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汐鼓着腮帮子生闷气。

    薄延清浅一笑, 柔声道:“屁汐今天很漂亮。”

    “咦?”

    今汐看向手机, 视频画面里, 薄延眉眼柔顺地望着她:“精心打扮过。”

    “原来你看出来了呀。”今汐心满意足地说:“刚刚还骗我。”

    “穿着睡衣就能下楼取外卖的邋遢鬼,突然打扮起来, 辨识度很明显。”

    “谁穿睡衣取外卖呀。”

    今汐心说,好歹还会套一件羽绒服的好嘛。

    就在这时,薄延的手机突然被人抢了,画面变得摇晃起来, 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响起来:“爸!外公!快看薄延哥哥女朋友,他和女朋友视频聊天呢!”

    混乱的画面里出现了一大家子人, 老少皆有。

    薄延追出来,声音听着有些微怒:“手机还我!”

    今汐连忙将摄像头捂住, 心跳扑哧扑哧, 脸羞得通红。

    而这时候,听筒里传来一个浑厚的老者的声音:“没礼貌, 把手机还给哥哥。”

    “唔...”受到训斥的小丫头把手机还给了薄延。

    薄延见屏幕是主页菜单,视频已经被今汐挂了,便按下了锁屏将手机放回包里, 使劲捏了捏表妹的耳朵:“皮又痒了,待会儿收拾你。”

    女孩吐了吐舌头, 慌忙躲回了父母身边。

    满鬓斑白的爷爷望向薄延, 问道:“小延,交往女朋友了?”

    薄延淡淡一笑:“还没定。”

    小婶子柔声说:“小延自小不容易,找个温柔体贴、知冷知暖会疼人的才好啊。”

    薄延默了片刻, 轻柔地“嗯”了声。

    手机的屏幕里一片漆黑,背景音里能听见一大家子人热闹拉家常的碎语。

    今汐心虚地挂断了视频通话,一个人愣愣地盘腿坐在床铺边发呆。

    沈平川见某人突兀地安静了下来,摘下耳机看了她一眼:“你傻了?”

    今汐爬到沈平川身边,蹲在他面前,笑眯眯地问:“哥,你觉得我温柔不?”

    沈平川捂着胸口,受惊状:“你干嘛?”

    今汐又坐到他腿边,抓起了他满是粗毛的小腿,轻轻地捏了起来,笑吟吟说:“哥,你觉得我体贴不?”

    沈平川受惊不小:“妹啊,你有啥话就直说,你别这样,老子心里害怕呀。”

    “没有呀!”今汐又抓起了沈平川的脚丫子,眯起眼睛笑:“哥,你照顾我辛苦了,我给你剪脚趾甲吧。”

    沈平川爬到床头,惶恐地问:“你...你是不是想我死?”

    **

    元宵那日,薄延终于带今汐去看她期盼已久的小猫咪。

    两人在学校门口约了见面,今汐穿着一件浅色的羽绒服,围着薄延送她的兔毛围脖,松松泡泡的感觉活像一只小白鸽。

    她站在学校门边,时而左顾右盼,时而低头咕咕地自言自语说着什么。

    薄延嘴角一扬,走了过去。

    “闺女。”

    “你别叫我闺女。”

    今汐抬头,见他迎面走来,敞开的风衣外套,打底浅色v领的毛衣,阳光下,清新又温暖

    他提着小口袋,另一只手拿着一个华夫蛋卷冰淇淋。

    今汐高兴地想要接过了他手里的冰淇淋:“谢谢爸爸,不是...我是说谢谢学长。”

    呸!一个冰淇淋而已。

    今汐,你站直了!

    今汐还拎着一小袋猫食,是沈平川大早去市场卖了猪肝猪肺,煮熟剁碎了拌饭,猫咪最爱。

    薄延嫌她手不干净,索性便替她拿着冰淇淋,今汐掌着他的手,踮起脚尖舔了几口。

    薄延看着她红润的舌尖,就跟小猫咪的舌头没什么区别,他扬了扬眉,嘴角挂了温煦的笑。

    今汐见薄延盯着她,眼神好像还挺特切挺渴望,问道:“学长也想吃?”

    薄延垂首望着她:“想。”

    他想吃她的小樱桃。

    今汐咬下一块华夫蛋卷,嚼得咯吱咯吱响:“那也不给你。”

    冰淇淋都是她一个人的。

    两人不急不缓地走进了学校。

    寒假的学校几乎没有什么人,显得冷冷清清,操场上偶有几个打篮球的男生,长长的梧桐道边只有他们俩人慢悠悠地走着。

    阳光透过梧桐叶缝隙,洒落在地上,光影斑驳。

    今汐舔舔下嘴唇:“学长,我们在学校兜了两圈了,猫咪呢?”

    薄延淡定道:“不是还在找吗?”

    今汐无语。

    敢情你说带我来看小猫,你自己都不知道小猫在哪里。

    薄延轻咳一声,淡定解释道:“小猫刚满月,大白白把它藏得很好,不会让别人轻易见着,我们只有先找到大白白,让它带我们去看小猫。”

    今汐:“那大白白在哪里呢?”

    薄延看了看安静的校园,发出一个冗长的音节:“emmm...”

    今汐:......

    好的我知道了,继续找吧。

    薄延带今汐来了学校北区一座人迹罕至的实验楼,这栋实验楼上世纪留下来的,因为年代久远,现在已经荒弃了。

    灰色的砖瓦墙,墙面爬满了绿色的藤蔓植物。

    这栋废弃的实验楼,是校园里许多流浪小动物的据点。

    薄延牵着今汐走上青苔横生的台阶,推开了实验楼的北门,木制的大门发出一声悠长的“吱呀”。

    实验楼走廊尽头有微弱的薄光,通道空荡荡,有废弃的纸物。

    今汐低声问:“学长,大白白在这里吗?”

    薄延轻轻地吹了一声口哨,口哨声回荡在走廊里。

    不知哪里传来几声“喵喵”叫,今汐眼前一亮:“呀!”

    薄延对她做了个嘘声的动作,然后带她走了进去。

    因为年代久远,空气中弥漫着某种陈旧而腐质的味道,穿堂风阵阵,寒冷阴森,今汐情不自禁地拉住了薄延衣袖。

    “学长,这里好黑呀。”

    “嗯。”

    “大白白在这里吗?”

    “不知道。”

    今汐情不自禁地又靠薄延近了些。

    就在这时,有一对男女从教室里出来,突兀地闯入了两人的视线。

    这对男女看上去非常疯,男孩直接将女孩按在了墙边,热吻,同时手抚摸着女孩的身体各处。

    今汐猛然瞪大眼睛,就在这时,她感觉一张温热的手抚上了她的唇,捂住了她,没让她出声。

    他站在她的身后,另一只手从她脖颈边横过来,将她往后带了带,紧贴着墙边,隐没于黑暗中,避免被那对缠绵的恋人看到。

    那对恋人已经不再仅仅满足于亲吻,男孩将女孩从后面按在墙上,开始了激烈的“身体运动”,喘息阵阵,娇啼阵阵...

    今汐被薄延从后面揽着,她的背紧贴着薄延的坚硬的腹肌,他的手则横在她锁骨的位置,将她紧紧反扣着。

    黑暗中,一场激战进入白热化的阶段。

    薄延垂下眸子,目光下移,瞥见小女孩脸蛋红扑扑,耳根滚烫,睁大了一双鹿眼,目不转睛地盯着人家看。

    薄延:......

    他伸手遮住了她的眼睛。

    却没想到,小丫头还掰开了他的手指,露出一条小小的缝隙,眨巴眨巴,继续看。

    他微微俯身,在她耳畔轻轻吐气,气息温热:“就这么好看?”

    “唔...”

    今汐乖乖地把他手指的缝隙合拢,不看了。

    那对恋人纵情忘我,声浪很强。

    薄延明显感觉到,小丫头的呼吸变得越发急促,她的手攥紧了他的衣角,一张小脸温度升高,快要不行了。

    不知人事的小丫头尚且如此,他一个血气方刚的大男孩又如何能够幸免。

    今汐伸手想要摸摸自己的后腰,好像什么东西硌着着她了,薄延的手快速落下,一把攥住了今汐的手,沉声警告:“不要乱摸。”

    “哦。”

    薄延轻声说:“走吧。”

    “怎...怎么走。”

    薄延不等她反应,攥着她的手,带着她朝前方走廊尽头走去。

    天知道这对男女什么时候结束,薄延可不想顶着今汐的腰看完他们的全程表演。

    那对男女没想到这里竟会有人,惊惶失措。

    薄延目不斜视,攥着今汐经过他们的身边,未曾看他们一眼,手还没忘捂着今汐的眼睛。

    “对不起,打扰了。”今汐边走边慌慌张张地解释:“我们什么都没看到,你们继续。”

    两个人走后几乎是一路小跑,一口气跑出了实验大楼。

    “我的天呐。”今汐捂着起伏不平的胸口,喘息着说:“他们胆子也太大了吧!”

    见薄延没有回应她,今汐好奇地回头:“学长...”

    薄延背对着她,站在一棵树边,沉声道:“别过来。”

    “你怎么了?”

    “让你别过来!”

    薄延突然加重语气,今汐吓了一跳,身子耸了耸,连忙往后退了几步。

    “你...凶什么。”

    薄延摘下了背上今汐的小书包,挡在自己身前,转身便走。

    “哎,学长...”

    “去三运等我。”

    薄延说完也不等她反应,一路小跑,跑没了影。

    今汐全然无解地站在原地,什么毛病?

    第三运动场草坪枯黄,她踱着碎步子来到观众坐席边,恍然想起自己的书包还被薄延带走了,她的水杯还在包里呢,现在口干舌燥。

    今汐摸出手机,给沈平川发了一条短信——

    “川川,刚刚发生了一件超级无敌尴尬的事,居然有情侣在实验楼那个,被我和学长撞见了。”

    沈平川:“哪个?”

    今汐:“xxoo啊。”

    沈平川:“哟,会玩。”

    今汐:“烦死了,猫猫也没有看到。”

    沈平川:“薄延呢?”

    今汐:“不知道,跑了,让我等他,都半个小时了还没回,不晓得干什么去了。”

    沈平川:“呵,男人。”

    今汐:“?”

    沈平川:“没事。”

    ......

    正说着,薄延拎着她的小书包走了回来,脸颊绯红,眼底漾着水色,看上去竟然还挺诱惑。

    今汐学着沈平川刚刚的调子,冲他道:“呵,男人。”

    薄延脸色更红了,他手揣兜里,坐到她的身边,脑袋直挺挺倒在了她的单薄的肩膀上:“汐汐,爸爸被掏空了。”

    他声音里,竟还带着些许撒娇的味道。

    今汐好奇地问:“你刚刚干嘛去了?”

    薄延蹭了蹭她的肩膀:“你不知道我干嘛去了,乱呵什么呵。”

    “我就随便呵一呵。”

    薄延靠在她的肩头,望着远方夕阳西垂,倒是觉得分外惬意。

    他的短发撩着她耳根痒痒的,肩膀不止承受着他脑袋的重量,这家伙全身的力气都压在了她的身上——

    “汐汐,爸爸好爱你。”他嗓音懒散。

    今汐嫌弃地垂眸看他:“有病吗?”

    薄延有望她身上靠了靠,蹭着她的肩骨:“汐汐,你什么时候长大?”

    金黄的夕阳在她柔软的脸上洒下一抹暮色,她随口说道:“你管我什么时候长大呢。”

    薄延抬起头,对着她耳畔吐着湿热的气息:“学长快忍不住了。”

    今汐不明所以:“什么啊?”

    ......

    而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声:“喵喵。”

    俩人回头,却见一只大白猫坐在观众席位上,尾巴绕在脚边,看着他们。

    今汐惊喜地喊了声:“学长,大白白来了!”

    薄延冲大白猫招招手,白猫窜过来,敏捷地爬上了他的腿,亲亲热热地在他怀里撒娇。

    “大白白,好久不见啊。”今汐摸了摸它的下巴,柔声问:“你的宝宝呢?”

    薄延放下了猫咪,冲它扬了扬手中的猫粮,大白白似乎明白了什么,扬起了尾巴,迈着猫步缓缓地走下了观众席。

    今汐和薄延立刻跟上了它。

    两个人尾随着一只猫,离开三运,路过墨绿色的湖畔,穿过两栋教学楼之间狭窄的小道,来到了国防学院训练基地边的一块儿空白场地。

    场地边堆着几块预制板,预制板下,传来了一兜“喵喵喵”的叫声。

    今汐小跑过去,在几块预制板堆叠的草丛中,发现了三只黑白间配的小猫咪,小猫咪不过巴掌的大小,一只在呼呼大睡,另外两只正玩闹着...

    薄延修长的手伸进去,将三只小猫抱了出来,放在空地上。

    大白白“喵喵”地叫了几声,满脸自豪之色,似乎是在向薄延炫耀着自己当妈妈了。

    薄延摸摸它的小脑袋,以示鼓励。

    今汐把沈平川准备的“猫咪最爱粮”打开,递给了大白白,大白白心满意足地叼着口袋去边上享用。

    几只小猫咪丝毫不怕人,薄延坐在草地上,它们便爬上了薄延的身上,用小爪子挠着他的黑裤和毛衣。

    薄延将小猫咪抱到今汐的手边,结果小猫咪不搭理今汐,全部又都爬到了他的身上,这让今汐感觉非常不可思议,他真的自带猫薄荷技能,以前接触过的猫猫便罢了,这几只小猫咪可是第一次见到薄延呀。

    “它们都好喜欢你哦。”

    今汐蹲在薄延身边,羡慕地说:“学长上辈子是拯救了小动物的神仙吗,怎么会这么招小动物的喜欢呐。”

    薄延将小猫咪一只一只全部提到了今汐的身边,奈何小猫咪就只亲他,一个劲儿往他身边凑。

    小猫咪全都不搭理今汐,只围着薄延,挠他,蹭他,往他身上爬。

    薄延单膝微曲,另一条腿伸直了搁在草地上,揉着小猫咪的脑袋。

    夕阳照着他,暖洋洋的。今汐蹲在他的身边,一言不发。

    薄延见今汐默不作声,抬眸望向她:“怎么了?”

    今汐撇撇嘴:“宝宝吃醋了。”

    猫咪都不和她玩。

    薄延嘴角微弯,眼角浮现着前所未有的温柔之色,他伸出手,像揉猫咪一样,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别醋,学长更爱你。”

    作者有话要说:今汐:呵【冷漠.jpg

    本章红包有。

    谢谢【愿玥】同学的长评,私信我吧,赠书-3-

章节目录

小夜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美丽东方小说网--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只为原作者春风榴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春风榴火并收藏小夜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