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余总, 不顺利吗?”林红旗倒了水递过去,看着余思雅难看的脸色问道。

    余思雅将电话放了回去, 深深地吐了口气:“遇到点困难。跟铁路局的合作到哪一阶段了?”

    林红旗不用翻本子就能报出答案:“上周去了宁州市, 已经敲定了合作计划。”

    余思雅默默在脑子里想了一下这个地方,有些惊讶地说:“你们速度挺快嘛,已经推进了一半。”

    林红旗笑着说:“因为都是一样的工作, 有前面的经验, 上手很快,后续进展这个速度会越来越开, 第一次去天水市的时候, 花了四五天才谈妥, 如今只要两三天就行了。”

    余思雅算了一下这个速度:“照这样下去, 再花差不多两个月就将这项工作做完吧。”

    林红旗不是很确定:“应该差不多吧, 最早的一批地级市出发运营的列车上咱们清河鸭卖得不错, 已经能够收支平衡了。舒处长他们那边现在对推进这项工作也没刚开始那么小心和谨慎了。”

    估计是看到了成效,所以敢放开手去做了。

    这是个好消息,但他们清河鸭一定要能够保证产能。不然就会失信于c省铁路局, 一旦出现了这种状况, 再想往周边省份扩张, 别省的铁路局肯定要掂量掂量了, 不利于清河鸭食品的后续发展。

    看来清河鸭养殖基地扩张这个事迫在眉睫了。

    也好, 一起将两件事办了,也能节省不少时间。这么一想, 迟早要去周边县转转的, 余思雅心里也没那么生气了。

    她对林红旗说:“这几天如果有梅书记的电话, 第一时间通知我。”

    林红旗在记事本上做了个记号:“好的。”

    估计梅书记心里也憋着一股气,所以速度很快, 不到三天,胡秘书就打电话过来说,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就看余思雅什么时候有空,就什么时候出发。

    接到消息,余思雅立即请了三天假。为了节省时间,当天傍晚,下课后,她连饭都没来得及吃就拎着行李搭潘永康送货的车子回到了县里,先在招待所住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就去县政府大楼跟梅书记他们汇合。

    大清早的就看到她出现,胡秘书吓了一跳:“余总,你,你怎么这么早?我们以为你要中午才能回来呢。”

    余思雅笑眯眯地解释道:“我昨晚就回来了。不然到中午才出发,去隔壁县都差不多傍晚了,也不好谈事情,还得耽搁一天,所以为了节省时间,我就早点回来了。怎么,梅书记今天有重要的安排吗?”

    胡秘书摇头:“没有,今天早上有个跟工商局的会,不是很重要,我问问梅书记怎么处理。”

    余思雅听了很过意不去:“抱歉,给你们工作添麻烦了。”

    胡秘书笑着说:“没事,一个小会,余总,你稍微坐一会儿,喝点茶。”

    “成,正好我还没吃早饭,先去你们食堂吃点东西,你有消息了去食堂找我吧。”余思雅昨晚就没吃,今早怕耽误时间,本来是准备一会儿出城的时候在路上买几个包子对付两口的,既然胡秘书他们这里还没安排好,那她也不用这么急了,正好有吃饭的时间。

    胡秘书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余总可真是个工作狂,连早饭都没吃就过来了,难怪这么早呢!

    “好,余总,你不用着急,慢慢吃,一会儿我过来找你。”

    说好后,余思雅就去了县委食堂。

    机关食堂的伙食还不错,早饭很丰盛,有粥、包子、馒头、面条,还有鸡蛋和榨菜。余思雅看时间来得及,要了一碗面条,又买了个鸡蛋,端着寻了个位置坐下慢慢吃。

    一顿早饭还没吃完,胡秘书就夹着公文包跑了进来:“余总,车子已经安排好了,你吃过饭我们就可以出发了。”

    闻言,余思雅端起碗,仰头将面汤和里面剩下的一点面条给吃了,然后掏出手帕擦了擦嘴说:“胡秘书,我好了,走吧。”

    胡秘书看到她这豪迈的动作,不禁笑了:“梅书记说你是拼命三娘,还真没夸张。我就没看到过你这么拼命的女同志。”

    余思雅边走边跟他说话:“我只请了三天假,时间宝贵啊,再说梅书记可是推了工作陪我走这一趟,怎么能让领导等我呢。对了,梅书记上午这个会不打紧吧?”

    胡秘书笑着说:“没事,由县长主持。”

    “那就好。”余思雅松了口气,能够换人主持,看来这个会确实不是很要紧。

    说话间,两人出了大楼走到了车子前,胡秘书拉开后座的车门:“余总,你请。”

    “谢谢!”余思雅冲他笑了笑,拿着行李坐了起来。

    梅书记正在看资料,听到身边的动静,抬头笑看着余思雅说:“小余同志早,听说你昨晚就回来了?”

    “对,正好昨晚养殖场这边有车子送货进城,我就跟着车子回来了,在县里的招待所住了一晚上。梅书记,咱们第一站去哪个县?”余思雅最关心的还是这个。

    为了腾出时间,这几天她非常忙,胡秘书打电话过来,她刚巧不在,因而也没搞清楚先去哪个地方。

    梅书记将手里的资料递给了她,说:“咱们先去平化县,我以前在那边的煤矿厂工作过,跟他们费书记在一个厂子里呆过,勉强算个熟人。而且平化县离咱们辰山县最近,这段路也是最好走的,他们县比咱们县条件好,境内的地势相对比较平坦,粮食作物的收成也比较好,是咱们周边发展最好的一个县,存粮应该也是最多的,农民手里应该也有不少粮食。”

    余思雅点头,接过资料翻了起来。

    梅书记的这份资料很详细,平化县的面积、人口和土地状况都有,此外还有平化县的产业布局,将几个比较大的单位都例了出来,做了简要的说明。

    平化县虽然面积跟辰山县差不多大,但因为地形相对要优越,所以其工业发展也要相对完善一些。而且平化县还有个得天独厚的优势,就是这个县地底下蕴藏着一定的煤矿资源,当地的煤矿厂有两千多职工,是平化县最大的厂矿单位。

    不过平化县没有铁矿资源,所以其生产的煤大量向外输送,主要供给给丰宁市钢铁厂。那是全市最大的单位,有三四千名职工。不过丰宁市的钢铁资源也不足,近些年来产量一直在下滑,据说是钢铁资源快开采完了。

    余思雅边翻边说:“梅书记,既然平化县这么多煤矿资源,就没想过建一条铁路吗?”

    梅书记叹道:“平化县倒是想建呢,可咱们市里都没通铁路,又哪轮得到咱们县。”

    也是,煤矿厂和钢铁厂在本地,本市是个大单位了,可放眼全国压根儿不够看。想想首钢的规模,丰宁市钢铁厂在首钢面前就是个弟弟的弟弟。以后这样的钢厂将会是最先被淘汰的一批重工业,技术设备落后,资源不丰富,交通运输也不行,拿什么跟大厂竞争?

    除了煤矿厂,平山县其他的工业跟辰山县没太大的区别,也是食品厂、养猪场、肉联厂、砖瓦厂、农机厂等等这些小厂子,规模大部分都只有几百人,全而不强,基本能满足本地居民的需求。

    更要命的是梅书记说这条路比较好走,余思雅一点都没感觉。因为车子开出县城没多远就颠簸起来,走个几百米又颠一下,根本没法再看文件了,余思雅只得将资料收了起来。

    梅书记见状说:“小余同志,我跟你介绍介绍平化县的情况吧。”

    余思雅有点郁闷,但现在这种路况,只能靠梅书记介绍了。反正大家坐着总要聊天,那就聊工作吧。

    “那就麻烦梅书记了。”

    于是两人聊了起来,梅书记介绍情况,偶尔胡秘书会在前面做一点补充。

    两个小时后,车子终于从一望无际的原野驶入了城市。遥遥望去,一座小城出现在前放方,路也相对平坦了许多。

    余思雅伸长脖子望了过去:“梅书记,前面就是平化县了吧?”

    “对。”梅书记降下了车窗,观察起道路两旁的庄稼,从高高的玉米到低矮的水稻、大豆一路看过去,他忍不住感叹,“看到了吧,他们这边的地形比咱们那边好多了,山地要少很多,土地也比较肥沃。你看,跟咱们县的庄稼长势差不多,他们可没咱们那么多的肥料!”

    余思雅对种地这块不熟,不过穿越过来后好歹也在乡下呆了两年,那阵子每天上班下班都要经过郁郁葱葱的农田,见过不少农作物。

    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她点头说:“确实,这庄稼的根茎粗壮结实,玉米棒子看起来也挺大的,他们县自然环境好多了。”

    梅书记有点心酸:“可不是,他们县的人生活也一直比咱们县好。每年纳粮也是最多的,好多年,成绩都在咱们市属第一,不过去年被咱们反超了。”

    说到最后一句,梅书记心里总算得劲儿了点。

    余思雅听了觉得忙说:“梅书记,咱们今年也能超过他们的。”

    梅书记乐呵呵地说:“当然,我也有这个信心,别的不提,咱们县今年要养上百万只鸭子,光这个就能狠狠压他们一头。”

    车子开进了城里,四周的景色鲜活了起来,路边多了些卖农产品的农民,还有悄悄开店卖包子的。

    余思雅说:“这里看起来挺热闹的啊!”

    梅书记感叹:“可不是,咱们县现在也这样,买包子也不用天天一大早去国营饭店守着了。”

    国营饭店每天卖多少东西,采购多少食材都是定量的,卖完就没了,去晚了就没得吃。

    “这样啊,那确实方便了许多。”余思雅暗暗观察一路上的种种新气象。

    这可是个好现象。再过几个月,中央就会正式宣布大家可以自由摆摊,颁发营业执照了。届时,才是他们清河鸭最大的机遇呢!

    想到这里余思雅心里就一片火热,恨不得时间一下子拨到半年后。

    “小余同志,想什么呢?到了。”梅书记的声音拉回了余思雅思绪。

    她推开门下车,抬头看到一座五层楼的建筑矗立在面前,门口挂着“平化县政府”字样的牌匾。

    胡秘书去门卫处说明了情况,并出示了介绍信。

    一个门卫立即蹬蹬蹬地跑进去通知领导了,另一个热情地过来带他们进去:“梅书记,你们好。”

    三人随着门卫进入了大楼,刚走进一楼,一个穿着白衬衣,灰色长裤,黑色皮鞋,三十来岁的男人飞快地走了过来,激动地跟梅书记握手:“你好,梅书记,费书记现在有个会,大约还有十几分钟结束。你们先随我来,到办公室里休息一会儿!”

    梅书记显然认识对方,和和气气地说:“好,劳烦谷秘书了。”

    “梅书记客气了,这边请。”他在前面带路,将梅书记三人带到了三楼的一处办公室。

    这处办公室跟梅书记的办公室大同小异,分为两块,一个是办公区,一个是待客区。

    谷秘书将他们领到待客区的沙发前,邀请三人坐下,又飞快地给他们泡了茶,然后坐在一边陪聊:“梅书记,这是我们本地产的一种春茶,不知道你们习不习惯!”

    梅书记端起茶杯嗅了一口,笑道:“不错,你们这茶挺好的。谷秘书,你有事就去忙吧,不用招待我们,我们先坐一会儿,喝点茶休息一下。”

    谷秘书从善如流地说:“那好,梅书记你们远道而来辛苦了,先歇会儿,我们办公室的小张同志就在门口,有什么需要你们吩咐她。我去看看会议是不是要结束了。”

    说完笑着退了出去。

    余思雅三个人没事做,她又重新拿出了那份资料看了起来。

    十分钟后,谷秘书随着费书记一道出了会议室,两人走在最前面,一边上楼,费书记一边问道:“食堂那边安排好了吧?”

    谷秘书点头:“已经安排好了,等你跟梅书记见过面就差不多,十二点能够准时开饭。”

    “好,也不知道这个老梅招呼都不打一声,突然跑过来找我干什么。”费书记揉了揉额头,疑惑地说。

    谷秘书也摸不准,想了想说:“应该是有事找咱们吧。对了,今天梅书记身边还带了个特年轻漂亮的女同志。”

    费书记纳闷了:“没听说他换秘书了啊?”

    而且男领导一般也不会换女秘书,没那么方便,容易引起误会和流言蜚语,对双方都不好。所以一般干部用秘书都会用同性,很少用异性的。

    谷秘书轻声说:“不像是秘书,我看胡秘书对她挺客气的,她进去后,跟梅书记坐一块儿,胡秘书坐到了一侧的位置,我端茶过去,胡秘书先将第一杯茶给了梅书记,第二杯茶就给了那位女同志。”

    谷秘书不愧是秘书出身,就两分钟的时间就观察到了不少东西。

    费书记挑了挑眉:“这样啊,那去看看,梅书记今天来找我,应该跟这位女同志有关。”

    上了楼,两人不约而同地停止了说话,大步走到办公室。

    费书记直接进去,老远就乐呵呵地说:“老梅啊,今天什么风把你给刮来了。不好意思,刚才有个会,让你久等了。”

    梅书记连忙起身,跟费书记握手,顺便介绍余思雅的身份:“费书记,该我说对不起才对,没打招呼就登门,打扰了。我给你介绍一下,我旁边这位是我们县清河鸭的负责人余思雅同志。”

    余思雅大大方方地伸手,笑道:“费书记打扰了!”

    费书记跟余思雅握了一下手,上下打量着她,笑呵呵地说:“老梅,你今天总算舍得把你的心腹爱将带出来让咱们瞧瞧了。余总,闻名不如见面,请坐!”

    大家坐下,费书记坐在余思雅和梅书记的对面。他看了看梅书记,又看看余思雅:“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梅书记和余总你们两个大忙人一起到咱们平化县,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啊?余总,考虑在咱们县开厂吗?咱们平化县非常欢迎清河鸭。”

    “走走走,我说你个老费,一打照面就挖我墙角啊。”梅书记蹙眉,故作凶巴巴地说道。

    看得出来,他们俩关系确实很熟,所以能当着下属的面开这种无伤大雅的玩笑。

    余思雅微笑不语,这时候还不该她说话。

    费书记赶紧竖起手:“好,我就随便说一句,老梅你不必这么紧张吧。要不咱们去吃饭,边吃边说?”

    梅书记想着余思雅为了节省时间,昨晚连夜赶回来,便拒绝了:“现在时间还早,先说吧,说完了我们还要赶往大津县。”

    闻言,费书记正色:“什么事这么赶,你说。”

    梅书记直接开门见山了:“费书记,我们想向你们县购买一批玉米。价格好商量,可以比收购价高一分!”

    费书记沉吟了片刻问道:“你们需要多少?”

    梅书记看了他一眼:“你能批多少?”

    听到这个答案,费书记骇了一跳,梅书记这意思是批多少,辰山县就要多少啊。他扭头小声跟谷秘书商量了两分钟,然后报给梅书记一个数字:“最多五百吨,多的咱们也不好批!”

    “费书记,太少了,能不能再多一点。”余思雅忽地插话问道。

    费书记看向余思雅,目光带着审时。

    余思雅坦荡荡地直视着他的目光,笑盈盈地说:“费书记,你应该猜到了,需要粮食的是我们清河鸭。实不相瞒,咱们清河鸭饲料厂比较缺粮食,刚才一路走过来,梅书记跟我都看见了,你们县今年的庄稼长得很好,收成肯定有盈余,这部分我们也想提前给收购了,价格仍旧比收购价高一分钱。而且我们自己派车子过来从农民手中收购。”

    费书记确实猜到了,在梅书记说收购玉米时,他就明白余思雅为何会跟着来了。不光如此,而且他还猜到了他们这么做的原因。费书记在市里也有交好的人,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不可能不知道。

    他不好拒绝梅书记,也不好批太多的粮食,得罪市里某些人,所以就选了个折中的数字,希望将这件事给带过去。可没想到余思雅竟然狮子大张口,不但明明白白地说不够,还将他们地里的粮都给盯上了。

    该说这个小同志胆子够大呢?还是说她眼光长远呢?

    费书记不想掺和进这件事里,面对余思雅的直白,他只得硬着头皮拒绝:“余总,这都六月了,咱们县也没多少粮食啊,五百吨已经是极限了。”

    余思雅仍旧笑眯眯地看着他:“费书记,我们清河鸭现在的养殖规模远远不够,不知道平化县愿不愿意一块儿加入进来?合作方案跟咱们辰山县的所有养殖场一样,你们负责养,我们负责收!”

    费书记……

    他可不相信余思雅会这么好心。可面对这个诱饵,费书记还真的心动了,毕竟辰山县养殖基地的效益大家都看在眼里,年底工作总结的时候,市里公开表扬了辰山县。今年三月份的时候还组织了一场考察活动,丰宁市及其下属几个县的领导干部组织起来去辰山县考察了一趟。

    考察的结果他们几个县的书记私底下还讨论过,开办养殖场真的没什么难的,最大的问题是要有人收购清河鸭,只要保证有人收购,那绝对是稳赚不赔的买卖。难怪辰山县的养殖场开了一家又一家,而且规模还越来越大。

    他私底下也想过走辰山县的路子,可一时半会儿也没头绪,手上也没适合办这个事的人,只能暂时罢了。没想到余思雅今天竟然主动把机会送上了门。

    见费书记没一口拒绝,也没答应。梅书记就知道他是在犹豫,便说:“老费,咱们俩都认识二十几年了,我也不跟你玩那些虚的。我们辰山县的成绩你看到了,开办养殖场可不光是养殖场的收益,还能带动当地社员的收入。旁的不说吧,我们辰山县光是饲养员和其他职工就有一千多名,这个数字可不小。养殖场里产生的粪便还是天然的饲料,对农民种地也是有益无害。而且养殖场是各公社自办的集体企业,不受计划委员会管制,这养多少鸭子,利润去了哪儿,也都咱们说了算。有了这笔钱,咱们县也可以发展发展,你就不想修修路?瞧瞧咱们两个县的路都烂成什么样子了,县道还不如我们乡下公社之间的公路呢!”

    费书记被他说得很郁闷:“你们县这么有钱,把中间的路修好啊!”

    别说,梅书记还真想修,他大大方方地表示:“可以啊,你们修一半,我们修一半,大家在中间划个标记,一起往中间修。”

    费书记……

    这么长的路,而且是县道,要比乡村公路宽不少,至少得两个车道,保证相向来往的两个车子能错开,要花的钱可不少。平化县财政可拿不出那么多钱。

    “老梅,你别激我了,我知道你们县这几年有钱了,咱们平化县比不上。”

    眼看两人说起了火气,余思雅连忙打圆场:“费书记,你应该听说了,我们这次其实是给饲料厂买粮食的。如果只是供应清河鸭的鸭饲料,我们饲料厂不缺粮。但最近我们的猪饲料用的人越来越多了,省城第二养猪场都一次性从我们厂子里进了七十多吨猪饲料,未雨绸缪,所以我们才会想从平化县买些粮食。这几年粮食丰收,产量逐渐提高,家家户户的余粮只会越来越多,咱们清河鸭正好能够消化掉,这对两个县来说都是一场共赢的事,费书记,你说是不是?而且我还有个提议,咱们办养殖场嘛,也不一定要办养鸭场,还可以办养猪场,我们的猪饲料对生猪具有极好的促进生长作用,能将生猪的出栏时间缩短到五个月左右!”

    费书记脸色稍缓:“我知道,只是,咱们县真的没多少粮食了……”

    说到底,他还是不想得罪人。

    余思雅了然,长叹了一口气说:“费书记,你要不帮我,那咱们清河鸭饲料厂是真没办法了,总不能看着几百个工人没事做,饿肚子吧?那我恐怕不得不找省城的高市长求助。哎,也好,省城有铁路,能够迅速连接全省十个比较发达的市,运费还能比货运省一大半,算起来还是我们清河鸭占便宜了。”

    费书记蹭地抬眼看着余思雅:“余总,你这意思是?”

    余思雅却不肯说了,一脸遗憾的样子:“没啥,我就随便说说。费书记你也有你难处和考量,今天是我跟梅书记强人所难了,抱歉,打扰了。”

    梅书记觉得挺奇怪的,余思雅可不像这么轻易放弃的人,今天怎么这么容易就说算了?

    不过他们是自己人,而且梅书记也有点生费书记的气,干脆站起身,顺着余思雅的话说:“费书记,今天是我冒昧了,咱们就不打扰了!”

    “不是,怎么才来就要走。这都快12点了,食堂里已经备好了饭,走吧,咱们先去食堂吃饭。老梅,咱们多少年的朋友了,你来我地盘上,一顿饭都不吃就走,像什么话?”费书记立即拦着他们热情地说道。

    梅书记侧头看了一眼余思雅。

    余思雅悄悄冲他点了一下头。

    梅书记咳了一声:“好吧,费书记你真是太客气了,不过今天中午就别喝酒了,咱们还要赶去大津县呢,不管成不成,总要跑一趟吧!”

    这话费书记实在不好接,笑了笑,干脆略过:“好好好,不喝酒,只吃饭,这会儿太阳这么热,先去吃饭。就一顿午饭,也耽误不了多少功夫。”

    一行五人一块儿出了办公室,直接到食堂,过了几分钟,又有两个干部进来跟梅书记打招呼,分别是平化县的副书记和县长。

    等菜上桌,费书记果然也没勉强,端起茶杯说:“今天我以茶代酒,敬梅书记一杯。”

    既然是喝茶,余思雅也挨个敬了几位领导一杯。

    寒暄完,大家开始动筷子。食堂可能知道领导要招待客人,饭菜准备得还算丰盛,三荤两素一汤。

    大家热热闹闹地动了筷子,谁也没提先前在费书记办公室的事,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

    梅书记是贵客,大家都拉着他说话,说得都是一些工作上的事。余思雅插不上嘴,就在一旁安静地吃饭。

    因为不喝酒,不管费书记他们多热情,这顿饭也吃不了多久。

    半个小时后,看桌子上的菜不多了,梅书记适时地说:“谢谢费书记你们的招待,这时间不早了,咱们就先走了,下次再聊。”

    费书记看了一眼外面火辣辣地太阳,挽留道:“现在正午,正是最热的时候,梅书记,再歇一会儿呗,去我办公室里坐坐,等天没那么热了再走!”

    这会儿车子还没空调,黑色的铁疙瘩本来就吸热,在烈日下长途跋涉,非常热。

    梅书记看着太阳,也有些犹豫,他扭头问余思雅:“小余同志,要不再等等,太阳太大怕中暑。”

    余思雅含笑点头说:“我听梅书记的,实在不行,等晚点太阳下山,咱们就回去吧。”

    梅书记吃惊地看着她:“不去大津县了?”

    他们先前说好要将几个县都跑一遍的,可这才走了一个县,余思雅怎么就改变主意了?这可不像她的作风。

    余思雅淡淡地说:“不去了吧,去了估计结果也差不多,我就别拉着梅书记去为难诸位书记了。”

    梅书记没话说了,可不是,他跟费书记关系最好,费书记都不肯答应帮忙,就更逞论其他县了。

    费书记在一旁看到这一幕,装作没听见笑呵呵地说:“那正好,走走走,去我办公室坐会儿,上次开会都没好好聊聊。”

    于是几人又折回了费书记的办公室。

    费书记拉着梅书记聊天,说的都是现在的政策和变化。余思雅不便插嘴,就从包里摸了一本书出来:“梅书记,费书记,你们聊,我看会儿书,今天请假,学业又要落下了。”

    费书记瞥了余思雅一眼,目光藏着探究和不解。

    不是挺着急的吗?特意请假回来找他们临近的几个县救急,怎么就突然放弃了?

    也不像。费书记虽然不了解余思雅,但也听说过对方的事迹,无论是贷款办厂,还是大手笔捐赠等等,无不说明这个同志虽然年轻,但却是个极为有魄力的年轻人。要真是轻易就说放弃的人,清河鸭也不可能在短短四年时间发展到现在这种规模。

    照她过去所做的一切来看,这小同志肯定不会放弃,莫非是有了其他办法?

    费书记悄悄收回了目光,观察梅书记,梅书记明显有点焦躁,眼睛里藏着担忧,说话有时候都有点心不在焉的。

    难道这两人产生了分歧?

    刚才拒绝了对方,费书记也不好多问,心里跟猫抓了一样,而且他还有隐隐的担忧,余思雅别一气之下准备将饲料厂搬到省城去了吧?听她刚才没说完的话,似乎有这个意思。

    放不下这件事,费书记跟梅书记聊天的时候就试探着问了问:“刚才听余总提起高市长,余总跟高市长很熟吧?”

    梅书记不知道费书记怎么突然提起这个,但他怎么也要给自己人撑腰,笑着说:“当然,高市长很欣赏小余同志。而且高市长跟咱们清河鸭还挺有缘分的,当时清河鸭养殖场刚成立,要买小鸭子,小余同志到了省城两眼一摸黑,省养鸭场说没条子也不肯卖鸭子给他们。最后还是高市长看他们可怜,特意批了一张条子,不然咱们清河鸭都办不起来。”

    费书记不知道里面还有这么一段故事,连忙说道:“那这确实挺有缘的。”

    难怪余思雅跟高市长关系这么好呢,这就麻烦了。余思雅心里肯定是很感激高市长的。

    费书记心里装着事,过了一会儿低头看表说:“梅书记,我有点事,去十分钟,你们先坐一下。”

    梅书记连忙说:“你去忙吧,不用管我们了。一会儿太阳没这么热了,我们就走。”

    “不着急,先喝茶。”费书记点点头,起身出了门,谷秘书赶紧跟着走了出去。

    他们一走,沙发上就只剩余思雅三人了。

    没了外人,梅书记脸上强撑着的笑容没了,叹了口气问余思雅:“咱们一会儿真的不去大津县了?”

    余思雅淡淡地笑着说:“不去了,梅书记别担心,我心里有数。”

    有什么数啊!梅书记瞟了她一眼,无奈地说:“我没想到明知这是好事,老费竟然会拒绝。”

    余思雅倒是能理解,毕竟当干部的嘛,多少讲究以和为贵,谁愿意为了不相干的得罪上面的某些人呢!而且他们提出来的这些合作,虽然说平化县不会吃亏,但到底是拾人牙慧,还是会被辰山县压一头。费书记积极性不高就很正常了。

    往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见没人,余思雅悄悄说:“梅书记别担心,一会儿费书记就会改变主意的,咱们今天不会白来!”

    梅书记惊讶地看着她,正想问问到底怎么回事,忽然听到门口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他连忙坐直身,端着茶问道:“胡秘书,为了不耽误小余同志的时间,一会儿先去汽车站看看,还有没有车子到省城?”

章节目录

七零年代女厂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美丽东方小说网--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只为原作者红叶似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叶似火并收藏七零年代女厂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