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4月3日这天, 天气晴朗,艳阳高照。

    余思雅和向厂长带着人守在火车站的3号站台旁, 身后还跟着一群人, 有来搬运机器的职工,还有媒体的记者,甚至还有几个相关部门的干部。

    毕竟这是改革开放以来, 省城第一次大规模从海外进口机器。

    列车原本预计的抵达时间是上午十点, 虽然最近没什么自然灾害,但晚点几乎是这个时代列车的特色了。

    最后列车还是晚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缓缓驶入站内, 停了下来。

    过了两分钟, 列车的门慢慢打开, 穿着一身白色长袖衬衣的田主任出现在了门口。

    向厂长三步并两步, 快步上前, 两只手激动地握住田主任的手说:“老田, 辛苦了,欢迎回家!”

    田主任看到家乡人也极其激动,伸手给了向厂长一个拥抱。

    九个月不见, 他瘦了一大圈, 不过精神非常好。

    等两人松开, 余思雅才上前, 笑着伸出手:“田主任, 欢迎回国,谢谢你!”

    田主任连忙摆手:“我该谢谢余总你, 这趟出去让我出去长了不少见识。”

    余思雅笑了笑, 侧身说:“田主任, 看看谁来了?”

    田主任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看到妻子捧着一束鲜花, 泪盈盈地望着他。

    田主任怔了怔,飞快地跑了过去,不顾这么多人在场,热情地抱着老婆:“阿兰,我回来了!”

    孟兰有点不好意思,推开他,将花塞到他怀里,然后擦了擦眼泪:“回来就好,妈在家做你最喜欢吃的酱肘子。”

    “嗯,我可真怀念咱们家里的菜啊,那些日本人爱吃什么生鱼片,老贵了,我可吃不习惯。”田主任欢喜地看着妻子,抱怨道。

    孟兰嗔了他一眼:“让你去学习的,又不是让你去吃饭的!”

    田主任嘿嘿笑了笑,想起自己的任务,将花还给了妻子:“你先回家吧,我得去指挥他们搬机器,别把机器弄坏了,这东西可贵了。”

    说完也不等孟兰回答,自己就急匆匆地跑了过去,心疼地说:“小心点,轻点,都是崭新的机器,别磨坏了,对,就这样搬下来,放推车上,对,千万别磕到了……”

    其实机器都包得严严实实的,外面有一层透明的塑料纸,塑料纸里面是硬纸板,包得非常好,搬运过程中应该不至于将机器碰坏。

    可田主任就是很紧张,一路跟着跑上跑下,指挥工人们搬运货物,一趟又一趟,不知疲倦。

    这些只有他才懂,其他人也不清楚,帮不上忙,只能在一旁打下手。

    车子陆续将机器运走然后又回来运输新的机器,忙活到快一点,机器才全搬走,田主任也热出了满头的汗水。

    余思雅上前招呼道:“田主任辛苦了,厂子里已经准备好了饭菜,咱们先过去吃饭,休息一会儿。”

    一行人坐上车子去了火腿肠加工厂。

    厂子已经初见雏形,像模像样了,后面还有部分地方在施工,但厂房和食堂已经完工了。

    林红旗热情地迎了出来笑道:“各位领导,里面请,大家辛苦了,先吃饭。”

    因为还没正式开工,食堂里没有其他人,只有四张桌子上摆满了饭菜。

    忙到这个点才吃饭,大家都饿了,坐下寒暄了两句就开始吃饭。

    饭后,余思雅体贴地说道:“田主任这么远回来,辛苦了,你今天先回去休息吧,机器的事过两天再说。”

    田主任听了这话,立即摆手:“不用,我今天下午先安装一台出来。”

    刚才向厂长已经悄悄跟他说过了,省报和电视台的记者以及相关部门的领导都来了。就等着机器亮相呢,可除了他谁也不会安装整条的生产线,所以这会儿谁都能先走,就他不能走。

    余思雅也很想看看这几十万一套的机器长什么样子,见田主任精神还好便没有拦着:“那咱们去车间吧。”

    到了生产车间,机械厂的技术工打下手,按照田主任的机器先将一套生产线的部件找了出来。接着田主任开始安装,他动作很熟练,对机器的构造和各种零件都极为熟悉,应该是下过苦功夫的。

    可要组装一套生产线出来还是非常耗时耗力。

    花了三个多小时,田主任才装好了一套火腿肠生产线。蹭亮的机器像一个钢铁巨人一样矗立在生产车间,占地好几十平米。

    田主任兴奋地给大家讲解这台机器的功能:“咱们以前生产火腿肠,需要先将肉放在机器里打碎,然后把打碎的肉跟淀粉、调料一块放进搅拌机,混合匀了再……但现在这套生产线完全省去了中间的环节,从这里将肉放进去,这边是放调料的位置,可以调整比例,这里是罐装高温消毒,然后从这里出来的就直接是火腿肠了。这套机器能够省去中间的很多人工环节,减少浪费,而且减少了加工过程中的人工污染,更干净卫生。这一套机器的生产效率是以前机器的好几倍,而且能少用一半以上的人工。”

    这效果叠加起来,生产效率提高了差不多十来倍。虽然一套生产线很贵,但从长远来看,还是划算的。

    等田主任讲完,周围立即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余思雅笑着说:“现在就让田主任带领咱们大家用新机器生产一批火腿肠试试。”

    她给林红旗使了使眼色。

    林红旗立即带着工人先将机器清洗了一遍,然后将一定比例的猪肉和淀粉、添加剂、调料放置在田主任指的位置,开启了机器。

    轰鸣的声音响起,机器缓缓动了起来,解冻的猪肉顺着机器进入各个加工环节,最后罐装成一条条涨鼓鼓的火腿肠经过高温蒸煮消毒,再出来就一根根的火腿肠了,等冷却干燥处理后,这批火腿肠就可以装箱出售了。

    大家亲眼见证了火腿肠的生产过程,大呼神奇。

    “这国外的机器就是好,一会儿就把火腿肠生产好了,太快了,而且整条生产线不需要太多的人。”旁观的人忍不住感慨。

    其他人可能只是看热闹,但对机械厂的人来说,这套生产线远远超过他们厂子现有的技术水平。好几个技术员眼睛都看直了,舍不得挪眼。

    向厂长更是感叹:“余总,我算是明白你为什么要花大价钱让田主任出国了。这外国人生产的机器就是比咱们的好啊!”

    虽说他们也能将生产的步骤拆解开来,分成一个一个的小环节,做出相应的小机器,一样能生产火腿肠,但这不一样的。

    同样的机器,人家一小时生产的量能顶他们大半天的。而且中间不需要人工将材料搬运投放进其他机器,省却了好几个人工环节,不但节省了人力,而且减少了生产环节中原材料的浪费和污染。现在的生产线将材料丢进去,生产出来的就是火腿肠了,只要保证肉质干净,其他配料干净就行了。可要中间分成小环节加工,就避免不了手多次接触食材,更换容器等,相对来说还是大机器,程序化生产更卫生。

    余思雅点头:“是啊,就是机器贵了点。接下来就看田主任什么时候能够仿造这个机器了,等你们将火腿肠生产线国产化,第一批先给我们厂。”

    向厂长笑呵呵地说:“这是当然。以后学习、研发这款机器还少不得要到你们厂子里来学习参观呢,余总多帮帮忙啊!”

    “这是自然。”余思雅回头,跟向厂长相视一笑。

    说话的时间,火腿肠冷却了,林红旗带着人抱着一筐火腿肠过来,挨个每人一根:“请领导们尝尝我们的新品猪肉火腿肠,给咱们提提意见。”

    这是第一批用进口的机器生产的猪肉火腿肠,非常有意义,在座的领导、职工们都剥开了火腿肠的外衣,放进嘴里咬了一口。

    向厂长第一个说道:“这猪肉的火腿肠果然比鸭肉的好吃,味道鲜美有弹性,肉太嫩了!”

    在这个物质贫乏的年代,火腿肠给人带来的味蕾冲击远超想象。

    “好吃,比我老娘做的红烧肉都香!”一个老师傅吞下了嘴里的火腿肠,剩下的舍不得吃了,将塑料纸扯上去,重新包好火腿肠,准备带回去给家里人也尝尝。

    跟他一样想法的人不少。物质的贫穷让大家对各种食物特别珍惜,在外面吃到点什么好吃的都会想着带回去给家里人尝鲜。

    余思雅见到这一幕,轻轻冲林红旗招了招手,然后附在她耳朵边低语了两句。

    林红旗马上带着工人将刚生产的火腿肠用纸包了起来,两根一包,上面用绳子捆着。

    等大家走的时候,她端着包好的火腿肠笑盈盈地送客,每人一份:“这位同志辛苦了。咱们厂子里生产的第一批火腿肠请大家带回去尝个鲜,要是觉得好吃,等我们正式推出清河火腿肠,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她话说得好听,每个人都有一份,量也不大,价格不贵,拿了也没心理负担。见大部分人都拿了,哪怕有不好意思的也跟着将火腿肠接了过去。

    等将客人都送走后,余思雅回到了厂子里,看了一下机器,对林红旗说:“你尽快将工人都招齐上岗,这边加工厂先安装这四台生产线。对面那边空的车间,再从省城机械厂买几十套机器回来,也生产火腿肠,争取下个月咱们的火腿肠就能出现在货架上!”

    四台生产线的效率虽然高,但还是太少了。这机器具体怎么操作,有什么注意事项,还得等田主任过来再说。

    次日,省报和省电视台都先后报道了清河鸭集团从日本引进了全新的火腿肠生产线,并准备生产含猪肉量达到85%的清河火腿肠。新闻还配了图片,漂亮的新机器和鲜红色的火腿肠,给人印象深刻。

    这个新闻在省城引起了不小的议论声,清河鸭的鸭肉火腿肠大家都尝过了,这猪肉听说更好吃,也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余思雅没管旁人的热议,她还要跟田主任单独谈谈,昨天人太多,事情太赶,都没能坐下来跟田主任好好谈谈。

    虽然出国大半年,但回来后田主任并没有休息,次日又带着技术人员到清河鸭来装余下的三台生产线。

    花了一天半才将生产线都安装完成,接下来还有调试、保养等等工作,都需要田主任教职工们。

    可这不是一两句话能说得清楚的,余思雅给田主任提议:“田主任,能不能出一个小册子,印刷一百份,放在厂子里,让职工们自己学习。等他们看完了册子上的操作要领,再麻烦你来亲自教他们一次?”

    田主任对这些机器宝贝着呢,生怕职工不会操作弄坏了机器,当然答应:“行,等你们安排好了叫我。”

    “谢谢田主任。”余思雅感激地说,“这次辛苦了,让你为咱们的机器跑上跑下。”

    田主任摆手,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余思雅:“不用客气,我也学到了很多技术。余总,这是所有的花销,账目都在这里,请你核对。购买机器和运送回国后,账上还剩了四万多美元,也一并在这里了,你过目。”

    余思雅接过厚厚的信封,看到了各种相关的票据。她收了起来:“好,麻烦田主任了,这些材料我回头交给财务做账。对了,田主任,其他的几台机器,安装也这么麻烦吗?”

    田主任点头:“对,主要是大家都不熟悉,而且这些机器很贵,要小心一点,所以安装也比较慢。不过这也有个好处,在安装的过程中,我可以带着他们熟悉一下机器的构造,这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这样啊,我们本来计划将饲料生产的机器分成两份,红云公社的厂子和宜市分厂各安装三台。但照你这么说,还是安装在一个厂子比较好了?”余思雅询问道。

    田主任听后赞同地说:“这批机器就安装在红云公社的厂子吧,比较近,以后我们的技术人员肯定要经常过去观察这些机器,这样比较方便。而且也比较方便维护、修理机器。”

    这倒是,运回来的机器说明书都是日语的,一般人也看不懂。前期出了什么故障肯定还得麻烦田主任,在宜市太远了,田主任跑一趟也不方便。

    余思雅略一思考后就明白田主任这个考量更好:“那我们听田主任的,六套饲料生产线就先安置在红云公社的饲料厂。只是当初答应了宜市分厂要给他们几台机器的,这下要食言了,田主任,咱们宜市的厂子能不能用上好机器就要靠你们了。”

    田主任笑着说:“我尽量。”

    他这次带了不少的资料和书籍回来,已经跟向厂长商量过了,组织厂子里的技术骨干们一起学习这些资料,然后以他为组长,组织起一批技术人员,专门攻克清河鸭这次买回来的两个型号的机器。

    因为他在日本有经验,而且这两款机器主要是程序比较繁多,原理其实并不算特别难,也没有太高深的技术,就是很多细枝末节的地方让人特别头痛。

    等将六套饲料生产机安置在清河饲料厂后,并给相关的操作人员讲解了机器的日常维护和一些简单的故障排除后,田主任就带队开始研究复制这两款机器。

    这个过程非常艰难,他们先试图照着这两款机器先生产各种零部件,然后拼装,找出问题,反复修正再重复,如此反复一步一步地攻克各种技术难关。

    目前国内的工业实在是太落后了,很多配套的零件都没有,需要自己联系厂商单独生产,所以进度非常缓慢。

    余思雅看了几次之后就知道,短期内别想机械厂能够拆解复制日本的这两个型号的机器并量产,让厂子大规模用上这些机器了。

    所以她又将注意力投入到了集团的管理中。

    目前最重要的事情猪肉火腿肠的面世。为了跟老款的清河鸭火腿肠有所区分,经过调查和反复的对比之后,余思雅决定将火腿肠也拆分为两个牌子,高端的是清河火腿肠,含猪肉85%以上的高端火腿肠。清河鸭火腿肠则走低端路线,维持原状。

    清河火腿肠计划了两个规格,一个是250克的大包装火腿肠,一元一根,小包装则是100克,五毛钱一根。

    价格不便宜,走的是高端路线。虽然贵,但猪肉含量高,跟吃肉没太大的区别,还是非常有市场的。

    1980年的五一这天,清河火腿肠正式上市,在省城三个门市部和国营百货商场同时上架!

    这天,清河鸭门市部上挂上了鲜艳的横幅“热烈庆祝清河火腿肠上市”,旁边还用红纸大字标明“86%猪肉含量”等等宣传标语!

    而且各门市部还举行了限量免费试吃活动。每个门市部每天各拿出一百份250克的火腿肠进行试吃,吃完为止!

    售货员将一根250克的火腿肠均匀地切成十块,有人来就用竹签叉一块递给对方品尝。

    免费的商品在任何时候都是最诱人的,虽然只能试吃一小块的。但一根火腿肠就卖一元钱,吃一口那不就一毛钱吗?

    有这便宜,不占白不占,有时间的人纷纷在门口排起了长龙,给开业增加了不少人气。

    除此之外,清河鸭门市部还举行了抽奖活动。凡是进店购买了清河火腿肠的顾客都有机会抽取大奖。

    一等奖为一箱清河火腿肠,250克的火腿肠一百根。

    二等奖为清河鸭大礼包加酱板鸭一份!

    三等奖为清河春季服装任选一套!

    四等奖为清河鸭食品小包装一袋。

    五等奖为清河鸭咸鸭蛋一只。

    当然,还有为数不少的“谢谢光临”。

    这些在后世用烂了但一样有效的营销手段,在这个还没多少营销概念的时代,无疑让人耳目一新。

    排队的长龙足足有好几百米那么长,店里的生意更是异常火爆,售货员忙得不可开交。一天下来,嗓门都喊哑了。

    但到了晚上盘点的时候,这天的收入也是喜人的。清河火腿肠上市第一天,省大门市部就卖出了两万多元。

    余思雅没有其他两个门市部的数据,但白天的时候她挨个去转过,生意也非常火爆,料想应该是差不多的。

    2号那天,她查看了另外两个店的统计数据,果然都差不多,三个门市部的猪肉火腿肠销售额累计达七万余元。

    相比之下,各大商场的成绩就要差很多了,只卖出去了几千块。这也可以理解,因为各大商场没有举行促销活动,顾客相对会比较少。

    但等促销活动结束后,这些百货商场可是销售的中坚力量,因为他们的货物更齐全,每天的人流量更多。

    为了让百货商场的售货员也大力推销猪肉火腿肠,余思雅使了个老招数,找了老熟人刘芳芳,让她暗中宣传,清河火腿肠卖得最好的售货员可以得到一个清河火腿肠厂的招工名额。

    这个消息传出去后,并没有人怀疑真实性。因为截止目前,清河鸭服装厂已经给各大百货商场的优秀服装售货员十个招工名额。

    有了前面这事做先例,清河火腿肠为了推销猪肉火腿肠,也奖励优秀售货员招工名额这事就不难理解了。

    招工名额这根胡萝卜一祭出,极大地调动了售货员们的积极性,接下来几天各大商场的清河火腿肠销量也节节攀升,很快就突破了一万元大关。一周后,稳定在了两三万元的销售额。

    在优惠活动过后,三大门市部的销量也有所回落,最后稳定在一万元左右的销售额。

    虽然比不上刚开业的盛况,但还是一举压了清河鸭食品一头。这足以说明猪肉火腿肠的市场有多广阔,多受市民喜爱!

    零售的成绩虽然不错,但到底有限,清河火腿肠要想卖得更好,还是要走入更广阔的市场。

    好在先前他们已经跟铁路局和供销社都搭上了线。很快,清河火腿肠也进入了铁路销售系统和各大供销社。

    好吃的口味和畅通无阻的销售渠道,让清河火腿肠一炮而红。其市场火爆程度超乎大家的想象,第一个月的销售额就突破了百万元大关。

    更让人心喜的是,一些看到了商机的小商贩也纷纷来进货,将清河火腿肠带到更远的地方去。

    清河火腿肠火了,成为这个五月街头巷尾议论得最多的食品!

    当余思雅把这份成绩递到高市长面前时,高市长都惊呆了。

    “这才第一个月啊,你们的火腿肠就卖得这么好。不过猪肉火腿肠确实好吃,小孩子们最喜欢了。”高市长翻开着业绩,高兴地说。

    这才第一个月,那第二个月,第三个月,到明年这时候呢?猪肉火腿肠的发展潜力无限。

    余思雅笑道:“高市长也尝过我们的火腿肠啊!”

    其实她想过要不要送这些相熟的领导一些猪肉火腿肠尝尝鲜。但是嘛,高市长非常耿直,上次送衣服给他,最后他坚持要掏钱。这次再送过去,万一对方又要付钱怎么办?反倒是给领导添麻烦。

    对于高市长这样的领导来说,吃不吃火腿肠不重要,火腿肠能不能拉动经济,创造就业更重要。所以他们能够做出成绩就是对高市长最好的回报!

    高市长放下报告:“对啊,大家都说好吃的嘛,我也要尝尝这猪肉火腿肠到底好在哪儿。别说,还真是方便,上次我小女儿他们班去踏青,在野外玩好些同学就带了这个。”

    余思雅笑了笑,主要还是这会儿便携式的食品种类太少了。

    “是啊,坐火车,出门远行,爬山游玩等等,饿了掏出火腿肠就可以吃非常方便。”

    高市长点头,又问余思雅:“这个厂子发展势头这么猛,你有什么新的计划吗?”

    余思雅想了想说:“高市长你也看到了,火腿肠几乎是一款全民喜爱的食品,非常受欢迎。我是希望能够快速推广到附近其他省份。但目前的产能是个大问题,照这种趋势发展下去,哪怕是加班加点生产,产量也只够满足咱们省的需求。”

    听到这话,高市长极为遗憾:“就不能多增加机器吗?”

    扩大销量和产能意味着清河火腿肠加工厂能够招更多的工人,缴纳更多的税收,对市里的经济也能做贡献。不然为什么各地政府都这么积极的引进外资,投资建厂?

    余思雅叹气:“高市长,这不光是机器的问题。田主任他们那边的成套生产线虽然还没能弄出来,可以前的机器也能生产,主要还是原料问题,猪肉不大够了。”

    猪肉火腿肠85%的成分是猪肉,猪肉是火腿肠的主要原料,需求量极大,光是省城几大养猪场提供的肉根本不够。而省城下辖的农村地区养猪合作社也还没成规模,没法大量向火腿肠加工厂提供猪肉。

    “这样啊……”高市长也有些为难。各大养猪场的首要任务是保障市民的猪肉供应,多的才能匀给清河火腿肠加工厂。养猪有个周期性,短时间内他也没办法变出猪肉。

    发展这么好,却因为原料限制只能暂缓扩张的势头,真是让人心疼。高市长揉了揉额头说:“小余同志,市里会下发文件,加快各地的养猪合作社建设,尽快提高猪肉产量!”

    余思雅笑了笑:“谢谢市里的支持。如果现在就抓紧,到年底这批猪正好能出栏,赶上年底的销售旺季。”

    高市长点头:“好,不过你们厂子得保证收购生猪。”

    这个余思雅能答应:“只要是没有疾病瘟疫的生猪,我们厂子都收。”

    销路有了保证,省城下属的各县掀起了养猪的热潮。

    省城的这股热潮也吹到了宁丰市。

    6月14号这天,余思雅一到省大门市部,张剑英就过来向她汇报工作:“余总,这是需要你审批的材料。今天上午十点,宁丰市的武秘书来电,让你有空给他回个电话。”

    “这样啊,我知道了。”余思雅低头看文件,没急着给武秘书回电话。

    武秘书打电话给她,感觉就没好事。

    但这个事情也不能一直拖着,下午两点,上班时间到了,余思雅才拿起电话打了过去:“喂,武秘书,你好,听说你上午打电话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武秘书的声音很不高兴:“余总,当初你承诺过,只要我们宁丰市的养猪合作社建起来,你就将猪肉火腿肠加工厂建在我们丰宁市,可现在呢?你却把厂子建到了省城,是不是该给我们一个说法?”

    对于他的兴师问罪,余思雅早有思想准备。四月份清河火腿肠加工厂就上过电视和报纸,他们那会儿应该就已经知道了消息,这时候才找上门,估计还是因为火腿肠上市以来太火爆,所以他们才不准备观望了。

    余思雅没问武秘书的问题,反而说了一件不大相干的事:“武秘书,请问全市成立了多少家养猪合作社,一年能提供多少猪肉?”

    武秘书虽然不悦,但他奉命打这个电话不是为了跟余思雅吵架的。清河鸭集团虽然还在辰山县,可现在火腿肠加工厂、服装厂都去了省城,宜市还建了饲料厂,余思雅的户籍也在考上大学时迁移到了省城,市里虽然不高兴,但也没很好的办法制约余思雅。

    所以哪怕是来找人理论的,但他还是回答了余思雅的问题:“目前已经成立了25家养猪合作社,有一万多头猪。”

    余思雅笑着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去年市里就开始搞养猪合作社了。年底应该就多了几千头猪吧,这批猪市里轻易就能消化。我以为你们不需要我们集团的,所以就暂时将火腿肠加工厂定在了省城!”

    “余总,你什么意思?这能成为你出尔反尔的理由吗?”武秘书火大地问道。

    余思雅仍旧不疾不徐的,语调都没一丝的变化:“武秘书,我没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说明一个实情。你知道省城答应一年供应多少猪肉给我们吗?五万头猪的肉,其余的内脏、猪头、猪蹄、骨头等不能加工火腿肠的猪肉,肉联厂处理了。除此之外,省城还在下辖的农村地区大力推广养猪合作社,截止目前为止,全市已经成立了四十多家养猪合作社。武秘书,我就问你,换了你,你会把厂子建在哪里?”

    武秘书被她摆出来的数据一噎,不服气地说:“余总,如果你需要我们养更多的猪,你直说啊。”

    余思雅笑着反问:“我没说吗?”

    她最早就跟宁丰市提起的,可养猪的量一直跟不上有什么办法?去年明明说规划建30个养猪合作社,结果到今天才25个,能怪谁?

    当然,置气是毫无意义的事情。

    缓了缓语气,余思雅直白地跟武秘书分析了目前的情况:“武秘书,我之所以改变主意,将火腿肠加工厂建在省城,有两个重要原因。第一个是因为原材料和交通问题,省城的条件更优越,高市长也给了我们单位很大的支持。第二,你应该看到过相关的报道,我们的这批火腿肠生产机器是花大价钱从日本进口的,省机械厂正在研究相关的技术,以期实现这批机器的国有化生产。放在省城,无论是日常维护,维修,还是省机械厂研究,都要方便很多,所以希望你能理解。”

    理解归理解,可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了,领导们还等着他回话呢,硬的不行,武秘书打起了感情牌:“余总,我能理解你们的难处。可咱们丰宁市怎么说都是你的家乡,你要拉家乡人一把啊!”

    余思雅顺势说道:“武秘书,这样吧,你们先将生猪的饲养量提上去,等省机械厂将生产线研究生产出来后,生猪也够了,咱们就按照先前说定的,在宁丰市建厂!”

    武秘书总算得了个答复。可他又怕余思雅是忽悠,毕竟她上回也是这么说的。

    “余总,可,万一这生产线一直研究不出来怎么办?我们要养了那么多的猪,卖不出去,都要砸在农民自己手里,市里面可担不了起这么大的责。”这也是宁丰市养猪业比较缓慢的原因。

    余思雅正愁猪肉不够呢,武秘书就给她来这个。

    她当即笑道:“武秘书,要是不放心,咱们就定个协议吧,如果宁丰市能够保持一年内给我们提供20万头以上的生猪,那我们就在宁丰市建厂!所以你们尽管敞开了养猪,养多少,我们收购多少,直到你们能够在一年内卖给我们的生猪达20万头,不管省机械厂那边的生产线是否生产出来,我们都将在宁丰市建厂投产!武秘书,你看怎么样?”

    生猪不可能一下子提高到这个数量,中间总要有个过程。宁丰市的城镇人口不多,消化不了这么多的猪肉,这中间养的猪就都可以先提供给火腿肠加工厂,快速扩大省城火腿肠的产能。

    这个提议诱惑太大,武秘书实在难以拒绝。他知道,市里面也没法拒绝,但他到底不能代表领导作主,所以只说:“好的,余总,我会将你的提议转达给市里,尽快给你答复。”

    这么大个鱼饵,余思雅不愁武秘书不会上钩。她浅浅一笑,很好说话:“行,那我等武秘书的好消息!”

章节目录

七零年代女厂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美丽东方小说网--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只为原作者红叶似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叶似火并收藏七零年代女厂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