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汐扶着薄延回宿舍。

    宿管阿姨见薄延受伤了, 连忙从值班室出来, 关切地问:“这是怎么回事啊, 怎么伤成这样啊。”

    薄延笑了笑,答道:“训练的时候不小心, 没事,皮外伤。”

    “那可要多多注意了,这几天就不要出操了,哎呀真是...怎么这样不小心呢你这熊孩子。”

    “阿姨, 我这才到哪儿啊,你是没见过熊的, 我们宿舍就有一个,昨天引体向上直接把门框拆了。”

    “哼, 你们这些狗崽子, 都成年了怎么还跟小孩儿似的,快回去休息吧, 别瞎折腾了。”

    “走了,阿姨再见。”

    今汐觉得薄延真的挺厉害,不仅讨小动物喜欢, 还能讨得这位以脾气暴躁闻名的宿管阿姨的喜欢。

    每天他路过值班室,宿管阿姨有好吃的水果啊糕点什么的, 都会给他捎带上。

    这男人, 到底是什么狐狸精转世啊。

    回到宿舍,今汐将薄延搁在床上,仔细地叮嘱他:“医生说你最好少走动, 我在对面就不关宿舍门了,你需要什么,叫我一嗓子,我就来。”

    “嗯。”

    今汐准备离开,薄延却拉住了她的手:“陪陪我。”

    他的手掌宽厚有力,掌心温热,抓着她柔软的小爪子,用力回拉,她便自然而然地跌坐在了他的身边,就像老鹰叼住小兔子似的,无处遁逃。

    今汐的心脏噗噗直跳,不敢直视这男人灼烫的目光,感觉周遭的空气瞬间沸腾了起来。

    她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半点经验都没有,和这血气方刚的男人呆在一起,一切充满了未知。

    薄延见她脸色吓得惨白,他稍有动作,这丫头便敏感地往后退,看起来是怕他,怕得不行了。

    他不解地问:“你怎么这样怕我?”

    “我哪有。”

    今汐死不承认。

    薄延做了一个吓唬她的假动作,今汐立刻敏捷地挪到床角,抓着枕头护在身前。

    “不要!”

    “不要?”

    薄延舌尖抵着下齿,意味深长地捻着这两个字:“你以为我要怎样?”

    今汐见他笑得促狭,知道自己被耍了,将枕头砸在他身上,清澈的眸子里蕴了些许怒意。

    薄延挑眉微笑:“我发现你这小姑娘,满脑子都装着不健康的玩意儿。”

    “才没有。”今汐脸颊红扑扑的,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跺跺脚,转身走出宿舍,低声骂着他大猪头。

    薄延微笑着,摸出了手机,向室友们汇报情况——

    “一切顺利。”

    荆迟:“请吃饭必须了。”

    许朝阳:“吼吼吼,我要是蒸汽海鲜!狠宰薄爷一顿!”

    薄延:“想吃什么都可以,但有一点,受伤这事必须保密,她要知道了指不定跟我急。”

    荆迟:“那肯定。”

    许朝阳:“人头保证!”

    沈平川:“我想吃澳门豆捞,对了,谁跟你急?”

    “......”

    “......”

    薄延:“哪个傻逼把他拉进来的!!!”

    荆迟:“呃,好像是你自己。”

    薄延:“哦,那踢了。”

    他毫不犹豫便将沈平川踢出了409宿舍群。

    几分钟后,今汐似想起了什么,走到409宿舍,对薄延道:“你...你把衣服脱了。”

    薄延搁下手机,反应了一会儿,笑说:“这...也太快了吧?”

    “少废话。”

    “那你转过身去。”

    今汐转过身面对着白墙,身后传来男人脱衣服窸窸窣窣的声响,当她再回头的时候,这大猪蹄子已经缩进了被窝里。

    “汐汐,我好了。”

    他白皙流畅的左臂将毯子拉到胸前,遮掩着自己的身体,而衣服和裤子都已经规规整整脱下来放在边上。

    他害羞地问:“要学长带伤上阵吗?”

    今汐咧咧嘴,你可滚吧!

    她捡起他染了血的衣裤,说道:“流氓学长,我拿去帮你洗了。”

    她转身离开,重重地关上了房门。

    薄延舒舒服服地躺在被窝里,望着上铺那粗糙的木制板,嘴角情不自禁地勾了起来。

    被人疼着的感觉,真挺好。

    **

    六月初,国防学院给一众兵崽子放了十多天的假期,让他们专注备战四六级。

    别看他们平日里体能训练的时间比较多,但是学院对他们公共文化课的要求更加严格。

    他们的直系教官系主任已经下达了最后通牒——

    大一的冲四级,大二的保四冲六,大三的必须过六级。

    每个人都是立了自己的军令状,过了有奖,过不了就面临严重的惩罚。

    许朝阳向上一届学长打听过,大二生如果在今年六月还过不了四级,面临的体能惩罚极有可能会要你半条狗命。

    六月初,国防学院兵崽子们跟疯了似的,图书馆的自习室现在已经被军绿色的浪潮席卷了。

    不仅如此,今汐走在操场上,还能看见有学长倒挂单杠练腹肌,手里拿着新东方单词小红本一顿狂背。

    不怕当兵的野,就怕当兵的勤奋好学。

    这让今汐越发感觉自己是个废柴。

    当初她哥沈平川念大一的时候,上学期干四级,下学期杀六级,且分数全在570以上,现在已经开始冲考研英语了...她却还在徘徊在奋战四级的道路上。

    今汐抱着厚厚的单词听力阅读书,来到了图书馆,按照薄延给她短信里的坐标位置,找到了图书馆五楼的一间自习室。

    从门缝里向内望去,整间自习室全是国防学院的男孩们,有的在专注看书,有的则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更有甚者,在过道边单手俯卧撑,另一只手拿着单词本。

    今汐感觉自己好像进入了什么奇怪的世界,她踟蹰了片刻,摸出手机给薄延发送短信——

    “学长,我到了。”

    两分钟后,薄延从自习室里走出来,将她领了进去。

    见有妹子进来,自习室的男孩们不约而同放下了手里的书,齐刷刷望向了今汐。

    今汐不太好意思,红着脸冲他们礼貌地点点头。

    见薄延将妹子领到自己的座位上,安静的氛围仅仅持续了几秒钟,男孩们顷刻炸开了锅,纷纷簇拥过来——

    “我去!”

    “薄爷交女朋友了?”

    “妹子好小一只啊,受得了吗!”

    “你可别太禽兽啊。”

    “成年了吗?大几啊,哪个学院?什么时候和我们薄爷好上的啊?”

    ......

    “成年了,大一,文学院...”

    今汐耐心地回答他们的问题,看上去乖巧极了。

    一帮崽子们嗷嗷地叫着,不知道薄延是从哪里拐了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妹妹当女朋友。

    薄延坐到她的身边,眯起眼睛扫了众人一眼,不耐道:“查户口吗,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说到底是有纪律的兵,一阵玩笑之后,众人自觉地转过了身干各自的事情,给后排这对“新婚燕尔”留出了空间。

    薄延的迷彩外套披挂在靠椅之后,今汐坐在了他的位置上,很有被保护安全感,同时也有令人安心的归属感。

    薄延从黑色书包里取出了温热的牛奶及一盒小面包,递到了她的手边。

    今汐诧异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没吃早饭。”

    “懒觉睡到现在才过来,食堂已经不售早饭了。”

    “对哦。”她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

    薄延替她将吸管插在了牛奶盒上,递到了她的手边,提醒道:“别吃太多,马上就要吃午饭了。”

    牛奶还带着余温,非常暖胃。

    薄延见她叼着吸管,小口小口地喝着,很有种养小动物的成就感,如果能一辈子这样养着她,呵护着她,为她挡风遮雨...

    幸福啊。

    盒装的面包有七八个,今汐拆开面包盒,将第一块送到了薄延的嘴边:“学长先吃。”

    “学长吃过早饭了,都是你的。”

    “那也学长先吃。”

    今汐坚持要把第一个喂给他,在她看来,第一口的总是最好的,以前在家里和沈平川饭桌上打架,争的永远是第一份的鸡腿,哪怕帮厨的阿姨重新做了再多份,也永远比不上第一份。

    现在她有了男朋友,亲密度超过了所有人哪怕是沈平川,是她最亲最爱的人,所以今汐愿意把自己觉得最好的都给他。

    薄延并不知道今汐有这样的想法,他叼走了她手里的小面包。

    分明应该做三四口吞咽的面包被他一口咬进了嘴里,咀嚼,浓浓的淀粉麦香,总是让人充满能量,精神振奋。

    吃过了早饭以后,两个人开始复习英语。

    自习室很安静,能听见沙沙的写字声,每个人走路说话都是轻轻的,避免打扰到其他人。

    相较于其他学院而言,国防学院的男孩子私底下比谁都闹腾,但是绝对分场合,他们的组织纪律性,比别人更强,非常懂得自我约束。

    今汐侧头,看见薄延修长的指尖拎着六级的乱序单词书,一页一页地翻着。

    阳光斜入窗框,将他那精致的五官照的白皙透亮,那浅榛色的眸子和殷红的薄唇形成鲜明的对比。

    看书的时候,他相当之专注,视线随着书页的内容而游走,一页一页,今汐注意到他几分钟的时间,他都翻了好几页了。

    这是什么背单词的学习机,好像他全都能记住似的。

    今汐听许朝阳说起过,薄延的记忆力好到没有人性,公共课所有课程,他都能拿下全班最好的成绩,这样的水平还没过六级,好像有点说不过去了。

    今汐低声问他:“你也考六级?”

    “嗯。”

    “还以为学长这么聪明大一就把六级过了呢。”

    薄延抬头望向她,粲然一笑:“二刷,上次599,这次准备冲6,学妹有什么想法?”

    今汐:......

    有种不想和他做朋友的想法。

    薄延四十多分钟差不多把单词本看了小半,然后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关节咔咔作响。

    男孩的身体骨骼总是异常活络。

    今汐趴在桌上,仔仔细细地做着英语阅读,非常专注,也万分地艰难。

    她穿着一件碎领的柔软白t恤,质地非常顺滑,同样也非常单薄,透过衬衫,隐约能见她肌肤的色泽,因为颜色很透,她内里还穿着一件白色的小背心作为保护。

    薄延的目光移到了她袖口的位置。

    从他的角度,透过短袖的袖口,能看到里面的风光。

    她的胸脯宛若微凸的小山丘,在背心的包裹下,显出浑圆的弧形。

    薄延喉结动了动,干痒难耐。

    他不是愣头青,高中的时候也和哥们下了a片看,即便里面的女人身材如何傲挺诱人,他都不会有特别大的反应。

    面前这姑娘乖巧地趴在桌上,宛如含苞未绽的一枝春桃,即便只是瞬间的春光乍泄,他都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要炸了。

    薄延立刻抽回了视线,不敢再乱盯乱看,否则会出麻烦事。

    “学长,你帮我看看这个长句子。”

    今汐将阅读书递过来,身体也挪了过来,浑然不觉他的旖旎心思。

    薄延看了看句子,拿笔帮她划分了成分,分析讲解,比参考答案要详细多了。

    今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懂了。”

    薄延向她的身边挪了挪,与她坐得更近了些。

    今汐并没有意识到这样的亲近有任何问题,回头对他笑笑,然后心安理得地靠在他的手臂间,拿着草稿纸,继续看着长句子。

    不知不觉间她恍然发现,薄延的手不知何时落到了她的腰间,轻轻地掌住了。

    他的掌心灼烫,透过单薄的衣料,传达到她敏感的肌肤上。

    初夏的燥闷感伴随着薄延的触碰,渐渐漫上她的心头。

    今汐的心跳不知不觉地开始加速,耳廓漫上一层红晕。

    这是正常的,今汐告诉自己,她现在是在谈恋爱,她允许身边的男人对她的接触。

    她假装自己没有察觉,仍旧继续看题。

    几分钟后,某人不老实的手掌竟然从她衣缝间游了进去,掌腹的粗砺感摩擦着她细腻的肌肤。

    今汐脊梁骨窜上来一阵机灵,心里又害怕又紧张。

    这里是在教室啊!

    今汐握住了薄延的手,将他拉了出去——

    “...不要这样。”

    她的声音软绵绵没有力气。

    薄延没有坚持,将她的衣角拉了下来,仔细地捻好。

    今汐松了一口气。

    半晌,他凑近她的耳畔,说道:“汐汐,我快死了。”

    今汐回头望他,他眼底中含杂着某种深邃又荡漾的味道:“老子快被你搞死了。”

    她一脸无解,又无辜。

    明明做坏事的人是他啊,怎么就赖她了。

    薄延懒洋洋地推了推她,趴在桌边,有气无力地说:“算了,你离我远点,不要再碰我了。”

    今汐:......

    我踏马碰你什么了!

    **

    六月中旬,四六级考试如约而至。

    上午四级,下午六级,每个人的死亡时间都安排得明明白白。

    早上,薄延将今汐送进了考场,今汐攥着薄延的手,舍不得松开。

    他穿着白衬衣,领口随意地敞开着,露出了颈部白皙的皮肤,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个装逼的平光眼镜,准备下午六级的时候伪装成四眼学霸。

    没穿军装的薄延学长,别有一番斯文败类的渣男气质。

    今汐紧张地说:“我这学期要是再过不了四级,沈叔叔肯定会觉得我是个猪,配不上当他们沈家的女儿,要是他把我赶出去,薄延哥,我怎么办?”

    薄延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思索了片刻,说道:“我们薄家的大门永远...”

    今汐满心期待地看着他,却不想他话锋一转,冷笑道:“我们家大门永远不会对过不了四级的家伙敞开,搁我这儿哭唧唧的撒娇,不如鼓起勇气滚进去考,薄延的女人永不认输。”

    今汐抬脚要踹他,薄延敏捷地闪开,笑着将她的橙黄色小书包挂在肩上,透明笔袋递给她,安慰道:“不要紧张,听力注意抓关键词,实在听不懂瞎几把猜,学长相信你,考个426分应该没有问题。”

    “……”

    426,还是你亲生的女朋友吗?

    “行了,快去吧,别太有压力。”

    今汐捏着透明笔袋来到教室,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她的手机放在书包里,由薄延给她保管着,待会儿考完之后他再来接她。

    上午,薄延在射击室练了两个多小时,掐准了考试即将结束,拎着书包朝着二教学楼走去。

    走廊边,今汐的考室门口,薄延一过转角便发现了沈平川。

    沈平川也是来接妹妹的,他搓着手站在教室外,焦虑地等待着。

    薄延转身便要走,然则沈平川已经看到了他——

    “嘿,薄延!”

    薄延转过身,皮笑肉不笑:“沈哥,真巧。”

    沈平川疑惑地问:“你在这里做什么?”

    薄延溜达到他身边,扩了扩胸,说道:“散步啊。”

    “奇怪,你教学楼散步?”

    “奇怪,你管我在哪里散步。”

    沈平川显然是不相信,他一眼望见了薄延肩上背着的mcm书包,怎么看怎么熟悉。

    “奇怪,你怎么背着我小屁妹的包?”

    薄延面不改色,继续演戏:“奇怪,我怎么背着小屁汐的包?”

    沈平川眉头皱了起来:“薄延,你该不会...是来等我妹妹考四级的吧?”

    薄影帝哈哈一笑:“这么聪明又机智,风流又倜傥的沈爷的妹妹,居然还没过四级?这也太奇怪了。”

    沈平川被他这一捧,心情倒是舒畅,念着这单眼皮还挺会说话。

    “她没你想的那么聪明,就是个迷迷糊糊的小傻蛋,这次要是再考不过,我把她吊起来揍一顿。”

    薄延脱口而出:“你他妈敢...”

    沈平川眼底射出一丝锐利的寒光。

    薄延立刻改口:“你他妈是个干大事的,四级都过不了,这必须揍啊。”

    沈平川轻哼一声。

    就在这时,教学楼广播响起来:“四级考试结束,请同学们立刻停笔,依次有序离开考场。”

    很快,教室门打开,今汐垂头丧气走出来,抽抽气,一脸哭相张开双臂要抱抱:“薄延哥,我好像又考砸了。”

    沈平川一脸懵逼地和她对视着。

    今汐的手臂僵在半空中。

    作者有话要说:沈平川:你就嗦,你要干啥!

    今汐:我…我抱住我自己

章节目录

小夜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美丽东方小说网--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只为原作者春风榴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春风榴火并收藏小夜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