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达公司也是比较有名气的企业, 在市中心拥有一栋独立的写字楼, 能拉到瑞达的赞助, 对于校级社团来说,算得上是件值得庆贺的大事了。

    学校不少社团春秋两季都会举办学生活动, 但并非所有的学生活动都可以拉到商家赞助。

    瑞达公司的办公室里,简斯寻穿着合体的黑色西服,坐在桌前,与瑞达公司市场部的工作人员洽谈赞助的事情, 举止从容,神情稳重。作为干事的简斯寻不仅有才华, 还很有领导组织能力和交际能力,瑞达公司的赞助全靠他一人谈下来。

    今汐坐在简斯寻的身后, 花边白衬衣打底配小风衣外套, 扎着马尾,看上去很精神。

    她仔细地听着简斯寻和对方的商谈, 他需要什么资料,她便赶紧从文件袋里翻出来,递过去。

    两个小时的洽谈, 双方敲定了赞助合作的具体细节。瑞达的工作人员也爽快地签了合同,说赞助款项这两天就会给他们汇过来。

    走出写字楼, 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简斯寻擦了擦额间的薄汗:“刚刚真是紧张死了。”

    今汐回想方才, 他谈笑风生镇定自若,以至于她还跟着傻乐,完全放松了下来, 也不害怕了。

    结果他说他紧张死了,影帝也不带这么会演的啊。

    “跟学长出来,学到了很多。”这话今汐完全不客套,说得是真心诚意。

    至少让她提前见识到了一些职场上的风景,同时,今汐也感觉到,和学校里那些社团小打小闹不一样,简斯寻是真正在用心地做事情。

    她感觉,在这样的学长手底下做事,肯定能锻炼自己。

    现在时间不早,两个人正好又在市中心,于是简斯寻提议,去附近一家音乐餐厅吃晚饭,犒劳犒劳今天的辛苦。

    今汐欣然同意。

    音乐餐厅装修极具小资情调,台上有驻唱歌手,弹吉他唱民谣,曲调悠扬,周遭绿植掩映,静谧幽雅。

    两人选了靠窗的座位坐下来,服务生递来菜单。

    在等餐的过程中,今汐的手机屏幕上横出一条微信消息,来自薄延。

    薄延发来一段短视频,视频中,他穿着迷彩的外套,单腿微曲,坐在训练场的枯草地。

    猫咪大白白趴在他的膝盖上,喵喵地叫了几声。

    薄延握住大白白的肉垫爪,对着镜头打了个招呼:“大白白说,汐汐怎么还不理学长呢”

    大白白:“喵。”

    “大白白说,汐汐不要生学长的气,学长知道错了。”

    大白白翻开白肚皮:“喵。”

    “大白白说,汐汐要是不理学长,我就不和汐汐玩了,小猫咪也不和汐汐玩了。”

    大白白:“喵喵喵??”

    今汐的嘴角不觉浮起了一丝笑意,她编辑信息:“你是你,大白白是大白白,它才不会不和我玩。”

    不过写好之后,今汐踟蹰片刻,还是全部删掉了。

    不想和他说话。

    热腾腾的精致融合菜呈了上来,江湖惯例,还是先拍照。

    简斯寻耐心地等最后一道菜上齐了,今汐摆拍完成,才动筷子。

    越和简斯寻学长接触,就越觉得人家有礼貌,有绅士风范。

    薄延每次见她拍照,都使劲催催催,讨厌死了。

    这时,社团两个女生挽着手逛街,路过落地玻璃窗边,看见今汐,冲她挥手打招呼。

    今汐也连忙回应,几个女生目光不住地往简斯寻身上飘,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神情。

    简斯寻可是学校里鼎鼎有名的校草男神,还是单身,从来没有见他和女生单独吃过饭呢。

    有八卦的女孩走到角落,拿出手机偷偷拍下了两人在音乐餐厅吃饭的照片,然后发到了自己的寝室小群里。

    寝室小群又转发到社团群,社团群转发到干事群,干事群又转到闲置物品交换群,再转到菜鸟驿站快递群......

    不过几个小时的时间,四月学长和女孩约会的谣言,传得满城风雨。

    照片是沈平川最先在快递群里看见,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发给了薄延——

    “我擦!!小屁妹谈恋爱了???!!!”

    薄延双腿分开,坐在障碍墙顶端,黏着泥污的脏手放大了手机里的照片。

    照片中的女孩穿着好看的浅蓝色小风衣,没有扣纽扣,衣服随意地敞着,很精神。身后的壁灯暖黄的光,映着她红扑扑的鹅蛋脸,脸上挂着一抹浅浅的微笑。

    她笑起来多好看。

    “薄延,磨蹭什么!”教官的呵斥声从底下传来。

    薄延跳下两米高的障碍墙,却没有再继续接下来的障碍穿越,他独自走到休息棚边,接了水,猛喝一气。

    胸前的衣襟被水染湿了一大片,颜色更深。

    “薄延,重新入队!”教官命令。

    薄延小跑入队,教官又道:“谁让你训练还带手机!收好。”

    他摸出手机,漫不经心地往草丛里一扔,嗓音懒散:“满意了?”

    周围训练的男孩纷纷停下脚步,看向他——

    他看似在笑,眼底结着一层凉薄的寒霜。

    胆子不小啊,居然敢这样跟教官说话。

    “原地四百个俯卧撑!”教官背着手,不满地说:“跟吃了几百吨火/药似的。”

    两个小时后,天色暗了下来,训练场已经没有人了,夜空中,几点星子,稀稀落落。

    薄延翻过身,躺在枯草地上,胸脯起伏不平,大口地喘息着。

    大白白竖着尾巴走过来,叼着手机放到他身边,然后爬上他的身体,蹲坐在他的腹肌之上,“喵喵”叫了两声。

    薄延望着天,嗓音有气无力,似自言自语——

    “她可能...真的不要我了。”

    **

    今汐穿着卡通睡衣,披着小薄毯蹲在松软的靠椅中,给她哥疯狂解释简斯寻的事。

    “我们是谈完了赞助顺便去吃个饭啊,不是特意约的啊!”

    “你这人……怎么不听人话呢!”

    “啊啊啊真的木有!”她快崩溃了:“简斯寻学长可是校草级别的男神!你也太看得起你屁妹啦!”

    今汐还把策划书拍下来发给沈平川看了,沈平川这才有点相信她。

    沈平川:“就你那破社团,还能拉到瑞达的赞助?”

    今汐:“所以我说学长厉害吧。”

    沈平川发了个哼哼的表情图——

    “我和简斯寻共事过,他的确是挺厉害。”

    “对啊,我觉得有他在,谷雨诗会肯定能办得特别盛大。”

    沈平川:“那他跟你哥比,谁更能干。【左哼哼】”

    今汐发去一个【憨笑】的表情包:“你要听客观事实,还是听我心里的主观想法。”

    沈平川:“当然是客观事实。”

    今汐:“简斯寻学长。【憨笑】”

    “那他跟你薄延学长比呢,这次我要听你心里的想法。”

    今汐的手指尖顿了顿,说道:“你别告诉别人哦。”

    沈平川:“放心,别人并不care你怎么想。”

    今汐舔了舔柔软得下唇,一双琉璃般的眼睛里泛出了柔和的神色——

    “在我心里,谁都不能和薄延比。”

    就算他总惹她生气,肉眼可见的一千一万个不好,但谁都不能和他比。

    虽然沈平川满口答应,绝对不告诉别人,不过反手就是一个截图,直接甩到了薄延的微信上。

    薄延本人又不是别人。

    没毛病。

    沈平川:“你在我屁妹心里的份量还挺重的,快跟老子平起平坐了。”

    良久,薄延回了一条:“就你,还想跟我平起平坐?”

    沈平川:???

    我他妈...

    室友们发现,薄延这几天变脸跟变天似的,上一分钟阴云密布,下一分钟,一个人看着手机屏幕,露出无声无息的迷之微笑。

    看得还挺渗人。

    早上,今汐刚推开寝室门,正对面,薄延穿着黑色的短袖t恤,起身一跳,双手敏捷地抓住门框,开始引体向上。

    他抓着寝室门的门檐,手臂上的肌肉因为用力轻微地鼓胀着。他皮肤太白了,所以手臂上青色的脉络也特别明显。

    黑t衣角下,几块腹肌若隐若现,人鱼线向下蔓延,一直延伸到他的裤头里面。

    他吊在门框上,一边做引体向上,一边用沉滞的声音和她打招呼:“屁汐,早上好!”

    大清早,薄优秀同学就甩她一脸腹肌。

    今汐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砰”地一下,关上了门——

    神经病吗!

    课间,今汐收到一条来自薄延的信息:“我明天要带小猫咪去收养人的家里,一起?”

    今汐知道,喵喵社有微博和微信公众号,上面会经常发布小猫咪和小狗的收养信息,粉丝还不少。

    学校里的流浪猫狗,很多都会被好心人家收养,拥有自己的家。

    大白白生的三只小猫,已经送出了两只,现在还剩一只身上有白斑的小黑猫,明天也要送出去了。

    今汐当然超级想去,前两次因为课程耽误,她都没机会去送猫咪,明天刚好周末,很好的时机。

    只是...…

    她犹豫是因为这几天薄延给她的消息,她一条都没有回过,憋着这口气,难不成要为了小猫咪,泄了吗。

    今汐握着手机,纠结地想了很久,

    薄延似乎察觉到她的小心思。

    “这样,明天下午三点,我在学校门口等你,等十分钟,你想过来就过来,好吗。”

    今汐莹润的小手指头,抚了抚屏幕,松了一口气。

    还有时间呢,再考虑考虑。

    次日下午,文学社的社干们开了一场大会,报名这几天便要结束了,谷雨诗会定在在四月初。

    因为拿到了瑞达公司的赞助,高额的奖金吸引了不少同学积极参与,也给干事们增加了不少工作量。

    今汐坐在位置上,时不时戳亮屏幕,看时间。

    2:45,2:50......

    社长正在分派比赛当天的现场工作,因为文学社干事人数不够,每项工作都是要落实到每个人身上。

    这个时候,她不方便请假离开。

    “到时候组织部就分管整个现场,维持现场的秩序...”

    今汐双腿轻轻地磕着地面,又看了看时间:2:58。

    身边,简斯寻注意到她心神不定:“你是有什么事吗?”

    今汐低声道:“没、没事。”

    反正她也没答应薄延一定要去,他说是等十分钟,等不到他也会走的。

    简斯寻:“如果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还是坚持一下,等组织部工作安排全部落实,就可以走了。”

    今汐点头。

    组织部要统筹整个比赛的现场管理,今汐则组织安排选手入场进行比赛,还要联系艺术学院播音专业的学姐学长们,过来担当评委。

    事情还挺多的。

    等社长安排完具体的事项以后,已经是3:30了。

    今汐也来不及等会议结束,向简斯寻匆匆告了假,拎着自己的书包朝着校门口跑过去。

    她跑一阵,体力不支,便停下来歇一阵,跑了小十来分钟,来到校门口,气喘吁吁。

    她抚平起伏的胸脯,左右望了望。

    同学们进进出出的校门口,并没有看到薄延的身影。

    今汐蹙起眉头,又仔仔细细地找了一遍,确定薄延是真的走了,失落的情绪阵阵地涌上心头。

    本来就是自己失约,没什么可说的。

    薄延只等十分钟,她隔了半个小时才过来,难不成还期待着他一直等她吗。

    今汐低下头,踢开了脚边的碎石子。

    她好像的确是在期待着。

    像个傻瓜。

    碎石子一直滚,滚到了路边的梧桐树下,然后被人一脚踩住。

    “迟到了半个小时,我该怎么罚你。”

    熟悉的嗓音,声线略带了某种沙哑的质感,低沉而有磁性,宛如树叶般轻飘飘地落下来。

    今汐错愕地抬起头,见薄延抱着手臂,懒洋洋地倚靠在树边。

    阳光下,他那榛色的眸子宛若玻璃般,清澈澄明,漆黑的丹凤眼勾着清浅的笑意,凝望着她。

    “你还没走啊?”

    薄延走到她身边,使劲儿地薅乱了她的刘海,神情温柔:“本来想走了,但心里总有声音说,小迷糊或许记错了时间,再多等十分钟。”

    然后他就一直等着,等了好几个十分钟。

    今汐轻轻咬住了下唇:“那…和好吧。”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子雅呀的长评,联系我吧,赠书-2-。

章节目录

小夜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美丽东方小说网--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只为原作者春风榴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春风榴火并收藏小夜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