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洛总算打听清楚,四朵金花为什么总不待见她们。

    “不是因为小屁汐贪恋美色老盯着人家看,也不是因为咱们就长得招人讨厌,这里面还有隐情,梁子是老早就结下了。”

    楚昭抬起头来,好奇地问:“难不成你上辈子挖了人家祖坟?”

    “那倒没有。”林洛一本正经道:“不过,听说当初分寝室的时候,她们去找过后勤部,想要和咱们宿舍对调,后勤的老师给我打电话,问我愿不愿意换宿舍,我当时嫌麻烦,就说不换呗。因为这个原因,那四朵金花一直记恨咱们。”

    “这有什么好换的呀。”今汐疑惑不解:“都在同一层楼,同一朝向,宿舍不都一样的吗?”

    “那可太不一样了!”林洛神情无比严肃:“她们那头,多是其他学院的男生混住,咱们这头,国防学院的居多,这里面的差距,你懂吧.......”

    今汐和楚昭同时摇了摇头。

    “不然怎么说你俩不开窍呢。”林洛解释道:“国防这边男生宿舍,清一色的整洁干净,被子叠成豆腐块儿,学院派人不定期抽查呢。那边就不一样了,没人管,鞋袜乱扔,什么味儿都有。”

    今汐一拍脑门:“原来如此!”

    “还有,薄延学长不是也在我们对门吗。”林洛补充道:“咱们寝室现在空缺了一个床位,在女宿那边,报名的人都抢破头,全都想往咱们寝室这一间宿舍挤。”

    楚昭有点不爽:“那对门寝室不也还空了一个床位吗,这么想跟薄延学长住一块儿,干脆搬到对门寝室去得了。”

    今汐看着自己对面空荡荡的床位,心头不免升起一丝担忧。

    咦,担忧什么,这跟她又没关系。

    **

    九月中旬,炎炎烈日之下,声势浩大的军训拉开了帷幕。

    因为b城属于军区重点部署城市,作为重点985高校,不久前,b城大学和军事工程学院合并,拥有了自己的国防军事学院,培养的都是最正规的高学历军事人才。

    正因如此,学校便没有舍近求远,到部队上去招揽教官,而是直接让国防学院的大二大三学生担任了训练新生的教官。

    教官的报名暑假便开始了,薄延这种“万事不过心”的闲散人,自然是对教官这种苦差事没兴趣。

    但事无绝对,当他看到室友许朝阳的学生训练名单上,今汐的名字没心没肺地横在第一排。

    薄延开始有点小小的…不是滋味了。

    当天下午,许朝阳登录了教务系统,对着自己的学员的照片,挨个记着新生的名字。

    许朝阳立志要当好一个集美丽与智慧于一身的优秀好教官,因此,他要在第一天就把学员的长相和名字挂上,给他们一个惊喜。

    薄延轻飘飘地从他身后经过,目光落到了他电脑屏幕上今汐的证件照上。

    许朝阳认认真真地看着照片,记她的名字。

    薄延随口问:“这学生眼熟吗。”

    许朝阳一本正经道:“还真眼熟,看着她,我就在想这谁,哪儿见过呢。”

    薄延提醒:“像不像你对门寝室的。”

    许朝阳一拍大腿:“哎我去!要不然咱导员总夸薄延呢,这记忆力太好了,以后谁再说他脸盲我跟谁急。”

    薄延:......

    智障吗,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你说她“有点”面熟。

    他拎了拎裤腿,坐到椅子上,语重心长道:“智障...我是说朝阳啊,当教官很辛苦,需要很有耐心。”

    许朝阳翻开下一张照片:“耐心我有啊,等明天开始训练的时候,我要把他们的名字全叫出来,给他们一个超大的惊喜。”

    薄延皱眉:“你这么想当教官吗?”

    许朝阳:“那肯定啊,我从暑假就期待着呢,你想想,领一帮小破孩在操场上踢正步,我喊什么口令他们都得照着做,多威风。”

    薄延放弃了,许朝阳铁了心要当教官,名额肯定不会让给他的。

    许朝阳的确是个认真负责的大暖男,当教官肯定没问题。

    临睡前,薄延又叮嘱了许朝阳:“你别动不动扯着个大嗓门瞎几把吼,把学生吓着,知道吗。”

    许朝阳:“学生该吼就得吼,不然他跟你蹬鼻子上脸,教官的威严就没有了。”

    荆迟从杂志里抬起头来,笑呵呵地说:“薄爷的意思是,你别把他媳妇儿吓着。”

    许朝阳:......

    难怪从今天下午开始,总感觉背后阴森森的呢。

    薄延关了灯。

    黑暗中,荆迟惨叫一声:“操,谁拿拖鞋砸我!”

    **

    第二天,因为军训的缘故,国防学院停了所有的训练,薄延背着他的画板出去写生了。

    晚上回来,许朝阳憋了一肚子的话,拉着他吐槽。

    “现在的学生也太难管了吧!”

    “男生女生一个样,调皮,不服管,居然还跟我顶嘴。”

    “不叫我教官,喊我学长,还有直接叫老许的。”

    “威信立不起来,这教官没法当了。”

    薄延眼尾勾了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却还强忍着,问道:“哦,某人不是说自己大暖男,很有耐心。”

    许朝阳哼哼:“我今天抓了几个典型出来好好教训了一顿,那帮家伙,人群里闹得厉害,单独拎出来,一个个都给我偃旗息鼓了。”

    荆迟补充道:“对门寝室也有妹子遭殃了,让他拎出来太阳底下罚站了俩小时。”

    薄延故意漫不经心道:“总不能是......”

    “就戴眼镜那个,今汐,看着小小的一只,乖乖的,骨子里叛逆着呢!”

    薄延脸上的笑意倏忽间沉了下去,生硬地问:“她顶撞你了?”

    “那倒没有。”许朝阳喝了一口水,用本子给自己狂煽风:“那丫头嘴上没什么,性子执拗,就不肯给我好好站着。我让她挺直腰板,抬头挺胸,偏不,非得按自己的姿势站,无精打采,看着我就来气。”

    “站不好,你就好好教呗。”荆迟乐于和稀泥:“你把人家拎出来干啥,小姑娘面皮薄,看着可怜劲儿,眼睛都红了,硬憋着没哭。”

    许朝阳说:“我这不是第一天走马上任,想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吗。”

    薄延:......

    夜风习习,天空中漫洒着几粒星子。

    今汐站在线杆前,晾晒着自己洗好的绿军服,没注意到身后有人溜达了过来。

    薄延望向她,背影瘦小,肩膀单薄,小身板看着的确不太精神,走路还一瘸一拐的,想来今天被许朝阳折腾得不轻。

    他心底莫名升起一丝淡而细密的刺疼。

    今汐拎着皱巴巴的裤子,转身看到薄延:“学长啊,这次你没有吓我了。”

    “前几次也不是存心,没这么无聊。”

    今汐目光下移,落到薄延手里的水桶,里面装着洗好的墨绿色军装。

    “学长也晾衣服啊?”

    薄延鼻息发出一声清浅的“嗯”。

    “晾这边。”今汐将自己的军装往边上挪了挪,给薄延让出位置。

    薄延抖了抖自己的衣服,晾在今汐衣服的旁边。

    “今天许朝阳教训你了?”他漫不经心问。

    “哦,没事的!”今汐大度地摆摆手:“因为动作总是不让许教官满意,所以他很生气。”

    薄延看着她那双无比清澈的杏眼,知道她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还哭了?”

    “没有哭!”今汐连忙说:“就是觉得被拎出来有一点点丢人,但也是我自己不对。”

    因为着急,她那白皙的脸蛋漫上了几缕绯红,而后渐渐延展到了耳廓,看得薄延心痒痒的。

    “所以明天要是还做不对,又被拎出来怎么办?”

    今汐沉重地说:“认命。”

    薄延无奈一笑,朝她走近了些:“站给我看看。”

    今汐见薄延是要指导她的样子,非常高兴,憋足一口气,挺直了腰板,站在薄延的面前。

    薄延从前面走到了她的侧面,这次是正大光明地打量着她的体态身形。

    稠质的睡裙布料,非常柔软,胸部有小小的凸起的点,若非近距离的看,根本不明显。

    可是他看到了。

    内衣大概是不合体了,女孩子的身体宛如含苞的花骨朵儿,还带着一股子青涩和稚嫩的味道,不够成熟,却也在慢慢地长开。

    他不自然地别开了目光。

    “胸,挺起来。”

    今汐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挺着胸,但肩膀还是没有打开。

    薄延的手轻轻地落到了她的背上,见她并没有排斥和反感,于是用力地往前推了推:“前挺。”

    “不行了学长,快炸了。”

    “谁让你憋气。”

    “噢~~”

    今汐吐了一口气,又挺了挺。

    但薄延还是不满意:“再挺。”

    “学长,还要挺到哪里去呀。”

    薄延想了想,用以前教官教他们的方法,将自己的手伸到今汐胸前约莫几厘米的位置——

    “你试试用胸…够着我的手。”

章节目录

小夜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美丽东方小说网--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只为原作者春风榴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春风榴火并收藏小夜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