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复听了这话心里倒不如何吃惊,但念头已快速转动起来,看这老头笃定的样子,应该有十足把握认出了血影殿弟子的身份,说不定连慕容家与血影殿的关系他也知道,只是不知他来这么一出是为了什么?

    脑海中念头翻滚,慕容复脸上笑眯眯的盯着木桑道人,半晌才开口道,“道长此言恕在下听不明白,昨夜那些人就是慕容家弟子。”

    心里则补了一句,“我不承认,你能奈我何?”

    木桑道人似乎早有意料,捋了捋胡须笑道,“公子这么说似乎也没错,毕竟……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嘛。”

    “这……”慕容复一时语塞,心里也拿不准这老头是真知道,还是只是在试探,目光微闪,语气陡然淡了不少,“道长一大早来找我,不会就为了追究昨晚那些人的来历吧?”

    木桑道人闻言面色微窒,随即略一沉吟,又笑呵呵的回道,“老道适才说了,一是为了表示感谢,些许黄白之物,不成敬意,望公子收下。”

    说完指了指地上的箱子。

    “嘿,你还跟我杠上了是吧!喜欢送银子是吗?”慕容复腹诽一句,念头一转扬声说道,“好,既然道长如此盛情,本公子就不客气了,来人!”

    很快白影一闪,进来一人,正是洪凌波,但见她屈膝跪地,“师祖有何吩咐?”

    慕容复有点意外,但当着木桑道人的面自然不会多问什么,只是吩咐道,“去,叫上几个人,将这些金银分发给昨夜奋力杀敌的弟子,记住,受伤的多分一些。”

    说完隐晦的朝洪凌波使了个眼色。

    洪凌波先是一愣,随即领悟了什么,马上面露为难之色,“师祖,此事恐怕不妥。”

    “哦?有何不妥?”慕容复故作不解的问道。

    木桑道人见此心头一跳,有种不祥的预感,但一时之间又想不出这丝预感源自何处。

    这时洪凌波变幻语调,学着以往师妹陆无双的刁蛮语气说道,“师祖,昨夜出力擒贼之人可不下百十个,这区区几两金银够几个人分的?还不如不发呢,以免寒了弟兄们的心。”

    此言一出,木桑道人脑门顿时蹦出几条黑线,什么叫区区几两金银?这是两千两白银,五百两黄金好么!

    两千两白银五百两黄金的确不是一笔小钱,在这个年代,二两银子已经够一个普通三口之家舒舒服服过上一个月了,就算在军旅之中,普通士卒的月饷也才一二两。

    当然,昨晚洪凌波带去的那些人非普通士卒可比,不过金蛇营也统计过,只有五十来人的样子,分下来每人可得四十两白银和十两黄金,即便按照血影殿杀手的身份来估值也该绰绰有余了,这慕容复居然还嫌少?

    “放肆!”就在木桑道人心里暗自嘀咕的时候,慕容复忽然一声厉喝,朝洪凌波斥责道,“我平时是怎么教导你的?你怎么能当着木桑前辈的面说出这种话来?懂不懂什么叫‘礼轻情意重’?哼,我看你就是被你师父给惯坏了!”

    那个“轻”字咬得极重,木桑道人听了顿时脸色泛黑,但仍旧强忍着没接茬,开玩笑,他如何看不出这二人在唱双簧,目的就是讹他金蛇营的钱,他才不会上当。

    而洪凌波听得最后一句,没由来想起了过往的种种,心里是真委屈,鼻头一酸,哇的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道,“师祖恕罪,弟子知道错了。”

    “好了好了,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就哭上了,”慕容复适时的面色一缓,语重心长的说道,“你要知道,金蛇营也不容易,木桑前辈他们本来就没什么钱财,底下很多士兵还吃不上饭,前辈他能拿出这么多银子来感谢大伙,单就这份诚意便足抵千金,你怎么可以再挑肥拣瘦、嫌东嫌西的?”

    “是,弟子一时糊涂,以后不会再犯了,恳请师祖原宥。”洪凌波抹了抹眼泪,诚恳道。

    “嗯,今天这事就算了,以后再敢狂言造次,我绝不轻饶。”

    “是,弟子记住了。”洪凌波应了一句,话锋一转,“那……那这些银子还发吗?”

    “发,怎么不发,”慕容复一挥袖袍,大义凛然的说道,“你将我刚才那番话一并传下去,告诉他们,谁要嫌少可以到我这来,我自己掏钱再给他们补上一份。”

    听到这话,木桑道人再也坐不住了,急忙开口阻止,“不可,万万不可!”

    “哦?却是为何?”慕容复扭头看向木桑道人,脸上满是疑惑之色。

    木桑道人有种吐血的冲动,但还是不得不赔着笑脸,“呵呵呵,公子切莫着急下令,老道适才话未说完,其实为了感谢慕容公子的援手之恩,承志他决定赠送公子黄金五千两,白银两万两,此间金银只是一部分,剩下的尚在清点出库,午饭后定当送达公子府上。”

    “我x!”慕容复顿时吃了一惊,眼睛里划过一抹亮光,“金蛇营这么有钱吗?”

    心里陡然萌生出要不要再多宰他一笔的念头……

    木桑道人被他一盯,只觉脊背生寒,却又不得不挺直了腰杆,一副“我们就是有钱”的样子。

    也难怪他会如此,慕容复刚才那番话可谓戳中了金蛇的七寸,说到这就不得不提一提,金蛇营能发展到今天,如果说一半归功于金龙帮等部分势力的资助,另一半就得归功于当年的闯王遗宝,但这么多年过去,那批财宝早就花得七七八八,而今金蛇营又壮大到如此地步,财政已是捉襟见肘。

    此事一旦传扬出去,让外界看清金蛇营虚实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金蛇营内部,轻则军心动摇,重则四分五裂,一哄而散,那毕竟是十来万人,口号喊得再好,到底是要吃饭的,没钱谁跟你混?

    再者说金蛇营内部势力庞杂,那些个山贼匪寇头子之所以跟着金蛇营就是想蹭碗汤喝,以前大家都没蹭到就忍了,可现在金蛇营突然拿出那么多金银送给慕容家算怎么回事?

    慕容复盯着木桑道人看了一会儿,突然笑了起来,口中淡淡道,“这如何使得,不过举手之劳,怎当得袁大王如此厚谢?”

    “公子言重了,区区几万两银子,算不得什么厚谢。”木桑道人脸上的肌肉颤了颤,咬牙道,“公子稍待,老道这就前去催促一二,尽早将银子送到府上。”

    说完起身作了个揖,“贫道告辞。”

    “道长这就走啊?需不需要我派几个人跟你去抬银子?”

    “不必不必,这点人手我金蛇营还是不缺的。”

    话音未落,人已不见身形,木桑道人几乎是逃也似的离开客厅,连剩下的那件事也不打算再提了,生怕走慢了点,会被这个无耻之徒多宰一笔。

    老头一离开,洪凌波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师祖,这下袁承志可要心疼死了。”

    “他心疼是他的事,几万两银子对我来说也不过蚊子腿罢了,若非为了堵他后面的话,我还真看不上。”慕容复面色淡然的说道,随即轻轻一抬手,“好了,你起来吧,我不是让你去监视人么?怎么跑这来了?”

    “是这样的,追踪东瀛刺客的人回来了,弟子特来禀报。”洪凌波一边起身一边解释道。

    慕容复恍然,“有什么收获?”

    洪凌波点点头,“血影殿弟子回报说,幸存的浪人刺客最终都汇聚到了一个地方。”

    “哪里?”

    “东南方向,距此三十里外的一个小镇,名叫青龙集。”

    “幕后主使呢?”

    “目前所知就这些,幕后主使还在查。”

    “算了,把人都撤回来吧,我亲自走一趟。”

    洪凌波一怔,“师祖,这等小事加派两个人手过去也就是了,何须您亲自奔波?”

    慕容复沉吟了下摇摇头,“如果我猜的没错,那幕后之人你们应付不了,还是我亲去为好。”

    这次出来没带什么高手,身边就一个洪凌波可堪一用,但也只能处理些琐事,遇上厉害的高手,还是得他自己来。

    洪凌波似是看出了他的无奈,不由惭愧道,“凌波没用,不能替师祖分忧。”

    “不关你事,武学之道只能循序渐进,你还年轻,慢慢来吧,先把分内之事做好了。”

    “多谢师祖勉慰,弟子定当不负师祖所望。”

    “嗯,下去吧,对了,让柳生花绮到我这里来一趟。”

    “是。”

    洪凌波走后没多久,柳生花绮来到厅中,慕容复淡淡一句“出去走走”,便带着她出了小院,继而离开兰陵山,往东南方向而去。

    路上柳生花绮几次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约莫小半个时辰过去,二人来到一处小镇,镇口立一牌坊,上书“青龙集”三字。

    小镇熙熙攘攘,人声鼎沸,颇为繁华,慕容复身法一敛,放慢速度,在大街上闲庭信步的逛了起来,柳生花绮脸戴面纱,亦步亦趋的跟着。

    过得一会儿,一条主街差不多逛到了尽头,慕容复脚步终于在一家名叫“东来居”的店铺门前停了下来。

    柳生花绮看到那招牌右下角的菊花图案,眼中异色一闪而过,忍不住开口问道,“主人,咱们到这来做什么?”

    慕容复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反问道,“我记得你说过,令尊会到山东来见我,怎的这么长时间过去也不见他现身?”

    “这……”柳生花绮登时语塞,支支吾吾半晌才解释道,“奴婢也不清楚父亲大人的行踪,或许……或许他半途遇到什么事耽搁了。”

    慕容复若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微笑道,“他的确是有事耽搁了,这不,我亲自来见他。”

章节目录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美丽东方小说网--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只为原作者非语逐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非语逐魂并收藏武侠世界的慕容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