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晚的经历,对于薄延来说,可以称得上是魔幻了。

    几个女孩逛hello kitty主题店,仅是自拍就花了一个小时,然后又去吃甜品,甜品店继续拍拍拍,接着逛街买衣服,他妈又是一顿狂拍!

    拍完以后精挑细选,选出几张大家都赞同的照片,加上各种美颜滤镜然后发了朋友圈,还相互按赞。

    薄延全程黑人问号脸。

    今汐觉得薄延跟着她们着实挺无聊,于是拉着他过来一块儿拍照,让他更有参与感。

    薄延挺不爱拍照,这回算是舍命陪君子,硬打起精神来,顶着“职业假笑·jpg”,和几个女孩完成了自拍。

    “汐汐,朋友圈我们能发你学长的照片吗?”闺蜜低声问今汐:“这么好看的小哥哥跟咱们一块儿玩啊!发出去羡慕死别人了。”

    今汐又转身问薄延:“朋友圈能发你的照片吗?”

    “你想发吗?”

    今汐强调:“我朋友想。”

    薄延睨着她,眼尾微微一挑:“你想吗?”

    今汐眨了眨清澈的鹿眼,说道:“我都行啊。”

    薄延说:“要我同意,那你也得发。”

    今汐回头望望自己的闺蜜们,她们冲她一个劲儿点头。

    无可奈何,今汐只好编辑照片发送——

    “一辈子的朋友……”

    以及某个走错片场的哥们。

    晚上九点,几个女孩亲亲抱抱相互道别。

    踩着今夜月色,薄踱着步子,陪今汐回了学校。

    天上无星无月,夜风轻抚,送来一阵初秋的凉爽。

    薄延手插在兜里,走在她的身后,一股子慵懒散漫的调儿。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他陪在今汐身边,今汐总是特别犯困,想倒在他身上睡觉觉。

    挺有安全感。

    今汐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为什么突然要跟我一块儿玩啊。”

    薄延也不隐瞒,直言相告:“有人说你今晚约会,我想见见你男朋友。”

    今汐愣了愣,脸红了:“男朋友!谁造谣呀真讨厌!”

    薄延:“你许教官他室友,回去帮你揍他。”

    今汐顿住脚步,抬眼望向薄延:“那也很奇怪,即便我要约会,学长你为什么想见我男朋友呀?”

    薄延从容走到她面前,俯身,缓缓靠近她的脸。

    今汐明显感觉到他那英俊的五官渐渐放大。

    “唔…”

    这是干嘛?

    两个人隔着几公分的距离,对视着,今汐感觉好像有点...不能呼吸了。

    她的视线移到别处,薄延则按住了她的后脑勺,扭过来,逼她看着自己。

    他的五官分明,轮廓颇具攻击性,眼神凌厉——

    “不准谈恋爱。”

    今汐的眼睛眨了眨,睫毛宛如小刷子一般,扫了扫他的鼻梁:“啊?”

    “你还太小了,现在的男孩不单纯,不要和他们接触,知道吗。”

    今汐往后退了几步,抬头望着薄延,看得薄延有些不太自在,耳根发烫——

    “想谈恋爱,要找好一点的男生。”

    比如你面前的我。

    良久,今汐“哦”了一声,算是答应了他。

    薄延顺手撸了撸她的脑袋,嘴角扬了起来,带着她往学校走。

    女孩跟在她身边,很乖很听话,这不免让他有些羡慕沈平川。

    有这样乖巧可爱的妹妹陪着长大,沈平川还能长得那么招人讨厌,真是他自己的造化了。

    走到学校门口,今汐接到了继父沈石山的电话。

    “小汐,你在哪儿?”

    “我在学校呢。”今汐有些心虚,毕竟这么晚了。

    虽然,没进校门,也算是在学校吧。

    “沈叔叔,怎么了?”

    沈石山愤声说:“你哥打架被抓进派出所了,我怕你出事,打过来问问,没事就好。”

    “沈平川打架?还进派出所了?”

    薄延抬头望向今汐。

    今汐一口咬定:“沈平川好学生一个,哪会打架呀,肯定是误会!”

    沈石山道:“我现在去派出所领人,具体情况还不清楚,这么晚你别乱跑了,乖乖呆在学校。”

    今汐挂了电话,满心担忧。

    “学长,沈平川怎么会跟人打架,还进警察局,沈平川从来不打架,都是讲道理的呀,他是学生干部一直以身作则,他肯定被人揍了。”

    薄延本来想说,沈平川被人揍其实挺正常,不过见今汐挺着急的,他也没忍心说风凉话,走过来,摁了摁她的肩膀:“先别急,让你叔叔处理,你先回去。”

    今汐摇头:“我得回家等着,沈叔叔都气坏了,肯定揍他,我得回去拦着些,不然沈平川今天肯定医院二进宫。”

    “我送你。”

    “不用,寝室快宵禁了,我家挺远的,学长不要送我了。”

    今汐说着已经打开了叫车软件。

    “住得远就更不能放你一个人了。”薄延说:“你没见新闻么,女大学生失踪,几天后尸体在荒山野岭被发现。”

    今汐哆嗦了一下,显然有些害怕:“那...还是麻烦学长送送我吧。”

    她家的确住得有些远,在市郊的一处高档小区。

    薄延知道这处小区,是城里少有的比较低调的富人区,之所以低调,是因为小区没修大别墅,都是三四层的花园小洋楼,并不显眼,但是环境和物业管理都特别好。

    车停在小区门口,薄延问她:“家里有人吗?”

    今汐摇头:“不知道呢,沈叔叔可能还没回来。”

    “你妈妈呢?”

    “啊,妈妈已经不在了。”

    薄延微微一怔,立刻反应过来,诧异地望向她,她情绪挺正常,应该是过去很久的事情了。

    于是他也不再多说什么。

    今汐刷卡走进小区的大门,踱了几步之后回头,发现薄延还没有离开,孤零零地站在灯下,目送她。

    他手插兜里,眼睛埋在灯光的阴影之中看不真切,颀长的身形似有些萧索。

    今汐对他扬了扬手,让他快回去。

    **

    她到家之后没多久,沈石山扯着沈平川的衣领进了屋,跟拽了条狗崽子似的。

    沈石山脸色难看,进门的时候还推了他一把。

    “跟人打架居然还打到局子里去了!你可真能耐啊沈平川。”

    沈平川一个趔趄,险些摔跤,幸而今汐跑过来,稳住了他。

    沈平川脸上挂彩,嘴角有淤青,眼角也有些肿皮,还真是跟人动了手英勇负伤啊。

    “虎父无犬子,老爸有钱有势,我天大的能耐也是拜老爸所赐。”

    “你还有脸贫!老子不打死你!”

    今汐连忙挡在沈平川前面:“你就再多说两句,看来今天还没被揍痛快。”

    “你回来做什么?”沈平川见着今汐,有些讶异:“谁让你回来的。”

    “我回来看沈叔叔怎么揍你啊。”今汐说:“真有本事呀,居然还会跟人打架。”

    沈平川忿忿地推了推她:“去去去,回你的房间去,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还巴巴跑回来,就这么喜欢看你哥遭殃。”

    “你还有脸说你妹妹。”沈石山气得拿脚下拖鞋砸他:“我让你给妹妹做好榜样,这就是你的榜样!泡酒吧,还跟人打架!书都念到狗肚子里去了?”

    沈平川躲开了脱鞋暴击,低着头也没再顶嘴。

    沈石山气呼呼地指着他:“我还指望你将来有出息,毕业之后把公司交给你来管,现在看来,你妹妹都比你有出息!”

    沈平川望了望今汐:“她懂什么呀,小屁妹一个,还不姓沈。爸,我才是你亲儿子。”

    “今汐是我亲闺女。”

    沈平川乐呵呵道:“那你让她叫你一声爸试试。”

    沈石山右脚的拖鞋又飞了过来,沈平川脑袋一偏,闪躲开。

    今汐把两只拖鞋都给沈石山捡了回来,狗腿地放在他脚下,回头冲沈平川道:“别想转移矛盾,快老实交代,为什么泡酒吧,还跟人打架!”

    沈平川像看小白眼狼似的看她一眼,说道:“我是为了谁!”

    今汐拧眉:“总不能是为了我吧,我请你去泡酒吧的呀?”

    “还不是因为……”

    沈平川踟蹰了片刻,终究还是放弃,乖乖对老爸认错:“还不是因为最近学习压力大,朋友拉我蹦野迪,遇到小流氓对老子出言不逊,我一时没忍住,把他揍了。”

    “这不是刚开学,哪来的学习压力呀?”

    今汐才不信沈平川这套说辞,她还不知道他吗,他简直就是台学习机,能有什么压力?

    “沈叔叔,你别信他,肯定有别的原因。”

    “小屁妹你闭嘴,又皮痒了是不是。”

    “你还有脸凶你妹妹!”沈石山直接抄了撑衣杆回来要揍他:“你到底说不说实话!为什么打架!”

    沈石山是个老糙汉,不太会教育小孩,他从小就是吃棍子长大的,因此一贯奉行棍棒底下出孝子,也好在沈平川从小乖觉,很少挨打。今汐又是继女,虽然有时候调皮了些,就更打不得了。

    这会儿两杆子落在沈平川的背上,结结实实地吃了痛,他嗷嗷叫了两声,最后还是很没出息地躲到了妹妹身后。

    今汐站出来护住沈平川:“沈叔叔,您别动手,我哥这皮细嫩肉的不经打,您快坐下来歇歇,有话好说。”

    沈石山一直想要个女儿,得了今汐之后更是当成自己的幺女疼着宠着。她这巴巴地跑回家,看热闹是假,当父母的还能不知道么,她是要护着他哥呢。

    沈石山指着沈平川气呼呼道:“看在你妹妹的份上,老子饶了你,再有下次,没这么轻松了。”

    沈平川还想分辨几句,今汐使劲儿给他甩眼色,他这才偃旗息鼓。

    夜深了,今汐拿了消毒碘酒和一些活血化瘀的药膏,偷偷钻进了沈平川的房间。

    屋里亮着小台灯,他坐在书桌前夜读,神情专注。

    “叮叮叮,三好学生今天也挨揍咯。”

    沈平川头也没抬,翻了一页书继续看,鼻息发出一声轻哼:“小白眼狼。”

    今汐走到桌边,自顾自地用棉签沾了碘酒,然后捏着沈平川的下颌,给他擦拭嘴角。

    他下颌间缀着少年人青色的小胡茬,这会儿今汐才发现,她的小哥哥是真的长大了。

    不仅个子高,身上腱子肉也多了,小男孩变成了大男孩,大男孩变成了男人。

    沈平川别开脸,咕哝道:“走开,老子还气着呢。”

    “别动。”

    今汐鹿眼一瞪,沈平川便立刻老实了,任由她给他擦试着嘴角的创口:“嘶,疼!”

    “知道疼还跟人打架。”

    “那家伙也不轻松,老子把他门牙都打掉了两颗!”

    今汐:还挺得意的哈。

    “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板着脸问:“你怎么会去酒吧那种地方。”

    很多话不方便对父亲讲,但兄妹之间总是无话不谈的,他总能告诉她吧。

    沈平川却不耐烦地说:“是我的事,跟你没关系。”

    “是不是学校有人看不惯你,要对付你?”

    “看不惯老子的人多了去。”沈平川说:“今天老子杀鸡儆猴,以后他们都得掂量着点,敢把主意打到我妹......”

    他顿了顿:“敢打我的主意,我扒了他的皮!”

    今汐手下用力,沈平川疼得嗷嗷叫。

    她瞪他一眼:“那就是学校的人咯,我让你不要太出风头,非不听,这下好了,全校都讨厌你。”

    “随便他们,我才不在乎,我只做好自己的工作。不说这些了,小屁妹,你今天不是和高中同学约逛街吗,玩的怎么样?”

    “很开心啊,小贾她们还是老样子。”今汐嘴角突然翘了翘:“不过有件好玩的事,今天薄延也跟我一块儿去了。”

    “薄延?”沈平川脸色一变:“他去干嘛?”

    “说是以为我出去瞎约会,要看着我呢。”今汐越想越觉得好笑:“你不在场,都不知道他跟着我们一兜女孩去逛hello kitty主题店,那叫一个尴尬,简直了......”

    沈平川微微张开嘴,然后又缓缓地阖上,竟一句话也吐不出来,良久,他撸撸今汐的脑袋:“快回去睡觉了。”

    “你也是啊,早点睡。”今汐收拾了桌上的药瓶:“我会跟沈叔叔说,让他别生你气了。”

    沈平川一脸嫌弃:“小屁妹,你别想鸠占鹊巢,那是我亲爸,还你帮我说好话,你个继女。”

    今汐耸耸肩;“晚安了,傻大白。”

    **

    晚上,薄延回宿舍的时候,果不其然宿舍已经关门了,不过这家伙嘴甜,三言两句几声问候,就把宿管阿姨哄得开开心心给他开了门。

    刚洗漱了睡下,便接到了一条微信添加请求:山川潮汐。

    看到这个名字,薄延有点淡淡地蛋疼,也猜到了加他的人是谁。

    通过了好友请求之后,沈平川直入主题:“薄延,你们寝室的色qing杂志,明天来我学生会办公室取。”

    薄延:“你老人家看完了?”

    沈平川:“滚犊子。”

    薄延:“丑还不会说话,挨打不奇怪。”

    沈平川默了片刻,说道:“那个...今天谢谢你了,看着我们家小屁妹。”

    薄延没回他,几分钟后,他的手机屏幕又亮了。

    沈平川:“你住得近,帮我盯着些,别让混蛋王八羔子打她的主意。”

    薄延挑挑眉:“好处呢。”

    沈平川:“以后查寝,409白名单,听说你爱喝牛奶,再两箱澳洲脱脂纯牛奶。”

    薄延:“成交。”

章节目录

小夜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美丽东方小说网--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只为原作者春风榴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春风榴火并收藏小夜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