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静, 空荡荡的楼梯边, 坐着一对男女, 压低了嗓音讲着悄悄话,听起来像是呢喃的耳语。

    “明天几点?”

    “早上六点出发。”

    “好早哦, 那我来送你吧。”

    “你起得来就鬼了。”

    今汐抓着他的袖子轻轻地推搡了一下:“我起得来!”

    “好了,你就安心睡,明早手忙脚乱可能会顾不上你。”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说是四十天,不知道会不会延期, 总之开学肯定能见。”

    今汐垂着眸子,显然有些失落, 手指头揪着他的袖子,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好久哦。”

    “是啊, 好久。”

    今汐伸手捏了捏薄延的衣领, 领上别着胡萝卜的耳钉:“你要藏好哦,别被发现了。”

    薄延侧过脸, 亲昵地蹭了蹭她的掌腹:“嗯,我别在内裤上,教官查不到。”

    “......”

    “我猜, 手机肯定也不能用了。”

    “应该是不能。”

    今汐无力倒在他的胳膊上,拉长了调子撒娇:“怎么这样啊。”

    楼梯间澄黄的夜灯有些昏惑, 照着她柔和的脸蛋, 她穿着单薄的小睡裙,领口有一圈细碎的花边。

    薄延将女孩抱到了自己的腿上,手掌落在她的腰窝间。

    “干嘛?”

    “嘘。”

    他轻声说:“亲一下。”

    今汐笑着凑过去, 在他脸颊的位置印下一个浅浅的吻。

    薄延顺势捉住她,压着她的后脑勺,吻住了她的唇。

    她的唇瓣又凉又软,直到敲开她的齿,才捕捉到那灼烫的舌尖。

    他乐此不疲地舔舐着她。

    今汐睁开眼睛,发现他也正看着她,那双漆黑的眸子闪烁着一丝邪性的光芒,不等她反应,薄延一口咬住了她的唇瓣。

    今汐发出一声轻微的抽气,口腔里漫起了腥甜的血味,顷刻间便被他舔舐席卷。

    今汐无力地推他,嘴里囫囵地说着:“你...你是狗吗。”

    狗才咬人呢。

    薄延享受地舔着她的唇,动作不太温柔,却非常地认真而深入,宛如品尝着一顿饕餮的盛宴。

    今汐的唇都被他吮吸得麻木了,带着轻微的痛感,厮磨着又舍不得抽身而退,沉溺在他给的粗暴的温柔里。

    她也试着轻轻地咬了咬他的唇,这种啃咬的交流,发现比单纯的舔舐要刺激很多,同时伴随着两人口腔里轻微的濡湿声,回荡在安静的楼梯间。

    薄延捧着她的脸蛋,看着她绯红的唇,湿热的呼吸亦近在咫尺。

    “你还咬我。”

    “报仇。”

    他浅浅一笑,张开嘴:“来啊。”

    今汐一口咬了上去,却不太舍得用力,只是轻轻地啃着他,留下寸寸的牙印。

    “真想咬死你。”他捧着她的腰窝:“可是老子又舍不得你疼。”

    真是快把他憋疯了。

    今汐松开了薄延,低头笑了笑,嘴角挂起了浅浅的梨涡,分外诱人。

    “你好变.态哦。”

    “这样就变.态了,以后有你哭的。”

    她又吻了吻他的下唇,作为这个缠绵悱恻的亲吻的终结。

    薄延也没有强求,将她揉进怀里,轻轻地抱着她,与她温存。

    其实他倒没有觉得有多感伤,毕竟也只是离开四十多天,又不是一辈子不见面了。

    女孩子的情绪敏感许多,今汐好像特别舍不得他,时而牵牵他的手,时而又拱拱他的颈窝,叮嘱他要带这个带那个,不要逞强,也不要和教官顶嘴。

    最后她还哭了,她将脸埋在他的肩膀上,眼泪濡湿了他的衣服,她说好舍不得。

    薄延很难受,他不想弄得这么感伤,可是他架不住她的眼泪,感觉自己的心被揪扯得快要碎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薄延低头,看见她睡衣下的轮廓,那里不像平时是鼓起来的浑圆,而是微尖的形状。

    她没有穿内衣。

    薄延的喉结滚了滚,感觉喉咙里有一股烧灼的味道,很干。

    他用掌腹轻轻擦掉了今汐的眼泪,看着她柔软的胸部,忽然提议:“汐汐,我让你开心一下,好不好。”

    ......

    今汐溜回宿舍,重新躺在床上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

    她全身都软了下来,拉着被子裹进了被窝里,小脸火烧火燎,头皮发麻,如坠云端。

    “混蛋。”

    她轻轻地自言自语喃了声:“薄延这个混蛋!”

    她跟他道别,真情实感地舍不得他,还掉了眼泪。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这么坏!

    他没有伸进去,只是隔着单薄的衣料“那个”了一下,那一瞬间今汐全身都软了下来,几乎快要晕过去了,早就忘了掉眼泪的事情,感觉自己的整个世界都在颤栗,都在崩塌,那种感觉,胜过了过去累积的所有的快乐。

    她睁开眼睛,眼前的所有都是模糊的,只有他那翻涌着情yu的黑眸,她觉得天旋地转。

    今汐摸了摸自己,完全没有感觉,为什么是他就会有那样的反应,那男人的手...是有魔力吗。

    疯了疯了!

    她决定不再去想,闭上眼睛强迫自己睡觉,不过睡觉之前,还是调了早起的闹钟。

    然而事实是,今汐若睡深了,即便安排十个闹钟同时响起来,都不一定能把她弄醒。

    伴随着闹钟在枕头下面的震动声,今汐做了一个梦。

    梦里面,她匆匆忙忙地穿好了衣服和袖子,跑到校门口,薄延已经上了车,遥遥地冲她挥了挥手。

    今汐放下心来,开始安心地睡大觉。

    直到早起的林洛爬上她的床,拍了拍她的脸蛋:“懒猪,再不起床,就见不到你家薄爷最后一面啦。”

    今汐猛地睁开眼睛:“妈呀!我怎么还床上呢!”

    她看看时间,已经六点二十了,她翻身而起,冲下床去快速洗漱,连头发都来不及梳,用爪子随便理了理,穿着拖鞋撒丫子跑下了寝室楼。

    校门口停着好几辆大巴车,浩浩荡荡的军绿色队伍陆陆续续地上了车。

    隔着远远的距离,今汐意外地发现,他哥沈平川居然也来了,正站在大巴车门边,和薄延说话,手里还拎着薄延的深蓝色行李箱。

    今汐歪了歪眉毛,突然有点小吃醋。

    这俩人关系...好得有点诡异离奇啊。

    她慢慢地走近了两个人,只听沈平川道:“你放心去,不用担心我。”

    薄延说:“其实并不担心你,行李还给老子。”

    沈平川看上去分外不舍:“要不我再送送你,送你出市区。”

    薄延冷笑:“不怕半路被严教官从窗边丢下去,那你就上车。”

    沈平川沉沉地叹息了一声,拍了拍薄延的肩膀:“你可好好的回来啊,缺胳膊少腿我妹是不会跟你的。”

    “老子是去训练不是去打仗。”

    以前今汐总说沈平川烦,薄延还没感觉,现在沈平川是真的把他当成妹夫了,处处体贴周到,完全是拿他当今汐一样关照着,薄延才慢慢觉出些滋味来。

    这家伙,烦是真的烦,但体贴也是真的。

    他疼爱今汐,所以爱屋及乌,居然连带着也开始疼爱薄延了。

    被这样一个大男人疼爱,薄延感觉他妈有点...惊悚。

    “行了。”他拍拍他的肩膀:“回去补个回笼觉,走了。”

    沈平川挺不舍:“薄延,抱一下。”

    “抱你妈......”

    他控制住爆粗口的欲望:“你快走吧,别跟女人似的,磨磨唧唧。”

    沈平川又从书包里取出零食口袋:“牛奶和饼干,你在路上饿了吃,有晕车贴,哦,里面还有呕吐袋,听说是走山路,以防万一,别吐得满车都是招人嫌,还有橙子,要是晕车可以吃一个,很有效。”

    薄延接过了袋子:“谢了。”

    他是真切地感受到沈平川过往的年月里,如何体贴入微地照顾着小屁妹,一点点慢慢长大。

    长兄如父,长兄也似母。

    薄延没有父母,他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细致的关怀。

    “行了,抱一下吧,别担心我,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薄延说完,还真和他拥抱了一下。

    不过,当他听见身后的今汐突然花容失色地“wow”了声,一把推开了沈平川。

    今汐满脸都写着“终于让我抓到奸情”的傻逼表情,谴责又鄙夷地看着两个人。

    薄延错开了沈平川,朝着今汐走过去,笑着说:“我屁汐还真起来了。”

    “我要不起来,还不知道你和沈平川这么要好呢!”

    “你要是早点过来,我也不会被他叨叨这么久了。”薄延伸手揉了揉她的脑门顶:“别瞎想。”

    “我看你们聊得很开心呢。”

    他附身,温柔地低声对她说:“教官在,我就不抱你了。”

    今汐咕哝道:“你抱他,就不能抱我了。”

    “行了,暑假在家乖一些,听哥哥的话。”

    今汐点点头,靠在沈平川身边,恋恋不舍目送他上了车。

    很快,汽车引擎启动了,薄延撩开蓝色的车窗帘,望着渐渐消失在朝阳晨曦里相依的两兄妹,胸膛里就像被塞了被日光晒过的棉花一样,暖意融融。

    ......

    车后排的荆迟看着逐渐远去的校门,眸色渐渐转深了。

    许朝阳探头朝外望了望,悠悠地说:“老子女朋友没来送我,你女朋友一样没来。”

    荆迟嫌弃地睨他一样,闭上眼睛,喃了声:“关你屁事。”

    自从那件事之后,神经粗大许朝阳已经将楚昭当成了荆迟的女朋友,见到楚昭的时候,偶尔还会开几句关于荆迟的玩笑。

    不过总是吃冷眼。

    楚昭没有解释,荆迟当然更加没有解释了,这几天楚昭一直躲着不敢见荆迟,荆迟知道,是那句“你不忘了他,我怎么会有机会”,把她吓着了。

    荆迟其实没有打算这么快就袒露心意,至少不是在她心里还装着许朝阳的时候。

    那天是他这谨慎稳重的前半生里,唯一冲动的一件事。

    荆迟或许聪明,聪明中还透着些世俗和狡猾,但他从来没有想过,用这样的聪明去对付心爱的女孩。

    楚昭其实挺单纯的,荆迟知道,她若不再喜欢许朝阳,只要他花点心思,不是追不到。

    他发誓,在说出那句话之前,他真的...没有要让她知道的意思,他明白,自己配不上。

    或许是那天的风太温柔,撩拨他的心躁动难耐。

    夏天啊,是恋爱的季节。

    他终究还是冲动了一次。

    管他妈的,回来之后会有一个答案,如果她忘不了许朝阳,他就死心,彻彻底底死心。

    荆迟看了许朝阳一眼,随口问:“你怎么还没分手?”

    许朝阳咋咋呼呼道:“你怎么就盼着老子分手呢?安得什么心。”

    荆迟拿出水杯,平静地喝了一口:“你和曲萱萱能挺过这个暑假不?”

    “我警告你啊,你可别咒老子,老子好不容易才追到萱萱呢。”

    荆迟望着窗外,漫不经心说:“许朝阳,我们来打个赌。”

    “赌什么?”

    “如果你和曲萱萱能撑过这个暑假,我下学期挣的钱分你一半。”

    “卧槽,你这是下血本啊!”

    许朝阳难以置信地看着荆迟,他知道荆迟虽然看着是小本买卖,可是积少成多,每个月也能挣好几千呢!

    “成交成交!我铁定给你撑过这个暑假。”

    荆迟淡淡道:“你狗/日最好能撑过去。”

    许朝阳皱起了眉头,神情不解:“我怎么觉得你有阴谋呢?”

    “你觉得有,那就有。”

    “那你再说说,要是我撑不过去,咋办。”

    荆迟眸色渐渐转深,泛起了暗涌:“如果你和她分手了,答应我一件事。”

    “什、什么事。”

    “你先答应我。”

    “那可不行,万一你让我去吃屎。”

    “......”

    荆迟揉揉眉心,暗骂了声傻逼。

    许朝阳依旧不依不饶地追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荆迟沉了一口气,说道:“有个女孩子喜欢了你很久,你答应我,给她一个机会。”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是不是都开学了呀~

章节目录

小夜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美丽东方小说网--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只为原作者春风榴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春风榴火并收藏小夜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