!第一名永胜公社养殖场,该养殖场去年养鸭达68740只,是众公社中最多的,销售额达14.4万元。第二名乐居养殖场,养鸭数达64854只,第三名平川养殖场,养鸭56900只。下面有请获得辰山县第一届养殖之星光荣称号的三个养殖场上来领奖!”

    被点名的三个养殖场所属公社书记扬眉吐气地站了起来,昂首挺胸地上去领奖。

    没被点到名字的钱书记惊呆了,难以置信地说:“他们怎么会比咱们都养得多?”

    这三个养殖场再加上清河鸭养殖场所养的鸭子数目,几乎快占了全县养鸭数量的一半了。三公养殖场是最先开始跟风养鸭子的,现在反倒掉了队,榜上无名。

    这让钱书记和曲书记、黄书记三个心里很不是滋味。

    台上,三个公社书记美滋滋地等着梅书记颁奖。

    梅书记接过余思雅递来的一张颜色鲜艳的奖状,还有印着“力争上游”字样的毛巾一一颁发给三位公社书记。

    满心期盼的三位书记看着面前这奖励都傻眼了。

    他们这养殖之星的奖励,就一张奖状、一张毛巾就完事了?还比不上清河鸭一个普通员工的奖励,这余思雅也未免太抠门了吧!

    有了先前超豪华的年终奖励,再对比面前这个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的奖励,获奖的喜悦顿时减了不少。

    三个书记心里虽然有意见,但在梅书记面前又不敢表现出来,还要一副很感激很荣幸的样子,双手接过奖励,最后合了个影,挤出笑容下去了。

    小李和马冬云站在一旁将这幕收入眼底,两人都忍不住笑了。

    马冬云小声说:“真有余总的!”

    小李跟余思雅接触的时间更长,更了解她的性格:“余总只是不想便宜其他人,他们这些公社书记,掌握着偌大一个养殖场,还缺咱们这点奖励吗?可不是人人都像咱们余总这样大公无私!”

    马冬云赞同地点头:“可不是!”

    他们厂子的账目都非常清楚,而且全部封存在了资料室,以备查询。余思雅就算要多拿钱,那也是正大光明,当着所有人的面拿,今天的奖金公布就是最好的例子。他们这些集团的高层干部都拿到了半年工资以上的奖励,几乎都一千元以上。余思雅当着梅书记和全职职工的面提出这一点,就是肯定大家的贡献,同时让这件事摊开在扬光底下,免得以后有人拿这件事做文章。

    等三个书记下去后,梅书记又发表了一番鼓励大家的话,然后才步下主席台。

    余思雅重新拿起喇叭,高声道:“现在我还有两件事要宣布,第一件,年后,饲料厂将向猪饲料进军,大批量生产猪饲料。饲料厂将会扩员,届时将按照约定,一半的招工名额面向全县,请各公社推荐符合我们要求的社员来参加面试,如果你们送来的员工有偷窃、抢劫等不法行为或是懒散不认真工作违反厂规,我们清河鸭集团有权开除该职工,从其他公社选拔合适的职工!因此请大家务必要推荐勤快踏实肯干的社员,我们清河鸭不养闲人!”

    听到前面一段,大家都挺高兴,总算有件好事了,但听到后面这句话,公社书记们的脸色都不大好看了。

    这余思雅也太嚣张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么说,根本不给他们这些公社面子嘛!以后工作认不认真,还不是他们清河鸭说了算,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故意报复。尤其是得罪过余思雅的钱书记心里更不爽,觉得这就是余思雅在变相报复他们。

    余思雅将这些公社书记的脸色收入眼底。她清楚,她这话不讨喜,她今天的行为让这些公社书记心里不舒服。

    她也不想这么做,可谁让很多公社选拔工人并不公平呢。据她所知,不少养殖场的职工都是公社干部们的家属和亲戚。现在工人还是香饽饽,这名额分配到各公社,肯定先紧着干部们的亲戚朋友。

    名额已经分配出去了,他们推荐关系户余思雅也管不着,但至少推荐来的人要踏踏实实干活,不然她绝对不要!

    无视了这些人难看的脸色,余思雅拿起喇叭,继续道:“第二件事就是,我们清河鸭准备投资六万元修建一所医院,并对外招聘有资质的医生!”

    这件事一宣布,果然又引得下面的人纷纷讨论起来。广大职工是高兴,厂子发展了,厂领导也没忘记他们,这几年,修路通电建学校,现在还要修医院,以后大家看病就方便了。

    但各公社书记的脸已经变成了菜色。他们严重怀疑,余思雅今天请他们来就是为了打击他们的。看看,他们这些公社今年才勉强通了电,可红云公社就要建医院了,差距这么大,他们做梦都追不上。以后自家公社的社员不知道得多羡慕红云公社。

    尤其是跟红云公社相邻的几个公社那更是脸色难看。这几年,他们公社的闺女都想往红云公社嫁,这么下去,自家公社的小伙子还能娶上媳妇儿吗?

    本来大家都是落后生,可这猛然出现了个尖子生,尖子生还一年成绩比一年高,年年衬得他们灰头土脸的,他们能高兴吗?

    可没人管他们怎么想,广大职工都喜气洋洋地讨论这个事。

    等大家讨论得差不多了,余思雅才举起喇叭说:“我们公社仅有一个卫生院,里面只有两个赤脚医生,卫生院里的药更是少得可怜,只能治疗简单的发烧感冒腹泻!长期以来,社员们生了病只能熬着,熬不下去了,有钱就去县里,没钱就只能等死!这是我们乡下医疗的现状,从今天开始这一切将得到改变!我们不但要吃饱,要穿暖,还要上得起学,看得起病!”

    “吃饱穿暖,上得起学,看得起病!”底下的职工们感动地站了起来,自发地挥舞起拳头,大声喊道。

    厂子对他们真是太好了,不但给他们提供了过去想都不敢想的工作岗位,还给他们发奖金,建学校,如今连医院都建起来了。

    梅书记回头看到这一幕,抿了抿唇,似是有所触动。

    等大家的情绪平静下来后,余思雅高举着手说:“今天还有最后一件事,咱们清河鸭饲料厂喂养的生猪,有八头已经长大了,我让食堂杀了,每个职工都能分得一块一斤左右的猪肉作为年货,散会后,大家去食堂排队领肉。祝大家新年快乐,也希望大家来年好好工作,让咱们清河鸭更上一层楼!集团的效益好了,大家也能拿到更多的奖励!”

    好消息接二连三,清河鸭的职工们都高兴坏了。今天简直比过年还开心,又发奖金又发肉的,他们能够进厂子工作真是太幸福了。

    看着大家开心的笑容,余思雅也很高兴,举起喇叭,大声宣布:“散会!”

    职工们连忙站了起来,拿起条凳,排队离开,然后去食堂外面领肉,带回去跟家里人一起分享。

    余思雅将喇叭递给了马冬云,大步迈下台阶,走到梅书记和一众书记面前,笑道:“各位领导辛苦了,今天咱们清河鸭杀猪,食堂做了一顿杀猪宴,饭菜酒水已经准备好了,请大家一会儿移驾去食堂吃饭。”

    梅书记笑问道:“你们这猪都是喂饲料养大的?”

    余思雅含笑点头:“对啊,就是梅书记上次见过的那几头。其中喂养猪饲料的猪最大,有差不多两百斤一头,喂鸭饲料的稍微长得慢一点,也有一百七八十斤!”

    听说是饲料喂养出来的,梅书记高兴地点头:“那我得去尝尝,这饲料喂养出来的猪跟不用饲料喂养有什么区别!”

    看后面的职工已经走得差不多了,余思雅做了个邀请的手势:“梅书记,你这边请!”

    冯主席和王书记等人也在后面招呼其他公社的书记。

    几十人一起去了食堂。

    食堂的桌子上已经摆上了热腾腾的杀猪菜,都是猪肉做的,有回锅肉、红烧肉、炒猪肝、芹菜炒瘦肉、红烧大肠、凉拌猪耳朵、猪血粉丝汤等等,摆得满满的。

    余思雅邀请大家坐下,一个桌子坐十个人,还是坐了整整四张桌子,余思雅和冯主席在主桌陪梅书记,王书记、小李和施立平分别在其他三张桌子招呼客人。

    坐下后,作为东道主,余思雅举起杯子,高声说道:“梅书记、胡秘书以及诸位公社的书记同志们,谢谢大家今天远道而来参加我们清河鸭的年终总结大会。在这里,我先敬大家一杯!”

    她仰头,一口把杯子里的酒喝完了,然后坐下边吃饭边跟同桌的诸位领导同志聊天。

    因为有梅书记在,其他几个公社书记都比较局促。梅书记也没搭理他们,他更感兴趣的是:“小余同志,你怎么想着建医院?”

    余思雅无奈地叹了口气说:“梅书记,我这次回来听说贺中华教授的夫人……贺教授尚且有余力将怀孕的妻子送回城,接受更好的医疗服务,保证他夫人的安全。可咱们普通老百姓呢?咱们乡下妇女,不管是十几岁生孩子的,还是三四十岁生孩子的,几乎都是在家里生,产妇和婴儿都得不到专业的护理,现在乡下婴儿的死亡率不低。还有不少人摔了或是有其他毛病,都是能熬的就熬过去,鲜少去医院,因为去一趟县里太不方便,不止治病需要钱,住宿吃饭什么都要钱,如果我们公社就有医院这一切情况都能得到改善。”

    梅书记听了,心情有些沉重:“你说得有道理,只是你们红云公社有清河鸭,能够建医院,可其他公社呢?”

    同桌几个公社书记听到这话都望了过来。

    余思雅微笑着说:“梅书记,咱们的医院虽然主要是依托清河鸭集团建立,主要是为了我们的职工服务。但也会接收其他病人,这样一来,我们医院所辐射的范围能扩展到附近好几个公社。我们红云公社跟县城一南一北,相距比较远,正好能够各自辐射一部分地区,这样既替县医院分担了病人,也能帮助附近的社员,这不是一举两得吗?”

    梅书记听到这话笑了:“在你这里,什么都能变成一举两得,三得,共赢!”

    余思雅笑着说:“梅书记,我这都是实话。”

    梅书记听到这句话,缓缓点头:“小余同志确实是个实在人,做的事都是为老百姓考虑。你们清河鸭这一年为县里创造了不少就业岗位,带动了县里经济的发展,咱们县目前已经成为全省唯一一个全县通电的县!”

    听到这话,这一桌,隔壁桌的公社书记心里都快酸成了柠檬。梅书记这也未免太偏心了,明明是他们这些公社的养殖场出钱帮助村里通电,结果好名声最后全被余思雅给捞去了,真是太气人了。

    余思雅不知道这些人的心思,她更感兴趣的是:“梅书记,咱们县全县都通电了?什么时候的事啊?我太忙了,竟然都不知道。”

    梅书记笑着说:“就今年冬天的事。各养殖场效益不错,结余不少,拿出通电也是改善老百姓的生活。各公社书记们都很积极,在这里我代表全县的老百姓感谢大家!希望大家再接再厉,明年继续好好干,争取咱们县明年将公路都修好,方便老百姓,将咱们辰山县建设成为全省第一县!”

    梅书记是真的高兴,今年各公社拿钱出来通电,同时带动了县里电线厂、石子厂、河沙厂的发展。因为手里头宽裕了,今年全公社建设新房子的人家也比往年翻了几倍,这让建筑材料相关的厂子也跟着吃了一波红利。这些厂矿今年效益好了,年终的福利也发得多,职工们手里有钱了,过年也更舍得买年货,让今年全县的副食品销售也跟着提高了一些。

    可以说,他们县今年称得上全面开花,不少厂子的效益都有所提高。他这会儿算是体会到了余思雅说的带动效应。如果按照这势头发展下去,他们辰山县肯定有望领先其他县。

    各公社书记听到梅书记这番话,酸归酸,但也得承认,确实是清河鸭带来了这些良好的改变。

    “梅书记说得有道理,明年咱们一定好好努力,争取将咱们辰山县建设得更好。”有书记主动举杯敬梅书记的酒。

    饭菜丰盛酒也足,主人家招待得也很用心,各公社书记们心里那股子气总算消了一些。

    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

    饭后,余思雅带着梅书记去办公室坐一会儿。

    帮梅书记泡好了茶后,余思雅说道:“梅书记,还有个事我想征求你的意见。咱们猪饲料过完年就能投产了,但现在老百姓手里都不宽裕,恐怕很多人都舍不得买饲料喂猪。咱们恐怕还得从国营养猪场开始,所以我想找县养猪场的同志谈谈,让他们试试咱们的猪饲料,梅书记你觉得这个事情可行吗?”

    梅书记今天已经吃过了,饲料喂养出来的猪跟泔水粮食喂养出来的没太大区别,要说有不同,那就是饲料喂养出来的猪更肥一些,这对市民来说是好事,大家都喜欢肥肉。

    “我要说不行,那你打算怎么办?”梅书记好笑地看着余思雅。她刚才已经在会上宣布明年扩招工人,这个猪饲料肯定要生产起来。

    余思雅苦着脸说:“那我只能去省城找找其他养猪场了,看有没有养猪场愿意试用咱们的猪饲料。第一次,咱们可以先将饲料给他们用了,等猪养肥了,见到了效果再付钱给我们就是!”

    “你这主意就是多。”梅书记端起白色的瓷杯喝了一口水说,“这件事我没有意见,你回头跟养猪场的干部谈具体的事宜吧。正好明天你要去县里参加工作总结报告,会后我让胡秘书介绍你们认识。”

    胡秘书出面就代表梅书记的意思,这事情就成了一大半,也省得她费功夫了。余思雅非常高兴:“谢谢梅书记!”

    梅书记摆手:“不用谢我,你们厂子能为县里做贡献,创造经济效益,带动就业,这是应该的。如果咱们县自己都不相信你们的饲料,那又怎么指望外面的人相信呢?咱们自己人得先给自己人扎起!”

    陌生的词跳出来,余思雅愣了一下,结合前面的话才听明白了梅书记的意思,赶紧说:“梅书记,你放心,我们厂子会严格把关好质量,不会辜负你和县里对咱们的信任,也不会让养猪场失望。”

    梅书记点头:“你们厂子的生产咱们大家都看过了,我相信你们。小余同志,还有个事我要提前知会你一声。”

    余思雅看出梅书记的郑重,连忙正色道:“你说。”

    梅书记放下了茶杯说:“咱们县今年的成绩在市里一枝独秀,远超市里和下辖的几个县。所以这次年底工作总结报告,市里面也会派领导参加,我估计到时候市里的领导会单独见你,提前说一声,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余思雅一怔,县里的工作总结市里派人来参加,足以说明市里对辰山县的重视。

    这重视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因为宁丰市是个穷市,市里经济很差,没什么重工业,最大的厂子好像也就两千多人,一千人以上的大厂两只手都数得过来。宁丰市重视辰山县,也给不了多少实际的支持,余思雅反倒怕他们指手画脚瞎折腾。

    不过这种事她也管不了,余思雅收起复杂的思绪。微笑着说:“好,谢谢梅书记你提醒我,那我还有做额外的准备工作吗?”

    梅书记思忖几秒摇头:“不用了,估计也就是问问清河鸭的发展情况,你如实说就是。”

章节目录

七零年代女厂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美丽东方小说网--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只为原作者红叶似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叶似火并收藏七零年代女厂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