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韩晶晶谈笑了几句,江跃也没多逗留,便离开了八号别墅。

    韩母和韩晶晶俩母女送他到门口才止步。

    回到别墅内,韩晶晶笑嘻嘻看着母亲:“妈,我还以为你要夜审江跃呢。这就放他离开啦?”

    韩母没好气道:“你这丫头,说的跟你妈是个酷吏似的。我有那么凶巴巴吗?”

    “啊,谁说的?我的母上大人简直是世界上最慈和的人了。”韩晶晶语气夸张地道。

    韩母又翻个白眼:“没个正形是吧?你是不是很想知道妈跟他都聊了什么?”

    韩晶晶脑袋一歪,笑道:“你不说我也猜得到啊。”

    韩母表示不信:“你偷听了?”

    韩晶晶撇撇嘴:“我是那样的人吗?”

    韩母点头:“我看就是。”

    韩晶晶也不解释,还是嬉皮笑脸的样子:“妈,其实这不难猜好吧。你们大人总以为我们是小孩,不了解你们的想法。其实我们对你们的了解,可能还超过你们对我们的了解呢。”

    “是么?”韩母来了兴趣,“那你说说看,我跟小江聊了什么?”

    “肯定少不得有一些语重心长的对话,放下长辈架子,嘘寒问暖,拉近彼此距离,多半是一些家长里短的家庭琐事吧?”

    韩母微微有些惊讶,这还真就这个套路。

    “小江的家庭状况你妈我是知道的,我怎么可能去问他家庭的事?”

    “你不问他的家庭,可以聊我们的家庭啊。我就不信,你没聊这些。我敢打赌,你一定说了把我留在星城,没送到京城去读书这件事。这是你最引以为豪的决定,你一定会告诉人家的吧?”

    韩母一怔,不禁自嘲地笑了起来:“看来真是小看你这丫头了。在你看来,你妈就那么虚荣啊?”

    “这可不是虚荣,这是母上大人的英明决定,说一说也没事的。”

    韩母这才发现,自己可能还真低估了现在的年轻人。

    她自然不会跟自己亲生闺女真生气,微笑道:“然后呢?”

    “然后嘛,肯定是重点了。”

    “重点是什么?”

    “我女儿对你有意思,你是怎么想的?”韩晶晶一副笃定的语气。

    韩母见韩晶晶这副口气,也是忍俊不禁,笑道:“这么说,你还真把你妈的那点套路都拿捏了。”

    韩晶晶叹一口气:“不然,你单独叫他过来,还能有别的啥事?要是公事的话,也不用叫到家里来,更不用去书房单独说呀。”

    “算你这丫头还有点机灵劲儿。不过,你难道不好奇他的答桉吗?”韩母语气有些复杂地反问。

    韩晶晶忽然变得沉默起来,心事也变得深沉起来。

    不过,她随即又展颜一笑:“妈,你还记得当初咱们住老房子的时候,爸书房那里有一些古籍,我怎么翻都读不懂。”

    “那些古籍,可是你爸的宝贝疙瘩,别说你,我也觉得晦涩难懂。”

    “江跃就像那些古籍,你知道它是宝贝疙瘩,可他神秘深邃,让人总是读不懂。只有读懂他的人,最终才能走近他的心里去吧。”

    韩晶晶说到这里的时候,又轻叹一口气。倒是不至于显得太失落,但也有些无力感。

    “你这比喻可不恰当,人家小江可不是老古董,我倒觉得这孩子,心思很正很纯。不管是阳光时代,还是这个时代,这样优秀的年轻人,真的不多了。可惜,他对功名没有一点意思。不然以他的心性和能力,在这种世道,要往上爬升的话,绝对是一跃千里的。”

    “妈,我从小觉得你是咱们老韩家的白月光,出淤泥而不染,不会那么势利,不以功名论成败呢。怎么忽然之间,你就俗了呢?”

    韩母哑然失笑:“臭丫头,妈就是一句感慨,你又上纲上线。再说了,不势利不代表就不能追逐功与名啊。就像你爸……”

    “好啦,好啦。知道我爸在你心中是独一无二的大英雄。可每个人走的路,终究是不一样的。而且,人家江跃是隐世家族子弟,根本不可能走仕途。人家的家族传承也没在这方面铺垫。我爸是清流那没错,可咱老韩家的底蕴,也是离不开的吧?”

    韩晶晶比一般同龄人来说,思维肯定是成熟多了。

    很多事情,别人懵懵懂懂,她却有自己的一套看法。

    韩母微微颔首,看着女儿侃侃而谈,实则知道她也是在尽量压制心里的失落之意。

    果然,女儿长大了,懂事了,比她想象中要成熟很多,理性很多。

    而且,虽然没有明说江跃的答桉,可女儿明显已经知道答桉。

    “晶晶,妈还是那句话,不管怎样,爸爸妈妈永远是你坚强的后盾。”韩母慈爱地凝视着韩晶晶,动情道。

    韩晶晶强忍失落,故作轻松道:“妈,你这是什么口气。怎么感觉好像你女儿很不讨人喜欢似的。”

    “那不能!我女儿是天下一等一的好姑娘,别说是星城,就算是京城,也挑不出几个来。”韩母微笑道。

    “必须的啊。”韩晶晶嫣然一笑,“妈,我跟江跃才十八岁,未来有很长的路要走,有很多的机会互相了解呢。”

    “小江的心思比较重,可能是因为从小家庭变故的原因,他心里也有不为人知的心事。他也跟妈说了,过个几年,等大家的心境都成熟了,他或许能给出更成熟的答桉。这一点,妈还是很认可的。人家没有因为你是主政千金,就各种迎合。”

    “他要是阿谀逢迎的人,我才懒得搭理他呢。”韩晶晶傲娇道,说着说着,想到江跃的各种好,嘴角不免溢出一些笑意。

    “嗯,这一点很重要。别看现在不是阳光时代,但是人的心性,终究还是要放在第一位的。”韩母正色道。

    “妈,你又不是不知道。从前他有个同桌叫李玥,是中枢大老的女儿。要说攀扯富贵,人家也不见得非得攀扯咱们呀。还有更高枝呢。”说到李玥,其实韩晶晶是最心虚的。

    像林一菲,虽然也让韩晶晶偶尔有些小酸小醋,可说到底,她觉得林一菲并不是多大的威胁。

    论她跟江跃的关系,怎么都不会输给妖里妖气的林一菲。

    可李玥,那就不好说了。

    记忆中的李玥,虽然是个小透明,一根看上去不太起眼的豆芽菜。

    可那终究只是那时的李玥,因为她不被关注,所以才显得那么平凡,像个小透明。

    可现在回过头去看,人家那不是平凡,而是神秘。

    平民李玥跟中枢千金李玥,身份一调换,在她身上一定会起翻天覆地的变化,就像小鸟儿摇身一变,成了枝头金凤凰。

    李玥的硬件条件并不差,甚至可以说是很好,她缺的只是一些塑造罢了。

    而她骨子里那种超脱的气质,就像空谷幽兰,一旦进阶,那就是脱胎换骨。

    最紧要的是,她跟江跃是同桌,两人之间友谊深厚。同为女孩子,韩晶晶哪会不知道,虽然李玥是小透明,李玥从来不刷任何存在感,但她看着江跃那种眼神,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那种依赖和信任,足以说明一切。

    在扬帆中学,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江跃几乎就是李玥眼里的全部。

    李玥是别人眼里的小透明,而除了江跃之外的别人,在李玥眼里恐怕也都是小透明!

    江跃几乎撑起了李玥整个情感世界。

    这才是让韩晶晶最有危机感的存在。

    韩母似乎也看出了女儿的心思。

    中枢大老的女儿,流落在星城,这么大的事,身为星城主政的夫人,韩母肯定是知道的。

    而随后,李玥跟江跃的同桌关系,韩母肯定也不会不知道。

    眼下看到女儿这个反应和语气,韩母哪会不知道是咋回事?

    “晶晶,这个李玥同学,她在星城的时候,从来没有人知道她的身世吗?”韩母忍不住还是好奇问。

    韩晶晶摇头:“李玥很低调,条件也很差。准确地说,扬帆中学都找不到第二个比她条件更差的。”

    “会不会是中枢大老故意磨砺女儿,把她留在星城?”韩母这个想法有点像苦情剧剧情。

    韩晶晶道:“妈,磨砺的方式很多,这种极端的磨砺,也太夸张了吧?我听说,李玥其实每顿连一个菜都很难保证。早餐基本上是饿着的。”

    “这么艰苦?”韩母大感吃惊,“那这六年,她是怎么熬过来的?这不得饿坏了身体?”

    “这就得说到江跃了。他这六年给李玥很多私底下的接济。要不是诡异时代来临,估计没人会知道这些。”

    “江跃接济她六年?”

    “这是我猜测的,也是根据同学之间一些传闻推测的。当然,因为李玥这个人老实低调,又跟班长是同桌,很多人还是愿意帮她一把的。”

    “包括你吗?”

    韩晶晶笑道:“我没有江跃那么细心。可能是我的方式不周到,物质上的帮助,记忆中她还真没有接受过。”

    “这女孩子自尊心还挺强。”韩母叹道。

    “虽然她条件确实很差,但她确实没有丢掉自尊心。我记得她有个养母……”韩晶晶提起里约的养母,也是十分唏嘘。

    韩母听韩晶晶讲完,当真目瞪口呆。

    “还有这种事?还在上中六,就逼她嫁人?”

    “可不是么?还是我们学校的留级生,公认的混子。”

    “那这个养母现在呢?”

    “我不太清楚,以李玥的性格,肯定不至于报复她。不过李玥的养父,好像很疼她,经常从乡下走路来给她送吃的。”

    韩母默然,乡下劳动人民有一些条件确实很差,但是差到这种程度,还是让她感到有些难受。

    说到底,她丈夫是主政,治下有这么贫困的家庭,终究还是觉得有些汗颜。

    “晶晶,那你觉得这个李玥,去了中枢,身份大起大落,会不会在心态上失去平衡,不太适应呢?”

    “别人也许会,但是李玥,我看她不会。”

    “你对她这么有信心?”韩母有些惊讶,本以为女儿就算不诋毁几句,至少也会说几句风凉话。

    现在年轻人都这么大度了吗?

    “妈,你大概不知道,她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后,其实根本不想去京城。”

    “不想去?”韩母震惊了。

    不过她随即道:“不会是因为没见过大世面,害怕吧?”

    “妈,你想哪去了。我不信你不知道原因。”

    韩母一怔,随即动容:“是因为小江?”

    韩晶晶撇撇嘴:“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确实就这样。”

    “最终不还是去了么?”韩母意味深长道。

    “妈,你不信,她是死活不肯去的。最终是江跃劝她去,她才勉强同意去。而且还提了条件,要参与七螺山挑战赛之后才去。那次挑战赛,因为我爸的事,我没法参与。就是李玥跟江跃他们去的。”

    韩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显然是想起了这些旧事。

    “这么说,这姑娘还真挺重情重义的啊。”

    “所以,你觉得她去了京城,会迷失吗?”韩晶晶反问。

    韩母叹一口气:“这却不好说了。这个姑娘的心志应该是很坚定的。只是京城是个大染缸,有些事,也不见得她一个小姑娘就能做主。那位中枢大老的夫人,我听说可是比较强势的。她会允许一个小姑娘自己做主么?”

    韩晶晶幽幽道:“要是阳光时代,我相信这个世界不会有这种童话。可现在是诡异时代,李玥的觉醒天赋很高,几乎不输给江跃。就算是她强势的生母,恐怕也很难压服她的。根据我对李玥的了解,她虽然不太爱说话,但却是很有主意的人。”

    韩晶晶就差没告诉韩母,当初在学校门口小饭馆里,李玥还跟她斗过酒,两个女孩子之间暗暗就较劲过。

    那一次拼酒,让韩晶晶深刻了解到李玥,绝不是那种任人错捏的泥性子。

    韩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要这么说的话,这个叫李玥的女孩子,如果真对江跃念念不忘,自家女儿还真谈不上什么明显的优势啊。

章节目录

诡异入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美丽东方小说网--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免费全本小说无弹窗阅读只为原作者犁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犁天并收藏诡异入侵最新章节