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会强求, 但是, 我会引诱。”

    今汐放下问卷:“哎, 不念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太污了。”

    几个女孩听得也是面红耳赤,小心脏噗噗乱跳,都是没谈过恋爱的豆芽菜,谈及这些禁忌问题, 还是禁不住害羞。

    晚上,几人分派工作, 熬了个通宵,终于在上课之前, 完成了几千字的社会调查报告。

    楚昭坐在灯下, 整理问卷的时候,偷偷将一份调查问卷取出来。

    之前在收取试卷的时候, 她留了一个小心机,将许朝阳的试卷捏了一个角的褶皱。

    调查问卷的第十个问题是:你现在有喜欢或者暗恋的女孩子吗?

    这份有褶皱的问卷上,他的回答是, 有。

    **

    期末考试如期而至,几个女孩为了应付期末考, 复习得昏天黑地。

    今汐这个月的大姨妈都不来问候她了, 是肉眼可见的憔悴。

    女孩们就赶着最后的审判,每考完一门,心头沉甸甸的包袱便松懈一些。

    荆迟趁着两个寝室的成员都还没有离开, 召集喵喵社的成员们开社团大会。

    因为喵喵社日常工作比较繁重,社员们给学校里的流浪猫戴上了猫牌,给它们打疫苗,修剪爪子,定期定点投喂,有时候如果发现了新来的猫猫,还要抱去宠物医院做绝育手术。

    于是今汐把沈平川抓进来当免费劳动力使唤。

    因为喵喵社是野生社团,没有社团经费,所以绝大部分开支是由409几个男生共同凑钱。几个男生除了荆迟以外,家境都不错。

    荆迟有自己做小生意的各种收入,也会拿出一部分贴补喵喵社。后来女孩子们加入以后,也说自愿要拿出部分生活费贴补社团。

    荆迟没有同意,只让她们出力就行了。

    不过沈平川加入社团的时候,可是让几个男孩狠宰了一顿。

    按照薄延的原话来说,若是不给沈平川放点血,怎么配得上他豪门沈家大少爷高贵的身份。

    现在喵喵社成员都不叫沈平川名字了,恭恭敬敬的统一称呼——沈太子。

    沈平川觉得,他还得穿一身貂,手上戴十个翡翠扳指,镶颗大金牙,才配得上这个称呼。

    喵喵社的社团会议在三食堂召开,今汐走进食堂,看见东南角的座椅边,薄延早早到了,他怀中抱着一只猫咪。

    猫咪全身的毛是雪白的,一双小肉爪子正勾扯着薄延的灰色毛衣。

    薄延任由它撒欢耍赖,眉眼低顺,嘴角微扬,眼底仿佛有光。

    今汐有些怔了。

    这样的薄延,真的好温柔啊,即便是这零下的冬日里,在他身边总有温暖。

    薄延抬头望见她,微笑着冲她扬了扬手。

    今汐立刻飞奔过去,趴在他肩膀边,伸手摸了摸白猫。

    “你把大白白也带过来了呀。”

    薄延将猫咪放到今汐的腿上,说道:“刚刚它跑到八宿门口等我,出来之后一直跟着,我走过去,它便躺下来,翻肚子给我摸,你猜怎么回事。”

    “我猜不到,要和你玩吗?”

    薄延浅浅一笑,握着今汐的手,摸了摸小白猫的肚子:“它有宝宝了。”

    今汐仔细摸了摸,好像是稍稍有些硬。

    她惊喜地说:“大白白特意过来告诉薄延学长这个好消息,神奇呀。”

    荆迟坐过来,解释道:“你薄延学长自带猫薄荷气场,学校里的流浪动物,猫猫狗狗都喜欢他。去年有只新来的耷耳小黄狗,被他投喂过几次,一整个学期,每天都来八宿楼下等他,陪他晨练。我们集合之后,那只耷耳小黄狗就在操场守着他,风雨无阻,你能想象小黄有多爱他吗,教官要是凶了薄延,小黄会冲他吠叫,好像要保护他似的。”

    几个女孩听得入神了:“好感动哦。”

    今汐能够感受到,在和猫咪相处的时候,薄延身上有种说不出来的温柔。

    别说小动物了,就连她都想要和他多亲近温存呢。

    “现在怎么不见小黄狗了?”

    “去年三月份开学初,学校保卫科有过一次清理行动。”薄延嗓音略有些低沉:“很多狗和猫都被卡车拉走了,不知道下落。”

    今汐望着薄延,他眸色很深,看不出情绪,但她知道,他心里肯定不好受。

    将心比心,那些小动物那么喜欢他...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当时你薄延学长还去保卫处闹了一回,险些记处分。”

    说到这个话题,荆迟脸色也很沉重:“我们喵喵社就是那个时候成立的,学校里剩下那些没被抓走的猫咪,我们给它们做了疫苗和绝育,宠物医院的文件也在保卫科有报备,算是一种相互的妥协吧,现在保卫科的老师见着有牌的小动物,不会驱赶了。”

    沈平川笑着说:“你们还真是挺有爱心的哈,就这么几个人,也能干这么多事。”

    “这跟人多人少没关系,看你想不想去做。”许朝阳道:“其实这些猫猫和狗子很可怜的,谁对它好,它心里都知道。前两天上课,就那只大橘猫,叼了只老鼠大摇大摆走进教室,搁我面前,看这架势还请老子吃。”

    沈平川哈哈大笑起来:“那它对你还是相当不错了。”

    “反正沈太子在我们社团呆久了,会有感受的。”

    成员到齐之后,作为社长的荆迟宣布开会了——

    “主要是有几件事要说一下,快放寒假了,寒假期间,我们也需要社员定期来学校看看,频率大概一周一次,每次最好两个人结伴。”

    在场除了林洛和荆迟以外,大家都是b城本地人,都有时间来学校照看着。

    “这样你们就自选队友吧。”荆迟说道:“最好新社员和旧社员搭配着来。”

    许朝阳笑着说:“队长你就干脆说男女搭配呗。”

    “行了,你们自己私底下商量吧,今天晚上给我个名单就行,散会散会,老子毛概还没看完呢,先走了。”

    晚上,女生寝室里,楚昭问今汐:“你和谁组啊?”

    “我哥想和我组,但是他一新人小白,我也半个新人,带不动,我得跟个老社员才行。”

    “那你和薄延学长吗?”

    今汐摇摇头:“不知道,他没有说要和我组。”

    于是楚昭又抬头望向初棠:“亲爱的,你和谁组?”

    初棠坐在床上复习功课,闻言,慢条斯理放下书,反问:“你想让我和谁组?”

    楚昭红了红脸:“你爱和谁组,和谁组呗。”

    初棠笑了笑:“那我和许朝阳一组好了。”

    楚昭:......

    她踟蹰片刻,但还是什么都没说,默默坐回自己的书桌位置拿出书本。

    晚上,薄延把今汐叫出去,也没废话啰嗦,直言道:“寒假我带你了。”

    今汐笑着说:“沈平川也要找我一组,刚刚夏尤也说跟我一组,我还真是香饽饽呢。”

    薄延捏了捏她软软的脸颊,嗓音低柔:“是啊,你是个香饽饽。”

    今汐伸出手臂要反捏薄延,他侧过头躲开了她的攻击,顺势握住她的手腕,将她反压在了墙边,嘴角微弯,懒洋洋地笑着:“还跟老子动手动脚?”

    “哎呀,你快放开我。”

    “答应和我一组,我放开你。”他的膝盖分开了她的腿,整个身体都贴了上来,压在今汐有些不能喘息了。

    “薄延学长,你这不是逼宫么。”她还真有点不畏强权的意思:“就你这态度,我也不能答应啊学长。”

    薄延松开了她,理了理自己的衣领,淡淡道:“大白白的预产期就在寒假,本来想等小猫咪出生之后带你去看,既然你这样不乐意,就算了。”

    他说完转身就走。

    “哎!”今汐一听这话,连忙追上去:“学长我跟你!”

    刚出生的小猫咪可不是轻易能见着的,母猫会把小猫藏起来,除非是特别特别亲近的人,否则根本见不着,那只白猫平时高冷着呢,连荆迟许朝阳它都爱搭不理呢,就喜欢薄延。

    “学长,带我好不好。”

    “你学长不要面子?”薄延没有停下脚步:“晚了。”

    “学长啊。”今汐急忙拉住薄延的手,学着他刚刚的样子,攥住他的手腕,直接把他壁咚在墙边,膝盖用力挤进他的小腿里面:“薄延哥,你带我看小猫好不好。”

    薄延任由她这小胳膊小腿的把他按在墙边,低着头,唇角勾了起来,黑漆漆的一双丹凤眼,含笑盯着她看——

    “再叫一声。”

    今汐超级想看小猫咪,这会儿叫祖宗都行。

    “薄延哥,你带我吧。”她拉着他的手哀求:“求你了。”

    薄延能感受到她肉肉的小爪子,紧紧抓着他的手腕,柔软的掌腹触感柔软。

    “香饽饽?”

    “没有没有,我算什么香饽饽呀,我薄延哥才是呢。”今汐这会儿一张小嘴抹了蜜,尽心尽力地讨好着他:“我薄延哥最好了,平时什么都想着我,特别照顾我,这次肯定也带我去看小猫咪的。”

    薄延心里被她酿酿酱酱的话弄得痒酥酥的,他对她勾了勾细长的手指,于是今汐踮起脚凑近他。

    薄延在她耳边轻轻说:“我可以带你,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别说一件事,一百件今汐都答应他呀。

    “你说。”

    “你啊,长点心,以后不要喜欢那么多人。”他的嗓音带着某种沙哑的性感,指尖撩起她的一缕发,挽至耳后:“只喜欢一个人就够了。”

    湿热的呼吸就拍在她的耳畔,撩得她心痒痒,她的脖颈不禁往后缩了缩,身子颤了颤。

    “谁...谁呀。”

    薄延浅浅地笑着,没有回答,松开了她,转身溜达回了宿舍——

    “你自己想。”

    今汐耳朵红扑扑,心跳也噗噗地跳着,她冲他背影喊了声:“学长你还没答应我呢。”

    薄延没回头,扬手做了一个ok的手势。

    **

    国防学院的实践能力测试早早地结束了,而公共文化课考试则与其他学院同期进行。

    每个同学选修课不同,考试时间安排也不一样,有的同学考完便收拾行李,早早地离开学校回家过年了。

    今汐终于考完了最后一门专业课,收拾收拾,准备要回家了。

    “今汐拜拜哦。”

    “路上小心。”

    “洛洛也是,回家路上当心些,别丢三落四。”

    和室友们道别以后,今汐提着行李出了门,正巧对门寝室的门拉开了。

    拎着牛奶瓶的薄延,扫了她一眼,笑问道:“回去了?”

    “嗯,学长拜拜!”

    薄延踩着人字拖,迈着懒散的碎步子走过来,随手便拎起了她巨大的红色行李箱,另一只手将她的女款书包也拎了起来,挂在单肩。

    看样子,是要帮她一并提了下去。

    今汐愉快地跟在薄延的身后,像个小媳妇儿似的,关心地问他:“学长什么时候回家呀。”

    “还有两门公共课没考。”

    薄延提着行李箱下了楼,路上遇到女生,见薄延提着行李,还背着女孩子的包,纷纷向今汐投来艳羡的目光。

    “学长过年回去走亲戚吗?”

    薄延漫声道:“和往年一样,去爷爷那边,陪老人家过年。”

    “哦。”今汐点点头。

    到了宿舍楼下,今汐远远望见了继父沈石山的黑色奔驰轿车,沈石山刚下班,还穿着黑色的西服,打扮得体,站在车门边候着今汐。

    “薄延学长,我叔叔来接我了,拜拜哦。”

    薄延将行李拉杆递给她,揉了揉她的脑门顶:“寒假记得给我发信息。”

    “嗯,我会的。”今汐心里有些不舍,走两步回头:“学长,小猫咪的事,说话算话哈。”

    薄延无声地笑了笑:“嗯。”

    沈石山接过了今汐的行李箱,放进车里,笑着说:“刚刚那个男孩挺英俊。”

    “是呀,他是我的学长,很照顾我。”

    沈石山启动引擎,又问道:“他家里是做什么的?”

    “啊,这个...我也不是很太清楚。”

    “那寒假可以请他来咱们家作客嘛。”

    今汐按下车窗:“左拐,最里面的那栋就是哥哥的宿舍楼。”

    她不动声色地岔开了话题,再聊下去,估摸着她八卦的继父真的要跟她说对象了。

    奔驰车停在了沈平川的男十二宿楼下,沈平川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早已经等候多时了。

    车停下来,他拉开后备箱,将自己的行李全部放进去。

    室友站在路边送沈平川,他跑过去叮嘱室友几句,告诉他临走时一定要记得做清洁卫生。

    没成想一回头,奔驰车“呼”地一声,居然他妈开走了。

    沈平川连忙追上去,喊着——

    “爸,我还没上车呢!”

    “爸!等一下啊!”

    沈石山也没注意,开着车便绕出了校园,还对今汐道:“趁早出去,不然晚些时候,赶着下班高峰期,又得堵车。”

    今汐摸了摸书包,薄延居然还给她塞了瓶牛奶,她高兴地插上吸管:“那是得快点。”

    咦,总感觉好像不对劲,哪里怪怪的。

    后视镜里,沈平川一路狂奔,追着奔驰车跑了小半个校园。

    最后,沈石山的电话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他儿子。

    沈石山惊讶回头:“你哥呢?”

    今汐一口牛奶险些喷出来:“对啊,哥呢?”

    奔驰车在路口靠边停下来,沈平川拿着手机,气喘吁吁地走过来,拉开车门坐进去,上气不接下气——

    “老子不是亲生的!不配坐沈总你的车!”

    沈石山是真的把自己这个亲儿子忘了,有些讪讪的,又听他一口一个老子,怒斥道:“没大没小!我本来就是来接小汐,顺便把你捎上。”

    沈平川很生气,嚷嚷道:“不过一继女瞧把你宝贝得...”

    今汐踹了沈平川一脚,沈平川又回了一脚,两个人在车后座掐了起来。

    “你妈的...”

    “你妈的!”

    “打死你!”

    “我打shi你!”

    “啊,你压着我头发了!”

    “你他妈属猫的啊!还挠老子!”

    “沈叔叔你看他!”

    沈石山十分头痛地扶了扶额,都他妈上大学了,见了面一言不合还撸袖子干架上辈子是什么对头冤家。

    最后,还是沈平川先消停下来,在今汐一记夺命腿之后,他满脸酱紫地坐到了角落里,手捂着下身,沉着脸一言不发。

    今汐知道自己刚刚一脚顶到不该顶的地方了,看着沈平川这闭着眼睛的痛苦模样,她有些心虚,挪过去柔声问:“哥哥,你没事吧。”

    作者有话要说:踹着蛋了你说气人不。

章节目录

小夜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美丽东方小说网--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只为原作者春风榴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春风榴火并收藏小夜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