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

    因为知道采购的这批机器有近一半是要用于在省城建厂之后, 高市长让许秘书跟相关单位打了个招呼,加快了审批流程, 三天后, 三百多万美元的外汇就批了下来。

    最重要的钱到位了,接下来就是采购的事情。

    这么大笔钱,余思雅不亲自跟田主任交代清楚不放心。

    但这时候国内的电话除了重要的党政军部门, 其他的电话都不能打国际长途, 就是花钱也不行。

    所以要想亲自交代田主任,那又只能去市里蹭电话。好在大家都是老熟人了, 大的忙都帮了, 这个小忙也不是什么事。

    余思雅又抽空去了一趟高市长那里。这个电话打得还是异常艰难, 因为要先找会日语的人帮忙打过去找田主任, 约定好时间, 到点了再打过去。

    如此一番折腾, 总算跟田主任联系上了。

    但这时候国际长途的话费极贵,几十元一分钟,每秒都是钱, 所以电话接通后, 余思雅也不敢耽搁, 赶紧直奔主题:“田主任, 我的信你收到了吗?”

    田主任说:“收到了。”

    “好, 我们明天就把钱给你汇过去,按照信上的机器型号购买。年前能将机器带回来吗?”余思雅急促地问道。

    田主任遗憾地表示:“不行, 余总, 这批机器块头大, 不能走空运,只能走海运, 速度非常慢,还要排队,年前能上船就不错了。”

    可真够久的,但余思雅也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这时候交通本来就不发达,也就是跟日本相距不远,要换了欧美,机器恐怕得在海上飘好几个月才能到国内。

    她再次无比地怀念后世便捷迅速的交通和通讯。

    “好,辛苦田主任了,机器的事就拜托你了。”余思雅只能同意。

    挂断电话后,她长长地吐了口气。

    许秘书进来看到她这副表情,忍不住笑了:“什么事让余总这么愁?”

    余思雅无奈地说:“还不是机器的事,恐怕没个两三个月运不回来。”

    先要运到沿海的码头,然后再换陆运,辗转好几千公里,中途还要换好几种交通工具,相关的手续也要办理,有得耗。

    许秘书笑道:“没办法,这么远进口,速度就是比较慢。”

    “是啊,要是咱们自己能生产就好了。速度快,花钱也少,要多少有多少。”余思雅跟着感叹。

    许秘书听了这话觉得余思雅想得有点美,但他没说什么,只道:“余总,高市长请你过去。”

    “好的。”余思雅点头。

    放下了电话,余思雅跟着许秘书去了高市长办公室。

    高市长见到她招了招手:“小余同志,关于你上次提的猪肉供应,根据省城几大养猪场1979年的养殖数量和市场供应,市里面可以分配一批生猪给你们。这是具体的数量,你看看。”

    余思雅接过高市长递来的资料,认真看了一下,从1980年的2月开始,省城将配给一部分生猪给还没建起来的火腿肠厂,每个月都有固定的配额区间。

    有了猪肉保障,机器一来,火腿肠就可以生产了。

    不过余思雅看了之后,提出了一个问题:“高市长,能不能直接批猪肉给我们?每个养猪场分配生猪给我们,那我们厂子还要单独建生猪养殖区、宰杀区,太占地方浪费空间了,而且猪肉的内脏、骨头、猪肉、猪脚等等,这些不适合做火腿肠的部分,我们去处理也比较麻烦。不如由肉联厂宰杀了,我们只要肉,按市价购买就行,其余的部分还可以卖给市民,也不浪费。”

    高市长轻轻点头说:“小余同志,提供生猪是考虑你们单位需要的猪肉量比较大,生猪可以需要的时候再宰杀,随时保持新鲜。但换成了猪肉,能够保存的时间就非常短了,尤其是夏天,七八月的时候三十几度,一天猪肉就会变质。”

    “高市长,你们考虑得真周到。确实,夏季肉类保存时间非常短,不过对这个我们单位有相应的规划,建厂时会建冷库,这样就可以长时间保存猪肉了。”余思雅笑着解释。

    建冷库也比把生猪拉过来自己杀自己养划算多了,而且还相对干净一些。不然夏天杀猪的时候,厂房周围肯定苍蝇满天飞,这种环境生产出来的火腿肠,她自己都不想吃,就更别提别人了。

    这个安排确实比提供生猪更合适,因为生猪也可能遇上猪瘟疾病之类的,影响供应量。但换成冷冻猪肉,可以长期保存的那种,就可以在猪肉销售的淡季多囤一点,保障工厂生产。

    高市长颔首道:“成,那就按你说的办,让肉联厂每个月直接给你们供定量的猪肉,小余同志,没有问题了吧?”

    余思雅笑了一下说:“高市长,这些猪肉恐怕还不够。希望我们厂子能够对外自主向农民购买猪肉。”

    市里划给他们厂子的配额是定量的,这也就决定了全年的产量。可厂子要发展,肯定是要扩大产能的,那就得增加原材料,没猪肉,怎么增加产能?

    高市长听了这话后说:“小余同志你别着急,市里面还决定在省城以及下辖的县城推广生猪的养殖,学习丰宁市的养猪合作社经验。”

    有高市长这句话余思雅就放心了。她笑着说:“谢谢高市长对我们工作的支持。”

    高市长摆手。他帮清河鸭也是为了工作,为了省城的就业和经济增长,清河鸭要的猪肉越多,也就意味着产能越高,相应的招工也就更多。

    “原料和机器都已经有了眉目,小余同志,市里给你们准备了几个地方,你看看哪块地比较合适。”高市长让许秘书拿来地图说道。

    余思雅看了看市里面给他们清河鸭划出来的几片区域,目前都位于郊区,不过都处于城市边缘,现在看来是落后的地区,可过个二三十年,城市大幅扩张后,这片地区都会成为市里的中心地带。

    不过这地只是租给他们厂子用,余思雅对以后哪块地皮最值钱没太大的执念,她最看中的还是交通便利和土地大小。

    选了一圈后,余思雅的手指向了距火车站最近的一块地:“高市长这片区域吧,我们要建冷库、仓库、加工车间,还有职工宿舍等等。占地会比较大,这块地比较合适。”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原因是,这块地距火车站直线距离只有两三公里,方便他们将货从火车上发往全国各地。铁路是陆地上运输速度最快、最安全也是最廉价的货运方式,尤其是大批量的货物,走铁路运输省事也省钱。

    高市长看见余思雅挑好了地方,笑道:“小余同志可挑了一块最大的地,这块地可是有一千多亩。你们厂子都要吗?”

    余思雅肯定地点头:“要的,高市长,除了火腿肠,我们还会生产跟猪肉有关的副食品。厂子大一点,以后也好扩张。”

    这会儿的土地供应非常充足,高市长见余思雅心里有数,便没有多说,只问:“你们厂子准备什么时候动工?省城成立了建筑施工队,除了修路,也建房子。”

    余思雅感觉有些好笑,又有些感动。高市长为了增加就业,解决城市青年的工作问题真的是不遗余力,这些事情本来是可以交给下面的人去做的,他也都亲自关心。

    “高市长,这个……我们单位拿了五百万出去购买机器,又要拿五十多万来修路,厂子里的周转资金比较紧张,如果现在就开始动工建厂的话,资金方面会比较困难,所以我想跟你商量一下,修路能不能先用两地政府和省里拨的那部分钱,至于我们该出的这五十多万元,可不可以稍微缓三四个月?这样也不耽误工期。”余思雅跟高市长打商量。

    这条路怎么也要修大半年,工人工资是按月结,材料费也是拿多少算多少,用了之后再结算。只要将这个付款的顺序稍微调整一下,清河鸭就能赢来三四个月的缓冲期,届时这笔钱也就不是事了。

    其实现在集团也能拿得出来这笔钱。因为这两个月是销售旺季,光是清河鸭几个门市部一天就有数万元的现金流,此外还有百货公司、两省铁路局、供销社以及一些大单位的团购。这些加起来,一个月能有数百万的现金回流,所以哪怕买机器掏光了上半年的盈利,集团的现金流也是不成问题的。

    只是开年之后,新的生产需要不少的钱,得留一部分资金。还有就是马上要过年了,得给全体职工发放福利。

    除去宜市饲料厂刚招工,还没正式开工上班,不用发工资和福利。其他几个分厂、门市部的职工都要发,算下来总共有五千余名职工的福利。

    去年发了三个月的工资作为福利,今年集团效益好,肯定不能比去年少。余思雅计划今年老职工多发四个月工资作为奖励,未干满一年的新职工多发三个月工资,管理层再额外多发三个月的工资,连同当月要发的工资,算下来要一百万元左右。

    这笔钱无论是拿来建厂还是修路都够了。但余思雅觉得既然承诺了要给职工发福利,集团效益又好,大家辛辛苦苦干一年,不就盼着过年的福利吗?不能因为集团的规划就去克扣或是推迟职工福利,这样会降低职工对集团的信任感,也不利于集团的管理。

    所以她就把脑筋动到了修路的这笔资金上。省里和两地政府的资金已经到位,放在账户上也是放着,又不生子,先用他们的,也能缓解清河鸭集团的现金流压力。

    当然,余思雅没跟高市长提他们集团要发福利的事。不然省城很多厂子福利都没他们单位好,这让高市长怎么想?有钱发职工,没钱修路?

    毕竟红云公社离得远,高市长也不了解清河鸭的具体情况,听余思雅这么一说,想到他们集团这几个月确实花了蛮多钱的,便很好说话地同意了:“没问题,先用省里面拨下来的款,最后用你们单位提供的这笔钱。不过,小余同志,你得将钱提前准备好,咱们这路不能修了一半,最后说没钱了。那我跟你们梅书记可都没法向省里交代。”

    余思雅连忙保证:“这个请高市长你放心,路是咱们主动提出来要修的,对我们清河鸭的发展也非常重要,我们清河鸭绝不会拖后腿。这笔钱,四月份我就让财务转到修路的账户里。”

    现在清河鸭有几千员工,好几个分厂和门市部,高市长相信几十万元对他们来说不是什么大困难,点头说:“我相信你。小余同志,建厂如果遇到什么困难,你找许秘书。”

    这是要给他们开绿灯的意思了。余思雅连忙高兴地说:“谢谢高市长,那我们明天就去看地方,再找建筑设计院出图纸,争取这个月开工。”

    其余余思雅也很着急,二月份开始省城就要定额给他们猪肉了,要是厂子没建起来,这批猪肉怎么处理?

    所以第二天她邀请了小元同志,一起走访了市里面拨给他们的这块地。

    一千多亩的面积实在是不小,两人骑着自行车都花了整整一个小时才将这片地区转了个遍。边走,小元同志还拿出地图做标记。

    最后他都感叹:“余总,你们这个新厂子也太大了,就你目前给我规划的这些建筑,恐怕用不完这片地。”

    余思雅也清楚这一点,主要是进口回来的生产线只有四条,而且猪肉的供给也有限,暂时就是多修厂房也没法扩大生产。她笑着说:“先修这一片区域,挨着大马路边,交通比较便利的。至于剩下的地嘛,等有了充足的资金和机器,再直接往后面扩建,这样一来也不影响厂子的运转,边修新厂房边扩大生产。”

    “成,我明白了。”小元同志在地图上做了标记。

    两人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具体讨论了目前火腿肠厂的建设方案,然后由小元同志的团队出设计图,给余思雅过目后再开工。

    余思雅本来以为这个寒假会轻松一点,可因为要建设火腿肠厂的事,她根本走不开,放假了也跟以前一样忙。

    而且因为年关,集团要整理一遍账目,楚玉涛一放假就回去核算过去一年集团账本去了。最后跟小元同志沟通的人就成了余思雅。

    余思雅忙得不可开交。本来说要跟沈红英他们一块儿去北京过年的,这样可以探望沈跃,还能去北京旅游旅游,让三个孩子长长见识,现在也走不开了。

    余思雅不想因为自己一个人让三个孩子盼了半年的北京之行就这么泡汤了。

    腊月二十二日那天,晚上回家后,余思雅就跟他们三商量这件事:“上次答应你们去北京过年的,我这段时间工作太忙走不开。你们三个一起去吧,在北京玩几天,陪你们大哥过完年再回来。”

    听到这话,三个孩子都露出失望的表情。沈红英第一个反对:“嫂子,你不去咱们也不去了。”

    “是啊,过年我卖炒瓜子都忙不过来呢,嫂子,咱们都别去了,下次有机会再说吧。”沈建东也反对。

    余思雅笑了笑说:“你们去没关系的,你们陪我过了这么几次年,今年就去陪陪你们大哥吧。我们的火腿肠厂过年也要赶工,就是过年,我也不会在家,也没空陪你们。你们去了回来跟我讲讲北京有什么新鲜的事物。下次再去北京,你们就能给我当向导了。”

    “是啊,红英,建东,你们去吧,有我在家陪姐姐呢。”余香香站出来说道。

    余思雅笑看着她:“你也去吧,姐姐是大人了,不需要人陪。”

    余香香固执地摇头:“姐,我也不是因为你。我现在不是在卖瓜子吗?我从建东那儿预定的四百斤瓜子还没卖完呢,过完年可没现在这么好卖了。”

    可能是受家庭环境的影响,加上暑假卖冰淇淋尝到了甜头,放寒假后,余香香拿出了自己攒的钱,去进了一批袜子、针线、纽扣等等小物品和瓜子一起混着卖。

    她虽然是个女孩子,但也颇能吃苦,哪怕刮风下雪,她也照旧出摊,一个星期下来,竟赚了小一百元。

    冬天天气恶劣,其实比夏天摆摊更艰苦,寒风一吹,冻得人瑟瑟发抖,余香香的双手都冻出了冻疮。

    余思雅知道后,只是给余香香买了蛤蜊油擦手,除了让她注意安全,没说其他的。

    余香香也不小了,她自己能吃苦,愿意利用学习之外的时间参加一些社会实践活动,对她的人生也能有帮助,还能在毕业之前攒一笔钱,等毕业后,她想做什么,手里有钱也方便。

    “行,就这么安排吧,香香留下来陪我,你们去北京转转。要是发现什么新奇的玩意儿了,可以给我带一两样回来,说不定咱们还能发现新的商机。”余思雅笑着说。

    “嫂子,我……”

    沈红英还想说什么,被余思雅打断了:“去吧,就当散散心,也帮我看看你们大哥好不好。建东带上相机,记得多拍些照片回来给我和香香看。”

    沈建东姐弟俩这才勉强同意了。

    说定之后,余思雅次日就找了火车站的熟人帮忙买了两张去北京的卧铺票,腊月24日那天的。

    现在的交通真的让人着急,去北京也要四十几个小时,差不多两天两夜,这还是准点的情况。可这段时间,天气寒冷,北方经常下大雪,晚点是常有的事,估计说是四十几个小时,能五十几个小时到都不错了。

    这也是余思雅不想出远门的重要原因,这令人抓狂的交通情况,出趟远门动不动就得十天起步,又没电话,要是工作上有什么突发情况也联系不上她。就算想尽办法联系上了,她也没法子迅速赶回去处理,实在是太耽误事了。

    买好票,确定了出行的时间后,余思雅提前给沈跃发了一封电报,让他去接两个孩子。

    接下来就是要准备路上吃的东西,冬天天气冷,食物能够保存的时间长,因此可以在火车上带一些吃的。可也正是因为冷,再啃冷馒头大饼卷子的就更难受了。

    余思雅给他们准备了一些泡面火腿肠还有他们最爱的鸭脖子鸭腿,另外煮了一些鸡蛋带上。泡面里加鸡蛋、火腿肠,热乎乎的吃一顿,身体也暖和。

    至于其他的食品,余思雅想想,干脆给他们带了两只酱板鸭,两块腊肉,过年的时候吃,其他的很多也不方便带,因为他们是住招待所,没有自己的厨房。

    出门在外,带什么都不如带实实在在的钱和粮票好安排,余思雅找人换了二十斤全国粮票塞给他们俩,然后把他们送上了火车。

    他们俩一走,家里顿时冷清了许多。不过余思雅也顾不得这些了,因为一个新的问题摆在了她的面前,谁去担任火腿肠厂的厂长?

    火腿肠是以后集团发展的最重要业务之一。未来二三十年是火腿肠的发展黄金期,能够为集团带来丰厚的利润,所以这个人选,不但要能干,还要能信得过。

    余思雅心目中倒是有个人选,只是这个人去了火腿肠厂之后,谁来接替她的工作呢?

    哎,其实跟余思雅同批的省大同学中倒是有不少合适的人,比如徐佳佳就是做秘书的上好人选。

    只是秘书本来就是分担她工作的,徐佳佳要上课,没法天天守在办公室,到时候有人找她怎么办?还有很多她上学期间需要处理的工作,徐佳佳也没法帮忙。

    余思雅只能另择他人。

    “余总,这是一月份百货公司的售货员情况整理资料,你请过目。”林红旗将资料递给了余思雅。

    现在省城几大百货公司都找出规律了,清河鸭服装厂每个月都会从上一个月的售货员中选出最卖力的一员奖励一个工作名额,可以推荐自己的亲戚朋友。

    所以为了拿到名额,售货员们都使出浑身解数卖力吆喝,导致这半年来,清河鸭服装成了百货公司最畅销的服装品牌。也让林红旗的观察选拔越来越难了,因为这些人实在是太卖力了,都不知道选哪个好。

    好在这个事最后是由余思雅拍板定的,她只用做前期的调查工作。

    余思雅接过资料放在桌子上:“好,我知道了。红旗,坐,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林红旗连忙坐下:“好,余总,你说。”

    余思雅笑看着她:“你跟着我也有一段时间了,你做事细致聪明,帮我节省了不少工作和时间。红旗,我对你的工作非常满意。”

    林红旗腼腆地笑了笑:“余总,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跟着你,我学到了不少东西,我妈都说我进步了好多。”

    余思雅点头:“那你有没有想过更进一步?我以前就说过,做我的秘书不光是要端茶倒水,最重要的是要能独当一面,现在机会来了。我们集团准备在省城建一个火腿肠生产厂,以后这是我们集团的一项重点业务,我想将你派过去管理这个厂子,你有没有信心?”

    林红旗吃了一惊,张了张嘴,笑容从脸上扩散开来,不敢置信地问道:“余总,我,我真的可以吗?”

    余思雅往后靠在椅子上,笑眯眯地看着她:“为什么不可以?丁舜跟你一起进的门市部,他就可以,你为什么不可以?你还跟在我身边这么久,见识更多,比他当初的起点还高,我对你有信心,你自己有信心吗?”

    林红旗又惊又喜,忙不迭地点头:“有,有的,余总,谢谢你信任我,我一定会努力工作,不让你失望。”

    这么好的机会来了,她不抓住她就是个傻子。

    “好,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不过厂子还要一两个月才能建成,这段时间,你可以好好想想上任之后的工作,做一做相关的规划。与此同时,我还要交给你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那就是带带你的继任者。去把张剑英叫上来吧。”余思雅笑着说道。

    林红旗明白了她的意思,高兴地说:“好的,余总。”

    她兴奋地跑了下去,叫住正在盘点的张剑英:“余总叫你上去。”

    张剑英侧头看她兴奋得脸都红了,有些奇怪:“林秘书,你这么高兴,是年终福利要发了吗?”

    她早就听老员工说过,清河鸭的过年福利非常丰厚。去年所有职工都发了三个月的工资作为福利,这么算下来可是一百多块钱。她爸妈的单位,都二十几年的老员工了,也就发张毛巾、香皂什么的就完了,好一些的也顶多是多发半斤肉票,或者两三斤大米,连清河鸭的零头都比不上。

    所以他们店里的售货员都在盼着过年。

    林红旗笑着摇头:“不是,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走吧,余总在等着你呢!”

    还有能比发年终福利更好的事吗?张剑英不解地看了林红旗一眼,见余思雅的办公室到了,她也不好再问什么,只能跟着林红旗一块儿进去。

    “余总下午好。”

    余思雅指了指椅子:“坐,张剑英同志,如果让你从店里挑一个售货员做店长,你心目中有合适的人选吗?”

    张剑英脸上的笑容凝注了,脸色刷地一下变得惨白惨白的,不知所措地看着余思雅。

    余思雅面带微笑地看着她,眼神不变,似乎还在等着她的答案。

    过了好几分钟,张剑英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耿瑞吧,他虽然是个男同志,但做事细心,算数很好,接待顾客也非常热情周到。”

    其实哪个人合适,哪个人不合适,余思雅跟林红旗心里也有数,毕竟她们俩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省大门市部,售货员们是什么情况,谁干得最好,她们都看在眼里。

    余思雅点头:“好,你通知下去,以后由耿瑞担任省大门市部的店长。”

    饶是有了心理准备,但知道自己的职务被人给顶替之后,张剑英心里还是很难受。她咬了咬唇,忍不住直接问余思雅:“余总,我做错了什么,让你要撤掉我的职务?”

    由店长变成店员,以后她肯定会沦为店里的笑话。

    余思雅看着她,慢悠悠地说:“你没做错什么,这是正常的职务调动。以后林秘书的工作由你来担任,这段时间,店里的事你移交给耿瑞,跟着林秘书先熟悉熟悉工作,等林秘书走后,你就能直接上手了。”

    惊喜来得太突然,张剑英懵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扭头对上林红旗带笑的肯定眼神,这才知道自己没听错。

    一年前的这时候,她还是一名乡下的知青,在为回城四处奔波,寻找每一个机会。可不到一年,她就从清河鸭的一名普通职工变成了负责人身边的秘书,用鱼跃龙门来形容也不为过。

    余总的秘书听起来是个普普通通的职务,但看林红旗每天做的工作,接触的人就知道。这是一个非常有前途的职位。

    回过神来,她连忙说道:“谢谢余总,我一定好好工作,不辜负余总的提拔。”

    余思雅摆手:“你去把工作安排好,以后就跟着林秘书吧。”

    “好的,余总。”张剑英欣喜地出了余思雅的办公室,还有种在做梦一般的感觉,她竟然成为了余总身边的红人。

    高兴过后,她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扭头有些为难地看着林红旗:“林,林秘书,我接替了你的工作,那你去哪儿呢?”

    林红旗知道她在想什么,笑了笑说:“余总派我去管理火腿肠加工厂。”

    张剑英震惊地看着她:“恭喜林秘书!”

    二十几岁的女厂长,果然,跟在余总身边前途无量。这一刻,张剑英心里充满了希望和干劲。

    人员职务调整好后,为了让林红旗快速熟悉火腿肠加工厂以后的业务,余思雅将很多工作都安排给了她去做。

    这样一来,余思雅的工作相对轻松了许多。

    转眼间过年就到了,这一年,清河鸭也是丰收的一年,职工们拿到了丰厚的年终奖励,一个个都喜气洋洋,过了一个好年。

    年后正式上班,几个厂子都投入到了紧张的生产中。清河饲料宜市分厂也正式投产,成为集团的一个生力军。

    在工人们加班加点的建设中,2月中旬,火腿肠加工厂的冷库建成,因为生产线还没运回来,第一批冷冻肉先入冷库保存。建筑施工队继续建其他的部分,先建生产厂房,然后是仓库,再然后是食堂和职工宿舍等配套的建筑。

    到了阳春三月,厂房终于竣工大半,还余一些小细节需要继续修建。

    这时候,余思雅也终于接到了田主任从国内打来的电话。

    他带着机器登陆了港口,暂时住在招待所,还要办完相关的手续,才能将机器运回来。

    到了国内就好办了,接下来只是时间问题。一年多都等了,再等十天半月又算得了什么。

    余思雅耐心地等着,一个星期后,总算又收到了田主任发来的电报。

    他找了火车站,包下了三节货运车厢,用铁路运输的方式将机器运回省城。电报上还有详细的列车班次和时间。

    余思雅看了看时间,这是五天以后去了。田主任之所以提前这么久发电报给她,应该是为了机器的运输问题。

    这些机器只能到火车站,虽然离火腿肠加工厂只有两三公里远,可这么大的机器,一般的小货车也没法运输,所以得提前准备。

    余思雅叫来张剑英:“田主任发来电报,4月3日机器将会抵达火车站。这是具体的列车班次和到站时间,你去安排一下,先通知机械厂跟他们借一些搬运工具,再去运输公司借几辆大卡车,招二十个青壮年劳动力帮忙搬运机器。”

    张剑英一一记下:“好的,余总,我这就去安排。”

    余思雅点点头。

    省机械厂那边也得到了消息。

    张剑英出去后没几分钟,向厂长就给余思雅打了电话:“余总,你收到电报了吧,田主任要回来了。”

    余思雅笑道:“我今天刚收到电报,准备让秘书联系你们那边呢。”

    看来田主任也同时给省机械厂那边发了电报。

    向厂长乐呵呵地说:“巧了。是这样的,田主任出去学习了大半年,现在终于回来了,还采购了十套先进的生产线回来,这可是咱们省第一次啊,所以我想跟你商量一下,咱们两个单位组织一个小型的欢迎会,你看怎么样?”

    余思雅当然没意见:“向厂长,你想得很周到。省报和电视台那边需要联系一下吗?就像你说的,这是咱们省第一次进口这么贵的机器。”

    既然要搞嘛就搞大一点,热闹一点,也顺势向大家宣布,他们清河鸭要生产猪肉火腿肠了,免费的宣传不蹭白不蹭。现在上报上电视台打广告,没个几万块想都别想。

    向厂长乐了:“余总,咱们俩真是不谋而合啊,老田远渡重洋,花了半年苦学日语,又这么辛苦去日本学习,是该宣传宣传,看看年底能不能给老田评个先进人物。”

    田主任要是能评上先进,那免不了又要提他们清河鸭,这么光荣的事余思雅没拒绝的道理。她笑着说:“成,向厂长你们看着安排吧,有需要我们配合的你们尽管说。”

章节目录

七零年代女厂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美丽东方小说网--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只为原作者红叶似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叶似火并收藏七零年代女厂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