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浩点了点头:“这是自然。”

    “那就这样吧。”拔轮德此时觉得自己没有其他选择:“我尽量帮你隐瞒一下,到底能不能瞒住,我也不知道。”

    拔轮德放下电话,整理了一下情绪,转回身去向王后禀告:“苍浩说张德金之死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他已经知道王守明同样被斩首,并且表示幕后另有黑手。”

    “苍浩怎么说,你就怎么信?”王后冷笑着问:“你什么时候这么维护苍浩了?”

    拔轮德很诚恳的道:“我不是维护苍浩,就是觉得不能操之过急, 否则我们得吃不了兜着走,所以,还是小心为妙”,

    王后冷笑着问:“你认为苍浩能让我们吃不了兜着走?”

    “我倒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苍浩如果愿意的话,确实可以给我们造成很大损失。”深吸了一口气,拔轮德缓缓说道:“所以我们还是要谨慎一些。”

    王后将信将疑:“难道这次苍浩是真的被冤枉了?”

    拔轮德急忙道:“苍浩已经承诺,一定把真相查出来,我们不妨给苍浩一点时间。”

    王后看向马歇尔:“你认为呢?”

    王后身边有很多人,也有不少亲信,每个亲信负责不同的工作,但王后一向独断专行,基本上不会问手下的意见,只有一个人例外就是拔轮德。

    王后经常把拔轮德找过来商议,在马歇尔到曼谷避难之后,拔轮德觐见王后时经常跟马歇尔在一起,不过王后极少会去问马歇尔怎么看某件事。

    这一次,王后破天荒的征求起马歇尔的意见,说明王后这会儿确实是没主意了。

    马歇尔缓缓反问:“首先可以确定王守明的死与王室无关吧?”

    “当然了。”王后急忙回答:“王守明这个人已经没有任何价值,我们为什么要杀了他?”,

    马歇尔继续分析起来:“其次也可以排除可能,王守明是苍浩那边谋杀的。”

    王后冷冷的问:“这个可能可以排除吗?”

    拔轮德觉得可以排除:“对苍浩来说,其实局面跟我们差不多,既然王守明这人已经没有价值,又有什么必要冒着开罪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风险,非要杀掉不可呢。”顿了一下,拔轮德又道:“王守明被杀的时候跟苍浩在一起,苍浩跟我说如果不是因为接了一个电话,苍浩自己可能当时跟着王守明一命呜呼。”

    王后非常失望的道:“真是可惜了,如果苍浩当时真的死了,该有多好……”

    “所以我觉得王守明之死与苍浩无关。”拔轮德这时已经出了一身冷汗,因为他一直在跟王后说谎,怎么可能不紧张:“我觉得可以让苍浩去调查真相。”

    马歇尔点了点头:“既然不是苍浩干的就好办了,如果换作是别人被斩首,苍浩还会无所谓,但王守明毕竟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人,罗斯柴尔德家族又是先知会最重要的支持者,所以苍浩对整件事情必须拿出一个说法。”

    王后一字一顿的问:“如果苍浩查出来又怎么样?”

    “到时看情况再说吧。”拔轮德眼下也不知道到时应该怎么办:“苍浩这个人要多可恨有多可恶,但眼下我们还只能让苍浩去查。”

    王后继续质疑:“苍浩查出来之后会对我们说实话吗?”

    拔轮德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这个吗……”

    马歇尔倒是说了一句:“我觉得这一次王守明之死可能只是意外。”

    “什么样的意外?”王后不明白:“弹簧刀是进行精准斩首的,难道是想要斩首别人,错杀了王守明?”

    马歇尔回答:“我所说的意外,是王守明另外有仇家,仇家本来要斩首王守明,结果正好跟眼下我们这里的事情撞到一起。”顿了一下,马歇尔补充道:“说起来,王守明在外面到底有些什么样的恩怨,我并不清楚。”

    王后听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可能马歇尔之死跟我们这场战争没关系,跟fb股份之争也没关系?”

    马歇尔点头:“是的。”

    “那就让苍浩去调查吧。”王后感到颇为头痛:“没想到事情变得竟然越来越复杂。”

    再说苍浩这一边,放下拔轮德电话之后,刚好昆兰把车子开到克拉集团外面。

    接下来,昆兰打算像以往一样,把车子开进地下停车场,却被苍浩拦住了:“停在这里就行。”

    昆兰愣住了:“师父你要步行进去?”

    “对。”苍浩点了点头:“我要让自己暴露在无人机视界里,那么是不是会出现弹簧刀,就可以证明拔轮德说的是不是实话。如果没有出现弹簧刀,说明王室确实没有撕毁停战协议。如果正好相反的话,那么我们接下来必须把王室成员挨个斩首。”

    昆兰一个劲摇头“:“师父你这么做太冒险了!”

    苍浩轻呼了一口气:“为了查出真相也只能冒点险。”

    “我觉得不值得。”昆兰继续摇头“区区一个王守明,死了也就死了,师父何必为他冒险呢?!”

    “我冒险只是为了真相,不是为了任何人,更不可能是王守明。”苍浩很轻松地一笑:“只有查出真相才能决定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昆兰不甘的问道:“查清真相也可以有其他方法吧?”

    “可这个办法是最直接的。”苍浩摇了摇头:“别浪费口舌了,你时刻盯着点,准备支援我。”

    昆兰实在没有办法阻止苍浩了:“好吧。”

    苍浩到这时,虽然知道身边可能是万丈悬崖,可还是决定试一下,于是打开车门下了车,掏出一根烟来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

    天空万里无云,非常晴朗,甚至看得清飞鸟掠过。

    虽然时不常漂过无人机,却也都是来自血狮雇佣兵,并没有弹簧刀的踪影。

    昆兰从车上下来,站在苍浩不远处,同样时刻关注天空。

    苍浩一根烟抽尽,仍然没有看到弹簧刀的踪影,苍浩于是明白了:“拔轮德没有说谎。”

    昆兰冷冷的问:“这么会所确实有第三方势力出现?”

    “这个第三方势力,如果能利用王守明之死,让我们打半天而不死的话,那岂不是不正好一箭双雕吗。” 接下来的战斗是个很头痛问题,因为苍浩并不知道敌人到底是谁:“我们需要找出这个第三方势力!”

    苍浩把烟头扔到地上,抬脚踩灭之后,带着昆兰快步去了庞劲东的办公室:“我们必须停止对王室进行斩首。”

    庞劲东得知真相之后也很无奈:“见鬼!我们竟然被人利用了!”

    “没错。”苍浩冷笑着点头:“我这样的绝顶聪明之人,竟然也会被人利用。”

    庞劲东叹了一口气:“徒弟啊,虽然你确实很出色,但装模作样的谦虚,还是需要有的。”

    “师父见教的是。”苍浩再次点头道:“装13这事儿其实我也是跟你学的。”

    庞劲东这会儿可没什么心情开玩笑:“咱们还是说一下当前局面吧。”

    “查清真相必须依托先知会的力量。”苍浩提出:“我们对王守明其人完全没了解,但先知会不一样。”

    庞劲东点头:“你晚上回去跟底波拉谈一下把。”

    不用苍浩晚上回家,底波拉直接找来了庞劲东的办公室,为的就是王守明之死:“苍浩你确定杀死王守明的是弹簧刀?”

    “我非常确定。”苍浩点了点头:“弹簧刀的折叠机翼形状特殊,跟我们见过的所有无人机,都不一样。”

    底波拉意味深长的提出:“罗斯柴尔德家族刚才联系先知会说,对王守明之死要追究到底,没有任何人可以谋害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成员,却不许要付出任何代价。”

    “没有任何人?”苍浩一摊双手:“难道我不是人吗?”

    “没错,你杀了以赛亚,但也是钻了一个制度空子,因为任何人成为大先知,就必须跟原本家族和其他任何群体脱离关系,所以以赛亚从理论上来说已经不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成员。但这也只是理论上,以赛亚毕竟跟罗斯柴尔德家族血脉相连……”底波拉眼睛里尽是警惕的道:“所以,大家尽量不去提这件事,以免彼此处境尴尬,你也就不要总是提起来了。”

    苍浩点了点头:“好吧。”

    “无论如何,我已经回复罗斯柴尔德家族,整个事件确实与苍浩无关,先知会方面并不知道凶手是谁。”底波拉很认真的告诉苍浩:“我可是给你打了包票的!”

    苍浩理所当然的说了一句:“就凭怎么两个天天住在一起的情分,你也应该给我打这个包票。”

    底波拉听到这句话,洁白的脸上出现两抹酡红,转过身去不再看向苍浩,而是对庞劲东提出:“我们必须交一个凶手出去!”

    庞劲东叹了一口气:“我们师徒刚才还在说,调查真相必须借助先知会,只怕我们是没有这个能力了。”

    底波拉一摊双手:“调查也是需要线索的。”

章节目录

近身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美丽东方小说网--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只为原作者青光楚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光楚辞并收藏近身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